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saixin
csaix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5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可不管马脸咋说,周福就是不理他,还说我跟你啥关系啊给你担保,马脸憋的脸通红,就嚷嚷着让周福担保。可周福就是不同意。

    事实上,看到这里,郑浩东已经清楚是咋回事儿了,他想发作,可却被文龙给拉住了,他瞪了文龙一眼,文龙斜着眼睛看着他,低声说,你再敢瞪,我就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郑浩东被吓的够呛,别说他了,文龙那样看人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点吓人,他就是这种人。那种阴冷的感觉,会让人觉得他是一条见血封侯的毒蛇。

    这时候,我瞅了一眼郑浩东,然后跟周福说,周哥,你就给他担保呗,怎么,你是不想让我们赢钱啊?

    郑浩东立刻会意说,我们输钱的时候,你给人家担保,我们赢钱了,你就不给担保了,周哥,你这不够意思啊,还有有什么别的说法啊。

    听我们这么一说,周福拿不定注意了。就瞅老丁,而老丁低着头切肉,略微点头。

    周福一咬牙,只能答应了,毕竟领导都默认了。

    我也算清楚了,这些人就是想给我们做个局,想要在谈判桌上找点便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关山找我谈合作,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可能是出于老千的职业素养,对此我是充满警惕的。

    所以。我们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且根本没有谈到关于利益的事情,但在临走时,我也跟他说了,不只是后市,我在前市也有点关系,从关山的反应上看,这是他所不知道的,所以我敢肯定,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应该更高了一些。

    就如之前跟周福聊天时说的那样。在北方城市,外来的势力想要插足,会激起非常大的反弹,那根本不是钱能解决的。

    如果说,连关山这样的枭雄都无计可施,那么黄然和大头的进展也不会很顺利,所以在离开后,我就给黄然打了电话,详细的问了一下那面的情况,黄然跟我说,开始的时候挺难的,可现在算是打开局面了,毕竟是县城,又有熟人,所以钱到位了。是不难立足的。

    这我就放心了。黄然是老社会人了。各方面经验都非常丰富,而大头则是猛张飞那类型的,他们手里又有钱,黄然又从前市叫去很多兄弟,只要打开了局面,后面的事情就会容易的多。

    回到别墅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我就跟潇潇说,我也没有经验啊,潇潇表示不信,还说蓝溪姐那么好看。你能忍住,我说我跟蓝溪不是那种关系,她就更不信了,我说你爱信不信,但现在必须给我叫,潇潇一扭头,就说不会。

    这时候,隔壁房间郑浩东的房间有声音了,就是女人的那种声音,我跟潇潇说,就这声,你赶紧学。潇潇被我弄的脸通红说,就说不会,还说我是流氓,我她看不就范,有点急了,就给她按在床上了,跟她说,为了确保任务万无一失,只能委屈你了,潇潇就说你要干什么啊。求你放过我吧,我说那是不可能的

    然后,我开始使劲的按压潇潇的脚心。我经常跟文龙捏脚,这小子纵欲无度。所以肾不是很好,每次捏脚都直叫唤。

    事实上,这个办法是非常不错的,潇潇被我一捏就开始叫了,开始的时候是鬼吼鬼叫,可后来可能是刻意为之,就进入状态了,搞的我都有点激动了,这面我手停下了,潇潇就说,快点动啊,满舒服的,我就又开始捏了,她又说,你能不能大力点啊

    总之。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但我也给自己找了个麻烦,那就是直到很久之后,潇潇还会动不动就让我给她捏脚。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事实上,带着潇潇跟我们一起逛街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因为这孩子太让人操心了,总是在不经意间拿了人家的东西。而且我很想知道,她是怎么从人手腕上把表拿下来的,这功夫可是真高。

    值得庆幸的是,潇潇还算是懂事儿,基本上都腻在身边,姐姐长姐姐短的,给蓝溪哄的一愣一愣的,要知蓝溪可是挺爱吃醋的,我还挺害怕她因为潇潇又跟我闹呢,不过她也没啥可闹的。因为我俩根本就没有确定关系。

