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姜原来-打地铺的剧作家
姜原来-打地铺的剧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772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说明

   打地铺的剧作家、大地行走者、大概日子过得最简朴的上海人生活最丰富的基督徒民间思想-研究-讲学-实践者——“树者”。平信徒。

  基督徒作者可以“两栖写作”——即有为信徒也有用公共话语面向整个世界的作品。这里早先的大多数文字,原本发表在中庭教会的各种刊物上——以前一直恪守这样的首发园地,因为这样的文字本不是个人宣泄而是地下河的涛声。朋友们一直要求我设博客把分散各刊的作品集中起来,可我对电脑一窍不通。11年5月,龙应台女士邀请我到台北举办公共讲座。她们催促下,弟兄姐妹和我女儿才匆匆设了这博客及其与之链接的两个作品专栏。应该再仔细做版面调整,其中一些文章也要校对修订,我太忙还没来得及做,深至歉意,我会尽早完成;还有一批旧作和新作会陆续发布;大家很关心的我的许多讲课程还有待整理成文;当年的马槽朋友们办了多年的纪念马槽活动博客(曾经马槽)则链接在最后一栏。(再次深深感谢参加过马槽任何阶段活动如今散布天下的朋友们尤其是多年一起在马槽剧社舞台创作的年轻朋友们。)

  12年5月起,我重新转入公共领域作为主要写作方向,并开了微博,但为了避免折腾屏蔽了评论,也没时间在网上和大家对话,除特别情况外也不能回复朋友们的询问,亦深请原谅。谢谢每位,愿上帝赐福你。

        姜原来2012.4.28
作者简介

  本是罪人,黑夜流亡,瞎子赶路,徒然奋挣;基督救恩,原野星光,十架生命,奇剧交响。

  上海独立剧作家姜原来,基督教及公共思想研究者,一个普通基督徒—原创作品中六幕大型音乐历史剧《贝多芬在》是当代内地最宏大的民间话剧,在上海断续公演四年多,在香港公演三场。六场大型话剧《雁荡平安夜》近三年在北京等地演出,大型话剧《莎士比亚在嘉兴》曾排演被停。发表一批话剧电影剧本和小说、散文、诗等作品。九十年代创办主持的“马槽沙龙”被誉为“上海唯一非商业性严肃大型民间沙龙”,主持数百场专题讨论;然后参与创办带领马槽剧社多年。沙龙剧社一一被停后,常年一边奔走各地城乡采访,无法推脱时讲授“信仰与”、“基督与现实”系列课程,一边继续在各大学、团体、企业举办文学、音乐、戏剧等讲座;在各地带领百余次“马槽考察”海内外各界知识分子二千余人参加。

  此前在上海长大,去黑龙江做农民,大学毕业后长期在政府高层和科研部门工作多从事风景区水源区等环境保护管理规划,因此经常奔走原野万里行路读书、上下经历苦思领受---终于明白“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我就罪恶沉重。83年决志,89年受洗,舍弃一切跟随基督。九十年代起渐渐从事工作。

  二十余年一直是:睡着地铺写着上演大剧的作者,没有任何公共名衔但忙于海内外讲课的基督徒学者,除了几千书几千古典音乐cd万页思考札记几十万里大地深处经历外没有任何私产的思想者,十字架之路走得跌跌撞撞伤污累累常常顾此失彼狼狈不堪但仍然乐此不彼,因为事实正如圣经所言“----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况且,在公共领域基本商品化、信仰都面临市场化变质的今天,这种持守事关重大。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小电影剧本)

 

姜原来

 

上海老市区淮海路陕西路口,人头攒动的繁华街市。

一个年轻人背着一块画板,胸前挂着一个硕大的书包,行色匆匆走在人流里。

他被汹涌人潮裹挟着,挣扎着,想离开喧嚣的人流。可能是因为前前后后背着的东西太累赘了,人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又把他卷了进去。

人潮中,他被一个人撞了一下,身子一歪差点摔倒。脚步踉跄中,他又差点绊倒另一个行人。这个人一把狠狠地抓住他的衣服,吼叫起来。他惊惶地向这个人道歉着,退到了墙角,这才发现,自己一侧的裤袋已经被人割破,钱包没了。

