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蔓枝莲
蔓枝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44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文学作品(原创)…

东伊这张命运的彩票

东伊这张命运的彩票

文\蔓枝莲
      
      傍晚,东伊右肩上这撂货物沉淀淀的压着,右手撑在腰间,左手正抓着货物的边沿捆带,从家门口的货车箱里提起,经过家里大厅,现正一步一步地走向二楼。
     

        门口这辆货车载着大概有两吨的货物,是按预约时间停留在东伊的家门口的,货车里面的草纸分别打扎成四方物件,每件重量大约一百斤左右。司机从驾驶室里走出来说:“快找人卸货,我还有货要运送。”     

      刚才司机的催促,加紧了东伊自觉的行动。丈夫跟酒友在外面吃饭未回家,两个儿子也办些急事出去了一阵未返,东伊三下五落二的不想妨碍司机的生意,反正自己干得来。转下眼,两吨货件在家门口与家里十多米的长厅再转楼梯上到二楼的距离,被东伊来回穿梭了大概一小时,货物完整地摆在二楼了。东伊跟司机结数记账后,司机开车离开了。

       这时的东伊坐在沙发上,满脸通红,血色光泽,倦怠的身驱一动不动的瘫软了一会。

       这时,丈夫回来了,带着点酒气:“你说货来了,怎么不见到货呢?”

      “货搬到二楼了”。丈夫看到东伊全身湿透的汗水,心疼过后也有点习惯了。

       自从家里做了这档草纸作坊生意,曾有多少次,货物到家时,都是东伊一人承担起搬运工劳动力的,东伊明白自己搬运货物,起码节约了一笔搬运费用。而东伊不知道自己在超负荷透支体力的同时也透支了自己健康的身体。东伊的腰段已稍呈S形,腿部经常痛,走起路来腰段稍向左身倾斜,步履也有些拖拉。然而,东伊就是这样顽强的操作着自己的肢体,托浮着家里这艘船,只是东伊有点用力过度了。

       丈夫帮忙为把这草纸切割成方块后,又在外面找朋友聊天了。然后的任务就落在东伊身上,东伊要把方块草纸打成成品,每天不停地在一台小纸钱打印机上重复着的工序,皮带轮输入输出的每一张草纸变成钢印纸钱的型样,都渗透了东伊的汗水。印过的草纸要重新折叠打捆。当东伊把待折叠打捆的半成品一堆堆的草纸摆满放在大厅里,然后又一堆堆的折叠整齐,最后每一捆草纸都是由东伊一脚半跪着草纸一脚落地,双手用纤维线打捆打结完成。整个过程把东伊搞得腰酸背痛,而每天的重复劳动正是东伊要命的操作。

      草纸加工完成成品后,靠农村的小商贩前来批发、另售。

      这小作坊是东伊的小天地,三十多年的日夜劳作,倾注了东伊的汗水和疲惫。三十多年东伊从未离开过这条街坊,从事草纸作坊成了东伊的全部寄托,哪怕是精神的或是物质的。东伊除了两次到过地市医院做过医疗手术,回到这家里头就不知道东南西北方向了。无奈的身体驱使东伊也有坚持锻炼的习惯。每天五点多钟准时起床,走路到一公里远的公园做些运动,大约四十分钟后回家做早餐,孙子读一年级了,早餐是必备的。打发孙子吃完早餐后,东伊就整理好草纸成品,打开大门,开始新一天的生意经营了。

      草纸生意大都是迷信用品,利润微薄,好在是自家档口不用租金,东伊依靠着这微薄的收入支撑起了这个拥有十口人的家庭。

      有了这档生意,虽然是不富裕,但三餐基本平衡,东伊的丈夫看到家庭生活可糊口了,他不想再出大力气操劳了。

      于是,一日三餐老白干,醉酒人生成就了男人的可怕一面。历经年复一年的不节制,喜欢过享受酒食的丈夫于前年与家里人永别了。

       丈夫走后,心力交瘁的东伊也干不动了,卖掉小作坊的机械,自己也学会批发人家的少量草纸成品在家里摆卖,有人前来买上一些少许的物品,东伊也当打点日子过了。

       东伊没有其他爱好,有时喜欢看看“六合彩”的书籍,书中语句有点文采,有时也会引起东伊对读书时代的联想。东伊也读过高中,五十年代的人生,当年父亲倾尽父爱,让东伊读上了高中。东伊忙里偷闲时看下“六合彩”的书刊也可打发点无聊的时光,有时看上的码数也会买上一元钱,输了就输了,反正赢也是输了。

