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如您有作品需正式出版/发行/设计/印刷,请联系我们。联系人:葛风芹 电话:010-81368098,1314 1313 340 QQ:751466110 官博:http://blog.sina.com.cn/u/2937408045 邮箱:751466110@qq.com
个人资料
出版人葛风芹
出版人葛风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3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因此博客不常上,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出版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937408045,在这里我们将及时进行回复。如果您有作品需要正式出版,如果您有作品需要正规发行,如果您有作品需要精美设计,如果您有作品需要完美印刷,请联系我们,联系地址和电话请发到QQ邮箱:

联系人:葛风芹
电话: 010-81368098,1314 1313 340
Q Q: 751466110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937408045
邮箱: 751466110@qq.com
可以免费索取样书,以参考印刷质量以及查询书号真伪,请把联系地址及电话发送至邮箱:751466110@qq.com,非诚勿扰。

出书一定要用正规书号出版,不管是丛书号还是单书号,在新闻出版署都能查到图书和出版人信息,如果查不到,一定是假书号。

附文一:介绍真实的我自己——葛风芹/文

(2008年的某一日,因上班无事可做,胡乱涂鸦半日完成对自己人生调侃并做以总结,让大家见笑了)
先说说长相吧:我身高1米67,肤色也算白净,双眼皮,手指头又软又细又修长,谁看了谁都说——我的手长的很漂亮,其实我本人——除了嘴巴大了点,头发少了点,身材胖了点,其它的——就先不说了,你们自己想去吧。
什么,我的嘴巴有多大?其实我以前就不认为我的嘴巴大,自从那一天——大概是五年前,那次我和朋友小骆去我另一个朋友李玉红家玩,在她们家,没事就翻看她以前的相册,我们翻一张照片就乱评论一通,正看得津津有味时,突然,我发现李玉红和一个大嘴女人的照片,我就大声嚷到:我靠!李玉红,这个女人嘴真他妈大,这是谁呀……等我话音刚落,我才发现,这个大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大人——我呀,当场就把她们笑翻在地……从哪时起,我才发现,我的嘴巴原来这么大,哎!我告诉自己,别怕,嘴大吃四方,嘴大说话响——
所以,因为我嘴大,我声音就特别哄亮,酷似男高音,而且比较粗犷豪爽(可是,这要是男人声还行,我是女人呀,我想哪个女人也不愿意让人听声音误以为是男人吧),俺普通话也说不好,老家话说不像,我的语言就是四面八方的结合体,完全串了味,一般的人,要是没两下,只听我的声音,还真辨别不出我是男是女, 哪方人士呢……哎,以前也没太觉得自己声音怎么不行,可是,自从在手机的录音里听到我的声音以后,我用两个字形容了一下——真他奶奶的难听!
我这人心眼吧,还算挺好的,喜欢帮助人,爱可怜人,比如: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看到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头,又老又脏,所以谁都不买他的糖葫芦,他自己在那傻站着,我突发心软,觉得他特别可怜,所以就把身上仅有的一块钱,全拿出来买了他的糖葫芦(当时糖葫芦很便宜),然后硬是忍脏闭眼把几串糖葫芦全吃了,虽然,最后拉了三天肚子,但我觉得帮了别人——值!还有一次,也是小时候,妈妈让我去集市上帮她购物,我看到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赶着驴车卖梨,车上就那么二十来个又小又烂的梨,大冬天的,两个老人,就这么冻着等着买主,我想,要是我不买下他们的,可能没人会要的,所以,我又一次壮举,把他们的梨兜了底,因为这梨实在太小太难吃了,而且妈妈也没有给我多余的买梨钱,我不敢把梨拿回家,就硬着头皮吃了四个,剩下的全偷着扔到路沟里了(当时是宁可吃坏也舍不得扔掉的),虽然后来因为多花了几块钱,被妈妈狠狠骂了一顿,不过——挺值!