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杨键
诗人杨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517
  • 关注人气:5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杨键,诗人,生于1967年,现居马鞍山。本博为杨键朋友编辑整理,望大家喜欢。
分类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1644年,清兵入关,攻占了北京,宣布明朝灭亡。入关后的第一任清代皇帝顺治全盘接收了明朝的都城和宫室,把原已毁坏的宫殿加以修复,在各座殿堂的匾名旁并列地加上一行满文。1949年以后,梁思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提出的5点建议均告失败。梁思成先生5点建议的内在涵义,是为了保护这一条中国古建筑最为重要的由南向北,贯穿全城的中轴线,它从最南的外城永定门开始,纵穿外城,经内城南端正阳门,直抵皇城正门的天安门,进入皇城穿过宫城,越过横在轴线上的景山,出皇城北门地安门直抵城北的鼓楼和钟楼。其间,宫城里的重要殿堂都被放在轴线上,两旁对称地配列着寝宫,左祖(太庙)右社(社稷坛)也分居在轴线左右,这一中轴线在中华哲学史上的内在底蕴是: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建筑像古代中国这样发现了这一条秘密的中轴线,它使得这条线上的建筑在层层递进中就像群山一样庄严肃穆,深沉凝重,有一种世界建筑史上最为壮观、伟大,绵延无穷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最好地表达了对圣贤,对天地万物,对一个国家所能达到的和谐状态的敬畏。在这一点上,中国古代建筑应当是人在内心对圣贤的敬畏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2 09:08)

    妈妈生活在黑白世界,那时的山水也是黑白的,我小时候穿过的布鞋也是黑白的。妈妈对现代化科技一窍不通,她生活在一个补丁的、惜福的世界里,惜福才是真的中国式的世界。我曾经穿过一双袜子,上面有无数妈妈打的补丁,补丁太多了,最后真的袜子都不见了,只剩下了补丁,这双袜子特别暖和,上面有母亲的温度,1998年我还穿过。现在人情这么冷漠,也许就是补丁不存在了,包括垃圾堆成高山,也许也是补丁不存在了。   

    冬天的时候,最苦的是老人了。妈妈说,你看,我的牙就像棺材钉。我说,棺材钉是什么意思?她说,我讲的棺材钉呀,就是棺材还没有钉上,只是插在棺材缝里,等家人看完以后再赶紧钉上,我的牙就是这没有钉牢的棺材钉。我妈的牙确实所剩无几,胡乱插在牙床上。有时候早晨吃药,就连药片也会陷在牙缝里,她得喝很多水才能把药片冲进肚里去,这就是老之苦了。妈妈的老之苦有很多,冬天的时候就更多了,比如夜里冷,她又不得不多盖些被子,夜里她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1 14:07)

有一天,在一家超市门口,可能是那个男人来晚了,妻子冲着这位丈夫大吼,在那大吼声里充满了大权在握的耀武扬威之感。在这样的吼叫声里,我发现,那男人在抱着小孩冲进超市的那一刻,向着他的妻子回望的瞬间眼神,真的让我十分难过:胆怯、懦弱、哀怨、失魂落魄,从这样的眼神中,我真的感觉到天下真的大变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不知溥仪当年离开紫禁城是怎样的一种眼神。从这男人的身上感觉不到一点阳气。阳气是正气,这男人没有,女人也没有。只有阴气,让她结结实实地控制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

梁漱溟曾经说,五伦关系是天然的,人一旦降生于世既得自然面对,所以,我们遵循五伦关系,只是遵循着自然之道,否则,就不得其正五伦关系的教育是祖先对我们永恒的庇护。

如今,我们的孩子自年幼之时,即没有得到这种关系的教育,他们自年幼之时即与父母作对,与这种天然的关系作对,当然,自年幼之时他们即得不得这种关系的保佑,灾难自年幼之时即伴随他们,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诗歌给人以温暖,媒体给诗歌以支援

                                                   陈寅

    今年适逢深圳读书月举办十周年,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晶报向十年来一直坚持推广全民读书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表示由衷的敬意。正是读书月持续的成功举办,推动了深圳以全民阅读的方式进入城市文化的积累期,广大市民以各自的方式实现着自己的文化权利。

    作为深圳读书月的主题活动之一,“诗歌人间”一直以推荐当代优秀诗人和诗作为己任,请允许我代表晶报和广大读者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过工人,曾游历新疆等地,业余研习佛经,现在家专事写作——杨键的目光中透着一种出离尘世的澄静与明亮,还有悲悯。记者注意到,他在谈乡村,谈自然,谈中国文化之“道”的时候,手中不停捻动着一串小小的念珠。

    晶报:你好像确实不太喜欢城市生活?

