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3-21 13:36)
标签:

杂谈

  我曾经看过一些科学家对“起死回生”的人的调查,根据这些人的描述,科学家认为,临死前的人后悔与否主要取决于两件事:爱与知识。

  对于“爱”这个答案,我有强烈共鸣,非常认同。

  我是在母亲去世的时候体验到了爱的力量:那种坚实如大地的力量,才是一个人的归处,一种踏实感。那是一种,在任何时候相信爱,以它为唯一的目标的力量,一个人只要不失去对它的信任,就永远会有救。

  我曾经像一个失明的人第一次隐约瞥见光明一般,在心里惊奇地说了一句简单的话:爱,是一种力量。原来爱就是我从儿时就开始苦苦找寻的力量。 本文选自《大地初相识》(上)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文转自菩提洲 

  据俄罗斯媒体6月24日报导,两年前,52岁的女子拉维拉和家人从乌兹别克的古里斯坦市搬到了俄罗斯的里斯卡市。搬家前,她将自家的宠物猫卡利姆送给了一个邻居。

  这只猫由于太过思念旧主人,竟然离开收养家庭,开始了“千里寻主”的探险旅程。跋涉了2000英里,穿越乌兹别克、哈萨克、俄罗斯等至少3个国家,两年后,卡利姆终于奇迹般地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旧主人拉维拉。

  拉维拉说,当她下班回家时,发现一只猫坐在家门口,从尾巴的伤痕上看出那就是卡利姆!“她看起来身体相当虛弱和营养不良,但精神状态依旧很好。”

  ——中经网(2010年6月27日)

 

阅读更多奇闻异事请点击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6 13:4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5 16:30)
标签:

教育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去年在九华山朝圣的纪录片《心愿》已经在‘菩提洲’网站发布,链接是:

http://www.ptz.cc/page/menu/xia_zai_zhuan_qu/shi_pin_xia_zai/showvideoCH.aspx?id=482

随喜大家观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0 14:02)
标签:

杂谈

  由不孝的染污,我的心性早已麻木,即使面对重病卧床的母亲我被吞噬的良知仍无有被唤醒的可能,全无体谅父母窘迫的处境,还是照常打电话给爸爸要很多生活费。我糟糕的心情也让我对找工作完全没有信心,成天不是上网就是睡大觉,在大学期间养成邪淫的习气时时发作,已如痼疾潜藏肌体,连我自己都开始恨自己了。我就像一个没良心、慵懒的“禽兽”,除了自卑就是阴郁,看着自己愈陷愈深,整日委琐度日,无力摆脱现状,处于破罐子破摔的绝望中。那一段时间的梦,则是在不停攀爬:找不到立足之处,或者站立在一失足就会粉身碎骨的地方,比如秋千或高墙等,让人醒过来仍有不寒而栗的感觉,如在地狱。

  对刚签下工作合同不久那天的梦,我仍记忆清晰。那是在一个傍晚,我在睡梦中看见自己在爬软梯,母亲和外婆都站在软梯的下面,好像因为母亲说了什么激怒了我,我习性发作,于是破口大骂母亲不该催促我,一边骂着一边下了梯子,直至醒来。

  之后,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还以近于例行公事(因为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种冷漠)的口吻问爸爸家里的情况及妈妈的病情。没想到,父亲恸哭失声,说:“你妈妈不行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还一直在等待病情的好转。与她每次的通话,她都说“快好了”。知道了真相,我急急忙忙地买了当夜的火车票赶回。这成了我和母亲最后的一次见面。那天的凌晨五点,母亲去世了。对这样的结果父亲他们早有精神准备,只有我一人感到措手不及。 本文选自《大地初相识(下)》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4 13:08)
标签:

杂谈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

 

(一)

        时间飞逝。
        我们是一群搭载时间之车的乘客,疾驶在生命的单行线上。无法减速,不能回头。
        悲喜,聚散,成败,像路边的花草,一闪而过。
        一切的经历和感受,都径自往身后狂奔而去;我们却是径自前行。很奇妙,人们以为自己是与生活同行,而原来只是擦肩而过。

