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水
阿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9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游离的灰尘在空气中无声地做着无规则运动,灯光音响都已经到位。厚重的帷幕向两边缓缓拉开,追光打下来在黑暗的舞台上划了一个白亮的圈——这是一出连演员自己都不明了结局的戏剧。

他们默契地都闭了嘴,言语随尘埃一起在空气中沉淀。伏见十分清楚,如今八田的故作镇定是在对现实的逃避,只要伏见敷衍一句,解释说这不过是个笑话,就算是如此蹩脚的借口,他都会强迫自己相信。

这是八田留给伏见的最后一条退路,通向他们最简单的同伴关系。

“呵,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八田总是率先失去耐心的那个,他扑哧一声笑出来,故作轻松。

若伏见依旧懦弱,他必将为此感激涕零。而现在,他不动声色地嗤笑着过去的自己,然后赤着手一层层剥开八田自欺欺人的保护壳。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美咲。” 伏见看着他,心里想着如果以后两人还能好好地坐下说话,那自己一定要告诉他,他的演技真的很差。一定很难明白吧,美咲的脑袋就这么大,里面装着同伴,装着吠舞罗,装着火焰,装着我,那么多东西拥挤地塞在里面,运转错误是常态啊。

所以啊美咲,你总是这么笨。

“已经这么说了还不懂吗。”他摊开手眯着眼笑,温柔的面具又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咔——嚓,咔嚓咔嚓”

圆形的门把在很缓慢地逆时针转动,金属之间独特的咬合声被外面那人尽力压到最小。伏见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那些在日常生活中本应被忽略不计的声音如今都争先恐后地往他耳中灌着。均匀平缓的呼吸声,风砸在窗框上轻微的碰撞声,空调嗡嗡的运作声,还有从门外传来的咔嚓咔嚓的被刻意压低的门把扭动声。

而其中,最后那个他刻意逃避的声音被无限地放大,就像电流轻易地从耳膜将颤栗传导至四肢百骸,脑内忽略它的信号早已下达,而理性的思维也判定了这样的选择确属最佳。但他越是强迫自己转移注意,那声音就越出挑,就好像在大咧咧地挥着手——“我在这儿啊”,不容忽视。

他捂住了耳朵,然后缓缓地加重力道,直到耳部软骨被压迫得酸痛,他才试探着松开了手。不知道那响声是什么时候中断的,现在,只有越来越远的脚步声能证明刚刚的一切并非妄想。很快一切再次回归平静,刚刚那些杂乱的声音也突然小了许多,他猛地吸一口气又吐出来,只觉得自己又悲哀又可笑。

为什么不开门呢,似乎心中的感受并不明朗,如果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期盼与害怕参半。真是嘲讽呢,明明刚刚还在怨愤美咲不停地逃避,但自己又如何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预定名单如下(括号内数字为预定册数)

 

 

琥珀
 蔷薇子
 kelubeilu
浮华
YUU
西面坐标
海带
scarrrrrrrrrr
 
 KisaYan
海怪
阿息(2)
悲剧熊
TOP-Y
阿澧酱
C帆[此处用真名,已打马赛克]
礼乐「礼乐__崩坏」(2)
BABY的睡袋
xias
痴汉X
落落
空子
陌陌酱
wqyy
 枯季
十四
典子

mamahow
啊嘞嘞滴喵
寂蝉
奈良阿七
 
 月璃
浓硫酸
Elices
吱吱
虫子 
唐小玖
小昕
包子
细菌(2)
黄Y雯[此处用真名,已打马赛克]
小倾
 阿境
茶姬
韩Y[此处用真名,已打马赛克]
 二三
帽衫
尧乐
洛洛
sansmio
krtt
阿碎
啊瞬
万圣节的蝙蝠
kjjkimidake
绵羊(4)
 小一
 coolisl
阿亮
榎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就是上次那个围巾梗我还是舍不得扔_(:з」∠)_

=============

“我回来了。”房间里的灰尘被推开的门带起,沸沸扬扬地翻腾在空气中,八田向后撤了一步犹豫了一会儿才皱着鼻子踢掉了鞋,挑着干净的地儿像猫一样蹑手蹑脚地跑到储物柜前,翘着脚跟蹲下开始翻找抹布。

