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近来热烈的美国减税讨论,谈到了福利国家瑞典。瑞典的“高税”,与很多欧洲发达国家类似,或反映一种“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追求。那些国家发达到了一定程度,就停滞不前,把生活材料的分配放在了首位,而把建筑和制造放在了其次。可以认为这反映了欧洲资本主义的衰落,但也可能是一种和平的社会主义过渡,或向共产主义的“冒进”,迄今竟也确有相当的侥幸成功。富国强兵,顾名思义,就不是“小康”;西北欧重分配和福利的做法才是“小康”的概念和实践。
瑞典的税收,相比它的政府和公共设施财政需求,我看已经够低了(例如这个国家甚至破产了国家邮政)。政府的难题是如何调控国家的亟需,与满足人民对幸福生活的追求相平衡。瑞典在这个方面应该是世界的典范。
欧洲的“小康”,中国的“崛起”,对于美国都首先是经济上的挑战。美国赞成特朗普的半数选民,也想过欧洲那样的小康日子,而不愿意继续不顾中西部贫穷落后、施舍世界并军事输出民主、使沿海都市一部分人暴富起来的一些列国策。这个趋势不是近年来的全球化进程所造成的。
这个趋势,在美国1970年代就显露出来了,多年来一直在变本加厉地发展:美国的贫困阶层,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网上有很多关于节能灯(紧凑型荧光剂等CFL)的最新健康危害的科技报道。以下是前沿科技顾问国际公司的一篇第三方报告,算作不代表任何企业或行业观点的科普和“商普”:《讲解“后LED世代”的高光能晶体灯丝灯》, 羅晉,2017年1月8日,Rev.D。

... 对电光源影响健康的关注:
光污染是对人类日常生活和生命影响最大的人为健康危害,因为它无时无刻全面地干涉着人体。比起被关在室外、并至少有人体呼吸系统过滤免疫的“空气污染”,人们暴露在更多的“光污染”的都市街头和室内,所受的健康侵害要大很多。
为了对付都市能源的短缺,为了追求强光刺激的昼夜活动,为了制造商颠覆扩大其销售和盈利,加上政府的主观意志推动,无知使用器件有缺陷、应用并不成熟的节能灯,其代价就只能是牺牲使用者的健康。这或是个咎由自取的选择?荧光灯和节能灯泡比起白炽灯有种种光质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评

都市生活

分类: 人云亦云
身历其境: 我有一次经历。家母请的家政服务者,我们称她“阿姨”,从安徽过来,就是住在这样月租几百元的大兴棚户区已14年。不是最近因她辞工我帮送她的家私回'家',怎算是眼见为实? 开车穿过丰台“总部基地”商住繁华、辉煌亮化、人流熙攘的繁华都市夜景,往南行到五环和六环之间,就进入了一个连绵公里的昏暗村落棚户区。进入它坑洼失修、被危房错落挤压的狭窄单车道,是个没有公共照明的巷子。说它是“巷子”是因为它很窄,但它很长很长而且四通八达。两旁的分支延伸到棚户区不见底的昏暗深处,又隐含着棚户区暗藏的背景规模。我全靠带路的电动单车(她家先生)在前面'导航'。他得不时停下,等我驾车挤过狭窄的空间前进。在昏暗的巷子几乎看不出路面,都是纷纷行人和散乱堆积着的货物、家私和垃圾,临街住户们就在路旁烧火做饭,有的点起垃圾篝火,做着无足轻重的营生,有些是在推车销售,卖着看不清颜色的食物和物品。路面上的人群或行或站或坐,盯着我的车以步行的速度驶过,一寸路也不必谦让。我便打开车窗,目光相处,却也和蔼。我道着“劳驾”,耐心迁就着路人的方便,一边道歉和道谢。扑面而来的是烧烤香味混杂着一股腐败物的强烈气味;仰望天上,并不见星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节日