这样跌跌撞撞地沿着淮海路往东走过一个路段,终于向北拐进了茂名路。他转过身来停住脚步,喘着粗气,擦了把汗,望着淮海路上潮水般的人流,好一会儿,才转身慢慢地沿街走去。一路打量着街边的老建筑:国泰电影院、锦江饭店、兰心大戏院……然后他又穿过马路,沿着街的西侧折了回来。他放慢脚步,来到旧法国总会花园外一棵粗大的法国梧桐树下。他停在这儿,把背着的东西放在树干边,然后仔细架起了画架。

画架上,有一幅快要完成的肖像油画,画的是一个姑娘,应该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吧。她的容貌清秀,可神情悲郁。

年轻人的目光始终奇怪地回避着正前方。他坐在凳子上,低头凝视着自己的这幅画。然后轻轻打开画具盒,摆放好调色板,埋头沉思了片刻,才缓缓地向着正前方抬起头来——

正前方,画中的那个姑娘已经站在了那里:她身穿一件连衣长裙,那淡绿色布料已经陈旧,可是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她的脚上穿着一双乳白色的平跟塑料凉鞋——在这个以时尚着称的大都市,在这个艳丽的盛夏,这身穿着太落伍了,反而格外显眼。

青年画家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她和他的目光又相遇了。她的目光中,有一种清澈见底的暖意。这种清澈他曾经熟悉得都不以为然了,因为那时候、在那远郊家乡湖边的村子里,他就是在这样的众多目光中长大的。只是后来,住进这个人山人海的城市,他才发现,在这里,这样的目光难得一见----可是,眼前这个姑娘的目光中,还有着他以前从没见过的一种颜色——一种夜色!别说在城里,就是在乡下,他也从来没看到过这般乌黑的无边无际的夜色。这些天来,每次,她如约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清澈乌黑的目光,会闪电般在一瞬间灼得他剧烈颤栗。狂喜与痛切刹那间席卷了全身,他狠狠的抓起画笔,冲动地在调色板上搅动着色块。他能感觉到,那电流,瞬间也灼遍了画笔、颜料,并随着他在画布上狠狠涂上的紫黑色第一笔,而灼亮了整幅油画。

她的目光已经迅速沉落了下去。她拢了拢头发,又把那条又粗又黑的发辫拢在胸前,退后了一步,整个身子都靠在铁栅栏上。她炯炯的目光投向远处,嘴角掠过了一丝微笑,好像无言地说了句:“开始吧,我准备好了。”

她身后,铁栅栏后面,旧法国总会偌大的树林里,夕阳在沉沉落下。她消瘦姣好的面容,渐渐融入越来越浓的阴影中。

……

“小伙子,一幅好画!”从他身后,传来一声赞叹。其实刚才他就隐约感到了,有个人站到了他背后看他作画。虽然这儿离喧闹的淮海路不远,可这段茂名路一向行人稀少,出奇的安静。已经好些天了,每天下午,他赶到这儿画这幅画,偶然会有行人驻足一旁观看片刻,但还从来没人打扰过他。

“谢谢。”年轻人头也不抬地轻轻答道。显然,在这幅画马上要完成时,他不想被打扰。

“你真行!”那个人兴致勃勃地指了指正前方继续说:“好像……真有个姑娘站在那儿似的……”

年轻人好像被蜇了一下似的,画笔啪得一下掉在了地上。他赶忙捡起画笔,回过头惊讶地看看那人。那是个老人,他向青年画家歉意地举了举手,可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继续说着:“……我懂我懂,真正的艺术家,才会有这样的境界!如临其境如见其人的境界……不过,奇怪,看她的衣着,发式,全是几十年前的样子。你年纪轻轻怎么画得这么准确……自然,可以找到那时候的老照片……可是,你看这表情,这眼神,如今的上海姑娘可没一个这样眼神的,简直绝了……就像蒙娜莉萨那样独一无二,可遇不可寻……,没模特儿,你怎么画出来的?”

