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残荷泣雨
残荷泣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1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3-03 08:15)
标签:

杂谈

敬告亲爱的博友,因生活狼狈之忙碌以及其他若干原因,故在网上停留时间有限,可能不能及时登门拜访,希谅解一二或三。但牵挂之心依旧,恋恋不忘。本人以真诚相待每一位博友,少数者例外,如丧失良心正义感脑残者,又如黄博之类。本博关闭了匿名评论,主要是为往来方便,另外也不想因写写文字而惹得某些闲气。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又有黑名单者,主要针对黄博而设,因怕博友误会咱是烟花柳巷之老鸨生涯者,故出此下策以为妙计。
本人对于博友评论一般会一一回复,只是回复可能不会及时,先在此致歉。如有漏回复者不是故意所为,疏忽所致也,见谅。本人在评论朋友博文前一般会一次下载多个博友多篇文章到硬盘,断开网线以防其他相扰,认真多遍阅读学习之后,写好评论再一一发出。由于学识极其有限,如评论误差较大,道声抱歉,您可直接删除,以使您的博客保持洁净为上。
本博属于个人原创分行文字。暂时不转载他人作品,不在其他任何地方发表,不加入任何圈子。为了整洁暂时不放入散文以及其他文字。此文且作幌子,列入例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9 20:17)
标签:

杂谈

 

就那么一点的气息
2018敲破了一丝门
在门缝里看人
整个春天已唤不醒
一个告别的余音寄存于假如的光明

放手
那单薄的微弱
证明一个季节
尽管被重重忽略
在忽略的顶端
仿佛唯一风景的路人
装在盛满的欲望里

2018.2.19夜即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1 19:05)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坐井观天的人
井口大的幸福预埋着几颗星子
春天从井畔而过
井底人的春天只在井底猜测着蛙鸣
汲水的人以一根草绳度量心的深度
钓起一只湿漉漉的词汇
只在那夜紧贴在腮边
抱着一丝细细的温柔
暖暖你的足尖

别再扣醒那个春天
纤细的梦多雨
有时会落在井里
小小的日子
偶尔会湿润一双眼睛
逃出视线
我在井口守候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2 08:54)
标签:

手机博客

情感

从一个寒冷的春开始
你兴致勃勃地追逐
一岸水塘绕过长长的路途
驻足千里之外的春天
灿烂的笑在异乡的油菜花丛一瞬的留恋
惊动一只蝴蝶
扑打着多梦的翅膀走远
一枚未熟的果挂破一个夏天
总有一滴寒意聚成深秋的露珠
走过冬的路口
风吹成冰凌
又在另一个春天化成谁家门前的春水
浇开一树桃花运
谁饮一壶夜半月圆
不再踩痛春的脚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1 22: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钢筋混凝土埋葬了你的汗水
一生,巨大的坟活活动地扩张
面子的涂层,经过一场雨
开始剥落血痕,骨头
支离破碎的人格
挑着高高的旗帜
守株待兔与坐以待毙的人无端地欢笑
明目张胆地出入,勾肩塔背
交易着计谋,金币
甜言蜜语的一半传播着文明
一半是有头的苍蝇
等待盗墓与考古的人
挖开各自的骨髓,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4 20:20)

把爱情埋入骨髓

建起坟

感知的血液杂草丛生

捉一枚蟋蟀弹琴

我依旧保持沉默

成为你永不相识的人

我只是用我的骨灰给你取暖

有一种呼吸

依旧得虚构一个名字

在三月桃花的眉尖

一只花喜鹊

飞过来生的湖泊

筑巢垒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13 14:18)
标签:

杂谈

得虚构一个你

安排在今生不作一次约会

暗恋,是一条死胡同里的幽魂

进不了那一道门

只待一只狗窜出来撕咬

才知道梯子的重要

翻过墙头

暗恋颇费了些腿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8 20:44)
标签:

文化

口吐白沫的后生可畏

拉上古传说的孤魂野鬼,打扮成新嫁娘

认作祖宗,建祠堂,立贞节牌坊

在祖宗的脸上涂墨汁,画肖像

做泥塑的神过江

 

贞节牌里,后生酒过三巡,脱光,裸喝

日老子捣娘地大颂功德无量

发誓捐款较多者可进入档案馆

与祖宗同坐山头,全裸喝酒,大块吃肉

男盗女娼还在路上,按兵不动

埋入土里的红杏暂时出不了墙

站在墙头上的也不是为了小情郎

没有败家子

家族就像火烧的一样兴旺

 

乞丐们四处游街与家谱无关

农民工梦游归来

后生掏空了功德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7 15:24)
标签:

杂谈

他在城市的脚手架上坠落

据说是在一个春天

那一春的花一定很繁盛

一定有蜜蜂簇拥一朵玫瑰

飞过十八层楼顶

进入上帝圈地的伊甸园

 

他的妻子,一个不足五十岁的女人

在第一个冬天的村头

试图像从前守望他回家过年

直到第一场雪如期而至,确定她是新寡

从此,关闭了呢喃细语,天然的性欲

坐等长成八十岁的老妪

 

是否偶尔也会惦记,来生怎样取暖

那会子做谁家的林妹妹

含在爱人的舌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17 16:38)
标签:

杂谈

      (一)

 

 

玛雅人一定是女神

地球是女神腮边的一个梦

她感觉到羞辱、委屈

我怎么会怀了个鬼胎呢

决定重新做回处子

把梦扔在地上踩碎

连我也没有放过

 

 

      (二)

 

 

在他们的眼里

所有的村庄都必须写上一个“拆”字

就像二奶的乳名一样贴切

带着体香,含着温暖

所有的菜刀都将写着名字磨亮

汽油、土炸药正在燃烧

闪着清白的光

 

这是玛雅女神没有预料到的

她只知道在地壳上写下预言

风吹过修长的青春

右手指溢出一滴泪痕

 

 

      (三)

 

 

宇宙终于变的很安静

玛雅人的扫帚开始干活

清扫狂躁、自大、贪婪、阴谋、淫乱的尸骨

消毒灭菌,做成肥料

盛入地球这只掉口破底的瓦盆

摆设在台阶

种养阳光

挂一小片云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15 13:06)
标签:

杂谈

      (一)

 

地震,海啸,火山喷发,核爆炸,地球碎裂

燃烧的遗骸

落入玛雅人的窗子

串成水晶

绕着女神圣洁的足尖

枕一夜睡眠

梦见半亩良田

 

 

      (二)

 

多国山大王不愿意立下遗言

从一小块岛屿碎片的鼠洞钻出来

标榜了最后的人类,恢复原始秩序

徒手搏斗,以身体素质重新决定帝位

败者为牛马,做钻木取火之人,以月亮做天灯

鞭子抽打昨日不可一世,吐沫四溅的老者

拉着木犁,或木轮人力车

伺候着山顶洞衣不遮体的头领

剥树皮,挖草根代表进贡

食土为生

设坛,焚野草为香火

祭奠消亡了的燕窝,猴脑,二奶以及二奶的二妹妹

痛哭涕林

羞辱玛雅人可怜的预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