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蔓枝莲
蔓枝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30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文学作品(原创)…
(2018-12-12 08:00)

 

文/蔓枝莲
记得二十多年前,阿英从基层调上某行政主管部门工作时,工作认真、守时在岗,把领导交办的每项工作都完成妥当,那时阿英认为自己勤恳工作只图心安,对得住一份行政工资,那年代尽管阿英每月工资才64元,但阿英知足,况且从基层调入县城单位也不容易。阿英把领导每次交办的工作当作是挑战自己的机会,老实担当迎接考验,因而每一次工作都认真,每一天工作都勤恳,完成每次工作任务都付出努力,得到领导的赏识和肯定,阿英心里踏实。阿英每天除接送孩子上学,还有完成家务,积极工作成了阿英的精神寄托。
久而久之,阿英有做不完的工作任务,喘不过气来了,偶尔被某股室同事杨麼笑咧了嘴,说阿英被领导看中了,还罗列陈详许多烂冬瓜豆腐语言让人听了作呕,对阿英似乎有偏激渗透,阿英心里防线差点崩溃,出于做人修养恒守,阿英忍了,阿英道德之墙坚牢,做人有底气,从不顾及人家说自己不是。
之后,杨麼看到阿英工作勤恳,时不时又过来说一翻故事之类或某些传说,或乱说一通的烂词烂调,好想看到阿英有对得上号之嫌,也看下阿英脸色有无变样,然后狂笑一翻,然后回到自己股室里去。
本来阿英的心态好好的,本来阿英的工作环境好好的,本来阿英想把自己工作质量做到极致,当作人生价值来提升自己,阿英在平静的心态中感觉已有沙粒进入了眼睑,或有干扰素进入了脑子里,杨麽的冬瓜长西瓜短似乎想对自己的人格作衡量,杨麼顿时成了战场上的敌人,时时想瞄准阿英直刺钢刀。
阿英了解杨麼,杨麼初中文化,口中带刺,对新调入的女性都有妒忌之火喷,同性相斥,杨麼最典型。曾有领导想换杨麼岗位,但有领导保护暂留,当年的账目开支进出有杨麼操作过,杨麼一旦离开岗位,本部门阵地可否会发生震感,所以杨麼一直嚣张到离岗退养年龄。退休后杨麼还骂领导不让她多干几年不得好死。
阿英在本部门工作二十多年,一筋根把工作做好了,因不会孝敬领导,领导只知道阿英会干活,因而有干不完的活支撑住阿英的精神世界,领导不知道阿英想做官,阿英不卖色不卖钱,直到退休,心宽心坦然。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3:52)

工作情结

 

文/蔓枝莲

前两天,夏云接到单位于副局长电话说,市政府某项工作年度考核通知下发了,请你务必把该项工作材料搞出来准备迎检。于副局长说完交办工作,然后又说一句辛苦你了。

如果是平时夏云对于副局长交办的工作当作常态,对于副局长挂在嘴边的客气话“辛苦你了”更加促了夏云工作的动力,暖心。而近天来夏云的心态有点不自在了,因为夏云已到了退休工作时间的节点,就在近两天主管全面工作的程局长跟夏云谈话时说,希望夏云能留下多做几个月工作,问夏云有什么要求,夏云谈及工作待遇时程局长不表态,只说顺延平时工资,如因政策性要倒扣回来也无办法解决了。在没有确保劳动价值的前提下,对程局长提出的暂留问题夏云有点疑惑,继续干还是不干,本来工作时间节点到了是可以不干的,鉴于自己对工作高度负责的态度,可以帮助完成年终总结之类材料,但程局长又强调如留下来工作则每天都要在岗位上班。夏云感觉别扭,实在无法接受。于是夏云直接短信敦促程局长要求办理退休手续,不再坚持上班了。程局长多天未回复。