       东伊也有感言,女人的婚姻如同买彩票,如买到赢的彩票算是好彩人生。如东伊的人生、朋友圈、精神世界全部都投影在这街坊里,每天的目标全在这家里面。两个儿子已外出打工,孙子绕膝是再好不过的慰藉了,东伊感觉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了,稍有的知足感把全部精力倾心于家庭。东伊没有知己,闲暇时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是看下手持的这本“六合彩”书籍,东伊可否探讨过自己这张命运彩票呢。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精神在时光的间隙里

文\蔓枝莲

    某女士在即将告别职业生涯的倒数时段,趁着手头的工作轻松,总想在多年的文学爱好中寻找一点有趣的文字,打发未来的休闲时光。

     于是,某女士申请开通了某网址的博客,让自己创造了有感而发的机会,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一气呵成了几十篇如同豆腐干饼干块之类的篇幅文章,某女士每次把文章投入博客APP的主题后,如同即将闭塞的气管一下子被疏通一样,全身感觉轻松,头脑也有了精气神。这当然也包括某女士在写的心意文字中有几篇文章被推荐了某博客的首页,某女士为自己付出的辛勤劳动得到认可而感到值得。

    每天晚上,某女士利用空闲时间,在电脑的键盘上如同音乐的旋律愉快的敲了起来。键盘敲得有点响,家里的先生以为单位又有突击任务了,但弄清楚原因后,先生反而感觉有点惊怕的样子,先生怕某女士会写错文章,或怕某女士写出的文章会被网上人家捣乱编纂,也怕某女士写出的文字会牵扯同类,累己及人。

    某女士声明自己只是玩些文字上的乐趣而已,自己并没有水平涉足到其他领域,况且网上有审核员把关,文章的方向不会偏差,况且网上也设了保护作者层面,投稿应该没有问题的。先生听后也感觉不踏实,认为某女士必须退出博客帐号,不再写这些东西才安全。

    当晚,某女士在先生的劝说下,退出了网上申请账号,把手机博客APP也卸载了。

    第二天一早,某女士想到在博客页面签到的习惯,几个月来一直坚持,现在一下子要改掉,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但她还是安定了下来。

    中午,某女士下班回到家里,趁着午休前的片刻,又想到了博友的文章博览。在一时忘记了先生叮嘱的同时,不由衷的重新登录了自己的博客账号。

    当某女士打开了自己的博客,跳入眼睑的是博客系统有通知告示,某女士前两天写的某篇文章在今天中午1152被推荐到某博客首页上。

    某女士心里感动,对文学的兴趣再次驱赶着某女士前行,这眼前的一点小小成绩虽然算不上什么,但起码说明了自己的文章得到某网社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博友的赞词。在送上一支金笔或一个喜欢,一个表情的瞬间,都令某女士心里踏实。多年来,某女士在通往对文学兴趣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在行走,在文字的方格里努力耕耘,付出过热和汗。值到现在,只需静下心来回顾一下多年来的感受,就可形成一篇文章,至于文章的主题或质量如何就另当别论了,而某女士对文字的爱好一时是难以改变的了。

    晚上,某女士休闲时,也想着要写写点什么了。先生在一旁坐着,某女士是否说服了先生,让某女士在黄昏的时光里,能让夕阳的余热充足照耀,普己及人呢。

    不觉中,某女士又在电脑的键盘上敲了起来。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猪肉档主和他的老婆

