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我认识小小说的始末〉〉

张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认识小小说的始末〉〉

张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短篇小说的若干种理解

海 飞

 

  短篇小说是日光之下的另一个世界,总是半虚半幻,有时候可以想象成是隔着玻璃看到的花园,或者时而清晰时而虚幻的海市蜃楼。或许她并不真实,或许她就像梦境,但是她就在眼前。这样的一个世界,无比迷人,并且充满青草的气息。

 

1

  在短篇小说中,我们一直都在寻找着通往另一个世界之门。这个世界无法预知,有着多重可能性,有着各类反差,比如光明的阴谋算阴谋还是阳谋?而长篇小说不是,长篇小说结构稳固,有着更多的预见性,且长篇小说并不以无法预见见长。

2

  文体的不同,让我认为短篇小说是针尖,针尖是可以扎中人的灵魂的,她甚至连刀锋都不是。而长篇小说是铁锤,靠的是雄浑之力。

3

  最好的短篇小说,是天空中落下的雨滴,是浑然天成,自由轻盈的,直接滴入到你的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陌上花开无眠,对影成伤。烟雨霏霏,锁尽一城芳菲,一阙青花,湿一卷风莲。红尘深处,明月清风恨晚,瑶琴舞弦生怨。时值八月,杯碎琉璃,只想在你耳边,轻声呢喃:红尘纷扰,你可安好?    ——题记/浅吟*诗君    一笺度载春秋,白纸生香。红颜未老,君子渐瘦。萦绕多日的你的身影,如蝶的蹁跹,还在我的指尖若隐若现,相思无期,相忘不愿。寻你多时,念你多时,伤了多时,无非还有一点点寸微的心凉,在心中散开,袅袅如青云,如轻烟缭绕,不曾忘却,在我心中盛开的你如莲花的姿态,出水般的纯洁,如荷花的清香,随风般得清丽。心事如烟雨的细腻,点滴的微澜荡开一地卢镐。    谁说相思亦了,今生,我将用五百次回眸,矢志不移的守侯天涯,在云水的那端,等待着你的出现,我将用一千次回眸,不曾倦怠的停格黄昏,在月上的一刻,深望着你的容颜,我将用一万次回眸,目不转睛的注视红尘,在烟雨的尽头,找寻着你的身影。不为虚渺的擦肩而过,只为把你的面容定格在今生的回眸之中。    如果有一天当世界都变了,我也不要忘记你的颜色。将今生我对你的眷念,铭刻在三生石上,历经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沧桑,只为,你能记住我的名,记住我的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陌上花开无眠,对影成伤。烟雨霏霏,锁尽一城芳菲,一阙青花,湿一卷风莲。红尘深处,明月清风恨晚,瑶琴舞弦生怨。时值八月,杯碎琉璃,只想在你耳边,轻声呢喃:红尘纷扰,你可安好?    ——题记/浅吟*诗君    一笺度载春秋,白纸生香。红颜未老,君子渐瘦。萦绕多日的你的身影,如蝶的蹁跹,还在我的指尖若隐若现,相思无期,相忘不愿。寻你多时,念你多时,伤了多时,无非还有一点点寸微的心凉,在心中散开,袅袅如青云,如轻烟缭绕,不曾忘却,在我心中盛开的你如莲花的姿态,出水般的纯洁,如荷花的清香,随风般得清丽。心事如烟雨的细腻,点滴的微澜荡开一地卢镐。    谁说相思亦了,今生,我将用五百次回眸,矢志不移的守侯天涯,在云水的那端,等待着你的出现,我将用一千次回眸,不曾倦怠的停格黄昏,在月上的一刻,深望着你的容颜,我将用一万次回眸,目不转睛的注视红尘,在烟雨的尽头,找寻着你的身影。不为虚渺的擦肩而过,只为把你的面容定格在今生的回眸之中。    如果有一天当世界都变了,我也不要忘记你的颜色。将今生我对你的眷念,铭刻在三生石上,历经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沧桑,只为,你能记住我的名,记住我的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6 17:28)