历史

传统

时评

杂谈

分类: 澜城


Thanksgiving:中国人都在微信上互送“感恩帖“。美国的感恩节,来源大概是:在欧洲受迫害的清教徒背井离乡,漂洋过海需求出路(孔夫子的“道不成”说?)。第一批到达北美东岸时,历尽千辛万苦,已是饥寒交迫。幸亏当地的印第安人給了他们食物和住处,帮他们安顿,解救了他们。从此这群人的后裔,创建了后来的美国。故定名为“感恩节”,是针对地主之谊的感恩。只有美国纪念感恩节。
感恩节是个历史并不太长、但更重要的美国传统节日。所提醒人们的,是关于现代美国的一个国家初衷,而并不只是广义的基督教式的与人为善和好心好报,或延续欧洲的传统习俗。中国人现在时兴过美国的感恩节,是广义上的感恩,凑人家的一个趣日。但或许中国人也不必只纪念中国的传统节日和习俗,或追随欧美的传统和习俗。该有自己说明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月19日 美国通过史上最大规模减税,中国面临严峻考验?
这是竞相传阅的一类惶恐新闻,但我还是没怎么看懂,它为什么是”中国面临严峻考验“。当然,能理解笔者的中国角度:世界上每个地方的事件,尤其是大国的动向,都被视为对中国的挑战,因为中国正是在“大国崛起”的时代,我们在哪里都有利益,都有冲突,都遇到防范。但这毕竟是美国联邦对本土企业的减税。理智地说:它实在的是对美国政府公务和公共设施运转的严峻财政考验。
中国公司出口美国所竞争的,多是美国的小商品和低端消费累产品。这些向来不也并不是美国本土的跨国企业缴税的重心。
什么是“中国所面临的严峻考验”呢?是中国自己的老问题:攻关设计和制造大型成套设备出口,本是在在80年代周建南前辈领导机械工业部时代所作出经典业绩、具有代表性的创新出口策略。这个策略并没有被之后的改革开放计划经济在国企中普遍展开。倒是主要加上了民企大量倾销美国消费市场的小商品取得了贸易顺差和优势。
在美国,减少或限制这些中国小商品的进口,对美国的国计民生没有太大的影响;而且如果美国的经济危机加重,消费者就会自动减少对消费市场的需求。如果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11月18日

读了《中医西医,谁能...》这篇文。是好文章,能觉得笔者是在苦口婆心地举浅显实例来说明中西医的利弊,但是太麻烦了。这其实是个非常明了的问题。反对中医的人反正是不会被多几个例子说服的;已经赞同中医的人,或不耐烦读这些个例子。

人类进化过程是20万年,在绝大那部分的漫长过程中是没有医药的,靠的是人体借助和兼容自然的免疫能力(例如我们体内各自有一公斤多的几百种益生菌,日常在发生着抗病和平衡的功能)就生存繁衍和进化了下来。很多动物也就都是如此。

然后是人类医术的发展:最早就是中医,它有兼容自然规律的原理,以预防和养生为主。中医开始于5000年前,有医药、有理疗,到2000年前才有了外科手术的方法学和实践。之后看西方:2000年前欧亚大陆有祭祀主导的所谓“巫术”,不知道它们的原理和依据是什么;到中世纪,巫医盛行、但以追杀女巫为由迫害产婆的“运动”阻碍了医疗的普及;非常原始落后的内外科医疗面对欧洲大瘟疫束手无策,人口灭绝近半。

