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在昌耀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

 

昨天还说,在这么好的酒店举行首届昌耀诗歌研讨会,来谈昌耀,有点不安。昌耀生前,受到过很多苦难,自己很难有机会住到这种高档酒店。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寄居在摄影家协会的一间办公室,写出这么好的作品,交给我们这些无关人士,在高规格的酒店来交流。转而一想,也许昌耀是开心的,他把苦难转化为伟大的作品,让我们在他家乡最高规格的地方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5 14:25)



古同村把我当作一团湿泥

窝在手里乱捏

前几天捏成一口水塘

给一头闷热的水牛降温

它的鲁莽,需要我用浮萍按着水面

稳住躁动的鲤鱼

直到它起身,走向自己的沉默中

才把我拉回万国城餐桌上

一碗冷却的葱花牛肉汤里

·

今天捏成去年的老母亲

腿疾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去年接到张枣诗歌研讨会邀请时,就准备参加,但一直没完成主办方要求的论文。会前十天左右,我连发言提纲都交不出。前五天左右,主办方要我交一个题目,好打印流程。我也没有,就电话里给她随便报个《读张枣随感》。随后觉得对不起主办方,逼着自己花了一天多时间写了篇文字,就是《张枣究竟是多大的诗人》初稿。没来得及修改,就有事情去了澧县。当时还不知道会否参会,只留存在自己电脑上。从澧县赶回来参加会议时,担心文章某些提法欠妥,或引起不必要的误解,觉得应该请张枣的挚友柏桦先生先看看。没想到他很快给予了足够的肯定。

 

2,会后把文章修订了一下,发布在新浪博客。随后《圭臬》《作家网》《凤凰读书》几个公众号(公众号版本里还有错字和病句,博客版本会逐步修订)进行了转载,很快在朋友圈发酵。收到的各方反馈,出乎意料。从能看到的反馈意见来看,认为文章客观公允的应该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锋评诗3》序               

 

有人说,诗是拒绝评论的。诗是诗人自己的体验。就像死亡,生者谁能说出死亡的秘密?就像性高潮,你感受到了那种美妙,但你永远无法用词语准确说出来,只能用高潮去感受高潮。你若想言说高潮,无论你表达能力多强,描绘多么美妙,不如我自己体验高潮。所以评论永远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们对一首诗能进行阐释的部分,通常是其概念意义或逻辑意义。这部分是透明的。透明程度与表达意图、准确度有关。对一首诗而言,更重要的部分,是其概念或逻辑意义之外的诗性意义。这部分是不透明的,只存在于诗人的阅读体验中,其美妙难以言表。一首诗传递的诗性意义越高级,对体验者的接收系统的要求也越高级。是所谓高山流水。没有人能接收到一首诗的全部诗性意义,无论他的接收设备多高级。它还会溢出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接收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死后

严彬

我又回来了
推开门
跳进自己的身体
参观他的地下室
带走几件旧衣服

严彬说要辞掉《凤凰读书》去专职当诗人。他担心此后别人不再把他的诗当一回事。他的反应正常,说明他很清醒当前的诗歌发表生态。但他明知道如此,还义无反顾辞去工作,这就显出了他的可敬一面。有了这种品质,他无需担心,对一个如假包换的好诗人,文本才是王道。三年前的严彬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那时他乐于为其他诗人当粉丝,低调,安静,对自己的作品缺乏自信。“明天诗歌现场”微信群准备分享他的作品时,他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不安。在我一再鼓励之下,才从犹豫中鼓起了勇气。可能他自己也没想到,那一夜,他的诗很受欢迎,之后,他迅速成了80后的热门诗人。在各种刊物发表,出书,参加活动。他总算可以享受到诗歌带来的喜悦,而不是悲伤。当初,读到这位刚认识的小老乡的诗歌时,就很惊讶,对于一个80后男青年来说,他诗歌里的悲伤气质,来得太早了一些。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谭克修《洪山公园组曲》阅读札记

           荷戟寻仇

 

诗人谭克修近年来致力于诗集《万国城》的系列写作,以拓荒、耕种和斩获他钟情以久、心驰神往的,人、诗和城市之间的本质与关系。从披露的部分作品看,他的洞察力、创见性和落实度一样出类拔萃。他既是规划师、建筑师和投资人,也是诗人、看客炮手。诗内诗外多重身份的交织叠加和相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把句子写实,每一句能落地,是我在写作中一直做的事情。这样写作的诗人好像越来越多。这种写法,若处理不好,容易把诗写得太实,太死,趴在地上站不起来。虚与实的关系,是艺术作品最古老的关系,最为重要的关系。意识到虚实关系的重要性是第一层次。在写作中处理好,是第二层次。处理这个实,就像画一个陶罐要处理好素描关系,线条明暗关系处理到位,层次丰富,陶罐才会结实,感觉能用指关节敲响它。实是作品的基础部分,在实的基础上,再来看你处理的那个虚,是盖世神功如来神掌,还是唬人的花架子,涉及到一个诗人的综合修为。诗的境界主要是由那看不见的虚来定位的。那看不见的虚,决定了诗人能否顺利来到第三层次。当代艺术里,阿巴斯的电影,安藤忠雄的建筑,拉金的诗,都是处理虚与实的典范。当代汉语诗歌里,这样的样板诗人,并没有谁特别凸显出来。通常认为知识分子写作是由虚到虚的写作,口语诗大致是由实到实的写作。废话写作就故意消解诗歌虚的部分,甚至认为并不存在,或不需要那个虚。回到黄土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凤凰网,北京时间,作家网,诗歌中国网,诗生活等消息)

 

近日,被誉为汉语诗歌前沿读本的《明天》第六卷,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明天》创刊于2003年,刊名由北岛主编的《今天》启发而来,坚持独立的民间诗歌精神,以刊发作品的高迈品质著称,侧重于朦胧诗群以后的国内一线诗人作品,被认为是新世纪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民间诗刊之一。新一期《明天》诗刊的主题是“中国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明天》,为某刊写的一篇短文。)


《明天》是2003年创刊的。我在《明天》第一卷卷首语里说过:“如果说《今天》可视为诗学倾向大致相似的部分优秀诗人的集结地,那么,《明天》的出现,却是以当前诗歌写作的差异性为前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11:24)

朦胧诗里,词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意义,和物之间不再有过去那种透明的必然性关系。词和物从同一走向分裂,是汉语诗歌的一次断裂性发展。从福柯的“认识型”角度来看,词和物的这种关系,可以和“古典时代”模式对上表:物除了成为自己所是的一切以外,不再成为其他任何东西;词不再是物的标记,而是沉睡在布满灰尘的书本中。在这种模式下,能指和所指处于一种对立的关系中,语言不再是世界的相似物,而要把世界揽入怀中。这让受到维特根斯坦、索绪尔的语言哲学,福柯的知识考古学,罗兰巴特的零度写作等思想影响的部分第三代诗人不满意,以杨黎为首的“非非主义”,以韩东、于坚为首的“他们”,认为汉语诗歌应该有更先进的语言观,提出“诗从语言开始”“诗到语言为止”“拒绝隐喻”等现代语言诗学主张,想让语言去掉此前的表象功能,专注于在自身的存在中表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