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arah不哭
sarah不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2,575
  • 关注人气:2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阑苍
太史阑声音不高,却很清晰:“你记住。便是亲戚家人,也难免重利、薄义、寡恩、偏狭,不堪依靠。你唯一能靠的,是足够勇敢的你自己。”
新浪微博
博文

《星光璀璨》番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天下归元
网络文学也不是一无是处,它能够得以发展壮大,其中也有许多当代文学值得借鉴和学习的东西,殊不知,有过少90后00后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是从网络小说中培养出来的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作品研讨会之《扶摇皇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彼岸如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凰权》宁弈番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凰权番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楔子

“三十三天宫,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个印记,却又是为谁而刻?”

“为生命里不可错过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长,红尘不尽生死一刹,天知道等待我的将是邂逅或是错过?怎能立于原地,任光阴被日日消磨?”

“那你将如何?”

红尘有她,我去红尘。”

“红尘将乱。”

“红尘乱,我挡;地狱开,我去;四海怒,我渡;苍生阻,我覆。”

“何苦?”

“但为她故,不惧十丈软红,颠倒磨折之苦。”

 

【自述抒情版文案】

孟扶摇:代价这东西,在漠视爱情的人面前,泰山般重;在珍视爱情的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长孙无极:我要她像这朵生于我血肉体肤之中的莲花一般,永远伴随我身侧,无论四海之远,五洲之阔,无论刀锋之利,血火之烈,直到跨越生死和时间,照见我和她同时湮灭成灰的末日之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20:02)
标签:

杂谈

“如若违背,凡你所喜,都将成痛;凡你所乐,都将成苦。”

 小六的脊背蹿起一股寒意,“算你狠!”小六举起了手,对天地盟誓,“若违此誓,凡我所喜,都将成痛;凡我所乐,都将成苦。”他放下了手,拍拍胸口,“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 

相柳的唇边带出一丝笑意,“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做不到是你受罪,又不是我受罪。” 

小六问:“现在告诉我吧,如何解蛊?” 

“我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如何把蛊引到他人身上?”

 小六闭上眼睛,嘴唇快速地翕动,好似在默默地背诵着什么。好一会儿后,他说:“有一个法子。你和轩应该在一定距离之内,我才能驱策蛊,现在太远了。”按照这个方法,他们必须去一趟高辛的五神山。可是,相柳的身份却实在不适合跑到高辛的五神山。 

小六犯愁,带着几分哀求对相柳说:“你可是答应我了。”

 相柳召来白羽金冠雕毛球,飞跃到雕背上,“上来!” 小六心花怒放,赶紧爬上了雕背。

 毛球驮着他们向着南方飞去,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19:52)
标签:

杂谈

晚上,相柳从雕背上跃下时,看到小六盘腿坐在草地上,双手撑着膝盖,躬身向前,愁眉苦脸地看着河水。 相柳问:“在想什么?”

 “究竟怎么样才能解除那个蛊?轩已经派手下来过一次,索取解蛊的方法。”以轩的身份,蛊不见得会害死轩,却迟早会害死小六。小六不想自己再被他人利用,只能绞尽脑汁地思索如何解除蛊。

 “和你说了,再找一个人,把蛊引到他身上。” 

“谁会愿意呢?也许轩的某个手下会乐意。”

 相柳淡淡说:“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

 “为什么?”

 “你自己养的蛊,你不知道?”

 “我……我是不知道。”小六心虚地说。 

“你从哪里来的蛊虫?” 

“很多很多年前,我碰到一个九黎族的老妇人。你应该知道,那个传说中最凶残嗜血的恶魔蚩尤就是九黎族的,自他被黄帝斩杀后,九黎重归贱籍,男子生而为奴,女子生而为婢。那个老妇人是个没人要的奴隶,又脏又臭,奄奄一息地躺在污泥里,我看她实在可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19:46)
标签:

杂谈

沿着青石小道走到河边,小六坐在石头上发呆。他摘下一枝野花,把花瓣一片片撕下,丢进水里。

 突然,白雕呼啸而下,小六一声惊呼未发出,已经被相柳抓到了雕背上。 

小六挥挥手,嬉皮笑脸地说:“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如果轩死了,我会更好。” 

小六不敢说话,紧扣着相柳的胳膊,怕他说翻脸就翻脸,把自己扔下去。

 白雕飞到了他们以前来过一次的葫芦形状的湖上,未等白雕降落,还在云霄中,相柳竟然拽着小六就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小六骇然,如八爪鱼般抓住相柳的身子。

 耳畔风声呼啸,相柳看着他,冷冷问:“拿你做垫子,如何?”

 小六拼命摇头,眼含哀求,相柳不为所动。

 急速坠落,好似下一刻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就在要砸到水面的刹那,相柳一个翻身,把小六换到上方。

 普通一声巨响,两人没入了水中,滔天巨浪溅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19:38)
标签:

杂谈

相柳的愤怒如怒海一般,翻滚着要吞噬一切。

 小六知道相柳要杀了他,可是,他竟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猩红的鲜血,让她看见了火红的凤凰花。在凤凰树下,有一个娘为她搭建的秋千架,她站在秋千架上,迎着簌簌而落的凤凰花瓣,高高飞起,欢笑声洒满天地。哥哥站在凤凰树下,仰头笑看着她,等她落下时,再用力把她送出去。秋千架飞起,落下,飞起,落下…… 相柳的利爪抓向小六的脖子,小六却睁着大大的眼睛,在冲着他甜甜地笑,犹如春风中徐徐绽放的花。 

纤细的脖颈就在他手中,只需轻轻一捏,麻烦就会消失。 

小六微笑着轻声叹息,好似无限心满意足,头重重垂落,眼睛缓缓地合上。

 相柳猛地收回了手,提起了小六,带他离开。

 小六睁开眼睛时,在一个山洞中,整个人浸在一个小池子内。

 池子中有玉山玉髓,归墟水晶、汤谷水、扶桑叶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是别人,在重伤下,被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物,不分药性、不辨分量地乱泡着,估计本来不死也要死。可小六体质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2 19:32)
标签:

杂谈

小六的体质十分特异,伤口愈合速度比常人快很多。璟又留下很多好药、玉山玉髓,归墟水晶炼制的流光飞舞……大荒内的珍惜药物应有尽有,小六的伤势恢复得很快。 

小六用东西从不吝惜,能把整瓶的万年玉髓倒出来泡手,可他唯独不肯用止痛的药,每日里痛的大呼小叫、上蹿下跳。相柳刚开始只冷眼看着,后来实在被他吵得心烦,讥嘲到:“我真是同情给你上刑的人,他们给你上尸蛆噬骨的酷刑,你给他们上魔音穿脑的酷刑。”

 小六不满的看他,“我真是太后悔把蛊虫给了轩。”

 相柳嗤笑,“你就算养蛊,也该养个狠毒的,你养的这蛊,伤敌就要先伤己。幸亏你种给了轩,种给他,还能管点用。你种给我,我是九头之躯,疼死你自己,我也不会有太大反应。” 

小六觉得和相柳说话就是找气受,不想再理相柳,一个人举着双手,在林子里跑来跑去,啊啊啊地惨叫。 

相柳实在听不下去,索性策白雕,躲进了云霄中。

 一日日过去,疼痛越来越小,小六的双手渐渐恢复。

 凌晨时分,小六正睡得迷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