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一个声明

【诗支流】2011年7月6日开博以来,精选网络诗歌为主。主要栏目《诗支流:每期只选十人的作品》历经风雨,至今已达到138篇。

  种种原因,主持人不愿公开身份。。。
  自2017年1月16日起决定将原有名:诗毛巾 更名为【诗支流】,暂由“大地吹雪”代为管理。特此声明。

诗刊编委:

编委会成员:

钉子、雪铓、大地吹雪、一径秋色、于海棠、沉睡的雪、



诗刊态度:出于爱好。纯粹的呵护,对它认真一些,让它留在身边。给自己一剂镇定药。。。

搜索

复制

个人资料
诗支流-选刊
诗支流-选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7,135
  • 关注人气:1,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每期只选十人:大地吹雪
四人诗选:   雪 
好诗选读:   一径秋色
一句话简评: 阮小乌
走近诗空:    于海棠
文字环节:    沉睡的雪
诗江湖:     钉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诗支流-诗刊
                        热爱,将成为不可逆转的原因!
     
   不以“小”而单薄,不以一己之力而呆滞。

   因为有太多美好的东西没有被彻底请出山,还有更多的石头被压在下边,让时间过去太久,太久.....可怕的沉默,你还将熟视无睹下去吗?或自甘堕落?销声匿迹于茫茫无知之中吗?

  今天,有必要选择一块阵地!一切从自觉的角度审视,这个世界本身没有错,错的是它不该允许黑暗的长期存在。

博文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苦 海

   作者:余怒


我一生都在反对一个水泡
 
独裁者,阉人
音乐家,良医
情侣,鲜花贩子
 
我一生都在反对
水泡冒出水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成都锦瑟:如同绝壁爱上深渊


释迦牟尼像
 
他在仰莲上趺坐。拈花示众
或冥思,偶尔想起成佛前的旧事
看恒河水,葬去天边落日
菩提树下狮子吼
步步莲花,绕过荆棘与人心
 
江湖已远。虚空中从来没有
可以沾惹的尘埃
他无以名状。习惯性地弹落身上的闪电
与云朵,用金身压了压
薄薄的虚无和人世

2015-6-25
 
 


西 湖
 
在孤山,梅是一种病。而鹤是另一种
那个唤她“娘子”的人走了
他把自己藏在灵隐寺的钟声里
西湖的波涛里
更多时候是孤山上浮动的暗香里
他斜着身子,伫立在清晨的薄雾中
张开的双臂挂满香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在灯下打开一本书

在夜里,总要给疲惫的自己
一些安抚。多年的习惯,是在灯下
打开一本书

打开一本月亮的书。淡淡的光
无需眼睛辨认,用手摸一摸
就仿佛回到了唐朝,那些被诗人们
用酒反复烹煮的词,粒粒入心
发散出醺醉的芳香

有时,也喜欢打开一本
清风的书。它带着远方的气息
含而不露的,让你不觉其有
又深得其亲。最是欢喜它翻动记忆
那碎碎的声响

当自己还想打开更多,昏昏然
便入眠了。万物如空,只有一盏灯
静静地一直亮到黎明




隐秘的声音

我对一些似有若无的声音
格外敏感

夜灯下,我能听见光
缓慢扩散的声音,书页里古老文字的
碰撞之声;甚至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夜抄维摩诘经

    作者:吴小虫


如果可以,我的一生
就愿在抄写的过程中
在这些字词
当我抬头,已是白发苍苍
我的一生,在一滴露水已经够了
灵魂的饱满、舒展
北风卷地,白草折断
我的一生,将在漫天的星斗
引来地上的流水
在潦草漫漶的字体
等无心的牧童于草地中辨认
或者不等,高山几何
尘埃几重,人在闹市中笑
在梦中醒来——
我的一生已经漂浮起来
进入黑暗的关口
而此刻停笔,听着虫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12-02 20:37)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我们去山里
  
