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边缘斋主
边缘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84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乙丑年春,山格镇利用军民堤建孝义长廊,以为幸举。孝在中国,进入“五常”,蕴于“义”中。历来被推崇为中华民族天经地义的行为准则之一。所谓“千万经典,孝义为先”;所谓“幸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 所谓“孝,德之始也”,说的正是孝在国粹文化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自古而今,无论社会与家庭,但凡以忠孝为纲,并且实践得好,“则天下治”,家庭和睦。

孝曾被视为封建粕糟,甚至指责其为罪恶之源,子女桎梏。其实这不符合历史实际,也与现实法纪相悖。今天我国的《宪法》、《婚姻法》中,都有对孝的肯定与倡导。孝发展到现今,已融合进哲学、伦理学、政治学,法学体系,成为精神文明的基本内容之—,亦为构建和谐社会的利器。从这一角度观照,山格建孝义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称你大师

有人喻你乡贤

我却想叫你乡巴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山格镇隔镇而居的久了,我慢慢的对这个邻居有了一个印象:这个乡镇的庶民百姓,是一个知恩必报的群体。其镇域之内,崇尚人文遗存之风在平和县最盛即是证据之一。

对山格稍有了解的人,大概不会不对山格慈惠宫,俗称大众爷庙的民俗印象深刻。每年农历七月十九这—天,山格镇总是万人空巷。四里八乡的人们,无论炎日当顶,抑或雨水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庄上城应为天地会城堡


 

位于灵通山脚下之平和县大溪镇的庄上城,外界一直名之为庄上土楼,但这一称谓素来被居住在这座土楼里的叶氏后人所拒绝,从土楼落成到今天的300多年间,他们都称之为庄上城。这里的“城”与“楼”的分野,并非仅仅是称呼名谓不同那么简单!它反映的其实是对这座土楼来历底细的知与不知。知者名之为城;不知者,则仅仅从其建筑形态上判断而呼之为楼。从这点不同入手,笔者研究后发现:庄上城可能是与天地会有关的一座城堡。

根据世居于庄上城里的叶氏后人说,这座“城”的建造者是当地叶氏十世祖叶冲汉。这在大溪叶氏族谱中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庄上土楼里埋有巨宝


 

位于平和县大溪镇灵通山脚下的庄上土楼,绝不是一座仅供平民百姓安居乐业的土堡。它的历史与内涵,也绝非走马观花的游客一眼可以洞穿那么简单!坊间,留传着许多与庄上土楼有关的传说,每一个传说都联结着一串故事,直逗得有心探个究竟者欲罢不能。在众多传说里,以土楼里埋藏着巨量金银财宝最令人遐想。

媒体一贯以对新闻轶事敏感著称。这不,有关庄上土楼里埋藏着海量财宝的传说,也让相隔千里的湖南卫视捕捉到了。龙年夏日的一个上午,我就接到该卫视寻宝栏目摄制组的预约,说要来找我聊聊庄上土楼埋有巨额财宝的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

 

既为山就总要冒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2 19:51)

国人好省事。喜欢省略全称用简称,把福建省简称为“闽”;把地理标志商标简称为“地标”就是二例。殊不知,用多了省略,用烂了简称,问题就来了。比如把地理标志商标简称为“地标”,就常让人产生歧义,甚至把人往歧途上引了。这不是当代人弱智了,而是“捣蛋鬼”太爱恶作剧。就说“地标”吧,以往,“地标”者, 通常指一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或者一个地方的标志性符号也。如今,却把地理标志商标也称为“地标”,叫谁能堕入经验主义?!也许当今的社会真的是变化太快了,才不能不让人老犯迷糊!然而迷糊归迷糊,因为简称好记又朗朗上口,用“地标”简称地理标志商标还是大有人在。

关于本文要说的地理标志,它不是中国人的原创,而是一个粕来品。地理标志的涵义,首先是指一种制度,一种专门为地方特产量身打造的推荐制度和保护机制,由法国人首创。它的首创故事大致如下:法国勃艮第地区和朗格多克地区出产的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2 19:48)

角度构建精彩


 

如今的智能手机屏,都和刘谦学过魔术表演似的,常让刷屏者产生“吓死宝宝了”的惊惊咋咋。以往难得一见的光景,现在常“转角撞到爱”,不经意间的邂逅,早成了一种“必须”。朋友圈或公众号上那些美得让人“不要不要”的风光照,总让刷屏者在不知不觉中被掏空成纯粹的皮囊——没心没肺。于是一种平生从未享受过的大美冲击力,硬是可以将读图者冲击的扶摇直上天庭,去与神仙GG或者MM握握手。

其实,这一切并非刘谦构建的魔术,而是一种千真万确的真实!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林语堂崇山与坂仔民俗


 

但凡读过林语堂作品的人都知道,林语堂一生都对高山敬畏有加。尤其是对故乡坂仔的山之敬畏,林语堂几乎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这些敬畏,人们可以从他的著作中反复读到:例如:“我生在福建南部沿海山区之龙溪县坂仔村。童年之早期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是山景,二是家父,那位使人无法忍受的理想家,三是严格的基督教家庭”是他说的(林语堂自传·童年) ;再如:“影响于我最深的,一是我的父亲,二是我的二姐,三是漳洲的西溪的山水。最深的还是西溪的山水”也是他说的(《林语堂自传·我的生活·回忆童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密码忘记,导致两年没上博客,自然也没办法更新博客了。今天找回密码,甚为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