年轻人一直凝视着正前方,似乎没有听到老人没完没了的追问。

“你怎么画出来的?这人,这眼神,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呢?”老人仍然唠叨着,“……我就住在这条路上。以前我好像见过她,几十年前?就在这条路上,我有些想起来了,她应该就住在前面茂名南路南昌路那……她是----?三十多年前?你怎么画出来的?”这回老人兴奋地大声问道。

“我……听一位老师常常讲起她,讲过很多……”年轻人這時候才感到對有些失禮,便稍稍轉過身子對老人喃喃答道。

“她叫什么名字?”老人不依不饶地追问。

“她叫……她叫……”

年轻人慢慢轉過站身来,目光重新投向前方----他的神色霍然变得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格外庄严----

前方,只有城市的灯光,透过铁栅栏后面的树丛、透过铁栅栏,在乌黑的夜色中闪烁着。

一阵阵钟声,远远地、沉沉地传来。

作于2003.4 .27

(片尾:谨以此片,纪念林昭姐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危险人生、

情感

健康

文化

基督教

分类: “树者”札记
《更多的人死于心碎》-这是曾获诺贝尔奖的美国作家贝娄的一部小说。在社区在学校甚至在路上,常常听到豺狼人生的悲叹,最近又接连听到几起自杀事件-谋生求存更加严酷、人际关系更加冷酷,此时此刻,这里才是“更多的人死于心碎”之地。/其实还有截然相反的事态在发生-慈爱温暖的大事态。几天前我们十来个基督徒在复旦餐厅晚餐时,陈牧接到一个长途电话:他家乡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学老师癌症晚期了,渴慕上帝救赎。陈牧退到一边和他谈了十几分钟,然后我们一起同心合意为他祷告。来自内蒙的巴特牧师以前就是癌症研究专家,他深知情况的紧迫,于是,当天深夜他和陈牧及来自宁夏的另一位同工驱车千里赶到安徽。他们为那病人祷告、给他许多劝勉安慰,那位病人终于决定来到主前。临走,三位牧者除了留下汽油钱,把身边的所有钱都给了病人家属----。/狼式世态里,这来自圣爱的美好事态规模也越来越大,但困难的是,在中国这个鲁迅所言“世界上最大秘国”,这样的事态你在公共传媒无从知晓。我在课上常常给大家朗诵狄金森这首诗:“如果没有在人间找到天堂,那么你也不会找到-在天上;因为天使就在你隔壁租房,无论你迁往何方!”。是的,基督信仰几乎已经遍及每个城乡,基督信息可能就在你隔壁。只要愿意,你能找到!“凡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教育

文化

历史

基督教

分类: “树者”札记
我的学生用我名字建立微信群后不久,发生了感人一幕:群里一位弟兄中学老师的丈夫正在上海中山医院抢救,没有o型血。该弟兄在网上及该微信群里发布信息求助,好几位o型血朋友和弟兄姐妹立即赶去献血。我把那天一篇有关微信附后——老马友“读者”:《朋友圈,救命圈》今天中午,微信“朋友圈”中出现了一位来自无锡的白血病患者高中女教师王雪艳其丈夫黄贤文的救助讯,本月5日从无锡送到斜土路中山医院新大楼住院,患左房粘液瘤,手术急需1000毫升的O型血液。我正好是0型血型且以前血样也是很好的,只是不清楚59岁年龄献血行不行?下午我找到病房时,原来四点钟黄老师已经发出讯息,急需的O型血液已经筹集够了。令人欣喜、令患者家庭安慰的是,在中午“朋友圈”的讯息发出后,很快在下午就有了好几位O型血液朋友赶到中山医院献血,而且献血朋友及与患者之间也并不相识,真可谓朋友圈,救命圈,大爱圈!网络与微信的力量让读者叹服!/那事后微信里正流传一文《中国进入人人彼此伤害的时代》。我作了个回应,修改后再附后:基本如此不绝对。请看刚刚发生在(很惭愧是我的学生用我名字建立的)微信群里的事吧-朋友和弟兄姐妹们赶去中山医院为素不相识的人紧急献血;又如请走进不少教会吧那里发生着崭新的一切是世人无法想象的。再如请走进上海马槽朋友群里吧他们大多还不是基督徒但请听他们十几年二十几年亲身体会吧那里有丝毫伤害吗?请走进北京远郊十字寺马弟兄家或常熟沙家浜天主教渔村赵弟兄家,他们是怎样在待人甚至陌生人……仍然有地方有人不顾一切地善待他人,因着主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3 11:02)
标签:

