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蔓枝莲
蔓枝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69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文学作品(原创)…


寓言11\
狸四里拒阵被猴招占拆

文\蔓枝莲

早上上班时间,某庄园肖事堡里,马肌正蹲下身来从地板上拾起刚被肖事堡主狸四里丢落下地面的文件,这是马肌第二次重新拾起的这份文件,马肌蹲下这一刻,文件撒落在地面的散页,被马肌利落的收拾,犹如有肖撒网被马肌收网一样自如,马肌重新收拾起的文件不再放在狸四里桌面,而是拿回办公堡向猪堡主汇报,再然后打电话报告在某大山开会的庄园主猴招,马肌电告猴招说:“我是按办公堡猪堡主的吩咐把这份文件送到肖事堡狸四里的手上的,狸四里看都没看就把文件直接从面拨下地面上,我以为狸四里是错手失落,重新拾起文件再送到狸四里面前,狸四里不但不接,手把文件重新抛落撒满地面上”马肌边说边压住怒火,又说:“今后如果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怕我管不住我的双手,如误伤了狸四里我就不赔伤药了。”马肌那双手臂平时弄起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猴招是知道的。马肌的电话传来了猴招的回音:“你暂时不要理它,由天收佢。”

马肌向庄园主电话诉说后,听见园主的回音,心里平静了许多。

办公堡主猪堡主这时被气得满脸通红,嫩嫩的肉团如同火中烧烤,火辣辣的气味从嘴里喷出来“这份文件是庄园开班子会时讨论过,并按庄园主猴招堡主批示,按职能划分给事堡办理的,而肖事堡一拖再拖,延误了半个月时间,如不及时分解任务完成,肖事堡要负完全责任的。

众肖知道,本庄园肖事堡的职能中,其中有老肖工作,也有军转肖工作,而这份文件正是相关军转肖工作落实任务,肖事堡主狸四里为回避责任,一直把这份文件搁置不理,不承认责任所在。因倒逼时间差不多了,庄园堡主猴招再次吩咐办公堡催办落实,想不到肖事堡主狸四里不当一回事。

庄园堡主猴招回到庄园堡,找来了马肌了解清楚事情原委,表示对马肌的工作体谅,又征求马肌意见,看狸四里的工作态度极差表现,如何处理狸四里是好。马肌说,刚才狸四里已向马肌面对面表示对不起了,这事也算了不再计较。

事后,猴招马上召集班子开会,为促进本庄园工作开展顺畅,确保工作任务完成,对不履行职责的中层堡主可就地免职,或作出追责处理

猴招找到肖事堡主狸四里谈话,对这份文件的工作落实情况,询问狸四里,,请狸四里作出回答,狸四里原以为身为肖事堡主有权把工作推卸给其他堡主,后想到自己的肖事堡主是猴招任命的,本庄园追责条例也出台了,狸四里这回没有招数可使,乖巧的接下这份文件落实工作

猴招是某庄园机构改革时期第三任庄园堡主,是某大山巡查委调任过来的,狸四里以历经五届庄园班子又想以老卖乖,占着茅坑又没有能力做点实体性的工作,平时肖事堡有些职能性工作,狸四里也会转嫁下属企业肖操作完成,已超过了肖事堡领域红线,而狸四里的脑门没有这根智慧的弦。狸四里使出的狸心计总令众肖摸不着头脑,特别是办公堡主传达工作指令时,狸四里的抗拒次数最多,今次狸四里拒阵,想不到的被猴招给予拆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2 16:36)


烦人
真烦

文\蔓枝莲

下午下班时间还有一段落,范秀来到办公室跟分管办公室的木副局长论理“木局,我跟你说,为何轮到我到窗口值班时就是我一人呢,轮值的人是否有意在为难我?”木局不解其意,范秀继续说明她的不幸:“你知道吗?每天从早上八点半上班,十二点钟下班,下午二点半又上班,等到五点半才下班,中午我没有休息时间,晚上天黑了我还要回家煲饭,你说说,你说说,咁辛苦,你要一人值班做不到啊,是不是小枚在为难我。

这回,木副局长听明了其意说:“你每天不是这样上下班的吗?,你平时是怎样上下班的呢?要是纪委来查你,你该怎样回答呢?”

范秀根本听不进木副局的说话,继续说:“明明是小枚为难我的,前不请假后不请假,偏偏在轮到我值班时,她就请假。你说是不是有意为难我?”

