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昌迦,上海人。1988年绍兴寂静园染衣出家。临济宗,来果老和尚徒孙,密参禅师法子。静七茅蓬主人,久病隐居沪上,此为个人艺术空间。

通讯地址:Tmaeart@189.cn

博文
(2020-12-02 17:09)
标签:

文化

艺术

佛学

美食

好久的雨天过去了,大概有十天的潮湿阴冷,第一天忘了雨天不书画的自律,晚上创作了一幅作品,回头一想真惊险,雨天空气潮湿,水墨不容易干燥,常常会创作失败的,所以经验告诉我雨天别去动笔。上海的天气是空气越潮湿体感就越冷,越坐越冷,于是我决定要做些手工活来自暖手脚。

 

朋友们来我茅蓬问禅,多有坐车两小时的远道路程,或工作八小时后下班来问法,都是人困马乏下的落坐。虽然我给大家的是盘坐的座位,但盘踞的腿痛也终抗不过疲劳的。我这有茶,茶也提不了精神我便给大家我自己喝的咖啡了,以期交谈效率的提高。我决心要做些公共的咖啡具出来,于是上网淘了些东西,十天里做出了一只特大号的增压型摩卡壶,一只蒸汽打奶泡机,一只钛的拉花缸。

 

天下没人敢造六盎司这么大的增压型摩卡壶的,据说怕高压下炸壶。我意在多人共饮,所以去卖了一只九盎司的铝合金普通摩卡壶,又淘来二手的重力增压阀和两只新型泄压阀,对这壶进行了升级改造。切割后孤陋寡闻的我才发现,现在的铝器具已非过去的柔性纯铝材质了,合金化后变的硬脆。

 

把壶的芯柱切掉加上了小壶用的增压阀,针对大壶气压变大的情况扩大了出汽孔,依旧用上了小壶的阀压重量,期望到达与小壶同样的压力后可以开动阀门。这样咖啡的品质也是与小壶一样的:在同一压强下出液。

 

给下壶水箱补加了两个新型泄压阀,与原来的一只旧型泄压阀建立起了三只一排的阀组。为什么我要三只阀泄压?因为原有这只泄压阀是四盎司以下通用的小阀门,升到九盎司还用这么小的一只,显然是不安全的,要得到安全的布局得用上三个三盎司壶的阀门才对,九盎司壶三三得九,必须三只。又在新式泄压方式是直接泄气,与旧式弹珠强烈飞出的泄压不同,所以有它们先启动就会更安全些。

 

加一增压阀外加两个泄压阀,共同组成了咖啡品质和安全操作的双保证,再根据铝合金脆性的特点,对它的最薄弱环节_____上下壶的交接罗口做了外圈的不锈钢条箍紧,从而不会让高压下的罗口处开裂炸壶。至此,大号摩卡壶的升级改造完成了。试机,蒸汽压力下增压阀猛烈抖动中发出了哮叫,咖啡浓缩液溢出!至此,摩卡壶完工。

 

打奶泡液的蒸汽机,原本也可不用,法压壶就可以打出奶泡。但我有个漏气的摩卡壶,废物改造,切割掉了壶的上半部分,加了纯钛导汽管和喷头,把漏气的地方也加固封闭了,我并没有给它加汽门开关,这种小机器还是直按端下灶头更直接,不必火上开关闭气挺危险的。试机,喝下无数杯失败的奶泡,成功打出合适拉花的奶泡了。原本以为打奶泡用中档咖啡机都很难打出合格的,众人但说是压力不足,其实我看只是冲煮头不对,你得设计出合适的喷嘴才能把汽打入奶液中。

 

网上无意中淘了个二手的冲压件半成品,是钛的质地。由于是杂质多的Ti2Ti4料的,氧化的青灰表面十分美观,于是拿来把口延折成了嘴流状,做为拉花缸用手抓着操作很顺手。这是我最得意的小品,简洁而自然。我对废物的改造,制造出了市上没有的大号增压摩卡壶和打奶泡蒸汽机,以及半手工的钛咖啡拉花缸。这一套东西我在体现修行人的风格:物尽其用,依理设计,改进不足,质朴无伪。完成这些之后,就可以拿来普度众生利乐有情了。我似乎比画了好画还更为得意呢,虽不去比千利休的陶茶碗,必竟以后可以做出好喝的咖啡了。当这一套特殊的咖啡具制作时,我们的太阳已然心中升了起来____那可不是禅么。(昌迦2020/12/0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

文化

书画用墨,从原则上来看是没区别的,有碳黑粉成份的料质调入胶都可以用。但光是做记录材料所得的符号划痕,不足以应付做为艺术创作的微妙表达要求,所以艺术创作中,我对墨的使用是有分类的,说是我的技法特点也不假。我手上有各种墨:松烟墨、碳黑墨、油烟墨,墨块、墨汁、墨膏,陈墨、新墨。墨色还被我分为了红光、青光、白光和乌光的显色区别。为了绘画我曾自制过油灯烟墨,也自制过砚台。

