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4-04 13:51)
标签:

杂谈

    ......................

  听妈妈说每次她背着我赶集时都有人夸我命好,因为我的小脸总是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当地人管我们叫蛮子,因为我们是南方人。幼年的记忆中没有任何美味的食品和漂亮的衣服,可我过得却很无忧无虑,我从小就会说一口当地话,父母回忆说每次听到我说话,就想起遥远的回不去的家乡,想到家乡他们就倍感揪心。

  我生性顽皮好动,下河上树、打架滋事的本领不输男孩。每天我都要在外面疯到月上树梢才在大人的千呼万唤中回家,而整个街坊邻居里我也是唯一一个经常被别人家长告状因而屡屡被父母责打的小孩。爸爸为了分散我的精力送我去过体工队学体操,还拜师学过毛笔字和小提琴。而每学一样东西都少不了挨打挨骂,我觉得自己像一只马戏团的猴子似的接受训练。我很惶惑,不知大人希望我做个什么样的小孩,他们似乎从未对我满意过,生活的艰辛让他们对孩子变得很苛刻,我感到无所适从,有时我想我可能根本就不应该出生,因为爸爸说我一出生就是紧锁双眉的,好像很不喜欢来到这个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家乡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开发北大荒时期,爷爷只身一人从河南浚县来到了这个几乎是中国最北方的地方,而后奶奶带着几个子女一路追随,北上找到了爷爷,在那里安定下来。

  母亲是河北保定人氏,年轻时很漂亮,白皙的皮肤,时常烫着满头乌黑的卷发,身着一身绿色军装,高挑而有气质,身边也不乏条件蛮好的追求者。她不想继续过家乡贫苦很少吃到白面的日子,一个人随远房表亲到了父亲所在的小农场,每日挣工分。母亲过得很开心。原本已定好的婚事,也不了了之。

  母亲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后,想也没想,就同意了这门婚事,可能是业力牵引吧。谁料,等待她的是与家人的常年分离,无尽的贫苦与辛劳,所憧憬的幸福并没降临。母亲育有子女三个,两女一男,我是她的第二个女儿。父亲异常自我,脾气暴躁,母亲性情也倔强傲气,他们的婚姻生活是从贫困、争执和打架开始的。在几十年中,家里基本没有过安宁祥和的氛围。

  记忆中,母亲每次在父亲那儿受了委屈,会执意独自回家乡河北保定,年龄还很小的我则会跑着跟在母亲的身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8 10:19)
标签:

杂谈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去年在九华山朝圣的纪录片《心愿》已经在‘菩提洲’网站发布,链接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6-26 13:4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6-25 18:0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心愿作者:不再错过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去年在九华山朝圣的纪录片《心愿》已经在‘菩提洲’网站发布,链接是:

http://www.ptz.cc/page/menu/xia_zai_zhuan_qu/shi_pin_xia_zai/showvideoCH.aspx?id=482

随喜大家观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想来我和先生的福报都不小,我们都拜见过法王,接受过他老人家的摩顶加持。那年冬天在成都,天一直下着雨,我们很早从宾馆动身,在朋友带领下去见法王。到达法王下榻处时发现早已等候了一屋子人,很多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有几个从上海来的年岁较大的弟子带了好几本相册,里面全是一寸的小照,他们告诉我这些人都是下岗工人,带他们的照片来替他们求得法王的加持。见面的时间到了,大家依次进去顶礼。我没敢多看法王,但法王高大魁梧的身材和那双充满慈悲的大眼睛深深印在了脑中,老人家摩顶时手上的余温仿佛还留在我的头顶。记得回上海后我还郑重告诉两个年幼的孩子玩闹时别往我头上爬,因为那儿被法王加持过!

  还有一件难忘的事是2006年跟随师父去成都放生时,在峨眉山伏虎寺的佛像前跟着师父及众师兄秉烛夜读的情景,那是怎样的一种神圣与宁静啊!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回上海时在成都机场候机室里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我几乎是一路流泪到上海。我从小生性倔强,从不会轻易落泪,更何况在公共场所。真不知师父用了什么方法让我的心一下变得如此柔软,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0 14:19)
标签:

杂谈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

 

(一)

        时间飞逝。
        我们是一群搭载时间之车的乘客,疾驶在生命的单行线上。无法减速,不能回头。
        悲喜,聚散,成败,像路边的花草,一闪而过。
        一切的经历和感受,都径自往身后狂奔而去;我们却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曾深深依恋我的前夫,因为他不止是我的爱人,还是我的“父母”。而我真正的父母在我懂事起就无休止地争吵,无论在我写作业还是吃饭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我很烦,不知道我偷偷地哭,不知道我期末考试多少分,不知道我和隔壁班上的小男生早恋,不知道我周末出门是去上奥赛班还是去玩。我母亲随时像祥林嫂一般地跟我叨叨父亲的各种不是;后来愈发失控,就在高考前三天的早上,她冲我喊“老子要杀了你”,于是高考那几天我只好寄人篱下。而我父亲在家里只会做一件事,就是喝得酩酊大醉,绝望地微笑,然后不省人事。而我,考大学的真正目的只不过是想离开他们。

  大三的时候我认识了前夫,他在我的追求者中并无任何优势可言,但是他给我一种亲人的感觉。他大我七岁,却处处显得像我的“家长”一般,事无巨细地关心我,为我筹谋。而我也进入角色,在他面前有如顽童,对家庭琐碎不屑一顾,只想和他一起玩。虽然经常“不乖”,但我也一直真心真意地对他好,甚至感觉他就是我的“母亲”。于是我越爱他,就越憎恨自己的母亲。就这样,我用了十年的时间补回了缺失的童年,也永远失去了我们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