文\蔓枝莲 
      
此时,库叔一张鹅蛋形白晳的脸,正顺着长长的脖子在簇拥的人群里探过究竟,刚才是谁人输了或赢了呢。库叔总是想了解过准。   

      库叔站的位置退后两米处的柱边上,摆着他的猪肉档。那张长木板台破烂的程度刚好能放上半边猪体,而缺角的部分由一块残缺的水泥板块及表面贴放的厚纸皮补充完整。  

      库叔穿的上衣是蓝色的确良钮扣已掉了两颗,衣衫已旧,还沾满了猪肉碎沫或血渍,脏兮兮的,裤子上也有一层厚厚的油腻。穿着这身衣服,操刀切肉也显然是不需要围上围裙的。    

      每天一大早,库叔开着摩托车到县城屠宰场订购这半边猪体,载回到村里的市场摆卖,基本上都能卖完的。市场没有流动客源,肉菜物品单一,只有村中留守老人或带小孩的家庭才需要在这市场买菜,但还是有人气的。至少在市场里面没有生意也有小赌聚集点,吆喝声不断。库叔也喜欢参与小赌,或看一下身边的赌具经营买大或买小之类,库叔都喜欢看。库叔估计到自己猪肉每天购买力程度,不担心猪肉档口会被人捣乱,因而边卖猪肉边离开档位开小差的事,对库叔来说也是一种乐趣了。    

      对面的一张四方桌台上,几位上了年纪的妇人也不逊色于库叔观看的赌局。那一位瘦小黝黑如同干旱黄麻一样的面庞,扁平的身体坐在一张长凳上,一边脚正提起来连同屁股同在一张长凳上,提起的脚跟不停地摇晃着,显出一种快乐的神态。这位妇人是库叔的老婆。 

      她不知道民间有传说“人抖福薄”的道理,每次打完一局扑克之后,都是她输的钱多,然而她喜欢参与这种无奈的玩局。    
      
其实,库叔的猪肉档有两位销售员,却都在经营着另一种玩意,每天都在打点着这萧条的生意时光。   

      中午,一群小孩子在市场侧的一间高楼门口走出来,一个大约四岁的男孩正往猪肉档口走来,库叔每天看到后,都笑口迎上去,用这张白晳的鹅蛋脸贴了一下这男孩,逗着开心。  

      “ 这是我的大孙子呢。”对着平时见面较少的熟人库叔都会这样介绍说。  
      
库叔的儿子在外地做生意,前几年已娶了儿媳妇,连续几年里生了三个娃,这大孙子成了库叔在心里炫耀的资本。特别是在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市场来往的人也较多。库叔叫上孙子名字的次数最多。  

       库叔的老婆跟同伴打扑克正打得起劲,知道孙子下课了,习惯远远的叫了一声孙子的名字,又进入了她的赌局状态。  

       一会,库叔的儿媳妇手上牵着一个小孩子,背上还有一个小孩在酣睡中,一边小心的走着,一边向前赶来把孩子带回家里,顺便也把今天应吃的肉也带上一些回家去了。  

       今年初,库叔的表现更滑稽到位。城里有朋友发请贴宴请库叔饮酒。库叔正高兴着准备赴宴,心里也在纳闷,似乎欠缺了些什么,暂时又记不起来了。  

      那天下午,库叔做好早点收猪肉摊档的准备,回家里翻箱倒柜也找不到一套合适的衣服赴宴,想来想去,也责怪自己记忆有点差了,衣服也来不及到城里买了,心里想着要不就到弟弟家里借一套代替了。  

      弟弟住在不远处,近期回家建屋。怎样开口的事情,库叔真有点尴尬了,从小到大,两兄弟不分彼此,但正步入中老年时反而感觉与弟弟之间有点疏远了。  

      年轻时的库叔也捞得不错的,近年来为因好赌成性,连一件似样的衣服都忘记添了,加上平时自己也少逛商场,老婆也不顾及这些。库叔这回有点难开口的样子。  

       来到弟弟家里,提出急速的借衣服,令弟弟哭笑不得,弟弟马上拿出了库叔喜欢穿的西装,也劝说库叔不要再赌了,有孙辈的人了,也应有个样子才对。弟弟也没有好赌的习惯。这时,库叔穿上了弟弟借的衣服,头脑真的清醒了许多。  

