加载中…
博文
(2016-11-16 03:57)
标签:

杂谈

有阵子没写酒店评论了。这次要聊的是2010年开业的上海水舍,它和早先我评点过的斯沃琪上海和平饭店艺术中心、璞丽酒店同属Design Hotel联盟。2011年底,喜达屋收购了这个高冷联盟49.8%的股权,水舍是中国区唯一加入SPG常客计划的联盟酒店。

2F平面图

根据官方条款,SPG会员在Design Hotel只能享受积分等有限权益,实际入住时前台依然替我升到了露台套房。我在这里完成了今年的第2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观看纪录片请点击此处。

《故乡》是一部只有四十多分钟的纪录短片,它的拍摄者张传辉是一位籍籍无名的侗族青年。

我与传辉相识于数年前,那时他刚从广东的流水线上回到家乡,热心于侗族文化的继承与传播。其时我正好认识贵州乡土文化社的朋友,便推荐传辉去那里学习、工作。几年下来,凭借超人的努力与对故土的热爱,传辉从一位普通的返乡青年逐步成长为出色的文化田野工作者,并以家乡龙额为据点,带领一批同乡青年走出了一条在地文化的传承之路。

这批身处转型洪流之中的侗族青年,也在这条道路上完成了从自发到自觉的蝶变。记录一位龙额河歌歌者故事的《故乡》,就是这个充满朝气团队的最新作品。

我从不认同所谓少数民族被汉化的观点。在我看来,包括汉族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都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乃至颠覆。

那些建立在千年农业帝国基础上的秩序与文明,早就在工业化与信息化的海啸中风雨飘摇了。汉族不过是最早缴械、接受再造的一拨而已。我甚至曾悲观地认为,所有传统文化的归宿,就是成为博物馆中的化石。

我很难想象,当传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72年7月,国务卿罗杰斯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接到了美国驻老挝使馆发来的密电。好莱坞明星简方达用假名登上了苏联的民航客机,从巴黎悄然飞抵了河内,这个令人头疼的女人不但大大咧咧地坐到了防空阵地的高射炮上,还通过北越的电台发表了反战演说。那段日子,欣喜若狂的越南人安排简方达住进了河内最豪华的统一饭店,因为那里有专门为住客修建的防空洞。
44年后硝烟散尽,当年的统一饭店转身成了全世界首家索菲特传奇(Sofitel Legend)。这里出没着形形色色的宾客,我在俱乐部酒廊甚至遇到了美国老兵,一杯威士忌灌下去,老炮儿忿忿不平说:“Hanoi Jane(河内珍,简方达的外号), I know this bxxxh woman...”河内珍迄今仍活跃在好莱坞,说起来都得怪美国没有广电总局。
1972年的简方达
言归正传,这可是卓别林1936年度蜜月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听说我又要去越南,就有朋友半开玩笑建议我带个那里的新娘回来。这些年我听了不少关于跨国婚姻的传闻,甚至很有兴趣混入那些在南部乡村出没的相亲团,然后告诉你爱情买卖的真相。但从审美习惯来说,越南航空的新飞机却比越南新娘更讨我的欢心。
德国空难数据评估中心(JACDEC)每年都要搞一个“全球最安全航空公司”排名,榜上才60家公司,2013年垫底的三家全来自亚洲——其中越南航空排名第59位。到2014年,按越南民航局统计,这个国家当年共发生71起事故(大多是危险度较低的所谓D级事故,B级只有3起),作为当地最主要航空公司,越航压力可真大啊。
你看越航的机队构成,主力是空客321,数量排第二的却是人见人愁的ATR72(没错,就是复兴航空频出事故的那个机型),剩下飞国际线的据说有几架是从俄航手里转让的772,还有从瑞士航空接收的330……。给人的印象就是硬件不太行,年老色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1 01:35)
标签:

杂谈

中国有近七十万个行政村,下尧便是这其中的七十万分之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位于贵州省从江县西南的加榜乡,离县城还有足足一百多公里。

下尧村景

远方客人来到加榜乡,大多也只是为了看一眼盛名在外的梯田。离梯田只有五公里的下尧,经年累月也难得有一位外乡客。

下尧的孩子人人会水

像所有寂寞的寨子一样,村庄里的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居民不是上了年纪,就是乳臭未干的娃娃。当陌生人出现在村子里,村民们有的只是腼腆而热情的微笑,匆匆和你打一声招呼:“来了?”就又埋头去忙自己的活计。

清澈见底的河流

娃娃们会围着你看,等你端起相机,又四散里逃去。一年里的大多数季节,时光在这里几乎是停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7 02:01)
标签:

杂谈

近半个世纪,成昆铁路搭起了凉山与外部世界连接的生命线。从1980年代起,彝人(诺苏人)开始向外流动。当时凉山绝大部分村庄连公路都不通,来往普雄的火车就成了魔幻般的存在。在刘绍华女士的田野笔记《我的凉山兄弟》中,第一批外出闯荡的诺苏青年要翻越层层大山才来到普雄,从这里爬上通往异乡的火车。“普雄镇也因火车站附近诺苏聚众而‘恶名昭彰’。越西的汉人不太敢与大批诺苏青年同车搭乘,谑称那些慢车班次为‘蛮车’。”

