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吕德安
诗人吕德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5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8-13 11:01)
标签:

杂谈

告知:先前的博客改用现在这个博客,请有链接的朋友更改链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2 21:4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之一

大清早,你震惊于
梦里的一个声音
像神明留下口谕:
有人偷走了你的土地。

我侧过身望着你
抓住你的脉搏
断言此事
跟你的怀孕有关。

那古老苍凉的声音
想必公正,严酷
充满了“可能”
不过它也可能

什么也不是,而仅仅是
一次身体的言词的波动
类似于一种抚摸
只跟遗忘有关。

一个带光亮的句子
但琢磨起来又有点暗
你明白这样的安慰
你望着我的手。

之二

直到肚子真实地鼓起
开始跑去呕吐
并且一次之后
会有更多次。

“啊,亲爱的妻子!
你梦境里那片漆黑的土地
甚至可以追溯更远,”
我一边追上你一边说

直到你脚步漂浮,又
回到床上。我继续说。
当初上帝用泥土
造出那一对,如今他

自然也能,在你的梦里
用一张泥土般
无遮拦的嘴发话
“而这正是上帝的的爱。”

我,又跳出一句。
这一次你吐得更厉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评论

  当同时代诗人在烽火连天、盛唐气象的八十年代纷纷投入诗歌创作的繁盛时期,吕德安也迎来了他的诗歌写作黄金时段。

  所不同的是,当第三代诗人(准确说是朦胧诗之后的诗人)都在效仿欧美翻译体,极力追随和模仿国际大师的意象和风范时,即便是于坚、韩东等,也舍身陷入轰轰烈烈的当下生存境遇的体验、急切快速的呼应,和寻求表达的痛快的泥淖里——就是在这样的时代风起云涌的大背景下,有一个人,他安静地、不急不缓地独自走在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上,他因此没有被很多人看见。但是,他却被少数具有慧眼的人看见,从而众口相传,成为“诗人中的诗人”(丁当语),他就是吕德安。

  有一个故事值得赏味,可以从这个故事跟踪吕德安的性格和诗歌履痕。

  2004年于坚应邀到美国,某天他邀同在美国的吕德安前往某座大楼的楼上参加朗诵。朗诵当天,前诺贝尔奖得主希尼也在同一座大楼的楼下做演说。后来吕德安不知什么原因被挡在门外没能进去,他也毫不在意,坐在门口耐心等候于坚出来。朗诵会结束后,于坚兴奋地问吕德安:“你说在同一天,在同一座楼里,我在楼上,希尼在楼下,这意味着什么?”吕德安习惯性地静默了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评论
    人的一生也许仅仅只是一幕轻喜剧,无论你走得多么远,无论你经历过多么多,因为人生真正有意义的那一部分也许就是经常反复来临的哪一部分——这里,既包涵着对世俗力量的认识,同时也是对世俗的一个有力的反讽,从而,这决定了我们既伟大又平庸的一生。之所以伟大,就在于我们终于可以认识到了自身的平庸,之所以平庸,就在于我们在平庸中始终不离对伟大的渴望,这种渴望正是我们平庸的致命之处——而诗恰到好处地在二者之间假设了可以轻易沟通的桥梁。诗歌本身也许并无意义,有意义的部分在于诗意的起源,我们想努力抓住的并不是诗歌而是试图更为持久地沉浸在诗意的起源之中,所以我突然有一种认识,诗并不能给你的未来以启示,相反,诗歌是向后看的,也就是——诗歌提供了我们反复观察自我的角度。而自我是作者的黑暗或者是作者的地狱,诗歌具备反射的亮光可以让我们在这个地狱之中不断地发现自我的真诚。我们随着时光的惯性很轻易地经历了我们的人生,但是,需要另一种媒介才能让我们在不能停止地时间里静止地发现我们自己,因此,人的卓越的个性并不会在时间的飞逝之中得以立即显现,而需要诗意的起源不断给我们以照耀的光芒,否则,这个“自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评论



  ①木朵:像《继父》(1998)这种情绪透明、触及可信生活真相的、主要是以两行一节叙述形态的诗篇,看起来,无需一个旷日持久的构思,一个赶紧写下它的决定性时刻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凸显出来,这个新生命的降临并不要求你提前预备一把崭新的剪刀把它与母体相连接的脐带剪断,反而像是瓜熟蒂落、不费力气,而篇幅更长的《抚摸》(2002)虽改用整齐划一的四行一节形态,其主题上的明朗气息、节奏上的张弛有度,也不会让读者觉得晦涩——历经了孕育的千辛万苦似的。你认为这两首写于不同时期的亲情诗遇见的困难有何不同?或者说,在写作进程中,你渴望其中遭受一些挫折并克服它们的刁难,以体会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之光辉吗?以第一人称“我”来组织素材、直抒胸臆,也极为便于从消逝的光阴中拾取亲身经历的镜头,维持句群可信的演进吧?简言之,一首诗中以数字排序的各个部分之间的纽带是什么?
  吕德安:诗的发生总似不期而遇,是一些词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2 21:0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故事

 