    而且。蓝溪的品味并没有潇潇高,毕竟潇潇是在南方城市长大,而且已经走南闯北很多年了,在见识上,甚至比我还要广。

    小柯在气质上虽然很像高级白领,但潇潇说,其实我的气质更适合扮演老板,因为真正有派头的老板都是很内敛的,所以我们只能临时调换了角色,对此蓝溪也表示赞同,他说小柯看着有点浮。

    潇潇给小柯挑的西装是阿玛尼的,但却没有给我挑西装,她给我说,老板的西装可不能在商场随便买,必须要量身定做。

    就这样。我们在商场逛了许久。在这期间。蓝溪虽然没有吃醋,但却是一直挽着我的手臂,这是在宣誓主权,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我到了茶楼之后,王校长他们已经到了,弥勒也在,但大嘴六还没来。我问人咋还没到,弥勒说那个高买不好对付,都赚到了,可却又跑了,不过又给逮住了,正在路上,一会儿就来了。

    弥勒让我坐下,又给我倒了杯茶,我一瞅这老家伙是有事儿啊,就说仙儿有事儿您说话,他呵呵一笑,跟我说。我们准备要干的事儿,他也想参与一下,我一皱眉。看向了王校长,可他却是只点点头,其实我心里是很不愿意外人参与的,没想到王校长会把这事儿跟弥勒说了。

    关山可不是一般人啊,那可以名副其实的走私大鳄,而且在广州这地界。算得上是背景通天了,只要有一点疏忽,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我才不想让外人参与,可弥勒已经知道了,我要是此时拒绝,人家一生气,给关山通个气,那我就傻逼了,倒不如先稳住他,大不了多提防他就是了。

    我就跟弥勒说,既然是王哥跟您说的,我还能说啥啊,这事儿王哥说的就算,弥勒说,你别看我就是个道上混的。人有三教九流,贩夫走卒都各有用处。

    我说仙儿你这话就见外了,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就不要说这些了,他点点头说。只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又被蛇姐调戏了,我笑笑没敢接话,就怕蛇姐被我撩拨一下,然后把我给办了。

    蛇姐问我喝点啥不。我说不喝了,咱赶紧说正事儿得了,蛇姐笑笑,从包里给我拿出a4纸,跟我说,这就是那个人的资料,还给我说,资料并不全面,但她已经尽力了。

    我接过材料,没有立刻就看,而是寻思着整件事情,蛇姐在广州算不得大人物。但蛇姐的关系却很深,政界商还有道上都有重量级的关系,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在一夕之间被覆灭了,可见这个人的能量有多大。

    蛇姐问我想啥呢,我说在想现在后悔来得及不,蛇姐笑说肯定来不及了,还调戏我说,她已经准备好肉偿了。我赶紧差开下一个话题,跟她说,资料拿回去再研究,跟她说这种事情不要急,因为这要非常严谨的布局,蛇姐说明白,还说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时一刻了。

    我拿着资料回去了,还是郊区的厂房,大头弄了个沙袋,正跟二奎俩人一个劲儿的怼呢,我上去打了一拳,太重了,都没打动,我就问文龙咋不试试,文龙说太累。有那劲儿还不如干娘们儿呢也锻炼身体,我无言以对,躺在行军床上看资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上面咱们说到,杨大虎被孙宝库注射了毒品,我看他难受的样子,就想给他抽几口。可王校长却说,要么死去,要么戒毒,而杨大虎本人的意思,也是这样。