 

我不但从以上四个角度分类出了墨品,还对它们进行了加工工具的区别选用。书法用墨,有时会求痕迹的淡而有形,会选用松烟中带青墨性质的来发挥,淡而发青中,由于显出了淡稚而沙沙的纸面效果,用以表现冷峻的气氛很好。有时,又要表达出肥厚的字态,而用上浓郁的墨液,墨色乌黑。这时得用碳黑墨浓浓磨出,磨得浓稠如粥浆方才尽兴。所以对于磨墨的砚石,我也进行了材质分类,我这有各地出产的各种砚台一大堆,它们的化学成份不同,物理结构不同,成石的形成之因也不同,我都做了研究和分类。没有名家制砚也没有市场定价过万的石质,自己制作的砚也不少的。

 

墨液的磨制是有专项技术的,古人把这技术称为下墨”“发墨这两项指标。下墨是指磨制时的物理锉墨,能水中锉墨的砚材,就是能下墨的。发墨指的是水中溶化墨,是化学溶解胶分子链的指标。所以古人的下发墨是对墨用物理和化学两个技术进行分解的讲究。以前人们不喜欢用新墨,认为新墨胶太大,粘笔毫而严重影响书写。其实无它,胶大就是墨的化学溶解比例过大,胶的分子链太长了。所以我用新墨时,会尽量挑下墨功能好的砚台来磨制,让锉墨发挥它破坏胶分子链的功能,这样胶粘笔毫的毛病可以改善一点。

 

我的各类砚,从形成岩质上分成了水成岩”“火成岩”“沉积岩的不同,传统中我们知道普遍的砚台都是沉积岩的质料制造的,我不但用了沉积岩,还用了火成岩水成岩的不同质料,以获得物理和化学分解墨块的特殊功能。金属砚我也在偶用,各种金属离子对墨液的影响也是有的,金属砚普遍在发墨上表现强,而下墨功能很弱。

 

书法用墨与绘画用墨是不同的,我是分开来使用的,绘画用墨会为表现的艺术效果挑不同显色的墨品,还会加以组合出混磨液,或绘制中上下叠置不同的墨品绘画用墨是最灵活的,为照顾纸张的不同,发挥各种纸张的特性,选用的墨也就不同。书法用墨一般要求比绘画更浓稠,所以对胶大是很反感的,故而都追求使用陈墨。

 

陈墨是指经过几十年陈化的老墨,墨中的胶分子已经被时间中的化学和微生物过程所分解断裂,磨汁已不再发粘,所以书写中毛笔不会因浓墨而写不动笔划。陈墨对于善画者来说也是好东西,它的显色虽然少了化学溶解发墨的艳丽,但更接近画出以后几十年的画面效果,必竟墨艳是经不住年月的。但陈墨会让画面显脏,所以新手用陈墨也不容易掌握到位的。

 

现代瓶装墨汁我也用,它做为绘画淡染的效果是很好的,化渗无形的效果来自植物胶的成份,与动物胶的墨块有区别。书法我反对用墨汁,很多人讲自己写好的作品存放几年就失神了,以为是纸不好造成的。其实与纸无关,更可能是用的瓶装墨汁书写所造成的,墨汁不会在纸表面上结出墨层,所以年代一久就如蒙上了一层灰,这就失神了,大大影响到艺术价值的保存。

 

我更爱用地质热液反复交待下复杂转化过的岩质,它的下发墨比例对我绘画很合适,书法我就只图下墨爽快浓郁了,这只山东烟台海相沉积岩的砣矶砚质则是我的最爱。(昌迦2020/11/2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艺术

不少佛教徒会问我:看那些做坏事了的人,特别是做了重大恶事的人,个个活的比普通人好,还长寿,没等我讲,几乎是都会总结出一句来:因果论也不靠谱嘛!”

 

我首先要说明,因果论不是道教儒教讲的因果报应,佛教因果论是一个普遍规律的总结,它是哲学理论,也是与现代一切学科的核心理论相通的。因果论是属于圣义谛的,而因果报应是俗义谛的,要分清两个层面。

 

此因必结彼果是因果论的逻辑描述,在自然科学的语文、数学、化学、物理、生物都是以它为逻辑核心不得违背的,并且在社会学和哲学领域,人类也遵循这个价值观。所以因果律又称它为科学第一律

 

我们佛教十分尊重这个因果论,所以处处提醒大家要讲因果、要明因果。所以大家都知道因果论,它是佛教最重要的理论。那么因果报应论因果论的区别,除了一个是另一个是之外,还有什么区别呢?

