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觉杂志
知觉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254
  • 关注人气:5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知觉微信公众平台
敬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公众账号:zhijueyuekan








APP应用





个人简介
《知觉》是一本文学艺术网刊。创刊于2011年4月15日。刊物宗旨:秉持公益性原则,以发现,传播,分享为宗旨。刊物核心理念:自由,唯美,趣味,同情。
本刊投稿邮箱:zhijueyuekan@sina.com
读者交流群: 232565188
声明
  1.本刊是公益性质的文学艺术网刊,无稿酬。凡同意用稿的作者,视为授于本刊网络、视频和音频使用权。有偿转载须联系本刊,经本刊与作者协商后方可转载;也可直接联系作者,经授权后,方可转载。
  2.本刊来稿要求原创,不要求首发。向本刊投稿者,应当保证作品著作权的完整性、合法性,作品及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合法权益。
  3.本刊只接受网络投稿。若稿件投到本刊超过30日未接到用稿通知,作者可另行处理。本刊所采用稿件将以电子杂志,手机杂志,音频杂志在网络平台上公开发行。
创刊理念
杂志的愿望是“成为网络写作者的家园”,核心理念:自由,唯美,趣味,同情。“自由”的意思就是“自由写作、自由思想”,是《知觉》的精神内核。日月沉浮、星辰辉映,山川无言、四季交割,“唯美”是百态万象此岸彼岸的永恒追求,也是《知觉》的动力之源。“有趣”的世界总比“无味”的世界美丽些,“有趣”的生活总比“无聊”的生活过瘾些,“有趣”的人也总比“无奈”的人快乐些,“有趣”是《知觉》的血脉基因。“同情”不是居高至上的怜悯,也不是优势对劣等的施舍,“同情”是同呼吸、同命运、同感情,是《知觉》行走在大地上的基调。简而言之,不论是选稿倾向,还是美术设计风格,“自由、唯美、趣味、同情”八字都足以概括之。
栏目设置用稿要求
  【刊首语】由编者主笔,根据每期主题撰写。
  【人物访谈】本刊核心栏目。每期由本刊编辑主访,对话一位知名作家、诗人、艺术名家或对艺术有独特看法的人物,向读者集中介绍他们的写作和艺术观念,以及独特的精神内核。
  【深度阅读】 【人物访谈】的关联栏目。刊登访谈人物的代表作品。并配以专评。
  【听文谈艺】 刊登文学、艺术批评类文章。以书评,影评,乐评,画评等方面的美文为主。每期用稿两篇。
  【路上风景】 具有人文情怀的行记散文。每期用稿两篇。
  【随心所欲】 散文随笔类栏目。间或刊发优秀杂文作品。每期用稿二至三篇。
  【民间叙事】 纪实类散文。用白描手法记述关于民间的种种故事。字数要求5000字以上。可连载。每期用稿一至二篇。
  【问和回答】 诗歌栏目。编发优质诗歌。每期推介一位优秀诗人诗作。
  【虚构主义】 小说栏目。各种风格优秀短中长篇小说。每期用稿两篇。以中短篇小说为主,间发优秀长篇连载及优秀剧本。
  【艺术天地】 精选优秀书画家的代表作品,配以精辟短评。兼选登精美摄影作品。本栏目皆为原创作品。
  【新书推荐】 本栏目专为出书作者所设。本刊义务向读者推荐优秀作者的优秀著作。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置顶: (2014-09-09 16:56)
分类: 知觉
 

九月天气,凉风渐起,二十九期《知觉》迟迟而来。本期《知觉》以“隐士”为主题。“隐士”文化是源远流长于几千年汉语书写历史里的一大主流,可在信息化铺天盖地将一切都似乎网罗其中的当下,“隐士”们又是如何保持那份幽晦难明却又深邃悠远的自我呢?“隐士无困惑”,本期杂志里,著名画家赵云峰先生在关于他的访谈中开宗明义的揭示出了“隐士”们的生存之道:不困则自由;无惑则自我,不论过去还是现在,汉语文化圈里的“隐士”们,光风霁月的生存在不困无惑的自由自我之境中。
本期《知觉》所选其他文章,不论是“路上风景”里的《德令哈风景》,还是“普通读者”里对卡佛情诗的阅读,又或者“随心所欲”里的随笔、“晒雪精庐”里的艺术批评、“虚构主义”中的小说、“诗歌立场”里所选的诗歌,围绕着“不困无惑、自由自我”八字,方方面面的映照出了“隐士”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德令哈随笔