    黄赌毒这三样东西,是能让人丧心病狂的玩意,而杨大虎是个极有尊严的人,如果让他做瘾君子,那还不如让他死了呢。

    王校长说,孙宝库他们给杨大虎注射的是医用杜冷丁,因为也会上瘾,但相对来说还算是能戒的。我不太懂这些东西,也没理由怀疑。

    这当口,蛇姐打来电话。说她那面准备的差不多了,短暂的交谈过后,我们准备晚上见一面。

    放下电话后,我看了一眼扔在后备箱的保险箱,问王校长能不能打开,他就说整把油锯锯开得了。就让二奎去买油锯了,反正这里是郊区,声音大点也不会被注意的。

    二奎回来后,我们把保险箱锯开,可一看就傻眼了,里面塞的满满的都是石头,哪有一分钱啊

    我就看向了王校长,他也直摇头,跟我说,你别看我啊,我是亲眼看他们把钱放里面的,我说那这钱飞了,王哥,你确定没看错,王校长说不可能会看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上面咱们说到,我在救出红姨和杨大虎后,就配合着王校长把孙家和欧阳家的保险柜给端了。

    要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人家保险柜在哪,这是两家在送钱的时候。被王校长给跟梢了,送的啥钱呢,当然是今晚赌徒们换筹码的钱了。

    从计划的一开始,我们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就打算捞一笔的,可在赌桌上捞,我虽然有把握,但赌桌上赢的是筹码,带走了也没用,而且人家肯定不会痛痛快快让我们拿钱走的,再者说了,我们的计划也不允许我们客客气气的拿钱走啊。

    拿了钱之后。我的任务算是结束了,而孙宝库此时估摸着已经烧熟了,孙家人肯定是乱了。现在能弄出乱子的,也就只有欧阳家了,剩下的那股势力其实更喜欢看热闹。

    我开车就直奔村外去,杨大虎就问我二奎呢,我就说,二奎就找大头叔了。杨大虎赶紧给了我一张纸,说是大头的手机号,我赶紧打了过去,很快就接了起来,大头沉闷的声音响起,问我是谁,我说,大头叔,我是竹子,我老舅和红姨都救出来了,你搁哪呢,大头说打儿子呢。

    我一听蒙了,问咋回事,大头说那傻小子听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那面文龙一喊,我赶紧跑过去,可二奎却更快,两步就过去了。我跟过去一看,这房间里面很乱,角落有个铁笼子,里面有一个女人坐在角落,身上穿着的衣服应该是白色的,可此时却显得非常的污秽,她抱着膝盖,侧头靠在里面,看样子是睡着了,长发垂着,遮挡住了大半张脸,可我却依然能够看出。她是红姨

    我喊了一声“红姨”,她开始没动,几秒钟后。就抬起头了,看到是我,并没有流露出喜悦的神色,而是立刻喊道,竹子,快去找大头。他要弄死孙宝库他们,不能让他杀人啊

    听红姨这么一说,二奎闷声说,红姨,竹子在这,我先找我爸去了

    我看了一眼文龙,赶紧说,文龙,你跟着去,这小子一急眼也啥事都能干的出来,文龙笑了说,我也是啊,然后就追了出去。

    铁笼子的门是开着的,被砸烂的锁头扔在一边,我进去把红姨给扶了出来,很难想象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在一米见方的笼子里呆着,那种压抑就会让人疯掉,其实从红姨现在的精神状态上就能看出,她很不好。

    我扶着红姨走了几步,问她咋样。她摇摇头,跟我说,坐在那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生活

    又拿这套还唬人,我可不信,就没搭茬,跟她聊了很久。最后我困的不行了,可蓝溪却不想睡觉,就说还想多跟我唠会儿,我说那就唠吧,可唠着唠着她就没声了,估摸着是睡着了,我就把电话挂断了。

    想了想,我就给顾倾打了电话,问她咋样,她说挺好的,林巧和文静都在陪她。我跟她说。如果有事儿就找吴哥,她说没事儿啊,就是怪想我的,我说我也挺想她的。

    跟顾倾聊了一会儿后,我就准备睡觉了,可蓝溪突然打来电话,问我刚才是不是跟顾倾打电话呢,我说是啊,问她咋知道的,是不是林巧跟她说的,蓝溪说才不是呢,她说她是故意不说话的,让我以为她睡了,过了一会儿后她就分别给我和顾倾打电话。我俩都在通话中,她就猜到了。

    我说你这不当特务白瞎了啊,她就问我跟顾倾聊啥了,我说没聊啥啊,就是问问最近咋样,毕竟已经很久没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