基督教

情感

育儿

教育

上海马槽阿婆

分类: “树者”札记

偶然看到-应该是温州或杭州曾去讲过课学校的一位弟兄吧,写了一篇微信。因为所提事涉及一点争议话题,所以还是把这微信和我的回应都如实记录如下:

“有一老师带着他母亲来上课,他是如此“屈膝”与他的母亲!他的伟大与他母亲密不可分,他对她母亲的思念无可掩饰!他的母亲也许就是他这么多年的代祷者,奥古斯丁的伟大也亦得意于他母亲一直含泪代祷吧!无名老师就是敝人对他的称呼!亦不知出于何意,也许他本人断不以此事夸赞,但吾至今亦有触动之意!”

回应“深深感动这位弟兄的理解鼓励。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回应一下,因为和这弟兄看法不同,有同工私下认为这儿子思母过度~博客微信连载的忆母文章情重过忧不合保罗有关训导。但是这儿子因为必须以心灵和诚实来到主前所以根本不能掩饰对母亲的无尽思念~这思念必时时刻刻伴随其直到与母亲天国相聚。只是这儿子不但根本没有弟兄赞誉的丝毫“伟大”而且同样是个名副其实的罪人只是在母亲带领下得蒙主救恩而且得救后亦太多亏欠~此生必须永远如陀斯托也夫斯基言“与主同在即与忏悔同在”了,其有它载。谢谢弟兄姐妹们接待这儿子和他母亲同行服侍,那美好日子将永远安慰做儿子的和做母亲的~仍然在地的和天家等子的。有主,有主内弟兄姐妹,人生才可以没有绝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9 16:27)
标签:

教育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树者”札记
生来愚钝不是谦词。年初两位学生手把手才教会了我用微信,他们还拿我做群主开设了“姜原来老师文学交流群”,群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有如此之群的,惭愧。不过渐渐的发现微信的确方便,精彩信息不少。加入这群的一些马友不时有精彩信息链接发表,例如老朋友“读者”显然视野开阔海览信息精选发表,给我这样只有很少时间看网的人带来许多收益,谢谢朋友们。所以推荐还没有微信的朋友们真的值得去看看。当然也欢迎老朋友们加我(我的微信号即手机号13816772945)。至于怎么加“姜原来老师文学交流群”我也不懂,只好请你们问问行家了(是否也用我被学生绑定为“群主”的我的上述微信号?)例如今天看到“读者”链接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后面无名墓碑文,实在精彩,我的两篇评论——这篇碑文实在精彩建议每个没有读过的朋友务必一读。但是不知哪位狗尾续貂付的六段文字多属心灵鸡汤实在不堪。也有意义~对生命存在的伟大理解和庸常感觉~真理和浅识就这样仅仅一步之邀。/墓主的意思当然是~改变自己成为更好更善的生命。接下来的大问题便只有:人怎么可能改变自己尤其在这个如此严酷的生活世界里。更可能的改变不是截然相反的吗?!推荐请读(罪与罚)吧。怎样彻底的两种改变的生死冲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基督教

情感

文化

育儿

教育

分类: “树者”札记
“这在那儿算得了什么?一切都是恩典”。这是贝尔纳诺斯名作《一个乡村教士的日记》主人公青年神父弥留之际说的最后一句话。毕士德的杰作《返璞归真的牧养艺术》里感慨万千地引述此作此言,令我再次翻阅贝尔纳诺斯,也不能不感慨万千。当然,此言所说“那儿”指的是基督教信仰的天国是未来的新天新地是复活永生。就像这几天读的另一部精彩法国神学著作《信》(天主教上海光启社版)说的,对于今天世俗社会,这是最不屑一顾的胡言。但这正是基督教信仰最生死攸关的核心问题之一。正如圣经说的:“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只有“那儿”的真切,才能返身严肃见证这儿的“一切都是恩典”。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样清醒洞察了这关键所在,请读《当代国际学者论陀----》可知他晚年全部创作的核心就是直面这关键-极度诚实地直面。几十年前带领我母亲来到主前的周师傅在五十岁就蒙召归主了。昨晚,周师傅女儿女婿邀餐叙谈。从小熟悉常常来我家的周师傅,其清瘦亲切的形象迄今历历在目。我们一起回忆俩家长辈们跟主往事,珍惜这主内的三代情谊,我也更加明白对上述一主题严肃领受-创作的重要。求主带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春节、

