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perwcx
superwc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离开学校快10年,考试基本上和我绝缘了(单位偶尔隔几年还会考次试),直到女儿上幼儿园。澳门的幼儿园因为承担着一条龙教学的任务起点,对孩子的测试也就相比于内地而言更早,更正式。女儿的半期考试成绩下来了,语文数学英语三门,百分制计算,语文75,数学英语都是95。
  老婆怕我嫌低,不停地劝我,说语文是用粤语考的,我们女儿够可以了云云。我很纳闷的问了句:你怎么就肯定我不满意?我还觉得我去考语文得不了75呢。
  虽然我们俩都是应试教育里的所谓成功者,但对于分数早就过了纠结的阶段。我和老婆都属于在四川二三线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后来去了省里排的上号的中学,高考后进入重点大学,考研又进入某细分领域的强校。我们这种“小县城学霸”早就在大学阶段接受了洗礼,知道山外有山,分数这个东西尽力就行,反正最后还得看工作找的怎样,生活过的好不好。
  工作后的同学会更是证明了这一点,过的好不好,事业发展的如何,和在学校里的成绩没有绝对的关系。成绩好的同学,大多都过的可以,但最能折腾,最“跳沾”(四川话就是出风头的意思)的往往不是成绩最好的。孩子对分数过于执着,会养成谨小慎微、无过便是功的性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15:52)
  红黄蓝这事儿最后的结局让人诧异,不过硬盘出问题这事儿我特地问了一个做安防产品的朋友。他说,根据他的市场经验和实际出外勤做安装维护的经历来看,监控设备出问题太正常了。别说幼儿园的监控,连不少安装早一点的交通监控都是经常坏,这也是他为什么创业选安防领域的原因,市场需求大,设备折旧快,更换频繁,有一定技术门槛。看来一些令常人无法相信的细节,在专业人士眼里太正常不过了。
  这就表明,幼教行业本身有很多长时间遗留的问题之外,连配套的一些行业也是有问题的,只是以前没有暴露出来而已。在澳门的生活经历,让我对怎么办好幼儿园这事儿,有些心得体会供参考。
  这次事件暴露出来国内的幼教师资短缺、证照管理不善、收入低无法吸引优质人才,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多方面的努力去改进的。但还有一点是现代城市的特点造成的,那就是幼教老师的高流动性,造成和孩子接触时间短,较难形成感情上的稳固联系,和家长也不熟悉,导致双方交流成本很高,甚至出现相互不信任。
  曾经看过携程托儿所事件后某微信公号的文章,作者自己客串过幼教老师,平时爱心满满理性温柔,结果面对十几个话都说不全,还多少有些小脾气,一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的澳门音乐节最后两天,请来了维也纳爱乐压轴,对我来说是必去的,连续听了两场。30日的闭幕演出,尼尔森斯带着维也纳爱乐演奏了贝多芬的莱奥诺拉C大调第三、贝七和瓦格纳的Tristan and Isolde前奏曲和《爱之死》。虽然下半场的贝七(对,就是交响情人梦的主题曲)让人听的如痴如醉,但加演的小斯特劳斯《春之声圆舞曲》却意外的让我有些感触。
  春之声虽然是名曲,但因为在中国太有名了,小时候街上的歌舞厅都放过,反而听上去有点“俗”。不过从维也纳爱乐的手下奏出来毕竟还是不一样,正宗就是正宗,就像吃棒棒鸡得去荥经,吃花椒得去汉源一样。除了正宗以外,这次听到的春之声让我脑海里闪回到4年前和老婆去瑞士玩的时候。
  我听的大部分古典音乐都是有图像记忆的。有时候听过几十遍的片段,一直缺少对应的风景或者画面,就一直欠在心里。春之声对应的,恰好是瑞士的湖光山色,湖边的火车穿行在缓缓起伏的丘陵中,草地和尖顶木屋从窗外退去,大白鹅在远处的湖面浮着。当时我们俩还是没有孩子的自由身,心无旁骛的沉浸在小时候从电视中和明信片上看到的风景中。今晚听到春之声后,顿时觉得是绝配。
  那次是去少女峰路过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女儿已经两岁了,但开家长会这件事似乎还是远方的海市蜃楼般,从同龄人的微信圈里看过,但自己真要去还早得很的感觉。谁料澳门的幼儿园对吸引家长报名可谓十分上心,教业幼儿园在报名之前专门搞了个开放日,专门让家长去看教学演示,并针对幼儿园的教学理念、课程设置和学生未来升学前景进行说明。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我参加了人生中第一场最接近家长会的家长会。
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是看热闹。澳门的教育系统也是小学初中高中,但小学的入学选择方式和内地有很大的差别。内地的小学入学基本以学区划片作为依据,哪怕没上过幼儿园也可以。而澳门家长告诉我的是,澳门学校都喜欢招收自己系统的毕业生或者校友的弟弟妹妹。比如澳门最好的高中之一培正,要进去就要最好先进培正的初中;要进培正初中就要进它的小学和幼儿园;或者学生的哥哥姐姐在培正某个阶段念书,那他或她进去念书的可能性也会更大。
我的本地同事阿嘎就是这么计划的,大女儿在培正读小学,之前在培正读幼儿园,每天早上七点就要起床送她上学。这对平时吊儿郎当的阿嘎而言,简直是伟大的父爱在支撑着他。也可以从中看出,澳门的鸡血拼娃起点更早,幼儿园的报名和选择成了重要的战役。而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鸡年春节,宁波动物园老虎咬死人的事儿又火了。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事儿,逃票者漠视规则作死了自己,舆论也集中在对不守规则的“恨铁不成钢”的谴责上。没想到死者家属的一句“动物园管理员不当,不能给别人翻进去的机会”,又引发众怒,本来还残存一丝对死者家属的同情也荡然无存。​