       从城里饮酒回家的第二天,库叔又记起了出嫁的女儿生小孩子也有好几天了,正是要担鸡米酒的时候,农村兴起这惯例不得不做,库叔为怕自家的女儿在婆家受委屈,几番周折才凑合了一担鸡米酒送到女儿家里去了。    

       近日,库叔从城里打听到信息,了解在县城做猪肉档,如在市场能找到档口,每天可销售两头猪肉的销量,库叔家里离县城大约十多公里,每天来回问题没大碍,他正想改变办法,去掉恶习,好好经营自己的猪肉生意。心里正急着想跟老婆商量时,望过对面的方桌台上,那妇人坐着那张长凳,提起的脚还在长凳上摇晃着。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5 15:53)

老先生的磁场

文/蔓枝莲  

       老先生即将退休,内心的紧奏节拍放缓了许多。但矛盾的思维制纣着老先生的活动圈子,似乎夹带着一种退伍又怕落伍的杂陈,在语言间微露出来。  

      村中的同龄人,有过儿时的玩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这个岁数,也喜欢相约聚集,最重要的是大家同城居住,且住宅距离不远。有了这样的前提,加上老先生也喜欢凑热闹,于是相约夜茶组合开始了。    

       德叔、全叔、太叔、老先生。这四位大叔晚饭刚过,手机就拨动了起来。晚上8点钟刚到,就赶紧集中坐在某茶室里打发着这休闲的时光。同年的趣事趣闻,包括小时候的生活环境饥饿难耐,把人家的番薯地也帮衬过的陈年往事,都当成了今天的笑料。

       大叔们回忆真实故事的背后,感叹了今天幸福生活来的不容易,也感谢了时代的变迁惠及温饱,且进入了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时段。几位大叔笑语声中眼眶里也溢出了泪花。    

      夜茶时间将近12点,老先生感觉自己工资稳定,买单这活儿应该自己包揽,加上每晚出来之前老伴叮嘱,同这几位老乡饮茶,老先生要主动买单才对。总感觉他们的生活不容易。    
      老先生刚站起来欲要买单的姿势,几位大叔赶紧互相抢着单据交款去了,老先生这次没有买单的机会。想着下一次自己提早一点做好买单的准备。 
  
     

       老先生是公务员,自己理解国家政策,说起话题总有带点清廉。德叔自谋职业在城里搞点建筑小装修工程。太叔不大有冲劲,在邻近市场不显眼的角落搭上一个不到五平方的围栏,卖些花花草草。全叔年轻时也在外地做过玉石生意,现在年纪稍大了,还帮衬着某部门做保安。     

      几位大叔很开心的样子,围绕着老先生有说不完的话题,也很想听老先生说说话。儿时的感情延续到了现在,总有一种亲和的感觉,即使没说话,能围着坐上一会,也油然而生出一种对乡亲感情的向往,显得亲近。    

     接下来,几位大叔的相约似乎成了习惯,每隔两天,对方手机又来了电话。老先生每次出门,老伴知道是老乡相约饮茶的,都忘不了叮咛一句老先生主动买单。     

      四位大叔总想围坐着听老先生说话,老先生毕竟在体制内工作时间较长,说起的时事新闻较广泛,大叔都爱听。老先生也喜欢倾听这几位大叔倒倒豆子。

     谈吐间,老先生也得知,德叔在县城里做建筑工程小包工头,多年的打拼已有了点积蓄,现在县城里已购置了两套商住房。太叔做生意,当年花草生意好做,一盘小小的花品也能卖出不错的利润,加上孩子长大后在省城也做生意了,现已购置了一块土地即将基建住宅了。全叔也新买了一套商住房刚入住不久。     

      老先生这回真感慨了。老先生想着自己现居住这幢小楼房,当年多得几位搞建筑工程的亲兄弟支撑照顾,自己还欠了一笔债务,拖了好几年才还清。老先生感叹过后也庆幸当年兄弟帮衬建了这幢小楼房,不然现在说不定居无定所了。 
 