木副局说:“人家请假结伴去旅游,先前没有想过为难你的意思,你要弄明白才说。”

“没有为难我,为何小枚说她请假后叫我上午值班下午接着又值班,而轮到小枚及其他人值班时都是两人值班的,她不是有意刁难我是什么,你说说,你说说。”

木副局对范秀的说话绕来绕去,总说不到主题说不到一块了,面对这位怨妇一样的下属也不敢高声说些什么了,脸色通红,强忍了好一阵。

范秀继续在说,越说越感到自己太冤了,自己这次值班是被人家刁难了,心里没有踏实的余地,且越说越勇,范秀又说她调查过服务中心上班人员大部分都是上下午班轮值的,而轮到范秀值班时,办公室没有调整人员跟她轮值,更感到委屈了,唾沫都喷了出来。那张涨红了的脸蛋,双眼冒出了火花,双手还不停地学着前后人家怎样打电话叫她值班的动作,圆囤囤的身材在不停地转着,嘴里说话未停过下来。

为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办公室在场人员都在追溯查找。

市行政服务中心规定相关单位抽出两人负责窗口服务工作,小枚是局里定为在行政服务中心固定的抽驻人员,另一人每周从相关业务股室抽调轮值。范秀作为某股室抽出轮值人员。那天正遇到小枚请假,刚好是范秀轮到值班时间,范秀知道小枚请假,范秀自己要单独值班,认为是小枚有意为难她,所以找到木副局讲道理。

木副局已理解范秀说话的意思,本来如是其他人员值班由其一人值全天班也无所谓的,而当他看到范秀的激动到了无法分辨的程度,连忙打电话跟其他分管领导商量,从其他股室再抽一人到服务窗口跟范秀在一起轮值,完善了窗口两人轮值制度。

那天早上,增补的另一位同事按时到窗口上班时,范秀表示不满,认为自己如果不向领导反映,领导就不配备人员增补,自己表示应该坚守岗位死而后已才对,看领导又有什么反应。另一同事知道范秀的能耐,不当一回事。而范秀上午刚说让自己独自值班,下午就打电话给这同事说要轮值了。

两个星期后,范秀遇到办公室的同事,又说起了这件事,再跟办公室主任分析事情起因,再次说到是小枚有意加害她。

大家为小枚打抱不平,小枚平时在窗口勤恳上班,并对窗口来往项目资料带回办公室办理,每天奔跑不停。再说小枚也有请假的权利,却不知道在范秀的意识里引起了反差,范秀为这一件事挂怀放不下心里包袱,并说因这一件事使她那几天每天连吃了三粒降压药。本来范秀就有高血压,性格决定了她的病情,大家跟她说话心里都慌。总有心理安慰她而又想说上一句小枚不是有意加害她的话题,而范秀总不喜欢人家为小枚开脱,并声讨人家总向小枚这边倒,说多了也白说。

单位里那部分按时上班坚守岗位的同事,得知范秀对上下班守时的过敏,是否也引起了不满情绪,现在单位上班纪律与从前不大相同,按时上下班是每个工作人员起码的底线,如单位派驻小组如同范秀的说法也会做出一些什么戒备,或对上下班同事再强调一些严格的规矩,结果将会怎样?范秀还适应在单位上班吗?同事都会意这件事本来就不烦,可遇到范秀却变成了烦事一桩。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17:27)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文学作品(原创)

另类异说

文\蔓枝莲

阿珊接过阿香斟的茶,品了一口,接着阿茵又过来斟一遍,对面坐着的还有阿菲、阿芝、阿妹,她们三个与阿珊同在本地,在座的6位昔日同窗好友欢聚一堂今非昔比。

记得38年前高中毕业后,阿茵按父母规划好的前程到香港择业,阿香也偶得其家姐的关爱,先到深圳深造,再到香港过渡,后到澳洲落户去了。如今面对阿茵、阿香这两位异乡异客,她俩不约趁着清明节前期回来,相同的企盼小聚,此刻各自的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

阿香说:“我出去多年,现在回到大陆总感觉大陆好。”

阿茵说:“现在已进入高铁时代,本地的高铁也即将开通,来回方便了,待今年6月份开通高铁后,我将带母亲回来看望下。”

阿珊说:“阿茵的消息真灵通,我在本地里还未弄清楚高铁什么时候开通,总听说是本地有铁路站口,但未听说有高铁站台呢。”

阿菲接着说:“高铁在本地开通已成为铁板钉钉的事实,只是未通电线电路而已。”阿珊还在迟疑,阿茵却说阿珊信息闭塞是另类,难为在本地里,连这些消息还未弄清楚。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阿珊为自己打抱不平呢,更何况自己还处在本地重点项目部门呢,她相信红头文件未出台,微信里谣传的不一定是真的,因而自己也觉得没有发言权,却被异乡的学友说是另类了。

阿茵还说,她虽然人在香港,但心里常关注着本地的发展,牵挂着本地的同学、亲人,特别是新闻时事更先一步掌握,每天都在关注。还批评阿珊不关注时态发展,不如她这个香港客知道本地的事情多。