停留在普雄过夜的5619套跑5633次

越西县以南的昭觉与布拖,从前是毒品与艾滋泛滥的重灾区。我没有到过刘博士书中所提的利姆乡,五年前去解放沟一所村小,就曾目睹有民房门前挂着“无毒家庭”的小牌以示清白。在县城派出所对面的一条巷子,我头回看见毒贩与吸毒者当街交易。曾有车迷在新凉出站拍摄时误入半山腰上的大麻田,不难想象当时的普雄车站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对治安的忧虑只是其一,诺苏民风彪悍,一些生活习惯在外人看来也难以接受。凡此种种,让人每次提起普雄站,都是满脸戚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0 22:05)
标签:

杂谈

六月上旬是肇兴的旅行淡季。街头游客稀稀落落,客栈老板们组队去四十里外的黄岗饭醉。

主人爽朗热情,席间歌声不绝。有人终不胜酒力倒下,幸存者们披星戴月赶回寨子,却在景区入口被值班村民拦住。

每位外来人进入肇兴都要购买一百元一张的门票,客栈老板们经常会为被拦而不快,“我们不是外来客,我们是肇兴的建设者。”一轮争执后,面红耳赤的村民放行了他们的SUV。

肇兴依然是黎平旅游的头牌,从新落成的高铁站到寨子只需要十分钟车程,前往县城机场的高速公路也已贯通。经历了各路大师的指点后,地方政府想把这里打造成另一个西山景区,大兴土木让这个古老村寨旧貌换新颜。除了大型停车场,混凝土假山与观赏水车也拔地而起。慕名而来的旅行团和散客在这里寻觅“原生态”风情。

除了几张经常参加歌队演出的熟面孔,寨子里的年轻人并不多。他们要么读书,要么去了沿海打工。“如果要听歌,你应该去三龙、宰荡或者黄岗。”“如果你想看更纯粹的侗寨,往山上走,堂安、纪堂都安静得多。”

客栈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3 21:21)
标签:

杂谈

“我还要看颜色到底是怎么样的,是不是如人们所说的那样鲜艳夺目。”——海伦凯勒《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郭尚清,乌市盲校学生

5月12日对买迪娜和张林辉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在乌鲁木齐眼鼻喉专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两位少年成为全国十余家媒体的采访对象。

他们是路虎青少年视力救助项目的直接受益者。9岁的维族姑娘买迪娜面容清秀、乐观开朗,患有严重的眼疾。张林辉是一位15岁的汉族少年,双眼在意外爆炸中受伤,几近失明。因为这个项目,他们有望通过手术恢复视力。

5月12日对副院长克拉拉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她领导的乌市眼鼻喉专科医院经过努力终于承接了这个项目。买迪娜和张林辉的故事生动感人,具有巨大的传播价值。这一天正好是护士节,俩少年被专程从乌市盲校接到了病房,回答记者们形形色色的提问。他的父亲不善言辞,默默地站在角落里,看着在人群中保持微笑的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5 22:18)
标签:

杂谈

“璎珞”这个字眼儿,来自于古代的佛经译本。据白化文先生在《汉化佛教法器服饰略说》中考证,其实是对金银珠宝等制成的环状饰物的统称。有的译经师比较粗放,干脆把“华鬘“(Kusuma-mālā,一种花环)也算作璎珞的一类。还有《西游记》里的沙和尚,原型是玄奘西行求法、渡越流沙时梦见的深沙大将,《觉禅钞》里说他“以髑髅为颈璎珞”,也就是拿死人头骨做项链,算是重口味的璎珞爱好者了。

正版沙僧脖子上戴的其实应该是九颗骷髅串成的璎珞

神仙妖怪的审美情趣通常不能为凡人所理解。沙僧口味这么重,极可能是受了印度教里湿婆大神的影响。作为广大阿三敬畏的毁灭之神,湿婆胸前挂着的正是一大串髑髅。早在佛教兴起之前,南亚次大陆上的神仙妖怪与上流社会就已经用形形色色、不同材质与工艺的璎珞装点自己的身份了。相对于其他古文明,风格更豪放彻底,即便与今日布鲁克林的Hiphop达人比起也毫不逊色,算得是最早一波的Bling-Bling流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1 02:05)
标签:

杂谈

探访同盟军是一件颇费周折的事。当我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机会又从天而降。

某旅某高地

当时新华社发布了一条通稿,引述缅甸官方媒体的消息称国防军已经控制了整个果敢。那几天战火也似乎消停了。我开始预定回去的机票。

等我一顿慌忙改签,真正来到大山深处的某旅营地,才发现媒体报道与事实似乎有些偏差。国防军占据了老街城区,而那些覆盖了果敢大面积的山地,仍基本控制在这些看起来营养状况不佳的民族武装军人手中。

年轻的同盟军士兵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爬上那些山头,不远处的山脚下便是国防军的阵地。险峻的地形让同盟军的据点变得易守难攻。缅军只能用重炮和航弹来打击对手,尽管白磷弹和温压弹也偶尔上阵,但这些只有轻武器的民地武显然还在顽强地作战,并且在伤亡率上占据了优势。

缅军在果敢战场上投放了33、66两个整编师与16野战旅的全部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1,492
  • 关注人气:10,0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