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个人资料
三两清风
三两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77
  • 关注人气:2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3-09 13:20)
三月逼出的雪花
文/三两清风

窗外,突降的雪花,飞成了我心理的妖孽。

纷纷扬扬的,分不清哪是心思哪是罪。
一如这三月的架势,到底是春天的懦弱还是冬天的猥琐。

不敢细辩这变化莫测的人生,几份的顺畅与几份的坎坷?人生注定了减法的凌迟?

无处安放这莫明的慌乱,只言片语躲躲闪闪,像只耗子,更像只犯错的猫子。

春天的雪花,比我勇敢千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0 10:31)







文/三两清风

一、
反复地询问
一缕炊烟的出身地
她隐而不答
我也只能怒而不发

其实
再狡猾的风向
也篡改不了一个人的故乡

二、
这么多年纠结盘成了山峰
解不开的谜
是理想背叛了初衷
还是故乡被我遗忘成他乡

我说不出
昨晚再次梦见了离世的亲人
我更说不出
他们的天堂之路少了一副期盼无果的面孔

也正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4 10:18)

文/三两清风

 

一、
今年的时光
多出了几只脚?
时光跑得比兔子还快

 

今年的雨
究竟到访了几回?
雨滴的厚度
远远超过指尖追求的深度

 

没缝隙填词
没空间虚构

 

二、
朋友调侃
小日子过得挺充实啊
好久不写诗

 

是呀,人到中年
精神与柏拉图的距离越来越遥远
现实与脚下夯实的路越来越亲近

 

所谓的诗歌
是牙缝里的余粮
是梦里来来回回的仿真

 

所谓的热爱
是喂养灵魂的甜点
是异乡对故乡一种执着的眷恋

 

三、
朋友似风
我念着的,也有念着我的
纵是擦肩也是美丽

 

诗歌如海
闹腾,亦或平静
写与不写
一朵浪花仍是一个构思精巧的章节

 

你在其中
我亦其中

 

四、

热爱
将心托付
其实我一刻也没离开过痴迷

 

我把一对乳鸭喊成小诗小歌
我把窗外的鸟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三两清风

 

一、
我坦白
今天的诗意是挤出来的
就像半辈子的我
总在模仿人的样子生存

 

我也承认
这么多年的爱与恨皆是时间惹出的祸
亦如此刻我心底长出的意念
无端开始慌乱

 

无需放空自己
本身就是一张空白的宣纸
纵使将身体中的另一个自己抽出来
也逼不出一丝丝颜色

 

二、
狂野的绿
飙得让人发怵
这个可爱可怕的春天啊
这个淹没我又救不了我的春天

 

努力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姿态
迎合耳边成捧成捧的鸟鸣
无论如何摆弄,怎么也举不起
一个空売与春天的面对面

 

索性闭上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三两清风

 

一、
三月走了
没有留下任何信件

 

带走的,还有白玉兰的忧伤
桃花的诡异以及樱花的野蛮

 

心有不甘呀
一场感冒里只能咳出几朵野花的誓言
就像一些人这辈子为了某种奢望
累成了心病

 

二、
四月的胃
接受不了咋暖还寒的药方

 

一堆堆阳光
吝啬得只在窗外碎语

 

我只能像只鸟儿
沿着封闭的池塘低飞

 

至于空中的那些省略号
也只有用遐想为它们作些诗意的安排

 

三、
一首新歌
不厌其烦地学着鸟语花香

 

我试着分享,试着哼唱
不成曲调的节奏
足以与这么多年的踉跄相媲美

 

搬运工搬的是生活
却不知道
该用什么来搬起如我般寄生虫的命运

 

四、
一直咀嚼着改变二字
可是第十一根手指
却慢慢患上了随遇而安的疾

 

人到中年
长出一条轨道无疑是纸上谈兵
骨头上开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三两清风

 

1/无痛胃镜

 

一枚探头
特殊得你看不见它的身份

 

一根长长的胶管
毫不犹豫地介入你的那一口呼吸

 

终年不见光的胃
终生神通广大的胃
最终被一台叫电脑的仪器逼出原形

 

如果它能让一个人的真善恶不打自招
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会更加明亮

 

2/麻醉

幸福与苦难
皆是扯淡的游戏

 

当被一剂麻药降伏时
那一刻被终结
一半交给了患得患失的前半生
一半交给了悬而未决的命运

 

醒来时
被拥在爱人的怀里
像个可怜而患有智商的孩子
无助地拽着一根救命稻草

 

3/结论

胃炎
这是健康用半生交出的试卷

 

大夫说这病属于慢性得好好治
我懂的,无异于这么多年自学成才的
慢性自杀

 

对于死亡都是可怕的事
只是我习惯了一个又一个亲人的离开
只是我适应了一首首小诗背离了生活的初衷

 

4/错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1 10:23)

 



文/三两清风

 

一、
缕缕清香
挨挨挤挤

 

时间,空间
瞬间饱满

 

至于桃花的隐私
早已被时令挑逗得口齿伶俐

 

问也白问
让这个春天顺其自然地酥软

 

二、
独处
是时光最好的疗养机

 

不再探讨青春是如何的乱花迷离
不再追问童年是怎样的无知苍白

 

我只用啜饮一杯咖啡的时间
让苦涩有谈古论今的机会
其实,一段路的来龙去脉
早已柳暗花明

 

何别较真。事物的正反
总是相对的
一如咖啡的甘与甜

 

三、
清明在即
清明的风雨还在路上奔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7 11:31)

 

 

看到油菜花开”,欣赏之余产生了偷盗之心!————写在前面的话!

另附陈惠芳老师的散文诗“油菜花开”,老师:恕罪恕罪!

油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7 10:40)

 

 



文/三两清风


一、
三月二十六
我不是海子

 

否则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
被欢呼与呐喊反复地举过春天的头顶
我却混然不知

 

那一天
确定我没有牵挂山海关那冰冷的铁轨
那一天
确定我还没有来得及思考
人生最终以怎么样的方式谢幕


二、
海子走了
长有棱角的海子走了
留着胡须怀抱美好之梦的海子走了

 

海子回来了
诗歌界的海子之魂活了
”姐姐我在德合令想你“像雄师凯旋归来

 

海子没有走远
有海子的路上,众多的海子如雨后春笋
有海子的路上,众多的海子用追忆书写热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6 11:42)

 

 



文/三两清风

 

一、
三月的情人
终就以一场夜雨的形式出现
诡异得像只幽灵

 

遍地的杏花皆是抛洒的谜
这横竖皆诗的平仄啊

 

湿润
吹绿了铺天盖地的倾诉


二、
一枚人工湖
摇身成天空的镜子,殊不知
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的影子

 

两岸的柳言不由衷
一会儿吹着违心的风
一会儿掏出心窝里的话

 

一枚枚桃花
一排排小黄花
展开了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赛
她们甩开腮帮子,红得妖孽精怪
黄得金戈铁马

 

三、

环卫大姐手里扫把
像极了燃烧的火焰

 

红色适合这个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