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兴
盛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74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3-12 11:00)
标签:

诗歌

她的儿子

 

她说她儿子是个数学天才

刚刚得了省里的奥数冠军

她还说儿子是个音乐奇迹

钢琴和古典吉它颇有造诣

她的儿子也会写现代新诗

足以出厚厚的一大本诗集

但我见到她的儿子时笑了

那简直就是一个小猴子啊

因挑食而瘦得皮包着骨头

2019.01.16

 

少年捕手

 

大雪过后的正午

他在婶婶的院子里捕鸟

枣树上居然还有去年剩下的枣子

枣树下,他用一截树枝支起了婶婶洗衣服的大铁盆

直至黄昏他一无所获

那些麻雀贼精

只知道在屋顶乱嚷

却不肯下来吃盆下的玉米

枣树下的雪化了一大片

这时有一只母鸡蹒跚着走进盆下

啄了几粒玉米

就要转身离开

他心头一热

拽起了栓在树枝上的绳子

大铁盆迅速合到地上

盆沿正好砸在母鸡的脖子上

母鸡扑愣了几下

咽了气

天就要黑了

婶婶就要从镇上的机械厂回来了

他拎起还热乎着的母鸡在院子里转了几个圈

最后,还是塞进了鸡窝

第二天清晨

他一大早就来到婶婶家

他发现婶婶肿着眼

好像没有睡好

第一句话就告诉他一个坏消息

家里的芦花大母鸡

那个卓越的下蛋能手

昨晚死在了鸡窝

2019.01.27

 

新年礼物

 

新年的第一天

早上起来我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刚开出不久

“咣”的一声撞在前面一辆车上

引擎盖都顶起来了

脑袋磕在车前控板上

我一下子就醒了

真是个绝佳的新年礼物

有什么礼物比得上

新年第一天就让你醒来好

2019.01.17

 

失眠与失去亲人

 

他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

父亲去世后

料理后事,处理家庭事务

总有一根弦紧绷着

现在他躺床上想

父亲去世尚且三天三夜睡不着

真要到了母亲去世时

初步估算

还不得至少一周不能合眼

2019.01.18

 

流感袭击了戏班子

 

戏曲团去山区慰问演出

全都病倒了

这可忙坏了村子里的卫生室

一共两张床

老生和花旦各占一张输液

三个武行坐在板凳上输液

四个丑角蹲在地上输液

一伙跑龙套的

在院子里支起了大灶

煮了一锅板蓝根

2019.01.19

 

姥爷的羊

 

去年春天一个半夜

一伙羊贩子把姥爷的门反锁上

把羊圈里的几十只羊全都抢走了

现在我每当吃到好吃的羊肉

都在想

这是不是姥爷的羊

2019.01.20

 

破财免灾

 

姥爷的羊被抢走了

他没有报案

也不难过

他说,我的羊没了

儿孙平安了

2019.01.20

 

母虎生威

 

她最听话的时候

是烫发的时候

戴上等离子风罩

箍上塑形膜

披上隔离袍

任由美发师摆布

动弹不得

真有一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但她仍有办法发威

她盯着镜子里的我看

我如座针毡

2019.01.21

 

借宿的少年

 

读小学的最后一年

他裆下开始生出黑色的绒毛

一到周末的时候

他喜欢到同学家里去留宿

主要是为了偷看同学的妈妈洗澡

她们仍把他当成一个孩子

并不刻意回避

这样下来

小学毕业时

他已经看过班里

十一个同学的妈妈洗澡

2019.01.22

 

人民与政治

 

在这个单位

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

不知道十九届中央委员会

目前开到了第几届全会?

而接近一半的人说不出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到了第几届?

百分之八十的人在白天都表示

不关心政治

不关心政治的人

到了夜里

也普遍都不关心人类

只想你

2019.01.23

 

有时把屋子里淹成汪洋大海

 

上一次他出门忘了关火

把壶底烧了个大窟窿?

这一次,他又忘记了关水龙头

把屋子里淹成了汪洋大海

年迈以后,无非就是这样

不是忘了关火就是忘了关水

忘了关媒气 忘了关窗户

忘了关电视  关灯

没有什么是不能忘关的

2019.01.25

 

钱包是空的银行卡也是空的

 

他在市场上转悠了一圈就出来了

没有钱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比饥饿难受一千倍

比空虚难受一万倍

2019.01.25

 

爱人与泪水

 

少年时

有一个女生得白血病早逝了

她妈妈看了她的日记

说希望我能参加她的葬礼

葬礼上我手捧鲜花

一个劲儿的干嚎

挤不出一滴眼泪

而现在

我心里积蓄了满满的泪水

爱人却一个个都活得好好的

根本派不上用场

2019.01.25

 

弯腰捡起羽毛球

 

和石头打羽毛球的午后

我懒得弯腰捡球

后来他不得不跑到我的半场来捡球

太阳落山了

我们收拾东西回家

石头对我说

下次再打要不要我花钱给你雇个捡球的

我看了一眼这个坏笑的少年说

“这有什么不可以”

2019.01.26

 

孩子队伍

 

村姑领着五个孩子来到便利店

一挥手说

“上”

孩子们就涌进林立的货架中

她倚在收银台上聊天

一段时间以后她高声喊

“撤”

孩子们又从四下集合到门口离去

售货员对这一家人很熟悉

他们从不买东西

只是购物演习

孩子们纪律严明

从不拿超市的一针一线

村姑说,孩子太多了

日子过得也不好

只好按照部队的方法带队伍

2019.01.28

 

春梦了无痕

 

那些年里

春梦席卷了男生宿舍

校园里到处是无精打采的男孩子

有好多男生如年迈的小老头

极度肾虚

越到上课的时候

越是男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

女班主任腚大腰圆黑脸盘

貌如夜叉

却成了班上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

因为,每当上课

她就是教室里唯一结过婚

还生了孩子的人

满身的女人味

2019.01.29

 

贾强真不是吹牛的

 

遭到拒绝之后

贾强总会撂下一句话

“你会后悔的!”