伏见推开虚掩的外门,正好接住迎面飞来的物体,他有些无奈地翻看了一下那块差点拍在脸上的抹布,不解地看着八田,“这是干什么。”

“大扫除,”八田用头巾把额发束在下面,有几缕不安分地跳出来,他不厌其烦地用手指把它们压下去,“不过一个月没回来,怎么这么脏。”他说话声音意外的小,比起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

伏见蹲下来解开鞋带,听到八田的话抬起眼偷偷瞄了一眼,放鞋的时候他伸出食指在鞋柜上抹了抹,灰尘在随着指腹的移动颗粒感很明显。

八田甩了甩因为充血而酸胀的手,他虽然面无表情,但看起来就像是在说“是这样吧”。伏见见状走到他面前,只可惜想要帮忙的意图还没有表露明显,伸出的手就被八田侧身躲了过去。

“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0 21:30)
标签:

杂谈

12月20日。

在日历上20号的那格用马克笔画一个叉,伏见看着21号之后被涂黑的数字,想起那个人认真地踮着脚把黑色小心翼翼地填满整个空格的样子,低下头很轻地勾了一下嘴角。

在得到确认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世界末日这样的谎言,不过八田信了,而且那时候的他还满怀期待地进行着倒计时,并且热衷于用各种孩子气的方法去证明末日的存在,譬如把日历12月20号之后涂黑。

不过那时候实在是太遥远了。在他背叛之前,加入吠舞罗之前,初中毕业之前的那时候。

他有点想笑。

其实今天与往常那些太平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空气是新鲜的流动的,阳光在它应该工作的时间段尽职尽责,黑暗也并没有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而延期到来,一切照旧。

伏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和以前比起来有些瘦,有些憔悴,然后勾了勾嘴角做出笑的表情眼睛里也依旧是空虚的毫无生气,他挑眉,自嘲地咂了下嘴,原来最后要留给世界的是这样的一个自己么。他把刘海捋到脑后拿起了牙刷筒,挤牙膏的时候手指从底端慢慢捋过去,蓝白条的薄荷味牙膏被抹在牙刷头的尾部,薄荷味有些呛,敷衍着刷了没几下他就吞进一大口水咕噜咕噜地漱口,俯身把水吐掉。

一切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二,三,四……

他低着头数着脚步,脑海被巨大的连续的数字填充着,可那些无法完全覆盖的区域不停地冒出刚刚多多良说过的那些句子,零零碎碎的信息被他刻意忽略着却又固执地粘合在一起。

——“啊,和以前一样一直笑一直笑,但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只是在伪装,你知道的,他性子直,很多事情如果放任不管他会钻牛角尖。”

十七,十八……    

左边是便利店,里面的货物不是很全,往前一个店铺的拉面很正宗但是店主很凶。

——“已经没有路可以逃了,你是要躲起来还是去面对?”

三十五,三十六……

积水踩上去会有肮脏的水花弹起溅在鞋子上,棕色的短靴遇水之后变成一种接近墨色的暗色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晴,湿漉漉的感觉让人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下次的时候,要坦率地说我不要柠檬水啊猿君。”