近百年来,所谓现代西医才借助自然科学的发展取得大进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工业

社会

文化

历史

分类: 知无涯室
尊敬的领导、嘉宾、前辈和同事们,
我是代表羅沛霖总工程师的遗孀、與他一样健康长寿的百岁母亲楊敏如,在此感谢718厂的后代。感谢您们關注羅沛霖,感謝關注他的老同事李瑞,感謝關注他們成為終生朋友和忘年交的新老“718人”。感謝您們發揚他們在新中國初期的創業贡献。对羅沛霖來說,从1951年开始,718厂就是他一個最得意和尽心的事业。 现在全靠工厂的后代在发扬光大这个工厂的事迹,他也与此一起光荣。
多年来718廠和11所曾多次邀请羅沛霖参加纪念活动,甚至为他祝寿,每每给予李瑞厂长和羅沛霖总工程师许多特殊的关怀。羅沛霖曾说:这些老同志的聚会,夸奖了我们两人,同時就是肯定了他们几十年前 青年时代的奉献;提这两位,实际上是為了不能埋没這個集體。“這個集體”,不仅創建了718厂的现代工业奇迹,而且成长出数千中國电子工业的骨干和领导。

请容我選读一段羅沛霖夫妇《蒹葭集》一书中的纪述:章节是《學成回家和新任務》:
羅沛霖在22個月內從名校加州理工學院修成了博士。在回國安排工作時,受到延安時 軍委三局老領導王諍的器重。在718廠的東德設計和中國建設中,受到國內外 技術團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启发:
近来每日从北京与北美西海岸实时通讯。每日晚饭后即睡到近午夜;然后工作到凌晨;再休息到上午。在大洋两岸的人觉得我好像是在昼夜工作。知情的视觉艺术大师约翰.休斯启发我:关于昼夜节律(Circadian Rhythm)新近发现的老规律:在17-18世纪欧美文学中,人们观察到人们的日常生活是“每日三餐两睡”。那是在高效室内照明(电灯泡)的发明之前。所谓“日落而归”,人们每日第一次睡眠(first sleep)是在日落、晚餐时候到午夜;每日第二次睡眠(second sleep)是从凌晨到早晨,竟像现代人的“午休”。然后“日出而作”。第一次睡眠和第二次睡眠之间:是对照明要求不高的家庭和社会活动。原来,这是人们的长期习惯或其实是“一日三餐两睡”,而且比工业时代人工室内照明(变为“一日三餐一睡”)的时间还漫长。
但是,最近一二百年来“一日三餐一睡”成了天经地义的昼夜节律。就此,近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说要保持如此的正常生活规律对健康的重要。要保持的是哪一个昼夜节律?
每日生活节律对人类的身心健康和进化繁衍很重要。但它怎么一定巧合现代社会所要求的“上班下班”时间呀?
人们昼夜节律的变迁,是在工业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央视2017年教师节的《好一棵大树》节目中。166中91岁老师潘其华出场,提到她101岁的老师杨敏如:“Life is to give, not to take.(生命是给予,不是索取。)”的师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健康

情感

医疗

杂文

亲情

分类: 澜城
    三周以来几乎每日在医院,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重症监护(ICU)区。偶生一念,与善文字的希思.阿卡特在微信上有片段的交谈,他教我读Victor Frankl的《人寻生命的意义 Man's Search for Meaning》;通佛学的胡才子又教我“往生”的概念;智慧的陈日兴告我他的亲身体验。以下翻译和整理成文,是为志。
    或还有前往的过程?“度”是在“生命之后”、'往生”之前的过渡。人们往往认为在当今世界死去的人,会进入各种猜测中的往生(西方人称'后生' post-life):灵魂出窍、轮回、天堂、地狱,种种。由于现代医学的发展,有了重症监护。ICU就能把病人送进一个据传统或过去的观念认为已经死去的生命阶段。这本该是之后的“度”,却在今生的世界发生了。
   在ICU创造的环境里,病人身体系统中的血象和电解质等被平衡到精确,器官功能可以被调养得完全正常。但是病人的思想,物理上衰老的大脑萎缩使其不再能活跃思考,小脑的反射变得迟钝,话语不清,感官恍惚。通常我们认为这都是病变所致。但或ICU已把病人送进了下一个生命阶段?其实未可知。
    本已放弃的躯壳和肉身,却物理上滞留着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ftcWX
ftcW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0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