接着近天来,夏云原来在岗负责的工作,一项一项工作年终总结通知来了,而出面给夏云布置工作的是分管该项工作的于副局长了。于副局长以前分管过夏云,现在也不全是,只有一项工作属于副局长分管,这样一来于副局长出面也合情合理,更有一层关系是于副局长跟夏云是函大同学,同学加同事加上下级关系关联着夏云的做人底线,于副局长出面了,不单是上下级关系,也有学友之情在其中,夏云鉴于人情难却,也随之答应努力完成。于是,之后部门的一项又一项工作都相继由这位有点学友成份的于副局长电告布置给夏云,然后由夏云默默完成再发回单位邮箱由他人录入完成该项工作任务。

值得吗?夏云过后想了想,人活在世上不都是靠人情做工作的吗?人之间有朋友好办事,况于一个区区单位的职员,只不过是学术有专攻而已,谁叫你会干活呢?有些不会干活的同事离退休还有一年多就不来上班了,那人什么也干不了,也没有领导叫那人干活,一拖又是退休半年都未办理退休手续继续领财政工资,也相安无事。而偏偏夏云你会干活,却被领导钉在眼里,哪天你不上班领导都会记住你,接着到了退休时间节点看你三岔五日不到岗位,于是找你谈话想你留岗又不想付出劳动报酬给你,因为平时夏云太听话了,太憨厚了,偶尔会被人当猪自己都不知道,一旦悟出门道来心理不知甘味,夏云平常饱受精神耻辱有加,过后总当大人不计小人过平息自己心态。而现在何况是领导叫你干活你有什么理由说出不干活的道理?就在刚才,这位于副局长又来电了,这次某项工作检查明明装钉了一本厚厚的资料,总结及述职报告都撰写出打印完成了,上午就面临迎检了,但那些年轻力量为明年工作做好储备,还委托于副局长来电话要求发电子版过去存档,担怕夏云退休后这一工作版块一时难以接续留下空白。

人生不能做出绝情的事,但不会说出否字的夏云,始终感觉心累。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5 07:10)

 

文/蔓枝莲20多年前某一天,阿玲在家里接到电话,对方说是小学同学,约阿玲于春节期间某天参加聚会,不见不散。
自从高中毕业后,阿玲为谋职、结婚生子奔忙,平时没有多少时间兼顾同学之情,更何况是小学同学已忘记了大半,后来了解这位自称是小学同学大概是同届同学,在学校时属无心向学对象,交际也乏力,外形也欠缺,想不到离开学校走出社会后,竟然有心出力组织当年学校同届师生聚会,这是阿玲想不到的。
当年阿玲并不按时参加聚会,后来有同学告知阿玲说,这个同学组织这次聚会不简单,来参加聚会的同学都有出资,多则一万,小则五百,然后年年叠加,账户数目不小,然而看重的还是气场成功,当年走出四面八方谋生的同学都抽空回到学校里来参加团聚,一年聚会成功后,年年有今天,资金自然不缺。
后来打听这位组织者从当年在家里做手工活维持生计过日子,到后来直到省城某区域领到工程当了大老板,收入稳稳当当,继而有后面一年又一年的聚会不断,同学赚出资金越来越多,促成聚会越办越火,人气也赚到。
想不到当年被老师批评不少的少年,在聚会时每次特邀都有不少老师参与。老师当然也盼着有学生回馈,有谁肯推辞呢。
如果不是通过组织聚会,某人也出不了台面,也没有接触到人气也没有人带恤你,人的转变过程就是要有创新及大胆作为,放下面子工程,求生存发展相当重要,阿玲深有见证。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作家网#捅心刺骨始难平 

文/蔓枝莲 
      
二十年前,那天正值元宵节,本是公休日,但为了接待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前来本县观赏元宵的飘色,某局办公室全体人员加班。 

       那天早上九点,枝秀来到办公室显得有点迟到了,在座的人到已经到下属一间企业宾馆吃了早餐,然后刚刚回到办公室走廊的水池洗手。这是枝秀不知道的,那时办公室内人员的结团派对枝秀从不参与,每天认真做自己的工作,枝秀对工作外的事情不知悉也不打听。然而办公室人员不通知枝秀吃早餐,也许是因为家庭拖累不能按时到单位。枝秀也不理会这些。

