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试听徽外三两弦
试听徽外三两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105
  • 关注人气:1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9-29 06:18)
分类: 杂花生树

乐乐要开运动会,嘱我把号码牌缀在衣服上。本想四个别针一角一个,又怕泼小子们没轻没重、乱说乱动,扎了皮肉,只好找出针线盒,重温女红。

一手拈线,一手举针,对着灯光,认了几次,居然没穿进去。眼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17:50)
分类: 杂花生树


小时候没有性别观念,似乎好多年,就那么短裤短褂,趴或坐在树荫下的泥土地上,混混沌沌生长。

一旦去了某位远房大娘家,情形立刻不同。她只有两个儿子,极喜小女孩。缝纫机的小抽屉里,永远有各式各样的花布条。先把两个小辫儿扎起来,系上大大的蝴蝶结,再换上花裙子,牵着手一起出门。大我两岁的哥哥,小我两岁的弟弟,乖乖跟在后面。从大院里,走到大街上,又威风,又害臊。出门经常也并没有别的什么事,就是大娘跟碰到的熟人打个招呼,顺便让人看看这些蝴蝶结和小裙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7 06:39)
分类: 杂花生树

 

为什么要写杂花生树?四十多年前的旧事,流光碎影,不成章节的零落片段,一个孩子的颠倒自语。又没人要看。

因为一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6 20:18)
分类: 杂花生树

 

飞机餐里,居然有几角青豌豆。咬一口,青涩清香瞬间弥漫,一下就回到了那片洒满阳光的豌豆地。

小时候,住的地方人烟稀少。一大片田,走着走着,村庄就变成了远方黑点。三三两两黑点,散落天际,有的去过,有的没去过。也许只是因为人小,才觉得天地大。房是矮的,树是矮的,人更矮。一个小孩在田野里,随时可以隐身。大太阳无遮拦地泼洒下来,到处都是耀眼的光。一片树凉,一段墙阴,一团云影,不过偶然投落,所以心虚,呆不住,踩着小碎步快快溜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17:23)
分类: 杂花生树

每日读诗,读到陆游的这一首:“桐阴清润雨馀天,檐铎摇风破昼眠。梦到画堂人不见,一双轻燕蹴筝弦。”题目很长,像篇小文,交待了诗的来龙去脉:“夏日昼寝,梦游一院,阒然无人,帘影满堂。惟燕蹋筝弦有声,觉而闻铁铎,风响璆然,殆所梦也耶?因得绝句。”

恍惚就回到了儿时的大院子。高天上阳光泼洒,院子里花树烂漫,知了在叫。姥爷去上班了,姥姥在午休。黄狗大约是卧在院门口的木槿树下,白猫不知去了哪里。我坐在南院核桃树阴里的大磨盘上,专心磨一块红陶碎片。不知什么瓦盆或陶罐的碎片,前院泥土里,随便翻翻就能捡到。边缘磨圆,中间钻一个孔,穿上线。线头系上,两个指头勾起,带陶片的那侧因为沉,会坠下去一些,开始甩。等线缠紧,使劲一拉,拉直,陶片就飞快地反转回去,一圈又一圈。玩的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0 16:51)
分类: 杂花生树

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花,是在别人家看到的。

那家在我上学路上,每天经过。如果大门开着,眼光绕过影壁,能看到一点点院子里的情形,但通常关着。他家也没小孩,没理由进去玩。忽然有一天,妈妈带我去串门,原来居然是亲戚。小地方,似乎每家都有些奇奇怪怪的亲戚关系。比如有个怪女人,几乎从来不说话,每次遇见,都是低着头袖着手在街上慢吞吞走,有人打招呼,也只笑笑。一天我妈忽然说,她是我妈介绍,从很远的外村嫁来的。但结婚十几年,一直没有“解怀”,所以大家都不好意思。当时纳闷,“解怀”有什么难的,解开扣子谁不会。后来自然知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0 08:52)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花生树

最喜欢走的,是雨后初晴,刚被人踩平的田间小路。平整,微潮,细密,无尘,遥遥一线,伸向远方。青草、泥泞和石子,都闪在两边。赤足走过,吧嗒、吧嗒,凉爽熨帖的感觉,从脚心直抵全身。或者雨后的院子里。没铺砖的地方,早都被踩得瓷实,青草退在墙角,青苔爬上树身,蚂蚁洞只留一个小之又小的口。青黑略潮的平整地面,都是我的。写作业,看蚂蚁,藏槐叶,寻蝉蜕。头上是槐树荫,或者梧桐荫。

最不喜走的,是大太阳下的柏油路。记得有一天,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3 13:23)
分类: 杂花生树

每个古老的家族,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家也是。

我出生的时候,大概给我妈添了不少麻烦。时值隆冬,房间冰冷,炭火微弱,不足御寒,我又不肯好好降落,一连折腾了我妈好几天。乡下医疗条件不好,医生经验不足,好容易找到一位老大夫,才把我拽出来。那是我妈第一次生孩子,每每提及,她都面有悸色,说差点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0 18:06)
分类: 杂花生树

小时候,花儿的用处好像只有一个,就是结果子。苹果,桃,梨,樱桃,甚至枣,没人讨论它们的花什么样子, 是不是好看,只要能多多挂果儿就好了。如果不能结果儿,这个花儿就是没用的,没人在乎它。随随便便弃置在路边。像马路边的梧桐,大朵大朵开了,又大朵大朵落下,砸得路面啪嗒啪嗒响,没人管。路边的野花再好看,也没人在乎,随随便便就踩过去,或者揪下来。牵牛花,打碗碗花,茑萝,如果爬得太多,都是拖去沤肥的。

有一个场合例外,就是办白事的时候。到处都是尺寸大得夸张、颜色艳得过分的花。纸的,薄薄的彩纸做成。一个人一辈子应该见过的花,好像都堆到这一刻。阔气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误入红楼

书看久了,西游也就成了红楼。比如红楼原名“石头记”,写“无材可去补苍天”的那块石头“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孙悟空也是石头变的。《西游记》就是一部孙悟空心灵成长史,所以完全也可以叫“石头记”。不同的是红楼里那块石头,“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西游里的石头,只“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要小得多,约略相当于鸡蛋和西瓜。但它们的数据,用的却是同一套密码:“三万六千五百块”和“三丈六尺五寸高”,都代表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丈”“二丈四尺”,都代表二十四气……古代科技的圈子太小了。

开头高度相似,内文也有很多雷同。只看那猴儿初生时天不拘地不管的自由自在情形:“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夜宿石崖之下,朝游峰洞之中”,和黛玉的“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是不是很像?石猴的诞生是由于“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黛玉也是“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