 

此心必结彼果,是因果报应论的逻辑格式。与因果论的此因必结彼果的区别,在于前一格式它偷换了大前提  ,把字偷偷调换成了字。或此或彼无一定,是属于有伪  无伪的,所以以心替因就出现了悖论,在自然科学里,心因论是不成立的。而社会学和哲学里,心因论是一个反作用力的能动问题,心的能动首先必须服从于科学因果论。所以因果论是辩证唯物原则的,因果报应是主观唯心原则,两者是根本对立的。

 

我们佛教经典里为分开两者的关系,把辩证唯物主义因果论归为圣义谛,而把主观唯心主义的因果报应论归为了俗义谛。佛教经典中两者都有表现,据研究核心教理是因果论,而外表的引述及寓言则大使用了因果报应故事。为了不混淆语境的高低,故而才有了圣义谛俗义谛的判断法。

 

佛经,常以俗义谛起头,运行逻辑及至归谬然后而得到圣义谛,所以不能简单的视佛经是讲故事的说教,它这里面,实是有如计算机的程序编写一样,逻辑格式要素完整连续是十分周全的,它体现因果论的最终句号。

 

那么,因果报应有没有呢?我说因果是必然,报应是或然的。这个词组却是:因果报应=[(必然)+(或然)]所以从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有或然就没必然,有必然就非或然,这个是显然的。

 

因果+报应理解成名词+名词,是对因果的恶意曲解,因果是真理,而对真理进行了或然的曲意,从逻辑意义上就具有否定此真理的态度了。怪不得一些以因果报应为执念的人,会怀疑因果,会否定作恶是有罪的。

 

其实因果报应并非是如上所谓的名词组,实质是名词+动词,报应是动词,表述为追索义。追索是一种权力,即表示为被因果索权了。既然是权属,就有力量的范围,其是不是或然,是依这个来进入必然的。

 

用数论来讲,就是把因果借为素数,这个素数,具备发生定理方程式上的运算演绎,因为它内在有加权性质。这个加权原理,上个世纪陈景润做过阐述了。用我所发明的射几何学焦点原理下的素数内在关系来看,素数下的这个报应加权是依三维空间建立的,在特定条件下便会产生弃权。这涉了陈景润之前的那两百年间研究成果,也即数论界所喜爱的筛法理论。

 

所以因果是一物对一事实理,而报应则是关于意志模糊与清晰的,它是判断。故而一个恶人的长寿,是有因果关系可以研究的,他的做恶我们也可以提起追索加权或弃权,这与社会学的学科比如法律是相通的理。当然不可以说恶人无长寿,长寿源于基因遗传生存条件, 追索加权是一种空间干涉权。我们从射影几何焦点原理下,可以很清晰的解读到这个加权结构的理论合理性。在焦点原理下看,“此心必结彼果”不能成立,只有“此因必结彼果”是公理。

 

常有人问我搞这哥德巴赫猜想有什么用处,我说太有用了,它是人类思想结构创造的基础内核,这不,它又涉及到哲学和法律有关真理的内容了。(昌迦2020/11/2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艺术

佛教僧人有自己特有的物品,比如食钵就是,今天我要讲的是刀,修行人大家不太讲的一件东西。一说到刀,大家都会想到一个字____杀。其实,刀并不一定是杀生的工具,我们僧人也用刀,过去是人人带刀的。苦行头陀的僧人有八件随身物,刀就是其中一件,这叫头陀八事之一。

 

古代的好刀,中国传说在印度有镔铁刀,我想佛门一定会最先採用的,不为别的只因剃须发所用的刀,一定是要好钢精炼打制的,那些做肉刀柴刀的大多数钢质是剃不动须发的。镔铁据说是印度本地出产的铁矿炼制的,在当地叫乌兹钢,印度人在很早以前就知道这种钢比别的铁质要好,做出的刀子很锋利。于是有商人运输交易到远方,粗炼的钢饼钢条再由异地的刀匠打制成刀。印度在公元前400年生产出了地球上纯度最高的人造钢材。

 

镔铁刀是用印度乌兹钢造的,古人造刀用钢并不能达到化学成份的精炼,只能是天然矿石成份来决定刀的一切了。后来的商贾抬价原料稀缺,引致了乌兹钢与其他钢料的合炼,就出现了花纹钢。花纹钢是一种物理叠加锻造的钢质,虽乌兹钢也有花纹,但乌兹钢的花纹是天然的铁分子杂质的相变,如同平地撒上一层的微粒,如星空的繁星点点。而物理叠加锻造的花纹钢,却是线狀片状的组织花纹,有着行云流水的纹样。

 