马槽阿婆、

情感

文化

基督教

分类: “树者”札记
母亲逝世后第一个春节,心灵如何渡过惟主知道。特殊春节需为接下来写作留琐记:叶老师再三叫去港过节,我向她解释:妈妈太恋家了,这个春节她的主怀之灵会回家的我不能离开,果然妈妈和外婆----。以后叙述吧。节前和女儿及好几位弟兄姐妹和朋友去教会听陈牧震撼人心的讲道,午餐交通,然后赶写出王晟《新仁学-跋》。年三十午餐照例在舅舅家,和女儿一起去;傍晚去林林妈妈家族聚餐,然后女去完成她的德式习惯-天天游泳,我在室内泳馆外散步等待再一起回家守夜;大年初一和女儿一起出来我直去老朋友王韧家,倾谈至下午;访二三十年前住过些日子的天潼庵路,老房依旧,阳光下漫步深思;傍晚在林林大舅舅家聚餐,深深感谢;大年三十晚起三晚女儿一直陪伴,珍贵,思母,埋头读书;初三晚访陆俊家,他们夫妇和女儿杨杨一家子是我母亲最亲密的忘年交之家;初四到今初七多和女儿忙着改稿,间或友朋来访各地电话频频,深深感谢;有空便埋头读书乃至通宵,有几书特佳须推荐大家分享:第二遍细读《当代国际学者论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根除惯性》,这才是卡夫卡所言“劈开冰山的冰斧”类书!读美国傅士德《属灵传统礼赞》《简朴生活真谛》,亦不可错过的佳作。进入羊年,开始我等基督之羊在虎狼原野新程,愿主全然带领,阿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3 17:01)
标签:

马槽阿婆、

基督教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树者”札记

母亲去世一个半月了。请允许我和我女儿一一深深感谢(以下简记的)大家的陪伴-代祷-纪念-安慰——为我母亲送行的除了我们家本就人数很少的亲戚外绝大部分都是各教会同工们弟兄姐妹们和母亲的忘年交-这么多中年青年马友们;追思会后护送母亲遗体去远郊火化,刚到那,发现还有未办程序,我表哥赶回市区,这时最早的马友小戴老师自己打车赶到了,一直陪伴安慰着我送别母亲;结束时表哥表弟也赶到了我们四个人一起仔细捡集骨灰,当我们带着骨灰回到家,一群年轻的马友和我女儿一起早就迎候在我家,我们一起为母亲祷告----;一个半月里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外许许多多同工弟兄姐妹们朋友们的电话和信息,尤其是香港叶老师再再邀我去港休息调整并作了精心安排;小桂小徐周影小何秀萍包子琴琴张乐小王小郭黄蕾燕云等年轻的马友们一次次邀我聚餐倾谈安慰;母亲好友周师傅的女儿丽霞姐妹带着她老父亲连夜赶来致敬;蓉蓉姐妹多次长时间陪伴安慰尤其周月之夜蓉蓉姐妹一直陪我到凌晨三点半;昨天母亲的忘年交王韧夫妇在家热情款待我和我女儿深深纪念我母亲;俩陈夫妻牧师特地邀我去他们家作客长谈夜宿-这是母亲去世后除了在复旦公寓女儿那住外我唯一的外宿;钟点工小张照常来我家一直给予安慰鼓励;感谢新民晚报编辑记者主编的关切报道;也深深感谢我舅舅舅妈表弟表弟媳妇表妹的一直关切、感谢苏州姨妈和表哥们的关心。请大家再为我母亲为我和我女儿代祷。主必纪念大家。正如圣经说的:“----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我正在深入准备-在以后的作品里深入呈现母亲的生命-继续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主题深入对话呈现基督教复活永生的深邃信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9 17:59)
标签:

情感

育儿

基督教

马槽阿婆、

文化

分类: “树者”札记
“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116:15)我母亲去世40天了,在结束追忆母亲系列博文时,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她去世前的一些奥秘现象。她最后一次住院,医生已嘱她身体全面衰竭要随时注意,但是她非常想家,我和女儿在她病情稳定后还是按她最大心愿把她接回了家。这最后两个月多里,和她感情很深的我表弟多次带着妻子孩子来看望她,她握着这两岁侄女的小手异常高兴。她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醒来就看着我,听古典音乐,话越来越少。晚上按她要求常常开着灯,她说她不喜欢黑暗。她越来越多用上海话直接叫我“姆妈”-母子生死相依的感情已至极点。圣诞节前我早早布置了圣诞树-这是她每年都喜欢的安排。她所在读经小组的一对弟兄姐妹来看望她,然后她熟悉的内蒙古教会的巴特弟兄一家来看望她,她有些累但是非常高兴。巴特带他祷告-这是牧者带她做的最后一次祷告。我把他们送到楼下,随巴特一起来的松江教会青年牧师李弟兄突然告诉我:他在祷告中感到主可能要来接我妈妈回天家了,我心一惊----圣诞节一早,她最心疼的弟弟(我舅舅)带着圣诞蛋糕来看她,她一直深情看着我舅舅---。主让她度过了圣诞节,四天后的晚上,“120”耽误了近半小时还不来,我不得不电话我表弟开车,背她去六院。在车上在六院我把妈妈紧紧抱在怀里不住祷告。舅舅舅妈都赶到了了,我知道她在等待孙女。太巧了那天晚上林林正好在不远的德国领事馆工作(要是像往常那样在复旦,再赶来就太晚了),她及时赶到了。在我怀里,她一定听到了我告诉她林林赶到的消息听到了她最牵挂的孙女在她身边对她的呼唤,于是她离开了----。主亲口说:“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妈妈,你的儿子孙女等着永远和你不再分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9 16:45)
标签:

马槽阿婆、向死而生的

信仰、

情感

育儿

基督教

分类: “树者”札记
“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116:15)我母亲去世40天了,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她去世前的一些奥秘现象。她最后一次住院,医生已嘱她身体全面衰竭要随时注意,但是她非常想家,我和女儿在她病情稳定后还是按她最大心愿把她接回了家。这最后两个多月,她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醒来就看着我,听古典音乐,话越来越少。晚上按她要求常常开着灯,她说她不喜欢黑暗。她越来越多用上海话直接叫我“姆妈”-母子生死相依的感情已至极点。圣诞节前我早早布置了圣诞树-这是她每年都喜欢的安排。她所在读经小组的一对弟兄姐妹来看望她,然后她熟悉的内蒙古教会的巴特弟兄一家来看望她,她有些累但是非常高兴。巴特带他祷告-这是牧者带她做的最后一次祷告。我把他们送到楼下,随巴特一起来的松江教会青年牧师李弟兄突然告诉我:他在祷告中感到主可能要来接我妈妈回天家了,我心一惊----圣诞节一早,她最心疼的弟弟(我舅舅)带着圣诞蛋糕来看她,她一直深情看着我舅舅---。最后的晚上,“120”耽误了近半小时还不来,我不得不电话我表弟开车,背她去六院。在车上在六院我把妈妈紧紧抱在怀里不住祷告。舅舅舅妈都赶到了了,我知道她在等待孙女。太巧了那天晚上林林正好在不远的德国领事馆工作(要是像往常那样在复旦,再赶来就太晚了),她及时赶到了。在我怀里,她一定听到了我告诉她林林赶到的消息听到了她最牵挂的孙女在她身边对她的呼唤,于是她离开了----。主亲口说:“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妈妈,你的儿子孙女等着永远和你不再分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为孩子和大人写的

马布历险记之一 —— 马布出生

连载剪贴布故事画 

马布历险记之五 —— 马布看猴

连载剪贴布故事画 

给民工和其他人写
小说诗歌—树行者

为了生命,你要认识耶稣基督

写给出门谋生朋友们的 —— 传道诗

http://yuanlai.xanga.com/

xanga blog

blog.sina.com.cn/themacao

曾经马槽--- 马槽博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