左转。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锁。

“我回来了。”他站在打开的门前,呆了一会儿才想起把鞋脱下摆好。房间被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虫鸣。
    一开始微弱得令人难以察觉,仿佛隔着海洋,从大陆的另一边缓缓传来,如同幻想曲般轻柔拂过,八田躺在床上,翻了下身子。
    曲调逐渐变得绵长,八田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以前听到过类似的调子,那是好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放了学后八田和人打了一架,至于是谁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是不重要的人,八田这么想着。然后因为烦得要死就去了楼顶想吹吹风,就在这时听到了那首曲子,他现在都还记得那时的感觉,好像听到了海的声音。
    深蓝的海,是如湖水一般平静的曲调,却依旧宽广,那时的他却觉得很胸口很闷,好像用尽一生也无法了解海的深邃,分不清是等待救援的溺水之人,还是想张开双臂拥抱太阳的渺小请求。
    转过一面墙,他看见了伏见。少年一看见他就立刻停止了鸣曲,换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他打招呼,张嘴是与往日无二的慵懒语调:“美咲。”
    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伏见深蓝的头发。
    ——就好像海一样。
    八田用手挡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伏见到的时候,十束已经等在那里了。临街靠窗的位置,少年托着腮看向窗外的剪影有些模糊。
明明还有5分钟才到预定的时间,他收起伞甩了甩上面残余的水珠走进店里。今天的店似乎多了些别的味道,违和感有一些许但并没有强烈到让人不适。
因为雨幕的扭曲,玻璃后的景象含糊不清,他走过去把伞靠在窗前,拉开座位坐下,雨水沿着伞的骨架流下来,在地上积了一滩深色的水渍。
十束听见声音转过头,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微微颔首,无意中瞥到一滴雨水从屋檐落下。
“喝点什么?”十束把平铺在桌上的酒水单调转了方向推给伏见。伏见瞥了一眼,抬起头看着十束的眼睛又把单子推了回去。
“什么都行。”敷衍甚至略带官腔的严肃语气,他移开视线,尽量没有让内心的急切流露出来。
好慢,怎么连雨都下得这么慢。
“哎,”十束面目上显露出的小无奈很快就隐在微笑之下,略带抱怨的口吻亲近得让伏见有些别扭,“猿君你总是这样,在人与人的关系上非要扣一层上下属的前提呢。”
“啊,或许吧。”连伪装的争论都懒得说。与十束讨论自己的人际关系处理问题并不是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他在考虑怎么把话题转移到他所盼望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是遥不可及的前方,也不是触及不到的身后,你在我身旁,这是我真正的愿望。

 

 

八田做的梦总是会涉及到一些以前的事,眼泪啊欢笑啊,虽然记得很模糊,但这些都是梦的主题。偶尔血和火焰也会出现,不过通常它们都会让自己感到头疼,这些不安分的元素总是热衷于把梦的感觉从温暖推到炙热,再延续成灼烧的痛感。每当梦到那些红色时,神经总会被炽烈的痛刺激着清醒,脊背湿湿的,不用想便知道自己定是又出了一身的汗。

八田伸出手抹掉额头上的汗,他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躺在身边熟睡的伏见。那人也皱着眉不知道梦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八田把挣开的被子掖好,伸出手握住那只就算睡着了也不肯松开自己衣袖的手。

一切都结束了,而且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天还不是很亮,隐约可以听到远处鸟的叫声。伏见揉着眼睛走进厨房,八田正围着围裙为早饭吃什么苦恼着。他盯着八田看了一会儿,径直走过去打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两瓶白色的液体。八田瞥了他一眼想说话,但最终还是选择直接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强硬地把伏见推开,从冰箱里默默地取出了胡萝卜。

“美咲,我不喜欢吃蔬菜。”伏见看着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窗户开着,风吹进来,在房间转一圈又出去,窗帘发出极轻的摩擦声,摆动的阴影盖在伏见突然睁开的眼睛上。

冷汗凉凉的黏在身上,捋一捋黏在额头上的碎发,伏见长舒了一口气,身体有种奇怪的僵直感,翻身时能听到关节处咔咔的响声,就像是机器不太润滑的咬合。

房间里充斥着古怪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稍稍稀释了仍残留在鼻腔中并不存在的血腥气,伏见强迫自己做深呼吸,过了很久他从薄被中伸出手去摸终端,摸索了一会才记起终端被扔在客厅,他啧了一声不得已起身去够床头柜上的闹钟。

静谧的夜,闹钟嗒嗒的响声格外清晰,像个敬业的定时炸弹。指针指向3点40,离他应该起床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伏见把闹钟放回床头柜,手一抖它就失去了平衡摔了下去,碰撞造成的响声足够让人清醒,他像没听到一样地缩回被窝,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太过低软的枕头让他的鼻子顶在略硬的被褥上,这是上次美咲买来的枕头,低矮的枕头让他每天早上都有落枕的错觉,过了这么久还是睡不习惯,但从来没有想过换一个。

风吹一阵,停下来,再吹一阵。

他在枕上蹭了蹭脸长长地叹了口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