    圣诞节前一天,美国著名的布朗大学已经放假,街上的商店也几乎都关门停业,这个我称之为小镇的美丽街区整个冷冷清清的,你只能偶尔在某条街的转角处看见一两个人,然后一眨眼又不见了。由于冷清,所有的事物都变得死了一般,瞬息即逝的时间也卡住了。对于一个习惯了热闹节日的中国人,我在那里充分感受到没有人的寂寞。于是我离开宿舍的窗户,独自跑上街,想领略一下这异国的节日留给公共场所的无情的情调。我对自己说,这没有人的节日有如空气中没有鸟儿飞翔。可是我一出门,停在街对面的一部车里突然爬出一个姑娘,她一身时尚打扮,穿着破了许多洞的牛仔裤,膝盖处的那块最大的洞一块润肉尤其扎眼。她让过一辆车便朝我这边走来,显得急匆匆的,老远对我打着招呼:“对不起,先生,你能否给些零钱,我们的车抛锚了,停留在这他妈的鬼地方,离家还有一段路,我们已经饿了一些时候,所以,如果您肯施舍一点钱让我们卖面包吃,我们会非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早期诗作(第二辑)

 

 

   象兄弟一样

 

 

象兄弟一样,当我们沿途相遇

凝视着彼此相似的羊群

凝视着它们的血液

 

共同的凝视。啊!世界真小――

可是,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

同样地将我们久久地盯视

 

世界真小――同样的说法

仍然在老地方

不知何时还要分手。可是

 

当我们龇牙裂嘴,高兴地

引来水源,在我们的双膝之间,

有人袖手旁观

 

当我们终于得以在风中抖开孩子

试图说出他们身世的时候,

有人沉默,不觉得意外

 

这就象我们的祖辈曾经,

在层层雾障中目睹过天使的斗欧,

而上帝隐匿云端,一言不发。

 

 1990

 

傍晚

 

 

一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绘画作品
看与再看——吕德安画评

  

    在一种人们习惯的绘画或图画的审美中,吕德安的抽象绘画作品或许已暗示了某种例外,因为这里我们没有看到它“好像是的东西”,而更多的是一些模糊的,无意指活动的成分,或者说另一种意指活动。用这位艺术家的说法是:当他面对画布,总会被“这是我与世界的对话”——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支配。而一场“对话”尤其以图画的形式呈现。意味着文化的符号,社会的符号,甚至于时间的符号的聚合。在此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这是艺术家的最基本的道德意识(艺术家可以没有道德规范)。那么,作为当代艺术家,当他以独立的自觉的个体姿态站立在世界面前,他为我们呈现了什么?也许正是这种聚合关系的信息,它可辨认但不可解释,它通过艺术家的幻想(冲动),操作(身体的动作)。让我们仿佛面对某种东方式的“顿悟”境界。这一点可从他的富于张力的自足的色彩和线条处理中有所体会。是的,他的颜色并不是那种富于表情的夸张存在,而更似某种隐匿的单一的享乐配合相对单一的动作(那些线条书写),从而构成一个事件:任意的表面上的涂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评论
亲爱的德安——金海曙笔访

 

金:亲爱的德安,在相距两千公里的地方谈论诗歌是有一定难度的。特别是谈论具体的诗歌,甚至基本上需要凭当时的阅读印象来谈论(这一点有点过分了),这就使下面的这些提问会显得有点随意。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就来做这项工作,也可能从中产生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首先我想谈谈你的《曼凯托》。《曼凯托》是一首很受欢迎的组诗,在这之前你写过一些组诗,但都有没有这么长。写这样长的一组诗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吗?

吕:我想首先说明一下,91年初我去美国,曼凯托是我第一个落脚点,它是美国北部的一个小城镇,我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冬天。在这组长诗之前我曾写过一首有关它的短诗,写得有点仓促。两年后我在东部纽约将写它写成组诗,可以说得是计划内的事。但至于它的“长度”却是写作过程中的事,难以预先把握的。但它毕竟成了当时我所写的诗中最长的一首诗。

金:我记得你写《曼》时是一个冬天,气候和周围视觉景象的变化是否对你写作这首诗歌产生过影响?

吕:那时我在纽约疲于生计,冬天才有真正的闲遐进行写作,但也由于我的经历,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2 20:5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纸 蛇

 

 

马的形状,马蹄的形状

只有马

和它的马蹄形

 

 

亲爱的父亲

我看见了一条生来没有见过的蛇

它在一个巴郎鼓的金色手指上

游遍了整个城市

 

 

这是一条纸蛇

它没有会响的尾巴

也没有人掐住它的

风浪的脖子

 

 

马的形状,马蹄的形状

只有马和它的马蹄形

亲爱的父亲

这是一条我生来没有见过的蛇

我们的小镇也没有见过

可是在雾蒙蒙的傍晚

它那金灿灿的自由的身体

多么像我漂泊的生涯

 

 

这是一个岁月的巴郎鼓

这是一个我儿时梦见的巴郎鼓

飞舞的鼓锤像两只爱情的小绣球

绸缎吊绳的箱子里

装满了漂亮的蛇

 

 

亲爱的父亲

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