规则这个东西,在中国而言是个新事物。谁守规则谁吃亏谁是傻帽,你看我多牛啊逃票省了多少钱……这样的论调别说以前,现在也不鲜见。不过从这次老虎咬人的舆论反应来看,至少大多数人还是知道遵守规则的,这也让我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存有一些希望。​

这次春节,家里来了好多亲戚。他们对澳门最大的印象,除了灯红酒绿之外,就是“守规矩”。不能随地吐痰,不能室内抽烟,不能排队插队,不能大声喧哗。的确,对于在三四线小城市生活惯了的他们而言,这些规则未免过于精细,弄得春节也不大热闹,没了小县城那种吵吵闹闹叽叽喳喳的温情。我小时候也是小县城这么过来的,知道这两者的区别。​

但亲戚们也都很自觉地遵守,过马路也从不乱闯,都是走斑马线。澳门的交规很严,汽车在斑马线前必须让行人,否则就是全责。行人乱闯马路,如果发生事故机动车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8 16:43)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吴院长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看着朋友圈里的校友们转发的新闻,几乎很难相信车祸会夺走这个老人的生命。
  平时并没有把“展览路加油站附属学院”挂在嘴边,只是在遇到校友的时候会多聊几句这个曾经也许是北京面积最小的高校。比如某严厉的口译课老师,survive her class you will survive everything;又比如每周一升国旗国歌放两遍,西门外的包子西施,牛肉面馆里的浆水面,等等。
  吴院长是我们那几届学生共同的记忆之一。外交学院也因为他在媒体上的频频露面,而显得不那么小众。我爸从那时候起,一提到吴老便说你们院长,即使他卸任院长后也依然如此。
  外界对他的形容,最多的是“儒雅”和“谦和”,甚为赞同。偶尔在校园里遇到他匆匆的走过,我们学生都会主动说一声,院长好。他每次都会立即微笑着回一声,你(们)好。如果在狭窄的教学楼里遇见,他会自然的向边上错开一点,学生们也只需要错开一点,就会擦身而过。你并不会觉得他是个多大的人物,不会躲得远远的给他让路。
  吴院长给我最大的触动,一是他的眼界。在外交学院3年,听了不知多少次讲座,都是中外政要官员或者名人雅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2 16:44)
标签:

旅游

杂谈

来澳门已经快一周了,各种忙乱后逐渐安顿下来。人生的未来几年就要在这样一个地方度过,与之相关或不那么相关的回忆也渐渐冒了出来。

最早听到这个地名,是来自四川话里的歇后语。四川人喜欢把川话里的地名谐音很幽默的说成歇后语,如:避雷针——缅甸(免电),洗澡不用水——甘孜(干兹,川话就是不用水搓澡),回家没带钥匙——澳门(撬门,川话把撬这个字发ao)。

高二的时候,正好是澳门回归之前的预热时间。我在住校回家的路上,发现有一首歌忽然就红遍大街小巷。头几次听那个女童唱第一句,似乎歌词是“一个芝麻糕,不是我珍惜。”其实是:“你可知macao,不是我真姓。”于是,我第一次知道澳门叫“麻糕”。后来,学校还组织歌咏比赛,我在的班级选了这首《七子之歌》和《黄河大合唱》,还拿到了头名。