    老先生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铁饭碗当年有点粘人了。当年还以为自己有了铁饭碗了不起的,老先生在单位里过渡到公务员,没有社会上传说中的任何灰色收入。虽然工资拮据,但工作稳定,心里也有点高人一等的感觉呢。然而老先生将近四十年的工龄,现时领到手的工资只过了五字头多一点。老先生想,如不深入外行了解,真以为自己的职业还了不得呢。 

     不过,老先生想到自己的磁场也蛮有吸引力的,几十年体制内的工作经验也足以滋养自己的定位,知足、感悟、不越规矩,在老乡面前挺受尊重的。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我的博客之路

文\蔓枝莲

    2017812日偶然看到新浪博客网主题征文#奇葩就在身边#,心里似乎找到了一种感觉,813日晚上6点钟左右,用半小时草拟了一份《车小雨旅行记》,半小时后,APP信息显示已被收录在主题。   

        接着,每天都想找点心得写写了。  

        817日草拟了博文《大鼻子与爱情》。   

       8181151《车小雨旅行记》《大鼻子与爱情》这两篇博文同时被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当时,可能是本人错误把博客设置成私密博客,一时未能打开,这两篇博文题目前面没有注入“荐”字。

        1241715《寓言3\狸四里受表扬惹怒众肖》被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  

      2017年,从812日开始,本人已马不停蹄在博客的路上,不到4个月时间,原创博文76篇,转载博文3篇。其中:被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博文3篇。原创博文76篇全部入选新浪博客APP主题,如《微小说》《每天悦读》《你我文学》《睡前故事》《杂言絮语》等10多个主题。

       原创博文全部来源于生活的真实,根据生活的原形加工润色复活。其中的10篇寓言,是工作中的真实见证,也只能用寓言的方式创作表达了。文章全部是有感而发,一气呵成,难免错漏,敬请博友指正。  

        四个月来,本人在博客的路上一路走来,多得新浪博客APP《微小说》主题主编的鼎力支持和帮助,在此致以衷心的感谢及新年问候!!  

        展望2018年,路漫漫其修远,本人意愿继续前行,拓开思路,多读多写。

   文\蔓枝莲2017年我的博客之路

2017年我的博客之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农村宴请习俗小记

文\蔓枝莲

      广东省某农村村庄,近十多年来坚持了一种习惯的做法,凡是村中哪家有喜事,都自筹出资办酒席请本村邻里赴宴。参加赴宴的乡亲不用给红包,前往宴席时笑脸相迎,互相打过招呼后就座,趁菜肴未上之前,大家会面小坐,有说不完的话题。

     村中人勤劳,有做生意的、办养殖业的、外出务工的人家,经过创业过上了幸福生福,尤为喜欢把自己的快乐传递村中人共享。

       富裕的大户人家,办喜事的宴席达到150多桌,比较富裕的人家办宴席也有60至70桌,一般人家办宴席也有20至30桌左右。如有的家庭拿不出相应的资金请客,自家亲人摆上10多桌,不请村中邻里,也没有谁会怪责,用谅解心态对待。

     村中乡里请客有一种俗成规矩,如大户人家请酒,都把请客的名单慎重过滤。先是自家亲人、家族阖家人等参加赴宴,然后是村中长房,老族人,再到村中乡邻各户人家。请村中乡邻写贴时统称“家先生”。

      请乡邻的名单大致是,各户人家宴请1人。如家庭中有几个儿子成了家又在同一家里伙食未分开的,宴请时就请这户人家的父亲就可以了,如这户人家有几个儿子成了家都分开伙食过日子了,写请贴时请父亲,又要分别写贴宴请到这户人家的几个儿子。

     在同房族办喜事宴请的名单里,每户人家请的乡邻都差不多,如谁家先办了一次喜宴酒席,这份名单就可留给下一次同族人家办喜事时用,或在这名单上略作增减。

      村中人这种做法多年已成习惯,形成了规矩,即使不富裕的家庭,若想办一次喜酒宴席,必须做出一番努力,尽力打点,也不肯收乡里邻人的红包,如同完成重要任务一样,把酒席办得圆满,开心。