印度乌兹钢在运至中亚西亚地区后被制成另一种人工材质结构的花纹钢,这就是著名的大马士革钢,它的花纹多变,随叠锻手法不同而显现出不同的纹理。大马士革钢直到今天,也是最实用的制刀用钢。虽大马士革钢一度失传于世,虽然现代精细冶炼技术已发展到了粉末冶炼,各种合金都可以强化钢的硬度,最后人们才意识到只有大马士革钢的特点才能造就刀锋的最佳刃口,硬度不能决定刃口的锋利度。

 

人们从显微镜下看到,刀的刃口不是一条薄细线的,它是缺齿状的起伏。当刃口过于硬时,缺齿状变为了滑圆的刃脊,反而会不锋利了。我曾用冷锻法打制过小工具,千锤万锤把材料打的十分紧致,很薄很硬很坚韧,但它就是磨不锋利,如此坚致的均质钢却是永没有锋芒的。

 

乌兹钢的锋刃在于点点繁星的硬质构成了微齿状刃口,而大马士革钢放大了这个现象,人为的锻打出叠层,用两种以上的材质合炼出一块刀片,反复的叠合挤拉,溶合为一体却又有无数软硬线质交替成片,这片软硬交替的钢料当磨成刃口后,就会出现齿状微观的刀锋结构。

 

冶金业也试图以钢的晶格定向来收获刀的硬度,而这只不过是强制的让钢变硬,但变硬后也就变脆了,硬与脆是同向的。所以焠火技术定向晶格与刀的条状薄片有天然的矛盾,焠火不能让刀坚固,所以便有了让刀的一半做些退火,以保不会碎掉。

 

大马士革钢採用的不是晶格相变方式,而是一反常态,用了软硬双料交叠的钢材制造技术,让刃口自然的出现锯齿状,叠炼的次数越多,产生出钢的锯齿状就越细小,刀也就越锋利。剃刀,就是要用类似的刀刃,才能顺利剃断须发。若用显微方式观看,刀刃切断毛发的微观过程,实际是刃的微锯齿在锯割而已。

 

刀质有好的晶相,就有好的纹理,叠锻的刀片也讲究纹理的排列方向和间距粗细。排列方向决定了刀刃微锯齿的出现,间距决定了微齿大小。据我所知,大马士革的刀纹以细羽毛纹为最佳,天梯纹第二,还得讲究羽丝或梯阶与刃线的夹角关系,以及叠层中钢的软硬比较关系。

 

中国人普遍用的传统刀质很少见到有大马士革钢,而是通体一片钢,或是软铁夹芯钢,虽然也会反复折叠锻打,但由于是同质叠锻,无论如何多层也是叫通体一片钢,古人叫做百炼钢而不是大马士革钢。通体一片钢冷锻的结果是质地坚韧,与锋利还有区别的。夹芯钢材质,是在铁中夹入超硬脆的钢片,让脆钢片在自然中产生使用后的微锯齿,不会整身脆断是铁质刀身使刀有了韧性,中国传统用这种材质比较多的。现在还出现一些表面是大马士革花纹实是夹钢的刀,以及用钢粉压铸冶金的花纹钢刀,它们都不是真正的大马士革钢板,也都有自己的材质缺陷。

 

僧侣用的刀叫戒刀,现在已很少有人再提它了,反正有电动剃须刀和理发推剪,我拿出来说了大家一定会觉得奇怪。是的,我从小就喜欢小刀。 (昌迦2020/11/1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教育

佛学

旅游

从这世纪初以来,绍兴寂静寺原住持昌旭,因不愿向地方政府的旅游风景区开发交出寺院公账上的四十万元,被村镇和宗教局相关人员追索,乃至发生冲击寺院越墙人身被攻击的事件。昌旭僧团被困于山中后又集体突围逃出,导致昌旭半夜出逃掉入山崖摔伤腿,长期在外养伤,因此寺院财务组人员分散而长期资金不得动账。这个事件的性质,是在旅游企业开发过程中发生的官商勾结下的严重侵权事件。

 

在此情形下,双方出面把我从上海养病十多年的隐居中请出,要我接替昌旭的工作,因为我曾在本寺长期承担过厨房和库房的管理工作,对寺院生活运作有经验,昌旭也声明唯我是局外人可以信任的人,并欲转交公账管理权与我。事出旧账纠纷末结,又发生了暴力入侵事件,我出于保护自己的需要,拒绝了账户接收,只以几十元带入的新资金起步,意在重新找寻收拢失散寺院人员。我开始了调查和调解与收拢旧部的工作,同时并劝昌旭快快归位住持,好让我回沪继续养病。这个算是我介入寂静寺被侵权事件的开始,我做代理住持时,经济运行全部自己重新建立,直到解散临时团队,上任所有旧资金与我无关。

 