从初春的北京来到这里前,我心中设想的澳门是小一号的香港,气候可能比老家还要湿润些。飞机飞了3个小时后,地平线逐渐被海面所淹没,偶尔有几个绿油油的小岛从机翼下略过。海上偶尔会泛起白色的浪花,之后又消失。这让我想起第一次在肯尼亚驻外,去塞舌尔度假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2 22:27)

忙完了九三阅兵快十天了,采访过的抗战老兵早都回家了,微信上都是他们陪同亲属的感谢话语和旅程照片。再大的秀场也有谢幕之时,阅兵之后老兵的话题也就自然退出了舆论焦点。但对我而言,老兵们意味着从小到大生活经历中无法忘却的部分。

我爷爷就是一个老兵,虽然没有参加抗战,但从46年加入四野起,历经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和进藏,至今仍耳聪目明,生活如常,也算是命大。和他的战友相比,爷爷的命运​不错,提干后一直干到离休,在干休所颐养天年。我每个寒暑假都要在爷爷那里住上很长时间,一直到现在仍是如此。

小时候,爷爷和干休所的老兵们每天都有固定的日程。早上起床号,打拳锻炼,读报学习,打门球,体检。每年还有一两次集体出游,军绿色的大客车拉着去公园玩或者参观军营之类。大年初一还搞集体拜年,大路边上老头们敲锣打鼓,用山东话、河北话、陕西山西各地方言说着过年好,开着又多活了一年之类的玩笑。

爷爷以前据说因为个子大,扛过机枪,后来还当过迫击炮的炮手。​那时候当兵意味着吃粮有保障,爷爷六十岁之前还可以一手提一袋面粉从一楼爬到四楼。他有几个熟识的战友,经常当我面开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01:59)

20141113日,小女玥宜出生。趁着半夜里的兴奋,把脑海里闪过的念头记录在案,也算是码字糊口的人在暂时歇工照顾妻女前唯一能做的。

为人父是什么感觉,还没见到她的我无法描述。老婆大人在电话里说,长得像我,趴在她身上,打着哈欠,过了会儿就送去了育婴室。“希望像你一样有一对酒窝。”略显疲惫的她说道。

酒窝,遗传自我父亲。我们家有个奇怪的遗传特征,一是酒窝,二是小指第一指节弯曲。我爸就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只是受了我妈的影响,有一侧的酒窝不明显。但小指的指节依然是弯曲的。

今年8月底,父母在反复要求下经我们批准来北京照顾孕妇。我们怕他们劳累,况且孕期只要没有问题父母也起不到太大作用,对双方父母都采取不邀请的态度。短短相处了两个月不到,我深切意识到,以往我和父母的三口之家再也回不去了。

自立门户的我,首先是一个小家的丈夫以及将要担任的父亲,其次是父母的儿子。我们之间的不一致,只要不是大是大非,我均当面袒护老婆,事后再向父母解释安抚,向老婆声明大义,求得双方谅解。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母亲经常抱怨父亲的一点就是,他从来都是个大孝子,却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海南一小学春游遇车祸,8死32伤,媒体上一片惋惜和追责之声。估计又有不少地方的教委要明令禁止学校组织春游了。
    在为死者哀悼的同时,我倒为遭刑拘的出事小学校长抱不平。一起普通车祸,刑拘学校负责人本来就有责任错判的问题。如果此逻辑成立,那因公出差的人遇上交通事故,单位负责人岂不是都要被关起来了。
    更为严重的是,如今教育负担如此严重,学生在城市中本来就不容易接触大自然。此事一出,唯一的春游这个口子也许就被堵上了。有人说这是教育管理部门的懒政行为,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貌似为安全考虑,其实让孩子们现在已经非常无聊的童年更加无聊。
    这事儿让我想起自己的初中班主任。19年前,当时的学校已经对春游不鼓励不提倡了,但此君顶住压力,两年半时间内(我最后半年转学了,甚为遗憾)组织了大小近十次各种游,每学期一到两次。近的去市郊河边野炊,远的包车去几百公里外的藏族自治乡,住了两三个晚上。听说校领导为此敲打过他,但因为没出过事,所以不至于上纲上线。
    很难说这位班主任的行为在今天是否合乎规定,但我敢说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