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运昌
李运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560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李运昌作者简介
   李运昌,1974年,河南郏县人。自小喜欢文学,早年家境贫寒,过早辍学步入社会,虽历尽磨难,但其文学之志未泯。著有小说多部,出版有长篇小说《追寻》。现居郑州,为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李运昌作品

·《追寻》序 漂泊在城市的灵魂

·【长篇小说】 追寻(一)

·【长篇小说】 追寻(二)

·【长篇小说】 追寻(三)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一)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二)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三)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四)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五)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六) 【长篇小说】乡村风情(七) 

·【短篇小说】一个女人的人生

·【短篇小说】漂泊的岁月里

·【短篇小说】是谁害死了他 

·【短篇小说】田老汉鬼魂复仇记

·【短篇小说】他的幸福你掌控

·【短篇小说】 酒无“道”

·【短篇小说】 一个疯子的狂想曲

·【散文】往事如烟

·【散文】风雨中挺起你的胸膛

·【散文】小草的生命

·【散文】鸭蛋走了

·【散文】我的眼泪在心里

·【散文】李新义“化蛹成蝶”

·【散文】“脑袋”的故事

·【散文】无法忘记你的笑容

·【散文】父亲母亲和我

·【散文】世相百态的朋友聚会

·【散文】送煤球的赵大叔

·【散文】夏天的点滴往事

·【散文】赵大叔偶遇美差事

·【散文】“咸鱼翻身”的男人

·【散文】谁是真心英雄

·【散文】无悔的人生

·【散文】曾经沧海难为水

·【散文】“残疾人”的世界 

·【散文】人生路怎么走

·【散文】老人的微笑

·【散文】秋风吹不散的烟云

·【杂文】贪心不足的一场闹剧

·【杂文】人生“账务”一清二白

·【杂文】谁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杂文】我们都是一家人

·【杂文】多检查谁买单

·【杂文】为了理想而奋斗

·【杂文】大千世界百杂碎

·【杂文】山碑

·【杂文】作家被拘的悲剧

·【杂文】社会需要“贪官作家”

·【杂文】“破蛹成蝶”朱之文

·【杂文】山西警方的罪恶

·【杂文】有规可循的写作

·【杂文】冤假错案谁之过

·【诗歌】一只小鸟

·【诗歌】“暗记”回帖有感 

·【诗歌】太阳出来了

·【诗歌】你要走了

·【诗歌】你是我雪中美丽的姑娘

·【诗歌】天灾与人祸

 

 

博文
置顶: (2011-05-01 17:57)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小草顽强的生命力,它朴实无华,甚至结不出惹人喜爱的果实。但是,它总把一片碧绿,无私的奉献给春天。
  小草在明媚的阳光下,在沙沙作响的秋风中,在人们足迹的践踏下,在无数次车轮碾压的时光里,它总是可以顽强地生长,顽强地延续它们的生命,丰富和充实它们小草的天地。
  在杳无人迹的高山上,有它们瑟瑟抖动的身影;在深不可测的峡谷中,有它们随风而动的容颜。虽然它们生长的卑微,没有那么高大,那么伟岸,而且没有千万种花朵的艳丽,但是它们在默默无言的岁月里,总是把一片绿色,呈现给这一个世界。
  小草装饰我们的生活,净化我们的心灵;它吸的是二氧化碳,吐出的是氧气,属于自然界人类的好伴侣。可是,我们人类呢?无论走在哪里,总是习惯性踩在小草上,欣赏小草的好风景,而不是踩在花朵上,欣赏花朵的艳丽。
  花有花的世界,小草有小草的生命。如果我们踩弯了小草的腰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28)
分类: 短篇小说

    苦涩的童年,似一盏黑夜的灯火,它总是闪着磷光,照亮我的内心世界。

 

我们村的学校,十几间瓦房,墙是泥土,没有门窗。教室四处漏风,夏天就是凉爽。到了冬天,有了门儿,仍然无窗,学校请来村人,用泥土把窗口封上。窗口顶部留一个空隙,可以通风和采光。校园没有院墙,没有花草树木,也没有体育设施……操场就是广阔。

学校旁边,有两个大水坑,一个死水一潭,一个波光潋滟,长年溪流不断,村人在水中养鱼养鸭。冬天的水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26)
分类: 散文