    作者:张后

 
山里很静
许多小路通向
未知的地方
不用竖起耳朵听
也能听得到山沟沟
藏匿着的水声
白云很白
像吉祥的羊群
 
我们去山里
一只小鸟
突然从一棵树上
飞出来
像一颗子弹
速度极快
树枝颤了颤
恢复平静之前
抖掉一片叶子 
 
我们去山里
山里没有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外来风//好诗共享


我 是

    作者:博尔赫斯


我是知道自己不比
玻璃镜中的徒劳的观看者
和随倒影而来的沉默或他
兄弟的身体(那是一回事)更有用。
我沉默的朋友,我是知道
除完全的遗忘外再无
宽恕和复仇的人。一个上帝已经把
这种奇特的解决方法授予所有人类的仇恨。
尽管我有许多令人惊奇的漫游,
但我还是那个从未走出迷宫,
从未走出时间的,单数的,复数的,
重罚的,奇怪的,自己的和所有人的迷宫的人。
我谁也不是。我没有在战斗中挥舞
某把宝剑。我是回音,空洞和虚无。

           (王立秋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外来风//好诗共享


白罂粟

 白色的罂粟花,沉重地负载着梦,
 我渴望着它们的唇瓣
 当我瞧见它们隐匿
 出没在阴影之中
 -它们是白色的-
 如果有人用她眼中古老的渴望瞧我,
 我将如何回答她的眼色?
 我已经追随森林中的白人。

 是的,这是一次长的追寻
 这是一次焦渴,当我看到它们
 在挺立的树丛中消逝,忽隐忽现。
  
 呵,当爱情在心中熄灭,
 人们何等悲痛。
  
 (申奥 译)




咏叹调

 我的爱人是深深藏在
 水底的火焰。
  
 -我的爱人是欢乐的亲切的
 我的爱人象水底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露 珠

   作者:黄亚洲


我这辈子不向虚无投降,但也不想与虚无为敌
凭叶子上这些可爱的晨露的名义
我愿意这样发誓

旭日升起的那一刻
露珠忽然闪现了太阳全部的色彩
够了,就这一刹那
意义全在了

更何况,明天
露珠还会再生,还会在温柔的叶子上
张开眼睛

就凭我说的这句话,你愿意
嫁给我吗

不必听什么露水夫妻的责难
其实大海能活多久
露水也活多久
你知道,生活一旦蒸发,也就有
新东西长出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今夜,明月清凉 

    作者:苗波

 
今夜,明月清凉
我的小船,依旧在下游游荡
远处的蛙声,为静谧撕开一个小口
偶尔,我会抬眉张望
  
记不清多久了
仿佛湖水已经接受了我的独处
它开花,它长叶,它牵来星花朵朵
并用温馨,带给我安抚的摇晃
 
保持一具自由的身心
听大海咆哮,不接纳、不得罪
那么多遥远,我只想
做一株安静的水草
 
我的小溪,就会击退
所有浪涛的围剿
用最干净的韵律,带给我
最轻松的欢笑
 
我,才会放弃一个人的小船
跳上贼船,跟随一个初次得手的采花大盗
给他做饭,陪他睡觉
听天涯的天籁,共同自在逍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支流》选刊

分类: 好诗不请自来


长河与落日
 
    作者:安琪 
  
 
我们的目光不是钉子,不足以
把落日,钉在遥远的天幕上。谁的目光
也不是钉子,王维也不是
更何况长河在不出声地召唤,用着只有
落日才懂的语言,长河和落日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落日越靠近长河
脸越红
为什么长河也跟着脸红
我们纷纷拿起手机,只能这样了
把落日装进手机
把长河装进手机
把落日与长河的亲密关系,装进手机
我们不是王维
不能用一首诗把落日装进
把长河装进,把落日与长河的亲密关系
装进。我们不是王维
没有孤独地行进在西行路上
也没有一群守卫边疆的士兵等我们慰问
我们从天上来
来此乌海,寻找王维的长河,寻找
王维的落日,寻找王维的
长河落日圆
烽火台正在修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