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图片播放器
声明

本博客文章属原创,配图全是来自于网络。感谢图片作者。

个人简介
鱼蓝,休闲,或是苦修。有作品刊登于《诗歌》《诗歌月刊》《星星》《飞天》《河南诗人》《燕赵文学》《《散文诗》等。
个人资料
康京凌
康京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470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个人经历
公司:
  • 从事文字工作

    1998年10月至今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7-14 14:25)
一只麻雀死去。在雨后冰凉的桥栏上。
昨天,我还看到它在窗外的花枝上跳跃,荡漾。
我羡慕,它的轻盈和安静。不像我,眉梢上结满了惆怅。
那些被阴郁纠缠的惆怅,像纤丝盘兜的泥浆---
像被青荇抱紧的石头。如果一松手----
一切,都将淹死在黑暗里。

一只麻雀的死去,让人忐忑,忧伤。
阴雨天或许还会继续。在桥边的路面上,蓄积了几滩雨水。
那些曾经的清鸣,不知遭遇了怎样的电闪和雷鸣?
一只麻雀的死去,或许不足被议论。
生命从风雨中走过,我感怀历程。
人从岁月中走过,我感怀命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4 13:39)
是些浓彩,红釉,或是水粉的诱惑
或是蝴蝶,凌霄的花萼
像一尊佛塔的塔尖
刺向湖水,或是天空

或许是很久很久,没有得到过抚摸
一棵树的高耸
填充向云岫缭绕的峡谷
像一根银针探向了羞涩的画心
一点一点
挪移向两岸相隔的间隙
却又像两根船桨
夹住花瓣,或是花朵本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4 13:06)
比松林更高的高地
我仰望已久的峰峦,和峰峦之巅的丛柏
白云  完成所有的开场白和结束语
这跟多嘴多舌的燕雀
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

燕雀  是来自低处丛林的燕雀
有意或是无意  参与在其中
这里似乎是置身与尘世之外
却有脱离不了纷争

无论是树的枝头  还是在荜草的漩涡
但凡是有风的激荡屡屡而过
深翻的犁铧
旋转出寒砺的锋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9 00:18)
走着,走着,我看见失魂落魄的野花。
还没有赶上凋谢呢。这一刻,天空没有云朵------
牛羊在山坡上吃草。
或许人世间本就没有什么秘密-------
尘世没有隐喻。就像这七月------
原野多么辽阔。麦秆和车前草,似乎已被原野遗忘。

这些时日,没有风。
一棵挺立在风口上的树,看着越发的衰老。
那些摸着树顶,来回旋转的坚果,一层表皮裂开,露出了壳。
那些被风干的玫瑰,再也不会抬头。
孩子,我央求一向高傲的隼------
我央求有僧侣念佛。我听到一汪苜蓿,正在浪涛中醒来。
我惭愧还不曾上路。像一些蹄掌,歼灭风发无度的细草。
我惭愧无人引领,落入了笼缰一样的圈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7 22:41)
用石头和黄土堆砌了堡子,堡子和堡子以外的山水,构成了一幅水墨画。
是些细碎的野花和葱茏的树木,藏下了许多富裕弹性的故事。
故事里遍地的山歌,被劳作栖息的人们吟唱。
河水,像一条系满音符的简谱----------
一串一串。飘浮在水上,峰峦在奔跑,牛羊在生养。
月牙儿或白,或黄-------
用石头和黄土堆砌的堡子,又开始在画布上,勾勒出高高的牌楼,和那牌楼上翘首以盼的姑娘。

姑娘是歌谣里的旱马莲。自生落地,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
这里鸟雀在瓦檐上小歇,像这堡子里居住了许久的老人-------
那些被后人传唱的山歌,被岁月镶嵌在云瓦上,盛开似一轮圆月。
经历过这如烟如岫的草莽,更是不会,寂寥平白地交付,和浪费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9 21:52)
生活  是一根骨头
财富在髓里
需要熬

也有砸骨取髓的捷径
过程却存在风险
即便是绞尽脑汁
选用一块最最坚利的石头
粉身碎骨
在所难免

生活  我崇尚平淡
关于骨表与髓的距离
我选择奋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8 00:09)
这浩浩荡荡长卷
浩浩荡荡地喂养了姿态不一的马匹
这些曾经的牧马人
还在闲适地斗酒或是安睡
喂养在画卷之外的男人和女人
沉淀了一肚子的坏水
一肚子的金银和铜臭
用赝品蒙骗了多少人
刚刚在舌尖上挖了陷阱
真诚终是被愚弄
像傻子或是痴呆的人
违背了智慧和自尊

把良心和道德大卸八块
一块一块
慢慢填充起贪婪
像一只只具备毁灭性的跳蚤
让马匹的毛色焦枯   瘦骨嶙峋
如若是转身逢上了郎世宁
不知道  该是怎样的表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6:02)
晚霞已渐渐地褪去
打碗碗花却不曾合闭
一切
都舒展如一匹绸缎
星星点点   是些幽蓝晶亮的花蕊
面对黑夜
敞开心扉
给以最最诚痴的言语-------

一些鸟雀飞起
如同这仲夏和风热力的旋舞
有这么一些雨露
还在花瓣上凝定
我们彼此相守
但每每在露珠坠落的时候
总让人内心颤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5:47)
在有雨的傍晚
我望着雨的时候
雨滴刚好掠过
我们彼此在彼此的眸子里闪动
彼此潮湿彼此
彼此抚慰

我没有想过远山和河流
尘世随缘
该融汇的融汇
该分离的分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4 11:01)
苦根儿拖着沉重的脚步,牵着女儿迈进了自家的门槛,女人和二毛还没有睡。看到他,二毛小雀一样的蹦了起来,从他的手中接过纸包,欢呼着:‘’爹,买肉了。”
女人盈笑着,轻轻地掀开锅盖,一股白蒙蒙的雾气顿时在土窑里弥漫了开来。二毛像馋嘴的小猫一样,闻着肉腥,在地上围着锅台蹦来蹦去。女人笑着说:“瞧瞧,看把娃馋的都成啥了。”
苦根儿不吭声,低头蜷在炕边上把弄着头发。女孩儿把脸贴在他的大腿上,默默地,更是不敢吭声。
不一会,漫窑里全是浓浓的肉香。二毛早已是按耐不住了,他不停地往锅里探。女人在一边呵斥他:“一会就好了。好了和哥哥姐姐一起吃。”说完这话,女人愣住了。她突然发现,缺少了什么?
“大毛呢?”女人急急地问了一声,那拿在手里的碗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
苦根儿把双手插进头发里抱着头不作声。女人便问女孩儿:“大毛呢?”
女孩儿先是不说,后来被一再逼问,“哇”地一声哭了:“弟弟在镇上给丢了。”
“丢了?”女人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被一个大叔领走了。”女孩儿哭着说。
“那也不去找找啊?”女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