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南姚志勇
湖南姚志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35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喜好读书,码文,也发牢骚。现工作于深圳。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渔事三题

打 鱼

 

  小柿子盼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小柿子喜欢捉鱼,他也爱吃鱼。大雨下过一场,河里涨水了,水从远处流下来,越流越多,水里的鱼虾也越来越多。小柿子就会提了簸箕,端个脸盆,打着赤脚往河里去。大河里的水流急,小柿子不敢去,就在河岸边,那些渠道里捉。河里的鱼多了,大水把什么都冲下来了,鱼儿们四处跑,小一些的鱼岔了道,就到渠道里来了。小柿子把脸盆放在岸边,簸箕往水里一铲,一双白嫩的赤脚像是铁铸的,往水里的泥沙啊,卵石啊,瓦片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北京文学》。感谢我的责编师力斌老师。

大门牙要帮哥们儿兄弟打架报仇,几个人米酒上头之后,都放出豪言壮语,且信誓旦旦,可是结果却出人意料,忠诚与背叛在此有了新的内涵。

 

尖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原创小说
谢谢湖南文学。

主编推荐<</span>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被自行车碾碎的平静

 

最早知道杨遥,是在人民文学醒客上,读了其写的《二弟的雕堡》,《白袜子》,《跳棋》等小说。《二弟的雕堡》描绘了一个世俗小人物二弟,二弟是一个女人,一个性情与男人酷似,却更为粗犷的女人。二弟粗鄙的言行举止,激起了鸟镇人的不满。二弟养猫出售更是让鸟镇人嫉妒。做为从山上搬下来的女人,二弟在鸟镇修房子,却又没有请本地施工队,请了吃苦耐劳的南方人,以致鸟镇人对二弟怀恨在心,通过各种手段与二弟较量。这一篇小说,最成功的地方,是塑造好了二弟的形象,有一种粗犷的力量,使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跳棋》更是别出心裁地讲述了一个穷人妄图通过摇尾巴来向富人展示其人品,却反掉进了女老板招面首的圈套,可谓是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失独,中国家庭之痛

 

最早知道这本书,是在《中国作家》杂志上。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大吃一惊。为什么吃惊了?要从新浪微博说起,我关注该书作者杨晓升先生已久,在历年中,发现他特别关怀民生国计,做为一个名人,一位作家,一家杂志社的执行主编,其怀有万民之心,怜悯苍生,愤慨不公,敢于痛斥当下社会的丑陋,敢于站出来呐喊,这是我敬仰他的原因之一。

而从《失独,中国家庭之痛》问世后,我心里又多了一份钦佩,平日里,我们刷微博,吐糟,都是在计流水账,今天唠叨几句,事情很快就被忘却,然而,杨先生却不是。他在归纳,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9 01:53)

夜色,笼罩世界

一条大路通向罗马。

星星,点燃灯火

是指向太空的光明。

 

夜色,笼罩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喝彩!!!!!

 

 

失去耐心的写作

——2014年短篇小说简评

洪治纲(评论家、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草率与随意——失去耐心的写作(上)

  老作家依然在勤奋地发表,像王蒙、尤凤伟、范小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窒息的空间

 

好的小说,总是给读者留以无尽的想像空间,而张海芹的短篇小说《蚂蚁》的空间带给读者的却是一笔一笔的酸痛,让人张狂,使人愤怒,痛哭,然后是窒息。

《蚂蚁》讲述的是一个孤儿的故事,故事以孤儿院为背景,触角延伸到社会,挑战了人性,道德,伦理,揭示了社会的阴暗。主人公九志是一个左脚没有大拇指的孤儿,与他一同生活在孤儿院里的都是一些身体略有残缺,被父母狠心遗弃的孩子。有长短臂的小苦瓜,被领养后又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被区别对待的玲姐。也有一直竭力照顾孤儿们的护理保姨等人。这些小人物以大爱大罪的元素构建了故事的内核。

在孤儿院保姨的帮助下,九志被助养了。什么是助养?女主人嫌九志有七岁,已懂得记事,担心养不熟,不同意领养,后来是因为保姨劝慰说,先助养一个供他读书,说不定会为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真的很惊喜,也很意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是个不大喜欢诗的人,其实最早也喜欢过,十几岁的时候,总觉得诗很美很朦胧,后来也写过,也发表过拙诗,幻想过李白,杜甫,当然那是十几岁的事了。到后来,我就不写诗了,也不看诗。因为现在诗的定义越来越模糊,而且满大街都是游走的诗人。识得几个字,就可以吟上一首诗,且常以诗人自居。好诗却难以寻觅。久了,对诗也就充满了鄙夷之心。

凡见诗章,一律不看;凡睹诗人,退避三舍。

不过也并不代表,我就彻底不喜欢诗了,遇到我认为好的诗,我还是会呼喝一声的。只是对哪些算是诗,哪些不算是诗,仅是断章取义,东挪西借而时常感到恍惚罢了。

后来,我遇到一个叫小蝉的,她是个诗人吧。她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个美女诗人,其实光她人就很有诗性的气质了。她让我见到了另一种诗,简洁,朴素,诗性,意象。没有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诗句,就是很朴素的字眼,读起来轻松,流畅,颇有韵味,而且意境含蓄其内。使我知道诗原来可以这么写。

我遇到第二个热爱诗的人,是师力斌。在微博里,师兄几乎是每日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