天气闷热得很,蝉在枝头鸣叫,我的心情特别烦躁,站在三叔身旁,看他手中举起的斧头,从空中落在了一个猪头上,几刀就砍下了一个猪头。他杀猪卖肉,每天从不间断地重复着乡村屠户的差事。

  我看着三叔砍猪头的那脸色,感觉心里不好受,想说什么,又无从开口。他板着面孔破开了一个猪头,扔下手中的斧头十分生气地对我说:就你军强,像你舅爷……”
  三叔说罢站起身来,不再看我一眼,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抽着,却不给我抽一支。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三叔为何对我发这么大的火气。当然,我也不明白他说的话。我不清楚我舅爷怎么了,我怎么像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21)
分类: 散文

    他靠在一棵杨树,遐想雨雾朦胧。我说杨树是你,你就是杨树。这一棵孤独的树,它是你的影子。百年以后,树若在,你就在;树若活着,你就活着,你活在后来人的诗话。

我的话语打破了他凝神雨雾的神采。他忽而笑了,笑而含蓄,且无声。他抬起手掌,动一动他头顶上的遮阳帽,把帽子往左转了,又往右转动了,重新回归到原来的模样。他无声的笑容,忽而笑出爽朗的声。虽然没有阳光,是阴雨的天气,满眼是情人浪漫的气息,他呢?他笑的阳光灿烂,仿佛笑出一抹阳光,驱散了阴雨的雾霾。他笑而作罢,就用笑声发音,迎合我先前说过的话。他说这一棵树是我,也是你,它是孤独的一棵树,它见证了我们,它证明我们曾经来过……

我说到了何年何月,一切化作烟云,一切的一切沧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18)
分类: 随笔小札

誉为“东方之珠”的香港,不但“美食天堂”,而且“购物天堂”,既然“天堂”不是“地狱”,大陆人谁不跃跃欲试……想去?东方的“明珠”和“天堂”,大陆人听着很美,切实感受,又能怎样?牛头不对马嘴的俩字:累人。

      盼望着到香港的大陆人,他们不约而同,从大陆的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虽然去香港的人,他们满怀喜悦,彼此的目的,每一个人的想法,各自的遭遇,就像龙生九子,九子九不同。但是结局的唯一性,却是纯一色的思路,绝配的统一完整——他们疯狂从香港购物,带着沉甸甸的物品返回了大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16)
分类: 随笔小札

    大陆人生活懒散,日常乘车、购物、就餐、景区等等,让你排成蚂蚱串子一样的长队,很多人不习惯。如果不习惯大陆生活,你就到香港去,进个卫生间也要排成长长的队伍,不守规矩就一边呆着凉快去。

   到了香港,不懂排队的大陆人,很快就会适应新环境,且是免费的,无师自通学会了排队。这样的排成长队,不是你愿不愿意,不是你想不想排队的问题,而是每天几十万大陆人赴港旅游,像蚂蚁一样涌动着,通过鸭脖子一样的港口通道,男女老少摩肩接踵——人们身体贴着身体,行李箱挤着行李箱,男人的汗渍和女人的脂粉气息,夹杂着南腔北调的鸟语,再也看不到香港……香港香在哪里?可能像是歌曲中的唱词:在梦里……

在梦里,是吗?是的,在梦里,在我的梦里,也在你的梦里,因为它是大陆带丢失的孩子,曾经被盗贼偷了去,“偷”是客气的说法,不客气的说法,就是中国曾经的懦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14)
分类: 散文

悠闲人垂钓,是否和搓麻将、玩纸牌,下象棋一样悠闲娱乐,那是深陷其中者的个体感受,外界人士就不可而知,其中人士是否悠然自得,是否泰然取得了种种情趣。干事创业者,忙碌工作者,他们也许不齿过问凡此种种凡人生活,以为这该是“有闲”阶层人士,低级无趣味的人士,在无趣的生活中调节生活情趣,是“悠闲”得不能再“悠闲”的人士所为。

