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racycal
tracyca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08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2.06.21,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2.07.1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359次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次说到船长国里的十一个人应该分成4波,且只介绍了西派,那这次需要进行一个总揽。这四派之间,派系之内,存在着许多恩怨情愁。我属于初涉这滩水的人,但是却以多少了解到了。这会是最有意思的一段日志,毕竟中国人爱听八卦,这十几个中国人在一起也就是八卦一通,不可遏制。

 

    我第一次见到船长国除了本土派之外的所有派系成员,是在找到组织的那个周日。因为本土派在这边成家了,自然有自己的生活与圈子,与其他派系之间的往来比较有限。每周日是这里的大集会,聚点是李叔他们的饭店。首先是因为周日是船长国的法定休息日,大家都去教堂,大部分商店与餐馆都关门了,而中国人没有这样的习俗,所以照常营业。就是在这天下午,我首先见到了耳闻已久的北派成员。北派的组成不像西派由姻亲关系联系在一起,而是比较实在的顾主与雇员的关系。小陈与杨婶是牛哥的手下,当年小陈是通过国内的中介来到这里工作,中介还从中赚了不少油水。虽然是为牛哥工作,但是他俩却是与李叔、群木关系甚好,每周都会来玩,还会带上些礼物。小陈是我的老乡,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一见如故。我们俩用牌和象棋开展各种游戏,我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船长国的这些日子,离不开中国餐馆里李叔和群木等的照顾。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中国人在外就是一家。他们对你说的最多的口头禅就是:“我们中国人……”

 

    在船长国的这两个月,我吃到了过去一年中最好吃的东西,清炖海参土鸡汤、手工牛肉水饺、红烧鳗鱼、鱼香肉丝、咕咾肉。他们生活简单,朴实。知道你晚上会留下来吃饭,就会多做几样菜,或者是从自己的菜园里摘回在小岛上难得的青菜,或是特地为你杀一只鸡。他们会为你乘好饭,他们不让你洗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船长国的国庆节是每年的8月4日,在47年前的这个日子,船长国脱离了新西兰,独成一体。虽然至今,船长国在联合国还没有正式的投票权,但是在一些非正式的国际场合,船长国已经赢得了同等的独立国家权力。国庆节是这个国家最盛大的节日了,前后一个星期,整个国家载歌载舞来庆祝。

 

    国庆节,是整个国家臣民团聚的节日。早在至少一、两个月前,全国各处,以村为单位,就开始了舞蹈排练,年轻的姑娘、小伙每天晚上要训练3-4个小时,白天还需要正常地上学、工作。而长者则忙着赶制演出的服装,服装很复杂,而且需要全手工,准备材料、修建、缝制、染色,需要的功夫还真的不少。而最后能在舞台,看到随着臀部和腿部扭动而飞舞的色彩,这些功夫都是值得的。

 

    我参加过几次舞蹈排练。那是在小岛西边的一个警察局,一块大空地每天晚上都有排练。扭屁股这项运动很累,我持续半小时则就累趴了。而这些孩子要从每天7点训练到11点多。篮球场那么大的场地里,男生占据一边,女生占据一边。前面摆放着各种鼓,男女生分别应和着鼓点起舞,到一定时间再在一起舞蹈。他们都很友好,他们不会拒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到船长国这个民族,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是毛利人,他们是土著。再说到土著,大家应该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大致的印象,那就是土人——黝黑的肌肤,说着听不懂的话。对的,但这只是船长国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的表面特征。在他们的传统文化里,他们说毛利语,他们喜欢跳舞,男子喜欢赤裸上身,女子有妖娆的舞姿。但是,他们是土人,他们为此而骄傲。作为土著人,绝不是我们印象中带有落后、退步的意思。而船长国的国民,至少在心态上,突显出他们是贵族。

 

    这个国家属于英联邦,独立之后与新西兰还有牵扯不断的联系。每个国民都持有新西兰护照,在世界上很多国家穿梭自如。岛上的有没环境,吸引了许多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的居民前来定居,岛上设施齐全,娱乐形式丰富。岛上居民都很有礼貌,为人处世彬彬有礼,“请”和“谢谢”不离口。街道各处干净整洁,井然有序,人们相互微笑致意,问候相迎。由于小国寡民、鸡犬相闻,在这里居住没几天,周围的人都会认识你。你还在摸索街道的走向时,他们已经记住了你的名字/你的喜好,正如我每天早上常去的那家咖啡店,我还没走到店门口,女主人就亲切地打招呼,知道我要的是大杯拿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小梦想着走遍世界,如今却觉悟到走遍世界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走遍世界的方式也有很多种,可以是匆匆过客,看过便是,不久后,这些看过的世界就只是留在脑海里的模糊记忆,或者是留在电脑硬盘里那些无数的照片,很久也不会去再看一次;另一种走遍世界的方式却可以在其中留下深深的足迹,因为这些走过的与经历的,是前人未涉足的领域,在当地收获的是独一无二的经历,是非同寻常的记忆。我便是希望过着后者的生活,我也是在不停地靠着自己的能力与机遇,不停地积累着这样的经验,当初在墨西哥、印度、马来西亚,以及现在的船长国,都是一样的经历。要让每一次踏下的足迹都有独特的意义。