       大概九点三十分开始,办公室人员老李、李二、流文、娇娇在刚才的静坐闲谈中全部开始走动了,楼上楼下的客人关注打点,签到部由专人管理等搞得热气腾腾,枝秀还在润色着“欢迎光临”的牌子,正在修改临时“由此进”的标号。然后,枝秀从办公室直下楼下各股室走了一圈,也想为接待工作做点什么。然后回到办公室里坐下来了。大约十多分钟,娇娇进到办公室里,说自己的包包不见了,刚才还在这里的,为何现在不见了。听到同事说不见包包了,枝秀也有点着急,叫娇娇回想包包现在放在哪了,因为刚才枝秀也离开过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是枝秀、娇娇及一个司机同一室办公,其他人员在隔壁办公室里。但这个司机今天不在办公室里,只有枝秀、娇娇同在。

      不到半小时的功夫,娇娇在办公室里发飊起来,说她母亲到庙里拜神了,神说是熟贼偷了娇娇的包包的。谁是熟贼呢?只有枝秀同在办公室里,除了枝秀还有谁人呢?一种莫名的冤气顿时笼罩了办公室整个氛围,枝秀的文件柜子、办公桌抽屉被娇娇翻了过遍,还嘴里不停地啰嗦,说神告知母亲,包包是熟贼偷的,包包还未被拿出办公室的大门呢。

      什么逻辑啊,枝秀遇到这样的同事纯属是狗屎一堆。谁人分辨得出来神告知的哪个是熟贼呢。枝秀必是这个熟贼无疑。因为枝秀离这个娇娇距离最近。

       倒叙当年枝秀调入这单位几个月后,娇娇后调进本单位,娇娇的所有档案资料填写都是枝秀帮衬撰写成全大事,在这件事未出事之前,枝秀跟娇娇是好同事,工作中两人是上下手,枝秀撰写材料,娇娇是打字员,娇娇解决不了的工作问题枝秀帮忙解决。想不到现在枝秀成了娇娇的熟贼。谁人颠覆得了神明,神说是熟贼偷了娇娇的包包,而只有枝秀不是这个熟贼就不会偷了娇娇的包包了。但谁人又能证明枝秀不是这个熟贼呢,明明枝秀跟娇娇在办公室里是好同事好朋友,如果枝秀不是这个熟贼还有谁人跟娇娇最熟呢。

       一连串的神明思维把枝秀推进了黄河,永远洗不清了。

      娇娇在办公室打电话告知所有的朋友亲戚,说她的包包在办公室里不翼而飞了,拜神说是熟贼偷的。也不知道是这个熟贼开了她的抽屉锁偷了没有,真奇怪啊。

       李二从隔壁办公室过来了,听到娇娇说是人家开她的抽屉锁偷走包包的,气也不顺了,对着娇娇说,如果同事会这样做,那个同事就不怕被公安局带走?李二对娇娇的说法有感过激诬陷偏向。

      娇娇心里始终在怀疑枝秀偷走她的包包,枝秀的柜子也抖了出来,还是找不证据,然后又走到另一股室发泄,被某副局长教训了,说娇娇既然拿不出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要仔细想想自己的包包究竟放在哪里丢失的,回忆下。又问及娇娇包包里有多少钱,娇娇回应是二百多元现金及一个值二百多元的手机。

      某副局长怜惜娇娇,向局长请示从财务补偿了娇娇的损失,又买回了一个保险柜给娇娇,那时娇娇还兼管着某局的基建出纳呢。

      娇娇失去了包包得到了补偿,而枝秀成了熟贼却在枝秀的心里永远摘不掉。枝秀的心里如冰,如寒,如刀捅刺骨难以疗伤,无人为之破解事实的真相。后来几天,局里保卫股长说起此事,考虑到本局办公楼道与大路相隔太近,特别是办公室门与三层宾馆楼道最近,随时有外人可从办公室里进出,为确保局内安全,必须重新整改防盗门加以防范。枝秀愕然,人家不见包包,不是说是熟贼偷的吗?保卫股长回答,对着身边的同事,此话都能从嘴里说得出?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冷暖之间

