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18-04-30 17:13)

听于丹老师讲课

           张永

于丹老师最近在南京讲授“感悟中国智慧”的一课,济济一堂,人满为患,当时我在现场,确实感受到了那种隆重的氛围。认识于丹老师,是从电视荧屏开始的,我是《百家讲坛》第一批的铁杆粉丝,当年听于丹老师讲《论语心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永祎

最近,在安徽卫视竞唱节目《耳畔中国》的舞台上,歌手龚爽以一曲《我的祖国》激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转瞬之间,全场就成了波涛汹涌的海浪模式。这与其说是歌手演绎得扣人心弦、激动人心,不如说是歌曲本身的激昂慷慨、震撼人心,因为那是从心底里腾空而起的理想之光和生命激情,尽管已经跨域了半个多世纪,至今听来依然意气风发,昂扬豪迈。对于现场观众来说,这也许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庸妙笔生花江南群芳

 张永祎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精心塑造了许多江南女子的形象,许多人都认为这与“金庸的梦中情人”夏梦有关。确实夏梦是地地道道的江南姑娘,生于上海,祖籍苏州,系香港影坛玉洁冰清的绝代佳人,被誉为东方的奥黛丽·赫本。夏梦这个名字,是她为自己改的,取自《仲夏夜之梦》之意。没想到,却成了金庸的梦寐以求,“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这种生命的鲜活和纯粹,让金庸一见钟情,不能自已,言出由衷:“西施是怎样美丽,谁也没有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这样才名不虚传。”遇见美好就等于撞见幸福,一往情深催绽春暖花开。只可惜落花有情去,流水无意归,夏梦最终还是嫁给富商林葆诚,爱情的梦想被击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逸飞丹青妙摹江南佳丽逸飞丹青妙摹江南佳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永祎

正值元宵佳节,红光影里透琉璃,月色圆中蕴翡翠,买汤圆,煮汤圆,吃汤圆,“吃了汤圆好团圆”,团圆是中国人的幸福配方,元宵节,就是奔着团圆而去,也是随着团圆而来。

相传汉武帝宠臣东方朔,到御花园为武帝折雪梅,看到宫女元宵泪流满面,宫深似海亲人难见。东方朔对此深表同情,派人禀报:“长安在劫,火焚帝阙,十五天火,焰红宵夜”,武帝连忙召唤,他煞有介事地提了三点:一是火神爱吃汤圆,可让宫女元宵做好汤圆,十五晚由万岁焚香上供,同时传令京都人家也同时敬奉。二传谕臣民十五晚必须张灯结彩,点响爆竹,燃放烟火,好似满城大火,方可瞒天过海。三是通知城外百姓,十五晚上进城观灯,以消灾免难。正月十五日果然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4 16:03)

 

     

 张永祎

在大学时期,有次陪师兄去看电影,回来的路上,他用自己理解诠释影片的故事,用镜头的创意激发了自己的思维,从头到脚,条分缕析,娓娓道来,口若悬河,听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他不仅说得好,写得也很精彩,后来呈现在学报上的文字更显得精妙通透,从他的身上,我发现从口到手,也就是一步之遥,原来文学的天地如此奇妙无比,繁花似锦,至今不断回望,仍念念不忘。

喜欢文字也许是中文系毕业生的天性,让文字进入到生命的历程,写作是一条径情直遂的通道。舞文弄墨,如切如磋,如锦如缎,不输文采,横溢才华,这是最初投稿者的自信,待到泥牛入海,杳无音信,日日思君不见君,翘首以盼,望眼欲穿,却是“过尽千帆皆不是”,这才感到,发表文章并不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1 12:15)

微信要让人相信

 

 张永祎

 


什么叫落伍?就是社会发展提供了某种大众技术的可能,你却对此置若罔闻,拒绝开发自己,不愿学,不想学,不会用,那肯定就要被时代甩在了后面。比如微信,你不会,人家会,你不方便,人家可方便多了。新春佳节,举国欢庆,“每逢佳节倍思亲”,微信也不出所料地更加繁荣了起来,特别是对那些不能回家过年的人,他们掌握了微信,就等于跨越了时空,没阻碍,花钱少,能办事,而且还非常便捷,无论视频电话、网上支付,还是传个照片或图像什么的,千里之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南,关于爱和等待的故事

 

   

 张永祎

春到江南无声无息,却来得蓬勃遒劲,“春风又绿江南岸”“春江水暖鸭先知”,面对最质朴无华的远山近水,重要的不是静静地欣赏,而是慢慢地进入那种冉冉的情和纯纯的爱,沉醉在江南的婉约静谧中,内心思绪腾飞,翻江倒海,记忆的沉淀,历史的过往和曾经的阅读,很多线索都会在这个时候自然接通,原来温柔缠绵的玲珑心致由来已久,江南早就是冥冥之中的前世因缘。许多时候,我们可以冲破蜀道的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永祎

也许是与爱人属于青梅竹马的缘故,所以对李白《长干行》感触尤盛。“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天真无邪,亲昵嬉戏,勾魂入魄,刻骨铭心。既然典出于南京长干里,我便瞅准机会,多次到那里去寻寻觅觅,发发思古之幽情,时常穿越在划破心灵的时空之中。《至正金陵新志》载“长干里,在秦淮南,越范蟸筑城长干”,按照现在的方位,大概就是秦淮区内秦淮河以南至雨花台以北的这一段。早在春秋战国时代,这里就是人烟稠密之地,到了唐代更是甚嚣尘上。李太白漫游到此,看人所看,见人未见,擷童趣之事既成惊天之句,长干里对此也功不可没!《建康实录》中说:“山陇之间曰‘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4 14:54)

 

 

  张永祎

心花怒放江南雪

唐诗宋词里的江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粉墙黛瓦,烟雨楼台,小桥流水,寻常巷陌,忽然置身于一段飞雪如花的日子,琼情瑶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张永祎
张永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130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