还有,去年我租了个服装摊位,我隔壁的摊位是一个河南女人,她带两个孩子,老公没有工作,据她说,把所有的资金都投这个摊位上了,可是一整天也卖不掉一件衣服,当时我哪个摊位位置还算不错,每天多少还能卖掉一两件,我就突发心软,把我最好的位置,挂上她的服装样品,有人来买衣服,我最先给人家介绍她的服装,我常想,人家靠这个摊位过日子养孩子呢,日子比咱难,就算顾客只买她的,不买我的,我都会高兴,虽然,后来我们商场全倒闭了,但是,我觉得——很值!还有……太多了,不给你们讲这个了,我是雷峰,做了好事不留名,哈哈……
我小时候脾气特别好,家里弟兄姐妹全都敢欺负我,有什么活,大家都不去干,全都让我一个人干,当时,左邻右舍的人,都说我是个好孩子,脾气像爸爸;但是我又爱说爱叨唠,这点又像妈妈。后来大家都说我能说会道而且敢说敢言,有一段时间我也这么认为,后来经过了无数次考验,经过无数次总结,我突然发现:我能说,是对那些认识的朋友们,胡说瞎说乱说还行,真到说正事或给陌生人联系什么业务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说或不敢说,要不就是说一堆费话,饶了一大圈,最后也没说到正点上。从这一点,我突然发现,我很无能,没底气,没做大事的魄力,所以,我做啥,啥就不成功——
我一直从事的是图书出版行业,我开过录排室,做过服装批发,但最终都没成什么气候,转了一圈我又去给人家打工,又去出版社做我的排版设计。后来归结了一下:我这个人,又懒又馋,像一头驴,没有人赶着,自己就不会动、不会干,非要让人拿鞭子抽着、吓着,才肯劳作,其实我给别人打工时,对工作仔细认真,但对自己的事业,就学会了偷奸耍滑,这可能就是命,天生就不是当老板的料——穷死活该!
其实我也是有梦想的,我常常做着白日梦:梦想着我住上了洋房,开上了跑车,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为此而努力着,我没有努力着去工作,去创业,而是,我努力——去买彩票,我觉得这是个最快最捷径最省心的一条路,不用付出多少努力,不用花多少钱,就有可能成就我的白日梦,所以我一直不间断的买着各类各色的彩票,但是——这终归是个梦,是个白天做的梦。虽然我知道用这种途径实现我的愿望、成就我的梦想,它的可能率是个比0还0的可能,但,它终归是我做梦的一个框架一个依托,如果连一个做梦的框架都没有,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所以我还在努力着,买我的彩票——主啊!阿门,让我胜利一次吧!
要说人不走时运了,真是喝水都咯牙,放屁都绊脚,05年我手里有点小钱,听说基金能钱生钱,所以我就把我的小钱疯狂的购买了基金,按说要是我不贪心,当时我的基金也是赚了钱的,可是,谁又嫌钱多呢,大款还想多挣点呢,更别说像我这样的穷光蛋了,原想着让我的小钱给我下几个小仔呢,谁知道,自从买了基金,我就没舍得交易过,最后……现在我的基金已经跌破了40%了,哎,小仔没下成,老本都丢了,想想就——牙痛!
我这个人有点贪小财,但我可不偷不骗不抢啊,俺靠什么呀,靠捡!又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骑自行车上班,当时我在后八家住,在北医大学上班(不要误会,我是搞排版设计的,可别把我当教授了呀),中途要骑大概半小时的车程,早上是没时间捡钱的,因为早上时间太紧,我起得又晚,所以紧赶慢赶不迟到都得念阿弥托佛。所以,我捡钱的这个庞大工程就落在了晚上下班,记得,我骑着我的破车,慢悠悠行驶在学院路的光明大道上,我骑车从来不抬头看前面的路,只低头看下边的钱(类似钱的东西),有无数次无数次,我把纸片、垃圾块当成了金钱,我当时看到时又不好意思立刻跳下自行车去捡(因为后边还有人呢),所以,我骑过了,再下车,装着丢了东西回头去找,然后推着自行车返回去,把类拟金钱的纸片、垃圾块什么的捡起来,然后再狠狠的扔掉(妈的,书没念好,眼还近视,这不是耽误事吗),就这样,一年复一年的过去了,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个夜晚,我终于捡到了人生第一桶金——记得那是下班后(当时还没结婚,所以下班后从来不急着回家),我骑车带我一个朋友去政法大学看跳舞的(我人高马大,只要是骑车,每次都得载个人),我正飞速载着她行驶在幽暗的公路上(当时天已经很晚,有路灯),突然,我发现自行车碾着一块像钱的东西过去了,我猛劲一刹车,飞速的从车上跳下,把车一扔就返身跑到了那个钱跟前,我终于捡到真钱了——两元大钞!