王威廉

1

德令哈并不是一个容易抵达的地方。漫长的青藏线,车窗外一成不变的荒山与草甸,足以颠覆一个人的耐心。车厢内,有人昏昏欲睡,有人磕着瓜子,我和一位安多藏族的老人小声交谈着,他黝黑的脸盘被草原风雕刻成了岩石的形状。他告诉我安多藏语和拉萨藏语的区别,并且做了示范,那种语言的长调呼应着这片土地的风语。这时,不远处的布哈河闪耀着深蓝的光泽,它跋涉千里,直到把自己融进青海湖。每年雪水消融之际,青海湖里周身发亮的无鳞鱼便逆流而上,将卵产在布哈河的上游。

我永远也无法理解,它们怎么能在咸水与淡水中同时生存。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它们也只能生存在咸水与淡水中,缺一不可。就像人类只能同时生存在高尚与污秽当中,缺一不可。

我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几粒汉字,书写在布哈河的水面上。

当车过鹿芒的时候,我被这个诗意的名字深深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梦白:被遗忘的大家

吕作用

 

我一直感到奇怪,王梦白居然未引起文化部门和书画研究者的关注,不论是他的成长地浙江衢州,还是其祖籍江西丰城,都表现出对这位民国大画家的吝啬:没有故居,没有纪念馆,没有传记,甚至没有一纸年表。出版界同样对这位1920年代享誉京城的画家表现冷淡:自1959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过一本薄薄的《王梦白画选》以来,五十多年来,再无其个人画册出版。直到2012年12月,才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将他同齐白石、高希舜合出一遗作选《三友遗珠》。美术学界几乎集体沉默,目前仅有的几篇有关王梦白的文字均属回忆性质,包括王雪涛的《忆梦白师》(载《中国书画》1981年第10期)、潘渊若的《忆王梦白画师》(载1991年的《衢州文史资料》第9辑)、徐中华的《王梦白》(载《浙江档案》1992年第3期)、胡丹的《王梦白及其花鸟画》(载《收藏家》2006年第3期),其余的都是些报纸和网站的介绍性文章,多互相抄袭,大同小异。最不可原谅的是,几乎所有配图网站,都将王雪涛的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知觉·普通读者

丞相之死

 

千古李将军,夺得胡儿马。李蔡为人在下中,却是封侯者。芸草去陈根,笕竹添新瓦。万一朝廷举力田,舍我其谁也。辛弃疾·卜算子

 

李蔡是大汉飞将军李广的从弟,《史记》和《汉书》中,李蔡传附在李广传里,非常简略,寥寥数语,一笔带过不说,司马迁和班固,还抨击李蔡为人在下中,名声也没李广大,然而李广得不到封侯封地,官位最高只做到九卿;李蔡却封了侯,位至三公,命运好的、高大上的没有道理。太史公的《史记》,那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他老人家一言九鼎,李蔡的陪衬人面目,就此史书定格。

 

辛弃疾少年英俊,加入耿京义军,连宋攻金,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原为己任。二十三岁时——这个年龄的我们,刚从大学出来,还在忙着找工作——辛弃疾带领五十骑兵,冲入五万金军大营,如入无人之境。出卖主帅耿京的叛徒张安国,正与金将酣饮,辛弃疾于万军之中,活捉叛徒,捆绑扎实,旋即冲出金军大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延伸阅读:卡佛的诗      舒丹丹 译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简介:
  
  
   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1938—1988),美国当代著名短篇小说家、诗人,1938年5月25日出生于俄勒冈州克拉斯坎尼镇,1988年8月2日因肺癌去世。高中毕业后,即养家糊口,艰难谋生,业余学习写作。1966年,获衣阿华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67年,作品第一次入选《美国年度最佳小说选》;70年代后写作成就渐受瞩目,1979年获古根海姆奖金,并两次获国家艺术基金奖金;1983年获米尔德瑞──哈洛&S226;斯特劳斯终生成就奖;1985年获《诗歌》杂志莱文森奖;1988年被提名为美国艺术文学院院士,并获哈特弗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同时获布兰德斯小说奖。卡佛一生作品以短篇小说和诗为主,还有一部分散文。著作主要包括短篇小说集《请你安静一下好不好?》(1976年)、《愤怒的季节》(1977年)、《谈论爱情时我们说些什么》(1981年)、《大教堂》(1983年)、《我打电话的地方》(1988年),诗集《冬季失眠症》(1970年)、《鲑鱼夜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雷蒙德·卡佛:所有的诗都是情诗

吴昕孺

 