果然,到了来年春天

那几个女人又用各种方式

和他取得了联系

自己找上门来

2019.01.30

 

在三个名字上煎鸡蛋

 

贾强开辆大货车长年跑西北

目前他拥有三个女人

内蒙的乌日娜

新疆的古丽扎尔

家乡的王艳萍

贾强说,都是热情四射的女人

我说,错

热和热还不一样

假如在三个名字上煎鸡蛋

乌日娜能把鸡蛋由里到外

烤得象块结实的石头

古丽扎尔瞬间能把鸡蛋点燃

蛋黄还是冰凉的

而王艳萍是慢热型的

她只会把鸡蛋孵出小鸡来

2019.01.31

 

新疆是个好地方

 

他去新疆支教

她来车站送他

隔着车窗他看到她在放声干嚎

火车启动了

他坐在窗边边挥手边想

自己为什么不难过呢?

反倒有那么一丝兴奋呢?

这样不太好吧?

难道因为

新疆是个好地方

那里的姑娘都有深深的眼眶

随随便便找一个

都能钻出爱情的石油来

2019.01.31

 

未来

 

他用周易八卦预测到

未来是一场科幻电影

女娲参与星际大战

上帝持续受难

坐壁上观

2019.02.01

 

阅尽人间美味

 

她家里有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应有尽有

都是从饭店里打包带回来的剩菜

这些菜也就是

在家里的饭桌上摆摆就倒掉

家里人见怪不怪

只顾吃自家的米饭腌萝卜

要问她是干啥的?

宴禧酒楼服务员

2019.02.03

 

张玉成训县长

 

在县政府门口修自行车的张玉成

那天把县长拦住说

“别觉得自己就和多大官似的

我算是搞明白了

你比市长差两级

比省长差四级

比主席差六级

你这种官在北京一抓一大把

都是骑着自行车上班啊

经他这么一咋呼

还真把县长给镇住了

冲着张玉成一个劲的点头

“你说的是,你说的是”

就像是鸡啄米

2019.02.03

 

充公

 

我有一个同事叫张充公

很多年轻的同事

不知道充公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古典

上点年纪的人

则觉得这个名字荒唐可笑

张充公本人则讳莫如深

2019.02.05

 

小城之春

 

石头的寒假作业是每天一篇日记

装订成册

开学搞评比

他做的真是不错

春节见闻加上花红柳绿的配图

还取了个名字“小城之春”

加上封面整整三十八页

石头说,我这就等于出了本书

我不屑道

你见过哪家出版社的书

把钉书钉露在外面

2019.02.06

 

姑姑家在三棵柳

 

去年我所遭受的苦痛之一

是去八十多岁的姑姑家吃荷包蛋

姑姑最喜欢在蛋汤上撒葱叶

我小时候吃过一次葱叶里的白粘液

从此心灵受伤

我硬着头皮吞下去差点吐了

还对姑姑的厨艺大加恭维

今年,又要去姑姑家了

老天保佑

保佑我那八十多岁的姑姑身体健康

但老得再糊涂些

最好忘记在蛋汤里撒葱叶

2019.02.06

 

夫妻有别

 

夫妻三十年之后

丈夫白白胖胖愈发的珠圆玉润

妻子皮肤暗黑日渐沧桑

丈夫餐风露宿在山上的雷达站

妻子足不出户是镇上的小学教员

这就奇了怪了

2019.02.07

 

屠鸭岁月

 

1998

他参加工作在一个乡镇工商所

所里的同事们盛兴一种吃鸭大法

把鸭卤煮了以后冷成肉冻

每次吃时就舀出一盘

配上葱丝和米醋

喝啤酒 堪称佳肴

每逢镇上集市所里的每个同志

都会买上两只活鸭

并由副所长老王执刀

在所里集体屠宰

可能是出于提携后辈的考虑

有一次老王手把手教他杀鸭

左手薅住一副翅脉

留出拇指和食指

捏住鸭脖后面的皮将喉管挤到鼓胀

手起刀落

喉管被割断伴随着“沙”的一声

如沉重叹息

他太迷恋这“沙”的一声了

从此乐此不疲

一人独揽屠鸭大业

并对刀法进行了改良

比如把鸭脖拧上三圈

鼓出一个大包后的竖切法

引得老同志们拍案叫绝

从此,他在家里宰鸭

在单位宰鸭、在亲戚家宰鸭

专门宰鸭

鸡都不行

鸡没有“沙”的一声

寡然无味

在那两年里

他得宰了三百多只鸭

后来因为禽流感

人们谈鸭色变

他的屠鸭绝技从此荒废

至今看到鸭

他仍会莫名地激动起来

耳边响起“沙”的一声

汗毛齐刷刷竖起来

2019.02.07

 

天生聪颖

 

他的妻子拥有一项特殊技能

对于他拿回家的新衣服和新鞋子

能够准确地判断出

哪一件是他自己买的

哪一件是情人给他买的

哪一件是他和情人一起买的

2019.02.08

 

承诺

 

当年他对他的承诺掷地有声

他一切都照办了

但他迟迟不履行承诺

他来找他,质问他

他只是略微把脸一沉就把他吓跑了

道理难道不是这么简单:

我既然敢对你承诺

当然也敢对你毁约

2018.08.01

 

不怒而威

 

石头评价他们的学霸班长李燕妮

“不怒而威”

这小子一定是喜欢上人家了

要不然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能有个屁威?

2019.02.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