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杜娟,(笔名,苏鲁梅朵)女。诗歌,散文,随笔,歌词等文学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绿风》《西藏文学》《飞天》《散文诗》等刊物。QQ84284793搜狐博客gannandujuan.blog.sohu.com/
个人资料
苏鲁梅朵
苏鲁梅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83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5-08-13 19:29)
标签:

佛学

在甘南(九章)

             杜 

 

 

日头从山顶升起

 

最初的明亮,挪动了金色的眼光。

从山顶看过来,像一道尊严,依赖着山峰。

高贵开始加重。

 

似乎是潜伏了很久的一枚樱桃,它想卸掉身上的红。

这比纯粹的语言,还要深入人心。

 

依赖这成熟的背景,其中的一缕红色,找到了我封了无数次依然存活的伤口。

 

一种突如其来的理想出现,更像是以融化的金色作为承诺。

我们等待与早晨为伴。

 

 

玛曲·阿万仓湿地

 

我注定要经历那么多的草,浓雾,和睡眠中的鱼。

一些潜伏的阴郁在天空匍匐。

它们迎风,曾经漫过前方的山。

 

玛曲习惯了阿万仓早起的鸟鸣,把它们安顿在水草丰美的大地上。

经历过大量的乌云和冷漠,阿万仓像一幅画中的苏鲁花,期待清晨的马匹奔跑过来,指明方向。

 

万物宁静,鸟在高处飞。

它们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6 17:09)
标签:

健康

一朵雪花落下,接着是两朵······

雪花没有语言,它只能用行走折叠存在的生活,用降落触摸颓败的世界,用覆盖消除了大地上的异常物质,用融化身体去轻润那些饥渴的植物。

现实,极易改变。平日里,风来了,小草左右摇摆,月光下,树叶十分的闲散,一场雪之后,那些不明朗的东西都隐藏了起来,接着,岩石、山岗、树木统统的发生了变化,这样就可以说明,这个世界不存在黑暗,不存在与病毒有关的所有东西。

世界原本是冰清玉洁的,雪花虽小,弱不禁风,还能返回大地最初的原始状态,返回那种与世无争、一尘不染的自然真相。

 

苏鲁梅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4 09:52)
标签:

情感

月亮照着尼姑寺院

月亮照在大地上,大地温存,照在小河上,小河喧响,照在杨树、桦木的叶子上,叶子闪烁。月亮翻过一座山,把光洒在半山顶的曲宗尼姑寺院上,寺院像一株植物,大片的红褐色在墙壁上一明一灭。

院子里有几棵松树,鸟儿在枝头柔软的呼吸,月色明亮,沁透了它的眼睛。山泉倒影着动荡的星星,从浅浅的在草丛中流过,犹如忧伤一样清凉。

一盏灯下,一个尼姑坐在窗前,左手转着玛尼,右手握着念珠,她守在岁月里,用一轮圆月来做记忆,酥油灯摇动着以往的日子,忽明忽暗。

月光流过远处的雪山溪谷,夜,气息如兰,如一棵守在暗处的马兰。

 

苏鲁梅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日头从阿米唐钦升起

杜娟

那一束光,顺着地平线返回,比想象中的来的突然,把生长的手臂从阿米唐钦山顶舒展过来,光明如散开的液体,被饥渴的黑夜一一分解。

光推动了光,淌过天空、山岗、森林,留下温和的脚印,夜晚被打翻,洒落一地,像安静的暮年。

一会儿,太阳如同浮动的一只橘子,喘息着,被阿米唐钦捧起,好比捧着长久的誓言,为了兑现一个事实,把太阳慢慢的举过了头顶。

草儿隐秘的活着,总是逆来顺受惯了,它顾不得黑夜白天,顾不得冷酷炎热,首先需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以及留下来的岁月。

花事横斜,森林里的鸟儿被早晨叫醒,先是鸣叫,然后在阳光下飞翔。蝴蝶生长,牛羊繁殖,一缕桑烟升起,隆达在蓝天下盘旋,太阳越来越具体,像一面正义的镜子。

事物都明朗起来,开始了劳作和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18:33)
标签:

佛学

土房村

 