这是第一次入绍兴,其间与湖塘镇领导和柯桥区宗教局及统战部做了正面接触,宗教局长和统战部部长也上山与我交谈,表示支持寺院秩序的正常化。由于是寺院与地方纠纷中出现的武力入侵行为,我还去了当地派出所立案,得到了派出所长的回复:此案不给予立案,涉及到本政府镇长的案子叫我如何立案?你在为难我了。我从而得知事件实际操控者是谁了,这是一起旅游开发官商勾结侵权当地寺院的事件,涉及到明确的政府官员。

 

由于找我接手寺院之际,巳经是寺内一片狼藉,个别人员无法知其真实身份,寺中有人刻意捣乱欲夺取管理权,政府却要我与违纪者和谐相处,我在求助政府无效的前提下,安排好工作就回沪看病了。其间有寺中僧人私自做了佛教传统中的燃指供佛仪式,待我回来发现立即送往市区大医院处理伤口,切除了残指二节并住院观察。我忙于医药住院资金之际,半个月里政府没有去关心寺院生存,反而以我是FlG头子为由,组织派出所警察和民兵准备抓捕我。

 

我第一次的管理工作,主要是为回寺调查和调解,并安排寺院生活着落和归拢失散人员。时间有限,我师父密参大和尚生前曾给的我时间只有一百天,叫我时间一到立即回避,所以我在将被抓捕的当天清晨,提前他们二十分钟回上海,当警方人员手拿水火棒站队准备上山搜捕之际,我与随行人员正从马路对面反向走过,据说他们在寺院一直等我到中午才放弃行动。如果不是老和尚的神通预言在先,你们就看不到今天的这篇文章了。

 

事过半年后,绍兴柯桥区统战部部长打来电话,和气的向我道歉抓捕我的无礼,把前面的错误归罪到老局长身上,并告知我宗教局老局长退休了,现在是新局长上任希望给予面子,继续回来主持工作。我同意了,统战部部长亲自去火车站迎接。

 

第二次回绍兴后,我立即到宗教局报到,见到的是湖塘镇原镇长成了新上任的宗教局局长。新局长向我吹嘘地方文化的繁荣,指责佛教寺院没有配合经济开发,说“宗教搭台经济唱戏”是政策方向,说要复兴地方旧社会的传统家族势力扩张,有趣的是他提到的还有“山阴俞氏”。他应该不知道我就是俞氏之侄。他所有的错误将从这里开始!他说如果我搞不好寺院,就开除我们在绍兴的生存,迎接外国和尚住持来踢掉你们(他不知道涉海外宗教人士的国内活动是违法的么)。然后,我惊讶的听来这么一句:你回去弄点上海名家书画,我教你怎么做,寄给我,邮件别写你的具体地址和名字,我们绍兴的名家我都有只要上海的。我说上海那可是每平方尺算价的。我们亲爱的局长大人说:你们和尚不是可以化缘吗!我们是唯物主义不要你们送的什么宗教书籍礼品。我没有答应,他高声道:你们不能永久占着寺院,寺院财产是“国家”的,我们有权赶走你们。我说,寺院也是我们僧人流血流汗一块砖一片瓦的亲手建设起来的!

 

局长给我三个月观察期,说是他们定出的规则,我想大概那是外国和尚巳经在排队了?总之,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在这期间,手下一个尼庵汇报,她们的一块批地被人骗去建了个非法宗教活动中心。我下去看了,这些人在招收捐财产入住修行养老业务,这个机构叫“西方船”,他们的精神领袖是海外名叫“净空”的外籍人士,地面建筑是演员陈晓旭出资。哦,我知道了局长讲到的外国和尚就是指的净空。

 

我说什么好呢?局长大人,这次不是密参老和尚的点拔了,我决定舍寺院不要也要弄个明白这个外国和尚为什么可以操控柯桥宗教局。当然我知道事件的复杂,上海良宇市长的武警势力也来人了,劝我不要和他们拧着做(这个警官还在后来保护台湾驻上海间谍头子的事件中出现过,与我武力交了一下手)。于是我再次离开了寺院,小车还没出绍兴,一个邓家势力的朋友电话就从上海追来了:我们找不到你,你去哪儿了?呵呵,关注我的人真多。显然这个项目是很大的,不是一个小小绍兴地方所能规划的。

 

年初,我因为瘟神源头确切来自美丽坚国投放的海外情报,被国安局和外交部找去面谈,公安人员却一边误导北京来人说我是骗子,理由是绍兴政府不承认有我这个和尚工作过,从而差点影响到国家部门的正确判断。你们不承认没关系,我都出家了,都敢把两国情报来公开,当然连生命也准备放弃的,还要你绍兴的名利干嘛?只是对不起四千多亡故的国人而已。

 