        生活是一场没有彩排的现场直播。演成什么样都是自己担当。演好了,皆大欢喜。演坏了,也不可以叫停,不可以重来,换个场景,换副扮相,甚至换一个角色,换一个剧组,接着前面的线索,还得往下演。
        可这是怎样的一个舞台呢。不同的剧组,不同的故事,同台献艺,全是直播。彼此影响,相互客串,又各行其是,各自连续,以致无穷。
        演员们说话、做事、演绎与其他人物的关系,都需很小心,要演好自己的戏,又不妨碍他人演戏。

        佛教的修行者随时保持觉察,看护自己的身心活动,反省自己言行背后的动机,珍惜与他人、与其他生命之间的种种缘起,是因为我们知道,生命这出戏,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短暂而无法重来,我们的人生因而要过得有意义。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本文作者是《次第花开》、《寂静之道》的作者希阿荣博堪布。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3-06 14:51)
标签:

杂谈

      回想起上师孤单的身影浮现在冬日的暴风雪里,露宿寒夜的屋檐下,过“1元”的生活,居“1米”木屋的时候,心里总会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心酸!心疼! “1元”,“1米”的简单生活,对于我们,完全无法想象。书架上有一本书讲述一位法师在国外弘法,年过半百却舍弃供养,亲自去菜市收集遗弃菜叶以备食用。他们有那样的成就尚且经历如此的磨难,我这个卑劣的众生怎么会不劳而获地解脱呢!
      回忆和检讨不是为了生活在过去里,也不是沉浸在对过去的追悔之中,而是为了让我勇猛前行,将修行融入学习,融入工作,融入生活。我想,今后不能总口头上说自己幸运就万事大吉,要时时刻刻按上师言教行持,让幸运成为改变习气的动力,驱动内心的潜移默化的改变。
      面对乞丐乞讨,不再令我内心纠结,拂袖而过。那些来到寺院门前的乞丐,至少在他们心中,认为进出寺院的人是善良和慈悲的,在那儿乞讨获得成功的机会更高。当我们视若无睹地走过,他们会失望,甚至会对佛法、佛子心生嗔恨,我的冷漠可能会造下恶业。炎热夏日,尘土飞扬,红绿灯前,十字路口,我们曾质疑路边的乞丐老人是否真的没钱,是否该行布施。希阿荣博上师说,这个年纪了,要是她有钱,或者有其他的办法,会站在这里吗?多危险的地方。..........花开的声音(三)全文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4 21:33)
标签:

杂谈

    对佛教的向往,有很久了,一直可以追溯到我念书的时代,然而却因为没有勇气真正面对,心里只揣着莫名的敬畏,和大多数人一样,不敢真的踏入佛门,既不敢全信,又不敢不信。我会在固定的时间去寺院拜佛。站在高大的佛像前,时常莫名想哭,浑身冷嗖嗖的。想求的事,一到佛菩萨面前口就拙得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拜,想着,佛菩萨当然知道我心里的所欲所求,不必说了吧。这样的年复一年,如今已届中年了,期间,有过自己心爱的人的离去,有过自己眷恋的家一下子散掉,有过哭不干的眼泪哭干了;有过委屈、恐惧、怨恨、祈求,也有过愿退一万步,只求立锥之地的无奈……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8 11:42)
标签:

杂谈

     当年辞掉外企的工作后,再次走入学校参加MBA课程班的学习,在朋友的介绍下随便找了一份工作。怀揣着文凭改变命运的梦想,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边开始执着地参加MBA的联考,全力以赴考了两年,没有任何结果。时间到了, “而立之年”。这一年也没怎么复习,抱着考不过就算了的想法,大概复习了一下就再次参加了全国联考,这一次居然通过了,不可思议!然而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在意,它就离你越远。你觉得隔着一层纸,却似隔着千里。
      这一年女儿也出生了!“双喜临门”,有了这一次考研的经历,有了家庭新的成员,心态似乎有了一些改变。现在看来这种改变只是让自己心灵得到暂时的平静,如果不是值遇大恩上师,看起来并不会特别稳固。
       当时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运气好,便辞去了临时的工作,跟几个朋友开始创办自己的企业,开始了新的“抓取旅程”..................