雷蒙德·卡佛在中国的红火有些出人意料。前年,他的短篇小说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我读完他所有翻译过来的短篇小说,确实写得好,尤其是他做减法的功夫。他的小说文字几乎没有温度,呈现出充满冷酷、隔膜、疏离与误解的日常生活。

我甚至觉得,卡佛在小说中做减法是被迫的。他写自己的生活,而他的生活一团糟,他的生活中有许多难言之隐、未尽之言以及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过程与结局。别的作家在文学中的想象是丰厚自己的作品,卡佛在文学中的想象则是删减自己那难堪的生活。

吊诡的是,阅读卡佛的小说在中国差不多成为一种时尚。是卡佛的生活经历在中国白领阶层富有代表性,还是卡佛的语言风格能引领中国写作的潮流?似乎两者都不是。我觉得,卡佛的流行缘于他敢于把生活撕裂开来的痛,这种被冶炼成小说的痛,变成了效果不错的膏药,可以为21世纪众多被日常生活折磨、挤压的中国白领疗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知觉·民间叙事

文教路62号之001:

始于今天,始于《镜中》

云从龙/文

 

 

文教路62号,我为什么会在此办一个独立书店?一直以来这都是很多人想知道的。我曾听朋友中某君这样评价:我的书店代表了一种独立特行的态度,代表了不愿意与这个浑浑噩噩的世界同流合污的坚守与独立,其实这话并没有切中要害,或者说,将我说的太“高尚”了。我自始至终都是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所行之事,不能说完全为了理想,多半为了生活。

事情需要从远处说起。2009年仲秋,我自从事了将近三年的企业一线管理岗位上跳槽改行,重拾文字,就职于杭州一家小型市调公司,主要职责是给报纸编写软文和起草一些关于社情民意的市调报告,每天朝九晚五,不再像从前在工厂里那么忙碌,于是开始恶补荒弃两年多的文字。白天逛网络论坛,晚间发奋读书。有一次,我在杭州凤起路的一家外文书店买到了诗人北岛的《午夜之门》,那是个初冬时节,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下卡卡,他走了

 

杨遥

 

七月初的星期一,一进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个人,埋头翻本过期的杂志。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那个人还坐着,杂志大概看完了,正心不在焉地从后往前乱翻。

我去文印室接个传真。出来时,那个人和我擦肩而过。他朝我笑了笑,低声嘟哝了一句,“上个厕所。”他的面孔依稀有些熟悉,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进了办公室,几个同事在闲聊。我指了指沙发上的黑包问:“这个人是谁?”

“匪兵十一。”

大家都笑了。

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市直部门喜欢借用一些人,但只借不调。领导们来来去去不停地换,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奔跑在世界之外  

杨遥

年三十晚上,朋友发短信来,孙金死了。忙询问怎么死的?线路拥挤,怎样也发不出去。倒是祝福的短信接二连三进来。心里很郁闷。还不到发旺火的时候,不时有烟花在夜空中绽放一下,之后是无边的黑暗,零星的鞭炮声被麻将声和春节文艺晚会的声音稀释,大年夜热闹中透着冷清。

2001年几个和我一起在北京参加过环保志愿者的朋友来,带他们去北天台山赵杲观玩。这是一处为了纪念春秋时候古代国宰相赵杲修建的寺庙,现在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到了山下,在宾馆登记好,把东西搁下。上了山,玩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几个人还游兴未竟,下山吧,明天还得再上山,这时忽然看到一个人,孙金。一下认出他,是因为当年孙金很有名,而且快十年了,他样子几乎没有大的变化。他那时学雷锋,获过全国的一个奖,县里因为这还给他安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遮翳的性情与沉默的颜料

 

疏约

 

他的画室里有多病的植物,烟蒂成冢的烟缸,清一色的巴洛克时期的音乐CD,还有一扇窗,这扇窗里外有一条与颜料无关的现实的河流。河流的寓意也许可以让他长吁短叹,至少时间维度也如此相似,相似到会有定格在某时某期的错觉,再后来错觉的梦幻泡影,使他停留在此刻或者当下,承受一些在他看来是多余的素材,这些素材和颜料,情愫与短暂的思想火花熔铸,成为了一朵奇葩,这朵奇葩且无比孤独。

 

这样勾勒出来的赵云峰是荒诞的。因为违背了他,而又无法不违背,他的性情本该是另一个样子的,只是后来一层层的茧不知从哪里来的,自缚或者他缚,都被类似绳索一样的东西捆绑着,不自由的时间太久太久,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有点“废”,“废”有双重的意义,一层是颓丧无用,另一层是无需扬弃,两者组合会形成的心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0 15:01)

隐士的困惑

 

                                         ——赵云峰访谈

 

                                                疏约

 

知觉:赵云峰先生好,有幸坐在一起聊聊你的艺术,你的态度与生活。

 

赵:疏约好。

 

知觉:听说你打算结束《隐士系列》的绘画了,也就意味着会暂时脱离抽象艺术?

