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第二颗大葱
第二颗大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5-06 22:38)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这个故事是疯子自己讲的。他隔着一道铁门和守门人说话,他说很幸运,出院以后到现在七年都没有翻病,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回来精神病院开药,顺便看看他的疯子兄弟们。
    他问守门的护士,能不能进去看望一个名叫乌香的女疯子,守门的护士说可以,乌香从来不和别人说话,你去也许她会说点什么。这个幸运的疯子想了几秒钟说,算了,她见了我,说不定会扇我几耳光。守门人问,你好心去看她,为什么扇你?他说,乌香住精神病院,几乎是他亲自送进来的。守门人说,你的确该挨耳光,你明明知道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还把乌香弄进来,她永远出不去了,你自己却在外面逍遥自在。
    他叹气,苦着一个表情,我也是被逼这样干啊,我不做,这种事也必须我做。
    他说,我和乌香住一个社区,我们两个都很出名,因为都是疯子嘛,你不会明白一个疯子的苦,做得再好,甚至比一个正常人还好,人家也会歧视你,就像那句话说的,一遭成疯子,永远是疯子。我嘛,还知道装一下正常,乌香可管不了那么多,她大冬天,穿一条连衣裙,嘴巴涂得鲜红,高跟鞋踏踏踏响,从家里出来,走到小区门口的杂货部外面,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6 22:07)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疯子李小三,自己称自己为疯子,在精神病院里住了三年,一次都没有出去过,也没有人来看他,但总有一个人半年来给他交一次钱,交完钱就完全消失掉。
    李小三是自己来住的院,他缠着当初给他诊断的医生,说外面的世界太无趣无聊,必须住进精神病院里,才感到活着有意义,他一脸焦虑和忧郁的样子,如果不让他住院,可能会死掉。就是最后一句话,把医生给镇住了,他立即给李小三开了住院证,当时的诊断是焦虑症,抑郁症,两个诊断后面都打了个问号。李小三就这样如愿地住进了精神病院。三年中,换了三个医生,不是他难管,是医院里对医生的正常调动。三个医生都是在医学上有理想的,但是对李小三无论怎样观察、询问、测试,结果都认为他不是疯子,让他出院,他坚决不干,如果逼急了,他又来自杀那一招威胁,并且真的用脑壳去碰墙壁。这是李小三的终极招数,医生哪里敢担出人命如此大的风险,所以李小三就这样一住就是三年,他的诊断后面依然是两个问号。
    但是,第三个主管李小三的是个年轻医生,一心想在精神病学方面有所作为,他不甘心就这样让李小三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住在精神病院里。他翻阅大量精神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6 21:37)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我做梦都没想到,邻居婆婆也是个疯子。我家和她家只隔了一棵枇杷树,枇杷树后,是她家的门帘,十几年了,她一般坐在门帘后面骂人,我以为她骂的是她家老头和儿子媳妇,完全不是那样的,她骂得非常天马行空,甚至牵扯到一亿年前。
    平时,我都是和她的儿子儿媳打交道,像停水停电,下大雨院子里积满了水,以及铁门年久失修,需要再安装一个,进来一个可疑的人,等等。等枇杷熟了,大家一起爬上树去摘下来,婆婆在树下吃枇杷,她对我儿子说,多吃点,好甜的。
    四年前,她的儿子出车祸死了,儿媳几乎闭门不出,我们就不怎么往来。婆婆依然躲在门帘后面骂人,当然,她不知道她的儿子已经离开了,以为还在一亿年前,儿子在绵阳市那个地方工作,绵阳市就在文殊院隔壁。文殊院是住菩萨的地方,有菩萨保佑,她的儿子就安全了。
    我还是没有想到她是个疯子。
    到今年夏天,她在家里坐不住了,从门帘后面出来,到处跑,躲藏,感到非常恐惧,经常直接躲到文殊院里。有天深夜,大概三点,我从外面回来,看见婆婆朝外面走,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当兵的要来了,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1 21:55)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我曾经写过一个叫花花的女人,她从十六岁开始犯疯病,不穿衣服,光溜溜的到处乱跑,追逐男人,而且她的身材又好得过分,这样花痴的结果,很容易搞乱秩序,就是出男女问题。她从十六岁到二十岁,每年都会被家人五花大绑送到精神病院里治疗,到她能够主动穿上衣服,出院。然后又翻病,不穿衣服,追逐男人。再次到精神病院治疗,穿上衣服。可笑的是,最终她的问题居然是穿不穿衣服这么简单,穿,正确,不穿,犯病。她二十岁那一次住院,终于搞出了一件大事,她成功勾引了一个叫刘家文的年轻医生强奸了她,医生被送进监牢。花花穿上衣服,出院,从此再也没有进过精神病院。