     俗话说,做酒容易请酒难,村中有三分之二的劳动力外出务工,在省城打拼的多数家庭已在外居住,但听到村中有乡亲办喜事宴请,逢请必到。遇到麻烦自觉克服,一般情况下都尽量不肯缺席。如果是开私家车从省城里往来一次,费用也要一千多元,但大家心里都有一把称杆,想到谁家都有喜事在村里办,大家都乐意这样维护着这种做法。

     大家在这俗成的信用里,营造了一种团结和谐的氛围,也让村里人家家户户办喜事显得有亲和力,这种互相支撑的脸面,如同支撑着一个庞大整体的力量,比什么都重要,谁人也不愿意放弃这种乐事。

     这条村庄约3000多人,一年中村中喜事连连。近年来,村里人根据居住的方位,分成了上片村、下片村,所属片村的乡亲办喜事宴请时就比较集中。而富裕的人家干脆就把两片村庄的每户都请1人到来,以豪爽回馈乡里人。还有个别人家办宴席时也喜欢向各位赴宴的乡邻发给一个小红包。逗比开心。

      如某户人家已在省城居住,一年中也会回到村里饮上10多次喜宴。现在交通方便,年纪大一些的伯叔辈们,工作上也轻松了一些,一听说到村中又有喜事,有乡亲宴请,脸面喜气充盈,笑不拢嘴。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珍惜职业舞台的每一天表演

文\蔓枝莲

       跨进2018年,阿冬的感觉里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再过300天,阿冬将告别奋斗了将近40年的职业舞台。这种特殊的心态,令阿冬易念及往事,想到今天的日子也来得不容易,意想尽力做好每一天的实体性工作,为自己的不虚度年华,对自己的职业岗位负责,正在细心的呵护,努力做到完美。

      阿冬从高中毕业到走上社会,从当工人上夜班到转换到行政单位,从事文字工作自觉的加夜班,都感觉是人生职业的一种历练。当工人时加夜班有时间限制,规范性时间干活。而从事行政岗位后,阿冬自觉的加夜班,为的是努力完成自己职责范围的业务,这种自觉的加班养成了阿冬不怕吃苦,善于钻研的性格,时间长了,阿冬习惯了伏案工作,经常掌灯夜耕,为自己的业务知识更深一层探讨。

      阿冬的积极付出,虽然没有奇迹般出现,但扎实的工作作风及对文字的爱好,令阿冬心里踏实,阿冬无论遇到任何阻力,都感觉自己有了一种底气,起码不会感觉到心灵上的空虚。每当烦恼缠绕,阿冬可以拿起笔来练写乱划,写多了,阿冬自我感觉拿起笔来写写可以跟心里自聊了。

      阿冬有时感觉拿起笔来跟心里自聊时,如同一股免疫暖流在身上流淌,阿冬身上的血液得到了缓冲,无论在精神上或在脑海里都得到了一种滋养。

      人生的爱好虽然未能使之修炼成精,但起码有兴趣作伴,心里星火燎燎,若如坚持下来,将会永远温暖。

       阿冬的心绪随着坚持跨进一年又一年,把自己融洽恰到好处,一直以来都感觉自己的时光不会被无聊替代。在将安度职业舞台上幸存的300天里,阿冬将惜时如金,倍加珍重自己,认真演好自己的角色,做好每一个动作。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寓言10\狸一里玩扑克隐匿办公楼中

文\蔓枝莲

      下午上班时间刚过,某庄园主狸一里打电话给兔槽,说三点钟了,办公堡为什么还未开门呀。兔槽是办公堡副堡主,办公堡正堡主经常不出现,狸一里从来不问去向,而总是打电话给兔槽呢。