关于净空后来在各方的质疑下,我回上海后开展了有效的调查工作,发现他是台湾老牌的情报部门人员,曾是情报工作委员会主任彭孟缉的手下,父亲是日本驻台侵华军官顾问团团长。他没有出过家,是自己剃光头自称的出家。净空七八十年代就是海外反华反共声音最响的一个公众人物,冒充佛教人士来反共,对佛教声誉影响极坏。好了,关于对净空的网络围剿,他被国家禁止入境活动,我这就不说了,现在他在台湾马上就快死了,绍兴这的希望已破灭了吧。

 

关于绍兴小地方的事情,我不想多费心了,两位局长都退休了我才会讲他们的事,以防在位对宗教界的无差别报复行为。我知道以前民间对他们的举报没停过,我并不很支持,这是总体腐败势头的问题,要从个人身上来抓,我们对不起他们的。我们不要随便得罪人,宁愿自己吃点亏。

 

和局长去吃美林阁时,局长曾一直说这菜不鲜,什么是“鲜”我知道,腐败是鲜的!美台驻沪间谍头子的老朋友和我说过,他们就要抓吃上“鲜”的腐败者,控制他们听话做事。所以我不会惯着你,不让你腐败我也不去腐败。有趣的是,与两局长交往一直密切的还俗者昌悟,上两年还来找我,要把自己侄女介绍与我,倒是鲜的!这个腐败我可受不起呀。

 

我知道,我拒绝了这种“鲜”,老头要报复我的,他说要把我交由他干儿子去办,怎么办?法办吧?也是你们活该倒霉在美丽坚投毒的世界里,没事别出来乱转,小心染毒放倒了自己,都是快入土的绍兴老人了,好自为之。

 

本也无事,大家劝我写点经历的故事,不能写的不写,就想到了警方年初讲的绍兴没有我的档案纪录,对了,凡是没档案纪录的是有价值可以写一写的,要怪我多事,你们就怪警方去好了。(昌迦2020/11/1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艺术

我人心中的妄想是很少断的,什么时候妄想会断一会,也只在片刻的刺激下会专注一下,新鲜一过,又去关注新的刺激去了,所以总是念念妄想不断,心态反复轮回不已。

 

妄想的种类是很多的,但总超不过空间妄想和时间妄想,空间妄想,比如想到日本去泡温泉了,想到九寨沟看秋色了,这些都是空间妄想。又或想到谁谁对我不友好,谁对我很有感情。空间妄想是很容易识别的,只是我们很少觉照及时,等发现时早已妄想打过了。

 

时间妄想,比如你想到少小时的生活情景,想到老年后的情景,这些不是现实的时段,你不由自主联想到的意识,都属于时间妄想。相比于空间妄想,时间妄想更细一些,更不容易被发现,因为它的动能更大一些,我说的是体内的动能因素。

 

妄想,是专注力的敌人,所以它是五戒之一,我们要力戒的所在。精神毅力的培养,从去掉妄想中得到,妄的对面是真,有真则无妄。妄想也会以伪专注力的方式显现,比如迷信神异人或物,迷信宿世之命。

 

所以时间妄想,是世界大多数宗教的共性:迷信无时间终结的神。更有人迷信生命永生的自我。这些都是妄想心,只不过这些在时间上永生的神或我,是以伪专注力的形态出现的,大多看不清它的妄想实质。

 

妄想阻碍了学习和工作,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权势吆喝中渐渐的让自己步入了远离现实的迷魂路里,没几个人能天然的沉得住气,能时时处处的降伏妄心的。

 

我们画山水画,很多人说无法继续画深入,不是没技法,而是守不住初心正念呀!画着画着,妄想纷飞如大潮般涌来:画个过去看过的名画、这块像个什么、那笔好像不顺、这个深了、那个淺了、呀!这色又变了烦躁了起来,这就是妄想。我们初心中要画的那个结果被扭曲了,结果当然画不成。

 

有人认为渐进于绘制程序的工艺控制中,也许可以得到对妄想的压制,的确妄想少了。这就又从艺术创作品改变为工艺品的褪化了,这种工艺品程式化是没有文人意境的,当然也根本就画的不深入,本身就是放弃深入绘画,在浅浅的模仿而已。

 

如何在无形的朦胧中渐渐突出你所要表达的意境?这就如在修行中坦坦直认佛性而行,任它变幻也不为心魔所惑一样,画山水最难处就在于置心一处了,因为创作中的妄想纷飞是花鸟画人物画所没有的,必竟花朵鸟儿和人体都是有具体形状的,而山水无定形也与人生的诸行无常一样,若无戒定慧的把持,很快在种种幻境的翻套叠出中就失败了 ,真要画出好画是不可能的。古人讲:置心一处可无事不办,画山水如此,修行为人也是如此。(昌迦2020/11/1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教育

