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2-20 15:39)
分类: 散文之什
        昨日且斋“遭劫”,来了一帮“强盗”,个个身手不凡,写字的泼墨,爱书的淘书,喝酒的撑拳勒掌。书房一地墨,书架也少了十多本书,酒喝了六大瓶。半下午离去,滴酒未沾的黄兄,居然差点将车开到岸下。问他何以如此,答曰:“醺醉了!”
        最能闹的是X世。此兄博闻强记,无所不知,以攻击见长。最见不得人扯酒皮,谁要是扯酒皮,不是逮住不放,便是弃之不理,决不苟且。邬兄本来海量,但敌不过他的软硬兼施,最后玉山倾倒,人事不知。幸好邬兄事先带来了墨宝,和为且斋所治的小印一方,不然什么都没留下,岂不可惜。
       雪堂兄行伍出身,常以兵痞自居。此兄看人打发,你文他比你还谦逊秀气,你武,他便可以大打出手,拉扯搂抱,推推搡搡,无所不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7 21:05)
分类: 散文之什

小白死了!

今天回老家,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冷清清的没有生气。哥哥在院子里做木工活,小侄子在楼上做作业,嫂子在畈里平整菜地,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湾里平日也是这么冷清,几个老人影子一样在村前晃动,这是如今乡村的常态。但我还是感到有些异样。待到晌午,院子里进来一只狗,腿脚矮矮地,身子臃肿,长毛脏兮兮的,我知道是隔壁学富爹家的狗。这狗踱到一个食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2 14:50)
分类: 诗歌之什

叶落柿儿红

树树挂灯笼

寂寞无人食

静待风雪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2 10:37)

    童年生活中有许多关于禁忌的回忆。即便步入老年,禁忌也仍然如影随形,驱之不去。虽然随着科学知识的增长,认识能力的提高,许多禁忌都难以真正束缚我们的言语和行动,但是各种禁忌的存在却是事实。比如对数字的禁忌,人们大多喜欢“8”,而讨厌“4”,因为“8”与“发”谐音,“4”与“死”相近,是人趋吉避凶心理的一种表现。我现在当然不相信这些,发不发,死不死,与两个数字毫无关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似乎不完全是人力所可以控制的,故变得很不在乎了。所以我的手机号码尾数竟是“494”,我常开玩笑,“死就死”,好像很达观了。

    但主观上的信与否,并不完全能替代潜意识的些微恐惧,所谓“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就是不相信了,也犯不着去触犯。这恰恰证明了禁忌的力量。禁忌往往来自于对某些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缺少认识,或者不正确的因果思维导致对可能出现的不良后果的畏惧。即使你科学头脑再发达,也有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再精密的思维,也难免有破译不了的因果,所以避而不及是人们常取的态度。可见,不管科学如何发展,禁忌思维永远无法消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2 08:27)
分类: 红楼之什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写麝月批评杨树,很有趣:“野坟里只有杨树,难道就没有松柏不成?最讨人嫌的是杨树,那么大树,只一点子叶子;没一点风儿,他也是乱响。你偏要比他,你也太下流了。”简单几句话,竟抓住了杨树的特点,将杨树的空虚、张狂说尽。表面是说杨树,背地里影射谁呢?不会是袭人吧?也许不过是随便说说。但观察真是细致,语言也特别干净,仿佛能见说话人的情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红楼之什

    总想不落“扬黛抑钗”的旧套,希望将钗黛二人同等看待,往好处想宝钗,可是事实又总让人不得不对宝钗有些反感。自从黛玉错说了酒令,被宝钗拿住,且又没有深究,黛玉对宝钗就多了感激和信任。竟在宝玉面前说宝钗原来是个好人,平日里是自己小性。我也愿意这样相信。但是第四十九回,薛宝琴进贾府,受到了贾母特别的溺爱,以及贾府上上下下的吹捧。宝钗说宝琴:“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这段福气!……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这话很耐人寻味,话里既透着醋意,又流露着得意。醋意又被玩笑掩盖着,反而让人觉得是一种“大度”。但再怎么掩饰,醋意还是醋意,而且还只有她会这样想,这样说。可是偏偏快嘴的湘云却说宝钗这样不过是玩笑,而真心这样想的另有其人。有人指是宝玉,宝钗、湘云一致否定,而这个否定里分暗示着黛玉。琥珀将黛玉点出来,湘云不作声,而宝钗反说黛玉不是那样的人,“我的妹妹和他的妹妹一样,他喜欢的比我还甚呢,他哪里还恼?”故作掩饰。这就分明看出宝钗的虚情假意来了。湘云不理解黛玉,心直口快,原是可以原谅的。宝钗心里本来和湘云一样想法,口里又如此说,比心直口快的湘云不知要“恶毒”多少倍。但为什么黛玉竟不反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7 09:43)
分类: 红楼之什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薛蟠挨了柳湘莲的打后,为了躲羞,打算跟家人张德辉出去学做生意。薛姨妈不同意,说“花了本钱倒是末事”,只怕在外生出事来。宝钗却同意,认为总不能将一个大男人整天关在家里,说“妈妈就打量丢了一千、八百银子,竟交与他试一试,……花两个钱,叫他学些乖来,也值”。两次说到钱。表面似乎不在乎钱,背后还是算计,是权衡利弊。薛蟠走了后,宝钗欲带香菱到园子里做伴。薛姨妈却说要买一个丫头给宝钗使。宝钗又说:“买的不知底里,倘或走了眼,花了钱事小,没的淘气。”还是不在乎钱,不在乎却要说出口,让人感觉正是在乎。真正不在乎,是连说都不要说的。薛家是皇商,论气度不该口口声声说钱,但因为坐吃山空,内囊也早上来了。我们从《红楼梦》对薛家的描写看,远远不及贾府奢华排场。这固然是因为客居京城之故,但经济的拮据只怕也是重要原因。俗话说“人是英雄钱是胆”,没有了钱,办事总归少了一些胆气。不断地说不在乎钱,其实是给自己壮胆。《红楼梦》往往要从背后看,此可为一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7 09:23)
分类: 诗歌之什

搁浅一篇诗歌评论

在网上,东翻翻,西看看

我无所事事

 

等待出行的电话

去一座就近的小城喝酒,聊天

窗外阳光明媚

昨天还大雨滂沱

我无所事事

 

回想昨晚的聚会

五个人喝下三瓶酒

而我滴酒未沾

我是清醒的,他们却喝出了矛盾

我无所事事

 

老家的房子正在建设中

师傅来电话说,砖都是湿的

需要晾一晾

我无所事事

 

很多事要做

很多事不是必须做

放下就是干净

生活依旧

人生依旧

我无所事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摘之什

对牛弹琴

 

一个人,在林中,对一头牛弹琴

想想这个画面,是不是有点儿

孤独而美好呢?是不是还有点儿

隐逸的禅意呢?如果再有点阳光呢?

一头牛,在阳光下吃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8 08:30)
分类: 闲话之什
    我并没有沉默,而是努力转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