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白
白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这肯定是上帝撒的网,捞去最后一点霞光,我可能膜拜了一个假上帝,墨非看着窗外慢慢黑沉下来的天,自言了一句,我可能住的是假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16:30)

    


    他说他这些个月像一头陷在泥潭里的野牛,可他不是一开始就陷在里面,他跑了很久的路。

   家里人说过不会给他压力,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说了很多考公的事。从农村里出来的人,总有一份期盼,希望他争气。文学课本里教导的简简单单的活着是最好的,但是一合上课本,发现这个社会已经没有简单的活着了,他们举个例子说,现在多少婚姻大事愿意建立在简单之上。他明白。九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16:09)

    


   嗒嗒嗒……走道里的灯一盏接一盏亮到尽头,她下班了。

   这一层租住了十几户人家,都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头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16:03)

     


    过年了,你是否还在外面漂泊流浪呢?

   有人无奈地打趣说,雾霭让我抬头不见明月,可低头思乡情依浓。

  说起故乡,每个人心中都可以翻涌起许许多多的人事物件,但到了嘴边,往往只有几个字,“我的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网友因泰国一条新闻又打了一场轰烈的心灵战,当然包括我:有人因喝酒后头晕,不慎跌入严重污染的河道里,他惊慌失措地挣扎,举手向一群围观的路人求救,可是路人只是迅速的掏出手机寻找各个最佳角度拍下这一幕他们认为十分搞笑的画面,哈哈哈,这个弱智是怎么掉下去的,这么矮都爬不上来,真傻逼......, 他越是各样的挣扎,猛呛污水,他们越觉得十分有必要和众网友分享同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6 02:33)
标签:

孩子

爱父母

       父母常说“不管你们多大,在我们眼中都还只是小孩。”
       其实他们不知道,当我们长大时,他们已悄然变成我们心中的小孩。时代在变,父母眼中的世界一点一点的在变,尽管他们当中有些是如何的努力使自己紧跟潮流,但毕竟不是年轻人,还有很多空白去接受,所以他们心中必然有着彷徨和紧张,也会在某些时候表现。如果你没发现,那是可能你还不够细心观察自己的父母。
       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的父母,宛然如我们懵懂的孩童时期一样。他们需要我们子女的爱,那样才让他们感到安全,才让他们觉得这个世界还需要他们,而不是抛弃。我们常常回家听到父母尴尬的笑说,“呀,这个我不会,你们年轻人的事.......”其实他们在另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不安,表达内心让子女帮助的需求。
       其实他们不怕世界抛弃他们,只怕做子女的抛弃。就像我们孩童时,哪知道什么是世界,只知道如果父母不理我们,不爱我们就是活不了了。
       有没有想过带父母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呢?也许我们心里真很希望自己的父母思想开放些,多到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晚,我正在厅子里看书,它突然在地面爬过,我,被吓了!

    这只拇指大的小鼠我见过。前周雪夜里,也许是外出偷玩的孩子,被我这凶神恶煞四只眼睛的庞然大物碰见,颤缩在炉边的角落里。我从边上一赶,它便跑进了我设好的果汁瓶里,胆战心惊的鼓着小眼看我。我是送肉又加水的投给它吃,担心它冷,便又放在暖气边上让它暖和。但它在瓶子里挣扎跳跃想离开,对自由和生命的渴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9 03:22)

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你是否真的离开了。

也许黑夜里的那个“梦”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而白天的世界才是一个梦,是佛为了拯救迷途的人而生化出的世界。有部电影的台词写的好,“你看到的生不一定是生,你看到的灭不一定是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9 03:15)
玉盘低圆,
那是,你的脸,婴儿般娇。
夜清,被冷,似眠......
白色舞鞋,身绽莲步点兰,
瑶台许飞琼?
谁知,谁知
道不得你名字!

晨阳酒红,
那是,你的脸,少女般羞。
轻轻的靠着庭院边走,那里没有草,没有霜,
哦,不,是你白色飘逸的水袖,
笑我,笑我
痴痴的抚摸,想......牵你的手!
轻轻的拨开杂草,
找一叶,好运的四叶草
在夜深时,让你枕着我的手臂入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6 13:43)

3号房间-猎手

       怀特在几声枪声中惊醒。

       都已经傍晚了啊,我睡了这么久?怀特用手整抚了一下头发,望向窗外,看到一个金色头发,满腮青皮胡渣的白人胖子正托着一支猎枪在打一个易拉罐子。

       那胖子也许听到了身后的开门声,放下枪回过头来,看到门口怀特还有些睡意的脸,挠了挠后颈说,“真不好意思,先生,不知你在休息,打枪吵醒你了,请你原谅。”

     “没事,一天在棺材里也睡够了。”

     “我可以打一枪吗?很久没有摸枪了”,说完怀特便走向胖子,但立刻他就后悔了。他闻到了一股子的尿骚味和体臭。可为了顾及他的感受,连眉头也不敢皱。

     “你可以拿去,但奥巴马不行。别真以为是上帝保佑美利坚,发梦,哪个国家不是一把枪杆子说话?!。”胖子斜靠在卡车边上,看着怀特,愤愤的说着,“我打过越战,只有两样东西陪伴我,一是枪,二是尸体。我是猎手,要知道要让自己不变成躺着的尸体,那你就要枪!”

        砰,怀特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