    杨键:在我的感觉里,所有的城市都差不多,城市就像一架巨大的复印机,复印出大同小异的街道,楼群,广场。在城市里我们虽然我可以看到楼,看到人,但都是陌生的,无法看到土地的气息。我觉得整个现代化的过程是远离中国式日常生活的一个过程。现代化的过程就是摧毁旧有的日常生活,随着日常生活的消失,中国旧有的诗学上的象征体系也完全崩溃了。

    比方说我们小时候在河边洗衣,石头垒的桥这样的对应物完全没了。过去,很多村庄里都是水道,我小时候回老家,走的都是水道,水道纵横交错,回家的路由此变得扑朔迷离而富有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周作人说废名文章平淡朴讷,如同树荫,而鲁迅的评价则很不相同,说他:“顾影自怜”,“吞吞吐吐”,至于朱光潜又是另一番评价,说废名的小说《桥》是“破天荒”的作品,“表面似有旧文章的气息,而中国以前实未有这种文章”。

    废名是那种唐人绝句式的人物,疏淡,若有若无,喜爱六朝文和晚唐诗,喜爱李义山,“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废名的诗好,文好,小说好,清凉如晚明小品文。有几年,在我的阅读记忆里,废名几乎就是性灵的代名词。从北京大学出版社这一次结集出版的《废名集》可以看出,前三卷属性灵,后三卷(第四卷中的《阿赖耶识》、《谈新诗》除外),非常现实,突然之间,“性灵”不见了,而且彻底不见。六卷文集中出现了两个废名,前一个废名是一个隐士,一个厌世派,一个佛学爱好者和实践家,有一个桃花源式的梦,也有愁苦,但“以华贵之音出之”(朱光潜语),后一个废名虽愁苦,但过于粗糙,他讲鲁迅,讲杜甫,但却是另一个意义上的鲁迅和杜甫。前一个废名所从事的虽然是新文学,新小说和新诗歌,但同中国数千年古典精神一脉相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14:58)
标签:

杂谈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浙江开太浦河时,筑青平公路(即现在318国道),因土方不够,便首选了离路不远但毫不影响开河筑路的叶小鸾墓茔。“一代文章才女坟”就这样被连同根基一起挖掉了。两位当年参与开河筑路的老人,讲起挖墓时掘开百年封土,让人意外的是,小鸾的棺柩竟是一只上好的独木棺,木材质地坚硬细密,传出阵阵檀香。生产队如获至室,立即将独木棺锯开,细细地刨成了光溜溜的船板。

    叶家祖上可以追溯至叶梦得。叶小鸾为明朝诗人叶绍袁三女,十二岁时,叶绍袁就任金陵,在秦淮风月、长干桃叶之间,母亲沈宜修教她学咏,从此能诗。十四岁,能弈;十六岁,通琴,而书、画两技,小鸾更是无师自通。小鸾性高旷,厌繁华,爱烟霞,通禅理。嘉兴女诗人黄媛介读了小鸾集后发出这样的感叹:“诗则与古人相上下,间有差胜者。词则情深藻艳,婉约凝修,字字叙其真愁,章章浣其天趣,成风散雨,出口入心,虽唐宋名人亦当避席。”小鸾不仅有惊世之才,更有天仙之貌。一日早起,素面未洗,宿发未梳的小鸾来到母亲床前,其粗服乱发的神态更显风神韵致,使母亲忍不住发出“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14:55)
标签:

杂谈

    我写作的原因很简单,一个是我个人特别喜欢写作,这基本上是我的日常生活,再一个它实际上就是形而上的东西,写作可以整理心灵的线条。心灵一旦来临,写作的过程就是呼唤心灵的方式,它既具体,同时又形而上,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2009.11于“诗歌人间·深圳读书月十周年主题诗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7 20:47)
标签:

杂谈

    李可染说他小时候经常爬到徐州的城墙上玩耍。十三岁的一天,他在城墙上奔跑,忽然看见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有一群人正围着一位画家,观看他现场作画,那户人家在徐州城东南莲花池旁的快哉亭附近。他一下子被这位画家吸引住了,一连三天,他都不自由主地跑到画家院子后边的城墙上,静静地观看他作画。画家注意到了城墙上的李可染,他邀请这位小童从墙头上下来,并把他让进屋里。听说这个小孩喜欢画画,画家铺了宣纸,李可染毫不怯场,信手画了山石、树木和几个人物。画家看后,连声说:“不简单。原来他就是徐州‘集益书画社’的画家钱食芝。”钱先生当场决定收李可染为徒,还画了一幅四尺整纸的山水画送给他,画上的题诗勉励道:“童年能弄墨,灵敏世应稀。汝自鹏搏上,余渐蠲退飞。”钱先生成为可染老师在美术学习上的启蒙老师。以后李可染给他的弟子邓伟写了一个“云龙山色”斗方:“这幅作品,你要好好地保存,以后我不在了,你到徐州看看,你要能记住徐州,也就是心里有我,因为我是徐州人。”

    抗战时期,李可染住在重庆金刚坡一户农民家,一墙之隔就是牛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