    她这种以身治病的办法对不对,我不敢乱评判。我写后来的事。大概是七年前的正月十五,我和小情、非哥、老吴等等一帮人去青羊宫看灯会,人很多,我们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吃这个那个小吃,非常开心。突然,花花就站在我们面前,双方都非常吃惊,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肩膀上站着一个小女孩,我们和他们都不知道该不该打个招呼。尤其是老吴,花花旁边那个男人她肯定是熟悉的,她本能地说了一句,刘家文,你终于回来了,还是那么帅气。刘家文笑了一下,花花也笑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1 21:07)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爸爸是疯子,但是儿子不是。儿子和妈妈把爸爸送进精神病院,因为爸爸一直认为自己是皇帝,他们的家是后宫,儿子是太子,妈妈是皇后。
    那天儿子来精神病院看爸爸,他问医生,精神病怎么医不断根呢,爸爸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他还认为自己是皇帝,认为我是太子,妈妈是皇后。医生不好意思说医不好,医生说,你爸爸这样不是很愉快吗,他在这里做皇帝,其他疯子都是他的子民,我作为一个医生也不得不同意是他的子民,我天天说皇帝吃药了,皇帝感觉怎么样,皇帝请做一个心电图检查。儿子叹气,他觉得医生说得有道理。
    他去见爸爸,犹豫了半天,才低低喊了一声:父皇,儿臣看你来了,我给你带来了报纸,苹果,香烟和茶叶,还有你最爱吃的卤猪肉。爸爸说,你母后呢,还和坏人在一起?你们两个受坏人的挑拨,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十年,把我软禁在这里,和一群疯子在一起。交通大学那些坏人,我心里清楚得很,谁也瞒不了我。儿子说,是的,儿臣错了,我下次再来看你。爸爸说,你滚吧。儿子逃跑。
    护士们都对这个皇帝很好奇,派小情去采访他。护士小情在星期天的下午,偷空对皇帝进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8 23:44)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有一个人,只有九个手指头。他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不找妓女,不读金庸古龙。还有还有,不看香港台湾澳门越南泰国韩国的电视剧,讨厌有动物的电影,讨厌流行音乐,怪就怪在,这个人看上去还不傻。他在2009年来到精神病院,看见许多人赌博成瘾,他说了一句名言:赌博也是一种精神病。可惜,这句话只有我一个人记住了,其他的赌鬼还在日日夜夜地赌下去。
    我来讲一个赌疯子的故事。
    某天晚上的牌局开始得很早,我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我又舍不得走开,只好站在旁边看。老板人和气,陪我喝茶,并且不停地撒烟。赌博的人都是些老面孔,只有一个小伙子是新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特别白,特别瘦,他旁边坐了一个也是又白又瘦的女孩,是他的老婆吧。我问老板,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他说是在路上遇到的,这一男一女搭他的车,没想到,载来一个赌鬼。
    对于赌博的人,喜欢的方式不一样,有些喜欢麻将牌,有些喜欢打长牌,有喜欢扑克牌,有打百家乐,大白鲨,或者角子老虎机的。最常见的是麻将牌和扑克牌。那天晚上,有七个人,他们打的是金花,我不知道其他地方叫着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8 23:24)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停了这么久,又开始写疯子的事,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什么呢?要是让大家猜,人人都要吐我口水了,呸呸呸,呸!让口水山洪暴发,把我和我的家冲到美国去算逑,哈哈哈,这美死人的事,大家又不干了,还不如像我身边的疯子,随地吐痰,恶心死人。