人生有两件大事是最重要的,一件是出生,一件是死亡。一个人的一切都在这中间了,很多人是生不知何缘来,死不知何缘去,真的是生死两茫茫。

 

在死前,我们很多人没有完成自己的理想,叹息中就走完了一生,为什么人生短暂不及实现?因为人生定位没有理性,盲目妄行中庸庸碌碌一生。这是普通人的情况,这些普通人还有不少是犯错而折命的,更谈不上什么真的理想和事业了,多是一场胡闹。

 

有智慧的人,生下来很早就知悉做人要去寻道了,寻道是人生成功的第一步。有人以为道是指的道路,在人生意义上,它是个形象的词,它指的是导引。人生的导引是哲学师承的学习。求诸于信仰还不一定是找到了正确的道,求诸于谋食也不一定是道。

 

 

我们看是不是道,还要看导引你的指引者是不是真实成就者,千万不能误以为是道。术是用来个人谋生的,术是罗丝钉,道是机器。所以道是如何去做个什么样的机器,是讲成器的问题。我们讲的道是讲人生觉悟专题的,这个专题是人生从生到死间的事,叫了生死,所以直到最高的佛法是明确的目标。现在人爱讲谋生、讲养生,就是在由术向道的阶段上,我们学了技术后把衣食谋到,懂点医学常识不犯伤身的错误。很多人在这一块上都弄不好,更别讲从道向佛法上去求了。

 

入佛法之道,是讲很明确的器用问题了,这机器是用在什么地方的,是善的还是恶的。佛法教我们从善如流,教我们在善中把握好自己的心理和行为,教我们如何持续的为众生谋解脱。

 

从佛法上看,很多术是恶的,很多道亦是不善的,举例比如盗术就是恶的,你成了盗贼人生的机器,你就塑造错了自己,这里面是佛法所不许可的,说明人生没有把握住心理和行为,自己已经被束缚在人生的某个世俗欲望苦恼阶段上过不去了。台湾那些欲盗窃国土的政治人物,其实就是佛法所不许可的,他们闹的人生就是盗贼人生,所行的是政治盗术。做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恶人呢?政治不就是治理管辖下的百姓,为百姓谋衣食么!离开了这个开始搞国土据为己有,这个贪心不可谓不大了。我说早晚会让自己的人生卡死在这一段上的,这是贪污腐败中的最大一种罪啊!

 

了生死是一门大学问,它是讲做人一辈子的人生哲学。我们佛教徒是应该要批判台湾这几个盗窃国土的政治贼人的,我们还从现在起要看看,佛教徒里有没有脑袋发昏跟着他们闹的人,发现一个严厉批判一个,我们要告诉他   他已触犯了五根本戒变成盗贼恶人了。(昌迦2020/11/1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图片

文化

中国禅宗是讲究参禅悟道的, 禅宗临济之法,当今以参话头为禅人的必经之路。

 

参话头起疑情是临济近代祖师的必经之路,此法培训之高妙非常契合现代人的习性的。这个方法的起源来自高旻寺所传,是清代玉琳祖师与乾隆皇帝一同构建的开悟之法,是帝王之法。所以天下禅宗寺院凡佛坛上放置香板如宝剑状的,必是传承来自玉琳国师的参话头禅法,宝剑香板正是表示这个帝王之法的独有法器。

 

论及参话头的禅机,祖师主张要起疑情,这是个技法上的关键。对什么起疑情?对一句话起疑情,这句话是念佛是谁。久久的在禅坐中参这句话,以做为培训我们解脱习气的钥匙,念佛是谁是钥匙,开动我们的心锁,转动钥匙久久为功,习气自然脱落。这句话还分有两端的取舍,一端叫话头一端叫话尾,主张用话头参,故叫参话头

 

念佛是谁一句看似简单,但有几人咬得住数年如一日,这可是最严的戒律一样,处处守在心钥上。有人认为坐禅是守丹田守命门,可这不是佛门禅法,佛教坐禅守的命门是自己的戒律,而念佛是谁的话头就是心头的耕地,我们修禅就是在这上面下功夫。

 

做为念佛人是要处处心中有三宝,一有忘失就会行为失衡,如能二十四小时念佛是谁的话头不打失,你就不会忘失三宝,一念话头而戒定慧皆全,这才叫一念万年去

 

我们佛子为人,有自己佛教的准则,不随境转是必须要做到的,如何不随境?我们禅宗有自己的培训手法,参话头就是一个。若要心中做得主,你可以让自己一个话头念念不断一小时六小时的参下去,能不开小差,念头不打失,这就是养成好的素质了。普通人参个几分钟就妄想纷飞了,就丢下了正念去想东想西开了小差。

 