兔槽回话问狸一里为何不打电话给办公堡正堡主呢,狸一里回答说就是要打电话给兔槽。

      狸一里在庄园里有点欺软怕硬的心理。多年来,办公堡副堡主一直坚守岗位,包括坚守办公堡,办公堡的文秘系统工作统归兔槽打点,时间长了兔槽总呆在办公堡里不停地工作,而办公堡正堡主经常不知去向,习惯了的坚守办公堡主配角倒置。狸一里一时不看见兔槽在办公堡里守着,似乎遇到大山来电会议通知之类就衔接不上一样。

       那天过后,兔槽思考了一下,自己上班迟到狸一里怎知道的,狸一里那天不在办公楼内上班,难道狸一里有千里眼。

       有一次,兔槽发现办公楼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偶尔有肖在走动,同肖拉上门时都是轻轻的样子,外面走廊有不锈钢门关着,一般情况下看不出有动静,加上兔槽平时思维比较简单,整天呆在办公堡里,如果没有业务往来根本不知道其他事情。

      兔槽跟着同肖走进这个房间,看见狸一里跟几只下属肖在玩扑克,当时正是狸一里输钱的时候,只见狸一里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三十元生肖币递给了桌上的同肖。这时,众肖看见兔槽进来,都觉得稀奇,不禁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兔槽木讷,根本不知同一办公楼竟是庄园主隐匿的地方,难怪那天兔槽迟到,办公堡未按时开门,狸一里的电话告知,原来是同肖告的密。

       兔槽心里明白了,庄园里管理钱柜的羊妖,同司机鸡又水经常悄悄地对话说,到外面找间房给狸一里玩牌去,还说很久没有同狸一里开过房玩牌或开餐的话题。

       随后,鸡又水把那一大沓单据递给狸一里签字,然后把这单据送到羊妖的手上优先消化,兑换成生肖币又装进了鸡又水的口袋里。当然,鸡又水在数点生肖币的时候也运用了一些减法法则,做到鸡羊欢喜。

      狸一里喜欢玩扑克,不知道下属肖不时在想办法装着笼子玩着这头狸呢。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寓言9\猪圆变本加厉挟业主

文\蔓枝莲

      相传时间到了公元二千零一十年左右。

      某庄园主换届了,某大山任命大熊就任,主管庄园全面工作。庄园下属岭头公司业主也换了新面孔,由原公司成员猴依升任业主了。

      大熊到庄园任职不久,猪圆又为猪仔在岭头公司想到了一个新的位置。

那天,猪圆到了大熊家里造访,要求大熊提拔猪仔任命岭头公司副业主职位,大熊没有答应。猪圆告辞。

       事后,猪圆伙同退休肖黑狗在一起饮茶,谈论起现在的岭头公司业主手下管理有酒楼及出租商铺40多间,估计有不少财源流入业主的腰包。猪圆同黑狗商量,准备敲一下业主猴依的警钟,不要让猴依工作那么顺畅。

      某天,猪圆和黑狗约请了猴依饮茶,猪圆初探下猴依的口吻说,岭头公司能不能出面拟写一份请示,向庄园推荐猪仔任命岭头公司副业主的事情。猴依当场回绝说,公司班子任命决定权由庄园班子决定的,并告知猪圆直接找庄园班子决定就可行了。

      猪圆沉默了一会,收回了话题。直奔主题对猴依说,岭头公司经猴依运作多年,物业出租和下属岭头的资产拍卖,猴依一定捞到不少好处。猴依说没有好处可捞到呢。

      猪圆和黑狗对着猴依说,要猴依分别送给它们15万生肖币作为封口费,如果没有生肖币现款,也可写欠据,日后用生肖币补上。

      猴依似乎不大听得明白猪圆和黑狗的说话,但又会意地说了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生肖币,如要猴命就拿走。

      猪圆和黑狗对望了一下,又对猴依说,如果这两样都不干,就等大山检索园找猴依算了。

大约两个月后,检索园有肖找猴依问话了。内容大致是,岭头公司的饭餐太多,有肖提供单据说是猴依私自报销饭餐单据已超标了,要求猴依能按事实依据弄明白真相。猴依当场说,每次公司吃饭都是众肖加班加餐的,自己没有私自开过单据报销。