风起梨花落清明,孝子祭扫出城门,笙歌日暮满车载,杨柳飞絮伴流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5 17:10)

有个洞的生活

当我把头向后一扬大声咆哮,

人们(大多是女人)就会说,

你一直在做你想做的事,

你一直随心所欲

—— 一种完全卑鄙无耻的

是非颠倒。

那些老怪物的意思是

我从未做过我不想做的事。

所以那个躲在遮天蔽日的城堡里

捣鼓完他的五百字

就把这一天剩下的时间

消磨在洗澡、豪饮和美女之间的烂人,

仍像从前那样遥远,但那个

戴眼镜的讲课的家伙也一样

(六个小孩,怀孕的老婆,

她的父母就要过来同住)……

生活是一场动弹不得的,僵直的,

三只手之间的搏斗,

在你的需求、你的世界,以及(更糟糕)

那为你带来获取之物的

打不垮的迟钝机器之间较量。堵塞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西《篡改的命》、陈应松《还魂记》韩东《隐秘而欢乐》张翎《流年物语》阿袁《师母》周瑄璞的《多湾》须一瓜的的小说《别人》陈文超《痴人街》,受到一审评委重点关注。周瑄璞的《多湾》花了七八年的功夫,笔调冷静,客观写实,写得很用心,可能是第三季度最好的一部小说。小说是写一个勤劳坚定敦厚家族从民国20年到当下中国现实80年的历史,当然也是整个国家的历史,写得很温馨,读之让人想起“忠厚传家远”的老对联。但是,小说叙事在繁简之间掌握的不好,该铺陈的没有很好地铺陈,该节制的没有节制,尤其是最后。小说人物塑造不够突出,除了奶奶之外,用力过于平均,太散文化,显得有些扁平,结尾则向下坠落。这让小说些虎头蛇尾。陈文超的《痴人街》是写一个镇上一条街从土改到当下各色人物因为时代的变化,天上地上的命运变化,反应中国乡镇农民不断被改变的命运。小说写得是普通人物,都是小人物,写户口痴、花痴、白痴等等,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痴人,都被不断变换的政治经济形势搞得头晕转向,从户口是吃国家粮的象征,农民户口是国家底层,到90年代的大反转,到拆迁等等,因为政策突然变化,无法把握时代,将各种痴人的命运推向极端,令人无限唏嘘。小说人物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但与我等单身汪来讲并无什么用,大概又是买买买节日吧。好,今天推荐勒卡雷作品《史迈利的告别》(The secret  pilgrim)。这是一部洋溢着回忆忧伤的间谍小说。传奇间谍史迈利的谢幕之作。作为最终回,书中并无惊心动魄的大案,却充满一丝丝哀愁。

柏林墙被推倒,一个时代就此完结。即将退休的英国情报官员内德邀请自己的导师史迈利为年轻的学员们演讲。伴随着史迈利的讲述,内德也陷入了记忆中……

责编默音说看这本书适合喝烈酒,也许是因为史迈利(勒卡雷)的叙事节奏

“我们的理想是自由,但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已经放弃了太多的自由。”我们打败了对手,却只剩下人性的残缺。

……风格?这个词经常叫我困惑。老实说我不太想这事,这是非人力所能左右的,我倒想要约翰·勒卡雷那种冷淡的英国风格,可是学不来。——王朔

1979年电影版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的史迈利

史迈利的告别

首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1 11:59)

《初春〉〉

张邺文

春的旋律

在三月风里柔情轻唱

柳条和细雨甜言

指尖弹开嫩牙

如窈窕淑女着装

草地茵茵附和那曼妙舞姿

花朵睡梦憨

只仰头露脸又闭眼

牡丹殷勤

总也欲语还羞意阑珊

呼吸这柔美的气息

如莲的女子

安恬端坐梦的心湖边

一壶清茶

一卷诗书

一纸画卷

独守一个人的清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三叶草
三叶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