绕着山走过了一片云,绕着云走过了一个太阳。

日头跃过了太子山,照着山下的土房村,村子在参差的树木中间,光芒舒缓。桦木开始落叶,天上一层霜,地下一堆火,山坡上的黄刺身穿红衣挤成一堆,刺空中一串串小野果儿,用红色接纳秋天。

收割后的青稞还在地里,它无法摆脱粗俗的风,用最后的锋芒和自己告别。牛羊钻进了森林,一群惊起的麻雀在林中乱飞,一只小鹿站在一棵松树下,它依偎在秋天的深处,恍若花蕾。

老人头戴礼帽,背着手,牵着一头骡子,走下山坡,一只黄狗一直在叫。

 

 苏鲁梅朵

20154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8 21:11)
标签:

旅游

扎尕那的雪莲花

杜娟

脚下是寨子,头顶是太阳,不是为了复制一个高度,只是告诉你,在不安分的世间,还有情理之中的一个空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1 18:20)
标签:

文化

尕海

能给你的注定不多,愿意来,你就来,你只能看到湖面的一群水鸟,几只小船,倒映在水里的蓝色天空,几朵白云,还有岸边高高低低的小野花。

至于那些鱼,心如水静,在湖里讨生活,水磨砺着鱼,鱼破碎了水。

如果来,就顺着青藏高原走来,见到尕海了,你就以为是早年的海水,一不留神,遗留在青藏一块僻静的草地上。

来了就知道,你和云相隔咫尺,不同的是,云比你轻,你比云闲。

 

 苏鲁梅朵

 

20154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8 18:09)
标签:

佛学

文化

牦牛

 

平日里所面对的,除了蓝天、雪山,就是草原,不为别的,只为搀扶着岁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

你有你的奔跑驰骋千里,它有它的鸣叫修缮清晨,我只能用内心的声音来安身立命。

顶着风寒在青藏生活,我选择沉默,就像一座雕像,或者像一头骆驼,一只行走的船。想表达什么你只管说,比如,坚韧、耐寒、任劳任怨;比如,寡言、懒散、笨如顽石。

怎么说都行,我只管晃悠悠的挪动,慢腾腾的吃草,只管驮着人或者东西在草原穿过,每天负责把吃进去的草化作乳汁,然后统统流出。身上的毛随你捻成绳子也罢,织一块毡子披在身上也罢,做一个袋子装东西,或者缝成黑色帐篷,扎在草地中央,别忘了,在旁边给我腾出一块可以歇脚的地方。

我能做到的注定不多,只是做到这些,我尽力了,不信,你来试试?

 

 

苏鲁梅朵

20154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2 17:36)
标签:

情感

文化

 三月  小黄花

走到半山腰,我停了下来。

一朵小黄花用枯瘦的头颅钻出泥土,在雪域甘南,三月初的寒风中,若隐若现。这是无比微弱的声音,穿过干裂的长冬,如一个孤独的音符,弹出了单薄的曲子。

我俯下惭愧的身子,注视它的高贵。五朵小花瓣,触及地面,每朵花瓣远不及一粒黄豆大,绿叶沉默,在根部做出思索状,昨天天空中还有雪花,大自然在寒风中畏畏缩缩,它犹如清晨的一只鸟,唱起了属于自己的已经成形的一首歌。

冷风很硬,阳光很暖,这几朵喘息的花朵如一把刀,劈开了一道缝,春天挤身而入。

以后的日子里,草绿了,蝴蝶飞舞,这些花朵在春天的序曲中留下一个符号,走的无影无踪了。

 

 

苏鲁梅朵 

20153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2 18:28)

草原 十一月的霜

 

 

这是一夜的霜

看一看,就有霜的样子

盖住了小树,枯草

像雪一样,在草原匍匐

 

但不能假设它就是雪

它少了雪的厚道

只能当它是一种器械

或者是一副药

 

一夜间它就逼死了

昨天还在存活的那些

蓝色的小花,以及

阳坡上荒草丛中

新长出来的绿色的小草

 

一些事物活着

就是为了让另一些事物

无路可走,甚至去死亡

 

苏鲁梅朵

2014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