 花开的声音(二)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4 14:37)
标签:

杂谈



 一位先哲说,慈悲与爱不是心灵的事。只有当心灵不再期盼、占有、嫉妒、和焦虑时,只有当心灵不再投射自我、不再追寻它独特的感觉、要求、冲动,也不再寻求自我实现时,才是真正的爱;只有当心灵真正地沉静下来时,真正思忖于他人做一些完全无动机的事情时,才是真正的慈悲。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希阿荣博上师四十四岁的生日,一年一度的大放生在这一天拉开了帷幕,又将有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在上师慈悲的救护中远离被杀的厄运。从去年的这个时候至今,有幸跟随上师参加了几次放生,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但历历往事依然在目。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成都。放生的前一个晚上,希阿荣博上师因为重感冒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起床以后,看起来一脸憔悴。有的弟子顾及上师的身体,劝说上师留在家里,但是慈悲的上师全然不顾身体的严重不适,依旧带着我们很早就到达郊区的牛羊交易市场。踏进市场的刹那,我有一点不知所措——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啊?几辆卡车里装满了从藏地运来的牛和羊,几十只挤在一辆车里 ,没有一点空隙,长途的颠簸加上没有足够的水和食物,它们像极了脏乎乎的小饿鬼。就在这个交易市场,它们即将被贩运到屠宰场。大概是感知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厄运,它们的眼神传达着恐惧与哀伤。一些在场的女居士无不悲从心来,走到汽车旁边轻轻地安抚它们。我始终相信动物们拥有远超过我们的第六感,它们对于死亡感知的程度远远灵敏过人类。

    几年前,我在山东某地农村亲眼见过这样的一件事:一户农家约了杀猪的屠夫来他们家,当那屠夫行走至离农家还有差不多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停下来与一熟人聊家常。那头即将被宰杀的猪在猪圈里疯了一样地跑动,主人说它是嗅到了屠夫的味道。很奇怪,一头猪怎么会有这种先知先觉的能力?谁也解释不了,但是它就是有....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本文转自菩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7 14:53)
标签:

杂谈

  那是2010年的秋天,已近下班时刻,筹划已久的公司次年发展计划,还是不太有思路,过去几年公司的管理咨询服务业务发展非常快,四年间从十万级到接近千万级,基本上是以倍数在增长。虽然还是小企业,但对我而言,已经超出所愿。透过玻璃看到办公区正准备下班的员工,似乎多了一份压力和责任。长期莫名疼痛的头又开始有些闷疼,觉得更加昏沉,无所事事地看着电脑发呆。我想这也许就是“三匹马有三匹马的烦恼”吧。

  混沌中仿佛瞥见电脑提示有新邮件,习惯性地点开一看,邮件只有一个网址。是妻子发来的,顺手点开,网页缓慢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篇题为《让你看过豁然开朗的好文——关于出离心》的文章。是什么样的文章,会让人豁然开朗呢?反正刚好“不开朗”,那就看看吧!

  “我们不喜欢生活在自己的掌控之外,任何一点不确定都会让我们焦躁不安。”

  “我们自以为是生活的故障检修员,整日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人们不能容忍哪怕是一丁点的不舒服、不满足、不方便,所以不停地寻找安慰、便捷,并且相信能找到。”

  ……

  文章的前面,编者做了简短的节选。节选不多,刚看到本文前面那几行,心里便为之一震.......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本文转自菩提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不再错过
不再错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733
  • 关注人气:1,9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