      事后,猴依把这饭餐单据重新审核,发现检索园出示证据的单据里都有一个名字空隙被删除后再复印的。猴依明白了,猪仔在公司是管钱柜的,所有开支吃饭的餐据都是经猪仔手上操作,且有猪仔署名经手。现在没有了这个名字,猴依想到猪仔比猪圆更圆滑。

      几年过去了,猴依继续在为岭头公司下辖的岭头资产投入土地拍卖市场蹦跳着,猴依是否真的捞到好处,猪圆又想办法从其他渠道打听了。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寓言8\狸一里败絮其中受肖以柄

文\蔓枝莲

      民间典语: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而动物肖类可否知晓呢?

      相传公元两千年左右,某庄园按照上级部署,对下属良田岭头实行改革关闭政策,重组一间岭头公司,负责下属关闭的良田岭头债权债务。岭头公司重新组建,成员由原来关闭的岭头业主组成,公司业主由猪总担任。猪总的前身也是原良田岭头业主。

      庄园内部也有一肖叫猪圆,经常走访公司做客,跟公司众肖拉家常。猪总跟猪圆是同乡,众肖把这两头肖推理为叔侄关系相称,猪总较年轻,猪圆位高一些。猪总作为公司业主,在公司也算是坐在大巴台办公的,一张高等靠背皮椅坐着也会旋转起来,心里哪肯称猪圆为叔呢,但出于礼貌,在众肖面前偶尔也会称起辈份来。

      良田岭头公司的初步运作,主要是动员下属良田岭头众肖签订遣散合同,发放遣散费之类的后续工作,还有良田岭头资产拍卖或个别岭头长期租赁的款项管理,都经岭头公司运作。

     岭头公司办公地址就在庄园内楼层,猪圆每天休闲时就走到公司内小坐、吹水。公司众肖的热情捧茶递烟,猪圆有说不完的话题,说话间也夹杂有对公司运作的具体细节及资金走向问题,猪总有点戒备或不多说。但猪圆经常的出现,有时公司聚餐,也叫猪圆共饮一杯,猪圆就不客气了。席间众肖干杯,酒落到肚里,口有不遮拦的时候了。猪圆一边笑着一边装醉,一件事一件事地向猪总了解得清清楚楚。猪圆基本掌握了原某岭头资产拍卖时,内部的资金流向。

      公司运作两年后,猪圆到了退休临界点。猪圆思考着是要找庄园主狸一里坐一坐的时候了。

      一天,猪圆走进了狸一里的庄园主堡,狸一里递上茶水热情招呼,猪圆跟狸一里谈论某大山政界的趣事,然后美言了狸一里的狸仔有作为,最后谈论到猪圆自己的心事。猪圆对狸一里说,自己退休在即,要求狸一里安排猪仔到岭头公司上班,并要求负责管理钱柜工作。

      狸一里心里最清楚,岭头公司重新组建,成员都是原岭头业主,众肖磨刀霍霍,都想向好的岗位挤占。况且原良田岭头都解体关闭了,哪会有再招工安排新肖呢。狸一里对猪圆说,岭头公司不可能再招新肖了,并安慰说猪圆的猪仔聪明,会找到好的工作去向的。

      猪圆听到狸一里这么一说,一反常态,站了起来,指着狸一里的鼻子说,如果狸一里不安排猪仔到岭头公司上班,猪圆就到大山检索园告发狸一里,并声称已掌握狸一里有贪婪行为的材料。

       狸一里听到猪圆这样的说话,脸色不同了,并说了猪圆是在要胁、两肋插刀之类的说话。

       两个月后,猪圆办理了退休手续。下属岭头公司多了一只新肖,负责本公司钱柜工作。

      庄园内部没有任何信息反映岭头公司招了新肖。问及肖事堡主,肖事堡主说不知情。问及公司业主猪总,猪总说不知道。庄园内部众肖都笑了起来,都说不知什么时候,岭头公司空降了一只小猪肖,是神仙送肖啊。

       如果问及狸一里,知道不知道这回事呢。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