当我捡起这两块钱时,我那个朋友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知道我如此敏捷迅速的跳车去干了什么,当我告诉她原因时,她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说,葛凤琴,从来没见你这么敏捷神速、眼神好过,我就真纳闷了,这么黑的路,你骑车这么快的速度,你怎么就发现了这两块钱……哎!捡钱终究不能发大财呀,所以,我这个嗜好也就慢慢的因为从自行车转变成坐公交车上班而改掉了……
要说我干什么都不成功,这个推理也不太对,我这人,别的不行,我交男朋友成功率还是极高的——
我上学真不怎么好,所以,学习既然不好,其它方面就得强点,我比较早熟(我十八岁的时候,长得就像三十),好像在初一时,就开始有喜欢的对象了,我喜欢的那个人,大我一界,是我们同村的,但我们都没说过话,所以我就为自己拟了一个追求他的目标(暂时先叫他A吧):为了和A接触,我先想方设法和他妹妹认识并变成非常好的朋友(他妹妹小我两界,当时上小学),然后我这样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在周六日去他们家找他妹妹玩,然后让他慢慢注意到我、慢慢给我讲话聊天;为了进一步接触,我又下手认识了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并变成最好的朋友,这样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有事没事的去他们班和他制造偶然的碰面机会,放学时也可以顺理成章的等他们班放学,和他们班的女生一起走,并故意不小心在路上碰到,然后和他一起聊天回家,就这样,慢慢的一年过去了,我上了初二,我发现他开始故意找机会并主动等我放学和我不小心碰到然后一起走,都知道是故意的,但我们心照不宣,那时候我知道,他已经上钩了——但是,正当他自愿要成为我手中的猎物时,在那年秋天的一个正在上课的风和日丽的上午,我看到我们班主任领了一个超帅的男生(当时这么认为)进了我们隔壁班(我是五班,他进了六班),那一刻,那个A君,以每秒10000迈的速度从我脑海中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其实前一秒我还想着他呢),我知道,下一个目标B出现了……
追B呢,就难了一点,他是从我们县城调过来的学生(后来知道,他们家境当时在他们村是最富的),当时他一来,好像轰动了我们五、六两个班,我们两个班,有好几个女生都追他,并给他写情书(当时很流行这个的,但是我从来没写过,因为,我玩的是心术,呵呵),不过和他初次接触到是没费劲,因为正好我同班一个和我玩的正好的一个女同学MG认识他,所以本节课下课后,她就跑出去和B打招呼并要求他给我们买冰棍,而且约好放学和他同行,就这样,我把全部精力又放到了B的身上,我极力讨好MG,让她帮我多制造一些和B在一起的机会,就这样,轰轰烈烈磕磕绊绊,追了他将近一年,我们算是谈恋爱了,不过也随着我们初中毕业的铃声敲响,我们的那段不成熟不牢固的爱情也画上了句号……(初中的恋爱,本就是——扑塑迷离一段情!)
但是,不要以为故事就此终结,在认识B的同时,我还认识了一位能影响我一辈子、现在生命中的最最重要的人——我现在的老公C!
C当时和B是同班同学,和B一个村,在他们班,C学习在全年级名烈前茅,在学校,好像学习好的同学都比较受欢迎和尊敬,不管他长的帅不帅(老公当时:身材瘦,而且特别矮,脸长的特别白,头发还挺黄,纯属一个无力气的白面书生和没长开的奶气孩子),都想和他做个好朋友,特别是对我们这种学习不好的同学,有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同学做好朋友,不仅有少许荣耀,在学习上也能帮上些小忙(比如作业没完成,可以提前借他的),那时,因为C和B同班又同村,所以放学总是在一起走,C没有自行车,总和B骑一辆,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每次放学,C推着B的自行车,背着我们三人的书包,B用我的自行车推着我,走在放学的羊肠小道上(我们一般不走大路),我们边走边聊,有时还唱些小歌,那时候,非常快乐!