    小情经常爱说,如果把我惹毛了,我把疯子全部放出去,到时候我们看结局,全院人民都喊爹叫娘。我天天催她发毛,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据清洁公主透露,小情把这些狠劲都放在一个很黑的男人身上去了,天啦,相当于放几百个疯子去折磨一个人,他再黑,还会有人形么?既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情,那我还不如收起我的懒和散,让故事继续发展发生下去。但是也说不定,根据我最近的心理状态,我会完成小情未做的事业,最危险的人刚刚才露出一根头发,真的要小心,犯错或犯罪只是一瞬间的事,从某方面来说,还是天生的,也可以说叫做犯罪天赋。医院里每年都要求写论文,当然年年都是到处乱抄。我曾经想写一篇叫《杀人者,一瞬间的思维失控》。就那么一下子,难道不是任何人都能干出你削尖脑袋也想不出来的事情吗?这下我完蛋了,大家都知道一个护士也可能是一个恐怖分子。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7 00:31)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我收到一个请假条,小情收到一封感谢信。
    小情说我要看你的请假条,我说那么我就读你的感谢信了。小情说不急嘛,我们抽支烟再看。一分钟后小情念请假条,清洁工人朱珠也来旁听,小情看一眼她苍白的脸,这就是你臭美的结果,一天吃一顿饭,再瘦下去,你快成世界名模,那个什么什么丝?我笑说金丝或者银丝。她原来白胖的脸,饿得小而苍白,她觉得还不够,得继续饿下去。朱珠说,说我干啥,快念请假条。小情就结结巴巴念起来。
    我想先说明一下,精神病院有出门条和请假条两种,前一个是专为来医院探视病人的家属准备的,必须由医生护士开出,经过守大门的人仔细验证才能放行。疯子们是永远开不到的,所以他们就想方设法想搞到这个出门条,当然搞不到。像小情念的这个疯子,她除了请假条,还自制了一张出门条。形式是这样的:

    姓名:林小会叶塞尼亚
    病区:8
    外出原因:喂鸽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7 00:11)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这一次她来时,已经剃了光头,头上烧了九个香疤,可能是用香灰来止血,有些感染,有两个香疤在流脓,所以那些香疤看起来大小不一,看上去既不整齐也不漂亮。我给他清理创伤,用碘酒消毒,再敷上抗生素,我问她,烧的时候痛不痛,是和尚干的还是尼姑干的,她说不怎么痛,是一个高僧给她剃度的。她穿的也是一件尼姑的棉袄,紫红色,没有一粒扣子,里面我以为是羊毛,旁边一个女疯子说那是人造毛。她说很暖和的。
    我还以为她的名字会是尼姑那样的,叫智能或静虚什么,当然我肯定她不会叫妙玉、灭绝那样的名字,红楼梦和武侠小说她是不必知道的。她的名字还是原来那样,写在病历上,别的疯子也喊她,高小花,一个陕西农妇的名字。现在她来到四川的阿坝学习佛经,我其实不希望她是疯子高小花,而是尼姑高小花。尼姑高小花,我觉得那是很动人的。
    她做了五次电疗,来驱除脑子里杀人的冲动,她现在知道那是幻觉。即使疯得很厉害,她也从不停下念经祈佛,她念经的声音特别好听,天生的节奏和乐感,正是她的声音吸引了我,她也吸引了其他的疯子,听她念经说佛。
    一个农妇,她的丈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5 23:13)
标签:

精神病

文化

    天还没有亮呢,发明家何笔已经醒了,他习惯早起,他的脚刚刚放在地上,许多水顺着他的脚趾,脚踝,跑到小腿那儿,冰凉冰凉的,他努力地回想,昨天什么时候下过大雨,脑袋中没有雨这个概念,那么不是雨了。他想叫醒睡在旁边的他的仆人于维,用手一摸,空的,他脑袋一惊,于维比他起得早,从来没有过的事,这是什么预兆?他在满地的水中寻找他的鞋子,终于摸到一双塑料拖鞋穿上,他下床,朝厕所那个方向走去,他虽然体面地穿了一双拖鞋,可就想不到,在齐膝深的水中,一双拖鞋和光脚有什么区别。在厕所里,已经站了一排人,每个人脚上都穿了一双鞋,于维看见他过来,赶紧让出位子,他努力地拉出早晨第一泡尿,然后很舒服地问,你为什么比我起得早。于维说,你不明白啊,驼子闹了一夜,地球要爆炸了,他打开所有的水龙头,让水流出来,给地球减压。发明家何笔这才听见四处都是哗哗的水声。于维扶着他到饭厅那儿坐下,点上一支523,这种烟也只有我们的疯子才抽,五毛钱一包,发明家何笔因为每天要想很多很多问题,一天抽四包,全部是他的仆人于维供给。许多疯子围在他身边请教,这是什么预兆,驼子乱说的吗?何笔叫同性恋兄弟,坐好了,时时刻刻抱在一起,累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