 

赵:是的,抽象艺术太难了,对于本人,对于受众,都有一种天然的隔阂,因为我去做抽象艺术的初衷是为直见本心去的,是要剥去那层外壳,见到每样事物的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知觉团队

心懿

副主编

疏约

艺术总监

葛筱强

编辑

呆呆

特邀编辑

南蛮玉

特邀编辑

Eleven

美编

知觉作家联盟

抱琴客

诗人

李敢

诗人

施茂盛

诗人

杨文锦

书话

罗伊娜

散文

徐家祯

散文,翻译家

黍不语

诗人

春三十三

散文随笔

朱山坡

小说

李唐

小说

杨逍

小说

杨汉年

诗人

江伟民

散文随笔

马国兴

书话纪实

饶翔

书评

李志勇

诗人

育邦

小说

舒飞廉

书话

祈白水

书话

人邻

散文

范敏

散文随笔

潘维

诗人

朴素

散文,书评

夏回

画家

易波

评论

郭平

小说

王笑风

诗人

李纲

画家

陈集益

小说

国志峰

诗人

蔡小容

散文小说

闽北修竹

散文随笔

长沙艾敏

散文随笔

刘复生

评论

龙冬

随笔

赵荔红

散评

黄煦然

画家

弋舟

小说

津渡

诗人

王朝军

评论人

吴捷

散文

雨里青山

散文随笔

李商雨

诗歌散文

呆呆

诗人

南蛮玉

诗人

寻常月

散文

苑曾

画家

魏建明

画家

赵月斌

小说

斯继东

小说

章凯

诗人

王开

散文

席一

散文

杨远宏

散评

苍耳

散文

安然

散文小说

適存磊

散评

万小刀

小说

郑小驴

小说

洪菜

小说

卢辅圣

画家

茅店月

散文

宋唯唯

散文

念青

散文

孙良

画家

杨四海

散文

欧阳杏蓬

散文

李昌盛

散文

拉撒路

小说

李万华

散文

潘纤云

散文

辛泊平

散文

散怀生

画家

刘洁岷

诗人

桫椤

散评

王威廉

小说散文

杨明义

画家

江离

诗人

格那丁

小说

张楚

小说

杨遥

小说

亢蒙

小说

江南梅

散文

姜建忠

画家

付永康

画家

王晔

散文,书评

阿舍

散文

陈庆樵

画家

王劼音

画家

李来兵

小说

何曦

画家

江冬

小说

陈让

诗人

孟澄海

散文

胡焕胜

小说

言子

散文小说

崔东汇

散文

杨沐

小说

赵刚

小说

罗鸣

小说

提云积

散文

安石榴

小小说

郭阳芳

小说

黎明的蓝

散文诗歌

慧远

散评

鲁西西

诗人

枝丫间

散文

葛芳

散文

妮古拉

散文

长弓牧野

散文诗歌

米奇诺娃

散文小说

陈铁军

小说

刘齐

杂文

于坚

诗人

枕边书

散文随笔

阿贝尔

散文小说

商略

诗人

李存刚

散文

习习

散文

介子平

杂文

唐棣

小说

曹九歌

散文

杨永康

散文

吴昕孺

散文小说

维舟

杂文

朱青桐

散文

朱朝敏

小说

张羊羊

散文

孟大鸣

小说

素罗衣

散文

沈鱼

诗人

厄土

诗人

陈国庆

散文随笔

朱一卉

小说

何小竹

小说

康亦庄

散文

萧耳

散文

陈启文

散文

张宗子

散文

戈多

小说

笨小暖

散文

韩红兵

画家

陈没落

散文画家

王祥夫

小说

凌鹰

散文

飞廉

诗人

且东

小说

东方安澜

散文小说

沈方

散评

项丽敏

散文

伍汉

散文小说

冯西海

小说

林文钦

散文

理洵

书话

梅子

散文

elford

小说诗歌

青莲子

散文

欧南

乐评书评

云从龙

散文

指尖

散文

塞壬

散文

杨典

散评诗

杨献平

散文

charmaine

散文小说

傅铿

散文

孙三

随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