等我们中学毕业了,B和我提出了分手,我当时非常伤心,C因为和我是好朋友,所以就和另一个同学,常常去找我玩,并时常开导我,他当时这么说过: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你干吗非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陪的……(据后来老公向我交待,他当时说这句话时,心里是这么想的:就你这样的,还想找个更好的,做梦去吧!可他万万没想到,我后来找到的更好的丈夫,竟然会是他,要是他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话,当时就算打死他,他也不去我家劝我的……后悔死他了,哈哈)
要谈起追我老公的历史来,那可是比八年长征还要漫长、还要难呀,能让这段友情演变成爱情,从他上高中,一直到他大学毕业,用了七年之久。可以想想:他当时上大学,正处在他人生的最高峰,那是他最有理想、有朝气、有梦想的时候,而我已经外出打工了,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打工妹而已(主要是长相也忒普通了一点)。当时朋友们形容我们的感情,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永远不会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所以为了能维护这段感情,我可以说是用尽了心机、掏空了心细……连哄带骗,外加糖衣炮弹,关键时刻也不忘用刀子和生命以死相威胁,最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他终于投降了……他投降只是暂时答应试做我的男朋友,所以我的努力还得继续着……其实我知道,老公是个成熟稳重、为人正直、有责任心的人,他心目中的理想女友是: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文静含蓄、内向害羞的女孩。但我偏偏是个:生活不拘小节、办事大大咧咧、说话婆婆妈妈,情绪多变且脾气暴躁,另外还得加上好吃懒做,而且我说话做事从来不经大脑,不管能说或不能说的话全敢乱说一通……总之用一个好词形容我,就是风趣幽默、快言快语;要说难听一点就是:整个一个二百五……
我和老公能结婚,全托了我们两地分居的福,当时他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保定,我还在北京,所以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少,只是他偶尔来北京看我一次,我就尽量装得淑女文静一点,说话声音能小就小点,言谈举止能少就少点,每次吃饭我都会请一堆朋友和他一块吃,哄他开心,尽量避免我俩单独相处,要么无话可说,要么就是无缘无故他就生气(当时,他和我单独相处时总是不开心,我的一举一动他都看不上,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我的言谈举止不得体、不顺眼等等(老公看了别生气呦!),其时我也不怪他,因为,从始到终他从没喜欢过我,都是我剃头坦子一头热、一厢情愿的为这段感情付出、维持、规划,简单的一句话,是我逼着他和我谈恋爱的!总之,和他谈恋爱的那段时间,我完全失去了自我,尽量去做一个他喜欢的类型,没有了自己的个性,没有了脾气,他一来,我就温驯的像只羊,他不开心我哄他,他批评我我听着,他一生气,我就不敢再出声,在他面前我做事小心意意、低声下气……那时候,感觉他就是皇帝,我就是丫头……终于,在我们无数次的分分和和、打打闹闹中,他打算和我结婚了——
不知道别人拿到结婚证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记得当时领到结婚证的哪一刻,我的心,咚!一声落到了肚子里,真的,我都听到响了!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的出头之日终于到了,我再也不用低声下气了!从那一刻起,一个真实的自我,又浮现了——
好多人都说我命挺好,我不一为然,其实仔细想想,老天对我也算眷顾:
老公比我长的好,比我年轻,比我学位高,比我挣钱多,比我脾气小,家里大权小权我掌着,大事小情我管着,我生气了老公哄我,我发火了老公听着,我可以无事生非,可以乱发脾气,可以不高兴了就骂街,可以一年不叠一次被子、不刷一次锅碗……总之,在我们这个小家之中,我可为所欲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一切,都归功于我找到了一个超好老公,这也充分说明,我当时追老公所付出的代价——很值!
找到好老公的同时,我又找到了好婆婆好公公,公公老实巴交,婆婆精明能干,婆婆是个特别利索的人,自我进了婆婆家门,就没让我动手帮他们做过一次饭,刷过一次碗,而且每到吃饭时,婆婆公公都会把饭菜端到我们跟前……从我女儿哇哇落地的那一刻起,婆婆就全权负责帮我养起了孩子,直到现在我没有给孩子洗过一块尿布,穿过一次衣服……从这些来看,我确实算是幸运的……
(未完待续)

人生在世,不过屈屈几十年;
两手一洒,谁还能把咱记心田;
好也算算,孬也算算;
人这一生能算几个年;
掸指一挥间,生命又一天!
叹!感叹!又感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