我不这么认为,与友人垂钓,并非悠闲无聊,且是忙得像鬼吹灯一样,在时日里来去匆忙,谁说我来无影去无踪那是鬼话!吃饭时发呆,谈话时走神儿,躺在床上死不瞑目,瞪着两只眼珠子,想着明天的工作怎么办,后天时间怎么安排,活得就像是健身广场上那些养生健身的男儿手中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他们不停地抽打着,我们就要不停地、像是活脱脱地兔子和猴子一样转呀转的!在这个无趣找趣的天地间,忙里偷闲不是谁人的专利,趁周末时光消烦解闷自寻乐趣,却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此乐趣会引出那么多无知无畏的搞笑,留下深刻无趣的幼稚笑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2:08)
分类: 散文


    
   
在传统村落,有几棵大槐树,或长在村庄路口,或长在村中央,或某一户人家门口,景色引人入胜。槐树何时栽下,生长多少年,若问村里老人,无人能说清楚。在有槐树的村庄,多数老人不知树的生命短长。他们说槐树长了几百年,早年记事儿,就有大槐树,看着它快死了,到了春天,树又复活。
   
大槐树在世人眼里,它像长不老的神仙,永远活在一代又一代老人的心里。大槐树生命将息时,仍能安然无恙,送走世上一茬又一茬老人。槐树依然如故地活着,活得比人的寿命长久。人们不由喟叹:人的生命如此短暂,无论如何长寿,却活不过一棵大槐树。槐树是植物的生命,没有人的体温,没有人的表情和琐事缠绕。它安静地生长,悄然地活着,看似生命将息,依然活着送走一代又一代长命不过百岁的人。
   
大槐树见证了古老村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6:43)
分类: 散文

突然一笑,无故地傻笑,惹友人问:你有啥好事,这样偷着乐?我含糊其辞,无意解释。如来佛祖能笑,他笑天下可笑之 人。我非佛祖,是平凡的人,笑不得别人,自嘲地笑。

忽而,我无心安坐,似梦非梦,不想做一个作茧自缚的人,想挣脱“蜘蛛网”一样的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生活的话题,总是比用笔书写沉重。我像是一只久困笼中的飞鸟,感觉很累,身心疲惫,不能自由选择怎么活的道路。在我以往的记忆中,生活依然残酷,仍然没有自由的路走。所谓随波逐流,负重竞走的自由,能算什么自由?所谓自由洒脱地生活,可能隐藏在我的内心,而不是在现实的生活中……

我想到汝水边走一走,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枯萎的杂草,是冬天赋予的景色。光滑的鹅卵石,毫无棱角。在汝河,它顺水滑行,纯粹本性释然,随波逐流。鹅卵石就像垫脚石,无数陌生人前赴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19:59)
分类: 随笔小札

   我从郑州回到家乡,在郏县张裕酒庄,酒庄尚峰老哥倒上一杯茶水,我们各自点燃香烟抽着,聊着近期生活的闲话。他顺手打开手机翻看微信,突然他脸色阴沉,目光紧盯着我,十分震惊地说:“运昌兄弟……说一个不好的消息,给你的书写过序言,是南丁老师……你知道吗?他去世了……”闻听此言,我惊觉地问:“你是否看错了?不可能……是重名的人吧?他身体很好,不断参加文学活动……”

我这么说着,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短篇小说

那天晚上,老王喝醉了。一个人喝醉了,就有故事。老王喝醉那天,天上的月亮水灵,他的女人躺在床,喝一杯“张裕酒庄”红酒,就睡不着觉,就等着老王回来。

老王的女人是一个歌手,她唱歌嗓子亮,时常唱得舞台下的男男女女陶醉。老王不爱听她唱歌,他在家天天听她唱歌,用老王的话说:我的耳朵已经磨出一层老茧……

老王的女人爱跳舞,她的舞姿很美,美得让别人心醉。老王说:我不爱看她跳舞,我天天看她跳舞,有一点审美疲劳,看得我眼睛生涩……

老王的女人爱品红酒,她唱了歌,跳过舞,喜爱独自喝一杯……张裕红酒。她喝过酒后,就睡觉,老王睡不着觉,有时看着他的女人,她脸色绯红,不但绯红,而且是桃色诱人。

老王手贱,伸手动他女人。女人哼哼唧唧说:睡,睡吧,老不死地……一句话,说得老王毫无情趣。他翻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