 

文/蔓枝莲
       茵姐在某局秘书部门干了二十多年。在即将告别职业生涯的前期,思绪潮涌,洞悉工作以来的见闻及自己亲身经历,犹如一部电视连续剧,局领导是导演,中层干部是主演,一些既不干活又喜欢在领导面前踩瓜的干部是出场次数较多的演员,而面对一些实干派的干部仅是客串演员而已。
      茵姐在本局秘书部门属实干演员,上头有中层干部管着,最上头有局领导管着。茵姐的工作实绩做得多好,都是中层干部的功劳,茵姐对任务有疑问时,一下子干不了了,中层干部会对茵姐加压,如说些任务非完成不可的话题,或影响到相关领导声望及本部门否决的重要性。每逢遇到这瓶颈,茵姐恻隐之心又重现,帮人当帮己啊,做工作伤不了人的,能帮就帮吧。如此安慰自己烫贴别人的茵姐在本岗位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从来没有领导主动提出过提拔茵姐,即使中层干部有空缺需要充实的时候。
      局领导班子换了一届又一届,奇怪的是茵姐所在的秘书部门,曾有司机也想来当秘书长,谁叫茵姐肯干能干啊,有茵姐顶着担着,能来茵姐的部门,工作起来起码不用吃力,把工作任务推给茵姐就是。
        局领导褒奖茵姐,如本局有十个茵姐式的干部,什么工作都能做得完整了。历届领导对茵姐评价都有共鸣,但茵姐再努力始终也无法到达中层干部的位置。
      曾有一时期,政策文件规定,中层正职干部工资待遇跟副科同等,比科员月工资多出了近三百元。而茵姐担着中层干部的工作待遇却少了一截,茵姐认为不公允,问及局领导可否提拔下,能享受到应有的待遇,领导一反常态,脸色不同往日的顺和,表示考虑研究再决定。
      茵姐自然明白职场游戏规则,心里知道求人的滋味不同平常谈资,但工作从不敷衍,认真对待。
      那一天,即将告退的马主任笑曰,想领导提拔你,为何领导要提拔你呢,提拔谁人都是提拔,但为何要提拔你呢。马主任的话题道出了职场的肺腑之言。哦,你还未真正的跟领导说你想得到提拔呢。马主任更深的话题让茵姐明白,你没给人家好处人家怎会给你好处呢。
      茵姐铁骨铮铮,硬骨头如同老黄牛拖着犂耙干着自己应干的活。
     多年后,政策实施行政职务与职级同等待遇,茵姐的工龄达到了副科级待遇。
       又一轮机构改革,单位撤并,增设股室也需要中层干部充实了。这回茵姐稀罕的被领导任命为某股室中层干部。茵姐尚有两年职业生涯,多得领导的关注及重用。而此时在茵姐的心里有点联想到醉翁之意了。然而那些不用干活的长期散慢的同事满嘴馋言,对着领导满腹蜜串,休哉游哉,仍然享受了副科待遇工资。此时不是更好的吗?
     茵姐经历了人生几十年履程,心里扎实坦荡荡的对待工作无愧于心。感言人生职场如战场,庆幸自己三观端正,以平常的心态笑谈分享新时代的趣闻。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蔓枝莲
       公元一千九百九十年,某庄园同肖闲聊中,办公堡主猿肖头的妻子是某大山时任七品副职的千金。大家都笑赞猿肖头有福气,且用什么方法博取了七品副职千金的芳心,树大好乘凉啊,这法数在任何时代都行得通。猿肖头在跟下属闲谈中偶尔也会发出得意的笑声的。
       原来,七品副职的千金跟猿肖头同在某庄园打字室里打字,那年月的铅字排版靠人工一字一字紧奏集结而成,两人经常在一起打印文件的艰苦过程,却在不经意间孕育了一个打字小宝宝。中间当然也离不开猿肖头的下作。无奈打了某七品副职的脸。成就婚姻之后,某七品副职的千金调离某庄园到其他部门谋职去了。
      猿肖头,不到一米六的个子,秃发,前额仅剩一弯月亮样子的发型,后面则是不长草的山坡,五官细小,眼睛呈三角形笑时隐矇成一条缝。某七品副职千金看上猿肖头,或因猿肖头的文笔还可以,后来丈着靠山使力,猿肖头真的从一个打字员当上某办公堡主。来之不易的色子双赢,让猿肖头在某庄园有了一席之地。
       猿肖头也挺会做人的,在家里把家务全揽起来,包括饭后洗碗等锅锅盘盘都洗得干干净净。洗碗时经常不小心把碗滑落地上是猿肖头的惯性,因为猿肖头经常叫办公堡副职购置物资时帮忙多买一副碗回来,每次都是这样。同肖都认为猿肖头打烂碗次数最多。