接着大家又笑开了。

阿芝是本地某中学教师,知道时事政策当然也不少。阿菲平时经常到外地旅行,心境眼界开阔,加上家里那位在本地单位权重,掌握的时态也相当多。阿妹天真,接触人脉多,平时交际广,信息资源自然也多了起来。阿妹还闲笑阿珊偶尔说出的话都很旧了,比喻在谈笑中不经意出口说到“达官贵人”一词,阿妹认为阿珊已过时,不会说现代语,然而,阿珊感觉身边的几位都是活跃的知己。此时的阿珊听到这样的评击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阿珊在这6位知己友当中算是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如今的谈吐却跟不上了形势,士别三日,阿珊在同窗好友中成了另类。阿珊平时少说话,对信息新闻关注但不广泛,更不跟随潮流,不醒悟当下的年龄应做些什么才可以打发好自己的日子。阿珊真的懵了。

多亏阿珊还在办公室工作呢,阿珊委屈一样说自己多年来一直呆在某局的办公室里一直在做着同一岗位工作,整天在办公室里一打一打的资料整合不过来,办公室的电话响过不停,阿珊如同总机一样对接,或撰写材料总有干不完的活,文秘工作的无奈内耗了阿珊疲惫的精力,弄得阿珊撰写材料也是闭门造车,完全的井底蛙,如今致使阿珊成了另类,阿珊也终于说出了自己是另类了。

阿珊也开始把自己看扁了。阿珊想,多年来自己在办公室一直在做些无奈的工作,自己勤恳干活有何用呢,人家都识相抬头望人,看到阿珊认真工作,为其他人代替了不该干的干活,还偷着乐呢,为何阿珊只会低头拉车呢。朴素的意识里,阿珊没有多余的智慧,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即将告别职业生涯的倒数时间里,回顾自己所做的工作真是无奈无聊,更没有其他乐趣和爱好了。即使跟同学或亲友的饮茶时间也较少。枯燥而单调的职业生活,不知不觉的笼罩了阿珊半个多世纪。

职业是每个人的谋生手段,阿珊对于职业的恪守,也称得上独钟。或有更多的诠释,默默的为家庭作出贡献外,然后默默的为工作所付出,或在工作中取乐,或在家庭中品到幸福,这种乐道也许只有在阿珊的心里才能顿悟,这种幸福的理念,或许只有让阿珊感觉到只有属于她的天地所赐予。

在得知同窗经常结伴外出旅行或打打麻将之类打发日子,阿珊也再次认为自己是另类了。阿珊以前的时间属于工作属于家庭,阿珊的乐趣跑到哪去了。

阿珊偶或想到自己的业余爱好,尚觉得《易经》可读,但想到被好友这样一说,自己的兴趣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阿珊真的怕跟不上时代了。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8 12:12)

 

推卸
文/蔓枝莲
       一大早,向群背上简单的行旅经过地铁的辗转换乘,终于到达某汽车总站,坐上了通往回家路程的巴车。
向群的脑海里回想了一周前的事情,心里总有点不解。一个星期前,局长安排向群参加市乡镇消防安全考核工作。本来这份工作不是向群的本职,是向群在上上周末接到市消防单位的通知要在上周一下午开考核预备会议,向群请示到分管领导,分管领导表示是局长的指示,向群不再说什么了。向群准备努力完成领导交给的工作任务。
       谁知,上周日晚上在省城打工的儿子打来电话说,小孙女发烧,五天了都未见好转,向群坐不定了,决定上周一上午坐车到省城儿子家里去帮忙。
       向群向局长请了假,局长准许。原参加消防考核的工作由其他同志参加了。
       本来是件很平常的事,局长交办下属工作任务,下属努力完成就可以了。问题在于消防安全这环节工作现在单位里尚未有落实到个人,谁人管呢?谁人都怕担责任,如按职能部门划分,消防安全应归局办公室,而分管办公室的领导为年轻的办公室主任力排难题,每次遇到安全生产之类的工作都尽力推往其他股室去,力求减轻办公室主任的负担,把本该是办公室担责的行政事项又往外推了,奈何?
      向群也在办公室从事多年,以往对业务股室对接不上号的工作都归办公室管,而且还要比其他股室多做工作,可现在的办公室为何可以不管局的行政工作了?
       向群也知道,目前本局对消防安全或安全生产工作都未组建详细资料,一套完整详细的资料需要有经验的负责人撰写描述,工作做了,但要人给予详细条理的说明,让人一目可知晓本局的方案措施,可新来的办公室主任对这工作很陌生,对下属企业特别在消防方面的应对措施,分管领导为其袒护不无道理,局长有意安排向群参加这项工作考核,潜意识里也想向群在退休之前为其拿出一整套资料提供参考或为消防安全资料方面弥补空缺。今次如果不是小孙女的急需,向群又将为消防安全方面下足功夫,一套完整的资料将撰写出来了。
       就在这节眼上,领导叫其他同志参加考核也仅是考核而已,对今后积累资料撰写题材也没有下文了,领导原计划将落空,向群也可以顺意而不为,做自己所属股室的职能工作了。但向群的心理还是有测隐的。
向群这匹即将退休的老马,再过几个月将脱离羁绊,自由奔跑。在未有脱离羁套之前,领导总想给予加载,带恤年轻人一把,向群是知道的。
       想当年,向群在办公室工作时如能遇到现在的领导,心有多暖。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6 22:11)