    其实,在国外生活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不仅要忍受语言的障碍,还会遇到各种危险。然而和这种危险擦肩而过,也会留下疤痕,或者是对此地有更深刻的记忆。于是,我就说说小赵叔和老赵叔的生死劫吧。

    小赵叔,就职于中国土木建设,简称中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是第四十三届太平洋岛国论坛。中国代表团将派出20位成员参与。在会议开始前,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派遣出了两位先行者来了解下会议的情况,她们都是娘子军,一位是夭主任,另一位是徐大使的秘书艾秘书。

 

    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中国餐馆里。小赵叔带着他们来吃饭,我们丰盛地摆上了一桌菜,其乐融融地吃起来。桌上,王经理也谈着他的出海故事,小赵叔谈着他在非洲以及阿拉伯国家的故事。二位外交官,也没有丝毫的架子,对王经理和小赵叔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两日之后,我在外交部上班,部长吉姆遣人请我一起到他的办公室去,说是二位外交官来了。于是我迅速来到了吉姆的办公室。二位女士已经到达。夭主任的打扮显得端庄,精心与得体。大家寒暄,互赠名片,一会儿外交会议就开始了。与会的主要有中国的两位外交官,与船长国这边主要是负责这次会议筹划的几位同事,他们分别是部长吉姆,太平洋部负责人卡尔,国际部负责人桑佳,论坛组织主席婕文,还有一个我。

 

    我的位置显得很尴尬。首先,我是中国人,但是我又不能代表中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仪式在船长国的女王代表(Queen’s Representative)处举行。这是坐落在阿罗汤加岛东部的一座官邸。门口种上了各种各样的树,陪衬着鲜花。房子外围左右对称地挂着牌子,写着“政府官邸,女王代表住处”,然后左右各一扇铁门矗立着,从铁门下开始的石子小路,一直延伸到里面的房子。

    房子敞开着门,正对着门处,挂着许多老照片,记述着这里历代的女王代表。大厅左右依次摆好了椅子。正堂左右第一排空出,给参加仪式的领导就坐,其次左边是荣誉居民就坐,右边由永久居民就坐,最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到了这个小岛上,看大海便是家常便饭。每天都要看,看多了也就麻木了。人总是这样,当拥有了曾经所向往的东西之后,便没有那么珍惜了。大海对于我便是如此。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总是叨念着要转学去厦门,因为那里有海。又因为自己名字里有个澜字,所以特别喜欢由大海联想到的种种意境,曾经还想过自己将来的另一半名字里一定要有个”海”字,那样才是命中注定。虽然天天见大海,但是到目前为止,值得记录的有三次。总体来说可以这样归纳,第一次是欣赏一幅画;第二次是倾听一则“老人与海”的故事;第三次是置身其中的体验。 

    画,必然是静态的。现在还存在我印象中的就是暮丽沙滩(Muri Beach,我坚持在我的文章中给每个人、每个地方都起一个优美的中文名字,有更好的翻译,敬请告诉我啊)。之前看过很多船长国的旅游宣传图片,当时感觉这些图片经过处理的痕迹太重了,主要原因就是海水太绿,天太蓝,帆船、游艇等事物点缀得太假,以及画面中总是起到画龙点睛作用的椰子树巧得太不可思议。直到我真的到了暮丽沙滩,我才发现原来那些图片都是真的!我随手拿相机,按下快门,出来的图片就是那样的人间仙境。 海面上漂浮的帆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的第一次打渔的经历。

    史蒂夫是我在办公室的同事,他总是很热情。他希望我在船长国的这几个月能够有很好的记忆,总是带我尝试不同的东西。这一次,他邀请我出海打渔。史蒂夫是澳大利亚人,二十多年前与船长国的一位女子结婚,于是便留在船长国常驻。

    我们要在太阳升起之前出海。于是我们约定6点在码头见。我与室友驱车赶到码头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在那里等候我们了。他的尼桑车后拖着一个小拖斗,我们的小白船就在上面。史蒂夫将车往后倒,小白船逐步进入到水中,提姆下水帮忙一推,小白船就顺利地从尼桑车上退下来,滑入水中。史蒂夫将车开到码头上停靠好,我们一一跳上小白船,航程开始了。

    小白船不大,正好容下我们五个人。船没有顶,有一个HONDA的发动机在船尾。由于天色还早,周围一片漆黑,我们看到了圆圆的月亮,和南半球那颗最亮的南十字星。遥望远处,大海与夜色相接的地方有星星点点的光亮,史蒂夫说那是其他的渔船,我们朝那个方向开就不会错了。于是我们出海了。小白船行驶得飞快,夜色迎面扑来,海风也让人觉得凉飕飕的。船尾的发动机在水下不断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