      之后几年,猿肖头倚着岳父那七品副职的影响,在本庄园荣升了副职,当上了副庄园主。
       之后那位七品副职的岳父下架了。猿肖头顾及在家里洗碗之余,也忘不了在庄园里拉起了某种利益链,庄园外面却有肖提供雌肖作伴,隐约之中大胆操作,办公堡经常接到某雌肖来电,直接找猿肖头,猿肖头有时想隐蔽,但公仔画出墙了,挡也挡不住,庄园内部同肖皆知,唯独猿肖头那位七品副职的千金不知道。
       猿肖头随大流也够出鞘。经常公休日把某雌肖带回办公堡里,跟家里人却说是加班了。实质上办公堡加班的下属肖看到了猿肖头这一幕,不得不把工作带回家里做了,免得惹麻烦。有时真的看不见东西才为静哦。
      十年后,猿肖头到了离岗退养年龄,也将退出了职业舞台,临退前期,新庄园主让猿肖头跟另一副职到省城旅行,经费全额报销。随后猿肖头不涉足庄园班子政事,两年内办了退休手续回家去了。
       后来将近二十年中,没有同肖看到猿肖头回过某庄园,有同肖透露,猿肖头对外说在家里经常跟老伴跳起双人舞,安享晚年。也有同肖笑言猿肖头走了,但未得到证实。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蔓枝莲
某局下发一份通知,对个别股室进行调整,调整的人员随通知落实到相关股室。这样,某些积极进取的同事遇到了好前景,也让某些充其量喝彩的吃瓜同事改变了以往的作派,对工作作风改善了一些。但喜欢唱歌卖萌的吃瓜同事始终在唱着自己的理,而喜欢低头干实活的同事始终未抬头有时间道句怨言。
那个长舌妇阿滥,人家说她吉相,跟随了大冬在一起工作。大冬被新调任某股室副股长管全面工作,领导对一个积极肯干的下属寄予希望本来是好事,这股室是新设股室,且管辖了三项职能,大冬虽熟悉电脑操作,但初对业务不熟悉,面对每天上级部门的文件应接频繁,顿时感觉伸不直腰来,但大冬好学,也喜欢多干,而领导给大冬配备下属人员则是一个喜欢唱怪胎的阿滥,阿滥本来就不会实干,平时有着数就干,没有好处的活则让她把这活唱死也不干,对这个平时从不肯多接活的阿滥,领导却把她配备到大冬的股室。大家知道大冬厚实肯干,也希望大冬有个灵活的手下,能帮大冬好接活,分担一下工作分量,但领导也有难处啊。俗话说,好丑相兼嘛。大冬干脆自己独自揽起活干了,平时也很有礼貌的对阿滥打招呼,热情相处。
本股室三项职能中有两项属行政业务,有一项职能需下基层调研项目的,平时行政业务大冬包揽了,而遇到下乡调研项目时忘不了叫上阿滥,有甜头大家分享嘛。大家都心照,项目调研偶尔会夹杂着一点灰色的尘埃,只是平时不说出来而已。大冬也是识大体了。阿滥也喜欢跟大冬下乡调研的,反正对其他工作阿滥也是帮不了,而陪同大冬调研真行,阿滥每回挺上心的。大冬也认栽,谁知领导配了这个专懂陪同下乡的专员,而对其他工作从不沾边的人呢。
阿滥有下乡调研的机会,心里偷着乐,时不时也会到原来的股室跟同事说,她帮了大冬很多忙,比如下乡啦,或校对文件啦,或帮大冬把文件送上楼上啦。还诉说一连串的工作令阿滥很累,阿滥还说,大冬如果没有她帮衬,大冬真的做不了更多的工作。
了解大冬的同事对大冬工作作风深信不疑,决不相信阿滥斗大的字认不了多少会帮衬校对文件,对阿滥的长舌作派认为是下作,没有意思,一个近半个世纪的人了,对待工作从来是拣好的做,累的就推给了别人,以往哪个中层干部管理到她时都被她骂过不是,谁叫她干活骂谁。她也挺逗的,她干的活真想局长亲自吩咐才去做,即使把活干过后没有好处还是骂。哪年月,谁跟谁啊。阿滥是十足的长舌妇。
大冬默默的做着自己职能股室工作,同事论及阿滥,大冬总是摇着头。而分管其他股室的副职领导看到大冬肯干,本来不属于大冬的业务也推过来了,大冬无奈,但看到有领导的签批还是把活接了,大冬知难而进哦。但阿滥总埋怨大冬接的活太多,不应该这样。大冬对工作的执着、善良无法改变自己会推卸工作,经常超负荷的把业务包揽了下来。
总喜欢做精人的阿滥,难为她每天虑着对同事的刻薄度过了如今的年纪。阿滥揽到了着数的活还喜欢喷人,说人长道人短,总想说出人家的不是来。了解阿滥的同事跟阿滥说话时心里都如同设了一道屏障防着。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20:06)