扭转

文\蔓枝莲 
 

 
   
下午,某局各股室的牌子大部份都作了调整或增补,广告公司的小师傅急速的动作一下子就把该换的或增补的牌子调整完成。部份干部职工接下来的干活就是按本局的相关文件通知,人随股室走,办公桌随人走。
 
    
 出现如此急促拆换各股室的牌子情况。是因上午某局召集全体干部职工开了重要人事会议,某局长对本局的中层干部或股室作了调整或增补,由原来10个职能股室增加到11个。并且是按某县机构编制委员会的批复文件执行,有依有据。 

      当某局长宣布了中层干部任命书,调整了相关股室及人员重组后,有人脸上出现了热胀,坐态不自在,心里总有些话想在散会后对局长说。但某局长在宣布人事调整后,对调整人事架构的依据和作了说明,一些同事无法再找理由占了茅坑不走的了。 
      
某局长在宣布人事调整或中层干部任命时,说出了交接的时间节点,要求在春节前各就各位完成自己的岗位所在,不要耽误工作,影响效率。

       其实,大家的心里都感觉与往日的日子有点不同,有的同事老实干活的,这次真的提升到中层职位了,这些同事都想马上把自己调整的位置物件处理好,毕竟过年节日已逼近。 而一直统揽要害部门的同事,这次本股室被分解了几个职能部门,且各易其主分别由他人负责了,这些同事是否形成了心结呢?

      某局长调任本局时间刚好一年零两个月,想到这一招,驱于责任心所在。回想起前段时间,自己的心理如隔一堵墙,无人能攀援,感觉孤独,直视身边工作人员,早已人心涣散,加上歪风邪气尚隐现,有互换利益的工作完成快,要负责实体工作的没有人肯主动去承担。有些只顾低头拉车的干部明明可以胜任中层职位的,可多年来就是没有被提升上来。一些对业务不大熟悉的中层干部,因会投机,巴结,却管着精通业务的手下,自己凭着一张嘴讨好领导信任,上了上位,可待到自己独立工作时,却做不出一点名堂来了。 
    
  某局长想到这里,心里不再堵,他下意识来过扭转,把局里各股室人员拆散调整,把得力的业务骨干充实到中层位置上来,由于本局老龄人员较多,会使用电脑的老干部较少,特别注重把会使用电脑的人员穿插在相关股室,形成互相兼顾,互相制约,互相补给,让一部份股室原来岗位人员重新上岗。 

      某局长认为大家都是人才,没有学不懂的知识,互换一下位置,有利于发展也有利于廉政建设,为何不能呢。

     上午局长对本局人事换岗定性的宣布,并说是经过详细的考虑,也出于几个理由,一是本局有工作无人做,二是有人无工作做,三是有人肯做工作却又被人家带刺的嘴一说,也不太想做了。或喜欢唱歌的人遇到干活时又提出休假了,下班时又要提早搭老公或搭老婆下班,搞得整个局人员好像忙得不可开交,可工作效率上不去了。 
     
 某局长说,有哪个成年人没有老公或没有老婆的。如果你是父亲时,你每天不上班,你对孩子怎交代?如果你是母亲你不上班,你的孩子会怎样看你?如果你是儿子或儿媳妇都偷懒了不上班,家里人又怎样看待?这些人感觉偷着乐的不上班,在家里有地位吗?最起码在单位是没有地位的了。

      某局长还说,自己是穷出身,现在有几千元工资都应该珍惜,起码工作稳定。想起家里人没有正式职业,在外面摆卖疏菜摊的双手,遇到现在的大冬天,双手已烂皮了,对比之下,大家的工作岗位值不值得珍惜呢?

      在座的人无语,感觉某局长的教诲有了几分深入,大家都竖起了耳朵,听到某局长再发出有什么呼声,下意识统统照搬照做了。

      一个下午,各股室该调整的办公桌已搬好,接下来是把手上的业务近日处理好,快速做好交接工作了。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16: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