 别说这个功夫容易做,你坐在禅座上也许早已游西湖去了。有人看似老实不动合目而定,实质却在那里想等会吃个什么?边上的同修为什么老是在动?那人刚才几句话让我很不开心、刚才什么好香或者就索兴坐着睡迷糊去了。

 

佛教有自己的准则,有人说我是个又冷又硬的臭石头:不论你什么党什么派,什么教什么会,钱也好权也好,乃至打击折磨赞美咒骂我都不会动心,我坚持自己的原则。这就是话头把得紧的好处,只这一句,实实在在让人踏实做了佛子,这是天下何等的峻烈手段。所以我推崇祖师的这个禅法, 因为是我自己三十多年修过来的。这是什么,这就是佛性在。

 

看似这素养是佛门的专利,其实它也是顶级人类的素质之一,那些科学工作者英雄豪杰无一不是专心一事的优秀人士,当然他们是天赋的条件,而我们则要让人人都有这天赋显现。

 

过去天童寺破山海明禅师在禅堂里坐着却用神通去厨房里偷锅巴给饥饿的大家吃,被师父发现了,便罚他必须离开寺院,这就是在逼他成一念万年去,最后他也成了四川双桂堂的祖师。每当收到某人打我妄想的信息,我就知道又到双休日了。于是我会安排好这两日的个人工作,我不会记恨打我妄想的人,他也辛苦”嘛,平时上班双休日还要盘算着整人做些加班 ,发出的妄想便成了我特别的“日历钟多好!不谢他也就是占了他便宜啦,不用嗔恨的。这也是一种参话头的实践,是十字路头的功夫,必竟正事更重要。

 

修行没有玄妙,就一个老实就足以成就,只怕是心思太活,没有一事坚持久的,这样的人就算很有天赋的大树种子,也是成不了材的。今天画古树一棵,树古被折被压久磨难,才能存下来,那种滋润中一直通天而生的树多半会在台风中倒掉的,并没有生命力,我们不要做这种人(昌迦2020/11/08)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图片

历史

佛学





*[欢迎转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旅游

图片

一晃又到十一月份了,上一年的这个时候,世界还这么的美好,在那个秋天里,我去了南方的江山和北方的泰安,上了两个山,一个叫江郎山,一个叫泰山。正应了江山泰安,我们上一年末全球坠入了无尽的恐慌,度过了近一年人类世界的特殊战争。我2019年十一月十三日,到了一个民间的会议现场,听到了企业老总的通知:某大国不宣而战了!他埋怨向某个长官汇报得自海外的预警情报后,反被羞辱和恐吓,一年过去了,我想这个官员大概也被捕了吧?你们世俗人也别怪我这疯和尚多事,我在军队里读的就是预警学院哟,让我来接力这就是个天命,虽然这预警非那预警。

 

我被找去警所也不大不小的被羞辱和恐吓了,几乎如出一辙,不知与这企业老总所享受的级别是不是一样,但愿我不是很巧的又落到了同一个人的手上,也许这就是天命?我也落到这人手上了?入秋,我听说了我市的公安局长大人已被捕

 

总之,总之,已江山泰安了,如果真的与老总撞到的是同一个人,呵呵,活该是我们有缘。我潜入的美台在沪间谍组织里,可是听到被点了名,他已是三年前被收买的变节者。

 

一年快过去了,江山依旧国泰民安。我没被病死手脚也没被劈断、也没入狱,活的好好的,我是不信在警所里听到的警告的,什么这老总会花钱派打手来断我的手脚,什么解放军的老战友举报抓了我

 

如果我与老总都是被这个人整了,那么我确信早在两年里就被暗中调查了,当然这绝对也不会是官方的,而是对我曾潜入了间谍组织的报复,包括那个狗血的精子部队”,入室盗我印章、挑拨我与亲属间关系  这是一个纪念日,十一月份。投入我们城市中的脏东西是这么的害人又害己!我们被害死四千人,而他们至今已自损十二万人死亡了,他们尤不知悔改。

 

2020年是一个值得回忆的一年,发生了好多不幸也出了不少英雄,我可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遥祝国泰民安江山依旧的宗教人士,一个疯和尚。只是关键时刻亲自出手来把把关,今年也只是当个吹哨人来定个性。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出手,二十年以来,我就涉及这一系列观察的秘密使命了,我们宗教总不能让害人的事件继续下去。

 

上一年探了两个山:一个是小山,江郎山,一个是大山,叫泰山。所谓江郎才尽,所以才向我们投脏东西,此是小;所谓稳如泰山,我自岿然不动,此是大。文章就以此为终了。如此画上一幅《泰山图》于今乃是很应景的,就用这画继续我的遥祝吧。十一月是很值得纪念的一(昌迦2020/10/3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昌迦禅画
昌迦禅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836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