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25 23:0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月亮是白天的影子
黑白皮影戏,在夜的虚空中
一再上演

人在地上走,地下也有一
个影子在走
就像月亮,在天上眨眼,水里也眨眨眼

花草树木,枝叶在空中舒展,而根,在地下舒展

无数只脚钻着地面,却没有一只钻入土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大雁南飞,秋雨在身后
挥动鞭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评论
多谢老友看重,转走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8-24 22:4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罗网

 

深夜,如果你站在浑河岸边

就能听见一颗颗星星

扑通扑通

跳进水里的声音

细密的罗网里波光闪烁

所有浮出水面的

都将回到天上

而沉溺水中的,或者像鱼

用鳞光照亮河水

开放如花朵

在宿命的深渊

或者像鹅卵石

留下来,接受河水的

搓洗,打磨,撒白骨于河底

地壳深处,水打通了所有的关节

在那里

所有的名字都将消失

所有的行为都将终止

所有的事物都是琥珀里的昆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评论

 

路上的秘密
_特鲁斯特朗默(董继平译)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行人的脸上

在急切的太阳强光下

他走在其他人中间。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一间容纳每个时刻的屋里——

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急切的画笔正在描绘世界。

正浓读诗: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天天做白日梦的人,虽然“他的梦更加生动”但生动的
只能是梦,而不是人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个人要获得圆满的人生,只有走。蝴蝶博物馆容纳了每一个时刻,人生又有什么不同呢?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么时候定格吗?老年,壮年,还是幼年?阳光那急切的画笔时时刻刻在描绘世界,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这样,在你生命定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6 20: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人迹罕至的深夜
城市的灯火不断上升
点亮不断下沉的星星
月亮,从河底慢慢浮起来
如同慢慢浮起的往事

岸边的树木和草丛
恍若点燃的蜡烛
_仍然弱不禁风
我站在岸边,似乎也被点燃
像一盏路灯

河水东流
流进瞳孔的最深处
那里无声无息,仿佛
一切都得到了安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评论

 

《草上的月亮》(张洁)

羊群归牢。现在

八百里草场,都是狼的

刚刚圆起来的月亮也是

之前,日夜在暗地交易

狼,长齐了尖利的牙齿

咽喉海潮撞击,他嗥叫如哭泣

喊出月亮,他有最温柔的心

正浓简评:这是一首言志诗。读这首诗,让我想起了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一样的苍凉,一样的孤寂,一样的崇高,一样的坚贞。这匹草原上孤独的狼,不就是诗人自身的写照吗?几年来的诗写与评论,让正浓明白了一个道理:诗,不能解不透彻,但也绝不能过度解读,过度解读,诗就真的变成了尸。张洁的这首诗其实真的很简单:诗人都很孤独,就像这匹草原上的狼,同时,诗人也都很执着,虽然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23:3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野百合》

 

就像狼不属于草原

鸟儿不属于天空

它们也只是路过

 

就像我们的灵魂,正在路过

苍茫的人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1 20:4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越过这扇门

就能抵达大海。

你游进海里,像一条鱼

而我在岸上

~一条咸鱼

要经历怎样的沥干和煎烤

才能真正忘掉水里的时光?

阳光,成吨地倾泻在没有遮拦的沙滩

海风残暴地抽打一只空贝壳

发出丝丝的声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评论

  诗歌的最高境界:百般凑巧,浑然天成
  
  当我们看到某些复杂、艰涩、聱牙诘屈的诗歌时,我们会习惯性地称之为炫技,似乎是诗人在故意为难读者,其实,这恰恰相反,造成诗歌晦涩复杂的原因很可能不是作者在故意玩高难,而是他的基本功根本就没到家。尽管造成诗歌晦涩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归根到底却是一条——抽象,诗歌之所以被称之为艺术,是因为它跟音乐、绘画、建筑等等其他艺术一样,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2-27 23:0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_观<最强大脑>周玮有感

我的世界只有两种颜色,黑色和白色
我的世界只有两种事物,球和天鹅

当那个白色的球从黑渊中渐渐升起时
我会看见有十只黑色的天鹅从那个球体飞向
四面八方
它们跳跃、飞旋、疾驰、裂变
一只变成两只,两只变成无数只
然后,它们拥抱、翻滚、交缠着,形成
晨雾、云朵、河流、山川
在大地上行走的甲虫一样的汽车和蚂蚁一样的人群

对于我来讲,算术很轻松
加法,不过是十只天鹅一字排开
减法,不过是十只天鹅依次收缩
乘法,不过是十只天鹅成排裂变
除法,不过是十只天鹅有序折叠
......

对于我来讲,沟通很难
人们说的成功、失败、毒黄瓜、大头婴儿什么的,在我听来
就像天鹅们得了瘟疫,集体瘫痪

但,好在,只要白色的球体將没入黑渊之际
所有的天鹅就像得到统一的号令
迅速向球体萃聚
直到全部消失
仿佛它们从未來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