 

文/蔓枝莲
年幼时无知,未与你相识。
年少时稚气,思维未定性。
年青时含羞,心里想爱情。
无奈心胆小,无能独寻觅。
谈婚与论嫁,说媒介绍你。
谈论你高大,又夸你帅气。
一年多时间,成就了婚姻。
之后的岁月,柴米加油盐。
时光在交融,孩子是全部。
如今已银发,蒙眼再看你。
纹痕叠重印,沉淀凝桑梓。
无语人间道,又闻草枯荣。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蔓枝莲
       今天上午,妮子笑呵呵的手上拿着手机过来说是帮忙办理年审驾驶证,办公室里小方、小宇正忙着复印身份证件,等待着妮子的帮衬。
       妮子还说年审驾驶证还要照相呢,小宇的前额头发有点长,连忙叫旁边的同事小王帮手用剪刀削下,妮子更加笑了,马上用手机拍下这个场景,上传到对方办事的朋友圈上,“人家都在剪头发准备拍靓照了,你得帮忙办好呀。”
       妮子是某股室同事,很喜欢帮忙同事或朋友办理证件之事。用她的话说,你们给我办证件资料,我打一个电话给办证的朋友,然后把资料给他们,就能把证件办好,不用排队哦。
       平时办公室人员忙里忙外,说工作还是工作,从来没有偷懒的空间,而妮子的股室,每天能见到妮子身影的也难得一见,同妮子股室的同事每天都有说不出的苦逼,跟妮子同在股室三人,偷偷轮岗上班不说,轮到妮子上班的每天不是自己病就是孩子病,或是家里先生病,然后又是母亲病况,妮子日常上班都有推敞,同股室同事拿她没办法,股长也是半开半闭着眼睛,任由其三个下属调剂把工作做好,那位较勤恳的同股室同事把股室的业务担当了一大半,对妮子的做工作态度也是无奈啊。
       然而,一个如此熟悉的人,面对工作的态度与为同事办事的态度竟然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难怪有同事在妮子的面前报予客气和笑靥,而背地里对其工作的评价是另一回事了。
       妮子的另一半在本县办证照系统工作,办事圈子多,人缘人脉也宽广,妮子每天应付这事情较多。而对本职工作做不了了,妮子不当回事了。同股室的那位同事有时啰嗦说,一说到上班做工作,为何妮子总会抖出家里人的病况呢,但愿妮子家里人不再病了哦。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5 13:47)

