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王海青,1981年生,山东省济宁市人。小学教师,济宁散文学会理事,济宁作家协会会员。
新浪微博
简版音乐播放器
个人资料
济宁王海青
济宁王海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839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昨日之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2-30 15:31)
分类: 我心飞翔
《圣经》中的爱
有一段话,在我心中盘旋很久了。“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这是《圣经》中关于爱的表述。我对《圣经》没什么兴趣,对这段话却记忆犹新。我最早是在一个作家引文中见过。一下子就深入内心。因为我知道这是个满怀悲悯的作家。尤其“爱是恒久忍耐”一句,让我脑海浮现出一幅画面,面对世人世事的艰难,无法沟通,或隔膜或敌意,他恒久忍耐,泪流满面。一说到爱,我就想到这场景,还挥之不去。对“爱是恒久忍耐”之后的内容,可以经久地揣摩,作为自己理解爱的一面镜子。
后来,我又在别的文中见过这段话,作者也欣赏这段话,只是联系到这个作者其他一系列文章中表达的思想,我感觉作者虽然认可这段话,却背离了这段话,远离了对真正的爱的理解。真正的爱,是化解世上嫉妒、自夸、张狂、发怒等戾气的一味良药。拥有博大的爱,需要有大海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9-22 20:46)
分类: 我心飞翔
        早在十几年前,我的大学时代,我就“遇到”过孔孚先生与他的诗了。那时我热衷诗,爱读诗,有时还写几句。基本把心都放在诗这一文体上了,间或也读点其他的体裁。
       我忘了是在什么杂志或报章上,读到孔孚先生与他的诗。应该是诗评类的文章,不是单纯的完整的诗。我当时在看一本《中国现代文学史》,把搜集到的诗句记录在了书页上的空白处。多是断章残句,是作者从原诗中摘出的。如天河很近/听得见鱼跳/挽挽腿/去摸一条《天街遐想》;拉云一起/留一小照《万佛顶留影》;摸一下佛头就跑《峨眉风》;鄱阳湖着了火/夕阳在看热闹《鄱阳湖一瞥》;西风老了/红叶却闹成一片《上清宫一瞥》。写的清新简短,而饶有味道。打动了我年轻的诗心。这样一个诗人与他的诗就在我的生命里落地生根。
       也就在那两年,我还看到过一本旧的诗刊(似乎是1978年的),上面有孔孚先生的诗,好像有三首,是关于海的。只是我说不上多么喜欢。因为这些因缘,再以后我每每留意刊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9-22 20:43)
分类: 我心飞翔
        读一个人的诗,不能脱离诗人的生命历程。生命历程是诗的背景,是诗之树生长的沃土。孔孚先生1957被划为“胡风分子”,后又被打成右派,流放农村改造,直至1979才调至山东师范大学现代文学研究室。二十多年,被放逐,置于时代边缘。不难想象,这其间经历了不少精神的痛,心灵的苦。这心中的委屈,该向谁倾诉?作为诗人,肯定会在诗中有所流露。“见到海/眼泪就流出来了/我怕是海的儿子/泪水也咸咸的呀《母与子》这样一首诗,我认为,艺术上无可赞处,可取处在思想情感上。诗人不再考虑诗的形式与节奏,直抒内心强烈的情感。遭受过苦难的人,只有面对最亲近、贴心的母亲,才能敞开心中的闸门,任泪水奔流。
       再如《春雷》一诗,“声音有些痛苦/但很响/它告诉人们/雨就在路上。这当然不仅仅是在描述物事,也有隐喻的人事。谁的“声音有一些痛苦”,又满含着希望的星光?不是诗人的自我写照吗?诗人已与春雷合二为一,融于一体。这首诗无论思想与艺术都浑然天成,较为圆熟。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9 17:41)
分类: 我心飞翔
       多年前,我对人性这个词的理解较肤浅。近些年,渐渐地理解的深入了一些。人性有广义、狭义之别。我们常说人性是复杂的,是就人性的广义性而言的。人的一切所为,无论好歹,都包括在内。人性的复杂在于好人也可能有污点,坏人也可能有闪光点。而不少时侯,我们在认识、评价一个人时,往往不够客观,采取”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方式。这种观念反映到文艺创作中,就成了好人白璧无瑕,坏人十恶俱全。这种失去真实的创作,流于虚假,写不出活脱灵动的人,却创造了一种绝对或相对绝对的人物。因而在艺术创作中本着人性的真实去写,才能写出有时代风貌、现实脉动的人物。而狭义的人性则指人之为人的光芒,有别于禽兽的地方;还表现于人的正当需求、意愿;不把人按入兽类,亦不把人神化,把人归置到人应有的位置。真正的文艺在广义上要表达的是人性的复杂,在狭义上要表达的则是人性本初的风貌,即不受观念压抑的人性,不被拔高的人性,描写的是人的本真。
       道德是人们在日常中遵守的思想观念、行为规范。是一种思想范畴,在不同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2 15:03)
分类: 我心飞翔
       杨延之才五十多点,就像个小老头。在街边的一块空地上,坐着个马扎,目光呆滞。一眼看去,他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赖赖巴巴。让人想到一群黄绒毛的小鸡,人家都是精神抖擞,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东瞧西看,用尖尖的小嘴啄啄这儿,啄啄那儿,活泛好动,而其中一只小鸡耷拉着脑袋,缩敛着翅膀,好像有点冷,叽叽地叫着,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杨延之就给人这样一种印象:赖巴,没精打彩,像病了一样。整个北渠村,你也难找到第二个像杨延之一样的人。在城市,五十多岁快要退休了,在乡下人的眼里,这个岁数还是个“青年”呐。五十多岁依然是家里的顶梁柱,或上有老父老母,或下有未成家立业的儿女,能消闲吗?经济社会,什么都得用钱,不硬着头皮干,怎么能行?