 

文\蔓枝莲

        傍晚,阿倩下班回家,3个孩子围了上来,“妈妈,今晚爸爸叫载我们回家吃饭。”阿倩疑神了一下抿着嘴会意了。大女儿小沁10岁已稍懂事了,带着弟弟妹妹到一边玩去了。
        阿倩原来也有一个温暖的家,丈夫在某一间霸主企业当上一个中层小头目,收入丰厚,丈夫在家里是独子,还有4间物业在当地闹市,租金不少。阿倩也有一份让人羡慕的体面职业,生活潇洒自然,别人看来如此家庭是再好不过的了。
        阿倩跟丈夫了结这场姻缘是去年初,阿倩无论孩子判给谁都强行拉到自己家呵护,有妈的孩子象块宝。阿倩理性十足。
        阿倩有时思忖,世上优秀的女人是不是难以跟优秀的男人结合成婚,阿倩的男人很优秀,就是喜欢跟别的女子风花雪月,任意随意彻夜不归,还满口糊言还给阿倩:“我很正常呀,没做错什么事。”阿倩不愿自己的饭碗跟别的女人分享,于是向丈夫提出了离婚。丈夫认为是阿倩闹着玩的,根本不理会。大约半年过去了,阿倩到丈夫办公室里闹,丈夫也不当回事。后来丈母娘出手了,阿倩的母亲跟女婿论理,女婿答应了丈母娘跟阿倩离婚的要求。
       阿倩跟丈夫来到民政局门口掉头就想走,无奈被阿倩死缠烂打,结果这场婚姻结束了。
       阿倩得到丈夫赠予一套房产,住得安乐舒适,但内心却平静不下来了。阿倩马上召集孩子们回到这套房居住,母亲马上过来打理日常需要,比原来的日子还殷勤。只有不同的是,平时丈夫开着轿车过来接孩子们回家时,留下了阿倩的身形和影子,阿倩此时才觉得前期的打闹太着理了,为何当时不糊涂一点呢。
        过往的日子,男人有钱在外打情骂俏,妻子半闭着眼睛才认理。新时代了,阿倩对丈夫感情的专一也希望丈夫回馈专一的感情,无奈丈夫没有这样理解。阿倩的母亲也是新时代的一分子,于是成就了阿倩的现实场景。
         阿倩每天上班下班接送孩子们,母亲过多频繁来回奔忙,想的是孩子们如果都在这里,阿倩的丈夫还有回头看的希望。阿倩如今成了黄脸婆,昔日的美与职业装点难以掩饰内心的郁闷。10多年来阿倩是不是白忙了?
        嫁个有体面职业的丈夫是好事,嫁个有职业又有家业的丈夫是好上加好了。当年母亲的精心寻觅,邻居羡慕的目光,婚前的甜蜜及切切私语都在阿倩的心海里回旋,阿倩作出如此牺牲只想换回人性的专一,阿倩换回了人性的专一却换不回孩子们同时叫声爸妈的自然。人生就是一道法场,鱼与熊掌只能选其一。阿倩当初选择了做人的尊严,却不知道顾此失落了孩子们温暖的家,每夜寂静之声,心里千呼万唤却变成了沉淀淀的泪珠子,阿倩的心里软了下来。
       人言久合必分,久分必合。婚姻能久分久合吗?阿倩一边期待着孩子们都得到爸妈的钟爱,一边坚持着独专的情愫容不下沙子,阿倩的母亲每天在忙碌着,或三岔五日都去庙里拜神,求神问卜保佑女儿女婿重归于好。
       文\蔓枝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