        五十多岁不是那么年轻,干活多少有些费劲,吃不消,力不从心。有什么办法,人总得生活。生活的各种开支,柴米油盐,迎来送往,都客观上让人不能闲着。在乡下,别说五十多,就是六十多、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0 17:10)
分类: 我心飞翔

        一篇好作品兼具思想性与艺术性。一个文学者想写出好作品,就需从思想与艺术两方面加强锤炼修养。每一个文学者都是一个布道者,每一篇作品都展示着一种思想。都可能影响别的人的思想生成、走向。文以载道呐。这个道的尺度相当重要。

       人的思想能否向前、向上,就在于能否找到前行的路。举个不止一次举的例,达尔文的进化论,新的胜于旧的,年青的胜于年老的,现在的胜于过去的,从总体看,没什么问题,是符合事物发展趋势的。进化论只能是相对正确,它能揭示多数事物,但不能包括所有情况。鲁迅在《三闲集序言》中,就写了一个细部的发现:“同是青年,或投书告密,或助官捕人”。要是从进化论看,按理说,青年是先进的、前进的、纯洁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青年恰是落伍的、卑劣的。这种发现,匡正了鲁迅先前的思想。让鲁迅的思想有了一个突破,在把控整体的基础上,有了更精细、精准的把握。这时鲁迅看待事物的思想尺度,比进化论更高一筹。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0 17:09)
分类: 我心飞翔
       很多年前,就知道老子与《道德经》,是从中学的历史课本上。老子是道家的创始人嘛。谁不知道?他的无为而治,顺其自然,也是多数国人所熟知的。
       青年时代读鲁迅的文章,也涉及过老子与《道德经》五千言。印象深的,是《出关的“关”》与《萧伯纳在上海序》。
       再以后是我感到我的一个朋友对老子与《道德经》兴趣浓厚。近年来,我还发现我村一个懂些文化的人,竟能大段背诵《道德经》,还能说出背的哪章哪节,大大出乎我的意外。
      因而我也对老子与《道德经》生发出一些兴致,这兴致的流水小是小了些,也流成两篇小文一一《老子与他的<道德经>》与《老子的<道德经﹥与庄子的<逍遥游>》。这样的小文无大的意义,不过是一个凡俗人的杂思碎想。后一篇被济宁文学编发出来,还受到一个读者的质疑:这种文章有什么意义?
       别人写文章,我不清楚,我写一篇文章,总觉得有些意义,至少对自己,至于对别人就不好说了(在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8 17:28)
分类: 昨日之歌
张哥
我要给你庆贺
重返自由的人间
终于可以舒展一下筋骨
呼吸一下空气的新鲜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人生的三分之一
你陷在恶梦的泥潭
拔不动腿
爬不上岸
站在金子般的时间面前
你一句“人生能有几个二十七年”
就让人们感慨万千
世上最大的恶
就是强硬地剥夺一个人生命的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8 13:19)
分类: 我心飞翔
         立秋了,真好。一年之中,我最喜欢秋高气爽的时节。我是个对节气缺少热情的人。何止节气,就是对很多事、人、物也缺乏热心。这种性情有时有益处。邻居家常有打麻将的,我小时侯常去看,却没染上打麻将的瘾。有看的兴头,却没养成赌的习性。真是一桩好事。不像有的人,耳濡目染,就陷入到不好的嗜好中去了。这种不轻易点燃的性情有利也有弊,就是很难把情感投入到一些事物中。对外界事物好奇心不大,兴味寡淡。就像这立秋的节气,引来多少文学者情愫的迸发,写成一些诗文。当然,应景之作居多数,真正有思想性艺术性的不多。不管怎么说,这个节气勾发起了一些人的热情。我就白搭,一点写诗文的兴致都没有。
       说到对节气的兴趣,我几近于零。不是小学的自然课本上,就是中学的农业课本上,我见过二十四节气,被编成了歌谣。“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冬雪冬雪小大寒。”时至今日,我还不能顺畅流利地背齐全。多少年来,我对节气形同陌路,没有一点情热。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