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纸上的池塘
你用一纸鹂黄
把自己开成莲花的模样
素透,莜简,洁慧
有神的暗喻

那里的每一个字
都像一把晶质的银锁
水的手指轻轻一扣
锁紧一泓蟒动的波澜

柔诡的水草倚风摇近
是穿了修行青衣的智者
不为遇佛,只为遇见
动了凡心的自己

空气里的无形彩袖
牵捡着初浴的诗行
要嫁到天宫里去吗,那里
可没有烟阁红砚
水墨沉香

如果笔神垂青
即席戏墨,把我点成你
岸上的一滴近邻
那么,我愿一无所形
做你无尽白里
永恒的隐者,暧昧
而悠遥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夏至的雨夜
夏至白天长,适合念
念成一条孤独的河流
不断向自己的脚下流去
可能会流过人类的边界
或者窗前
 
夜晚短得很抱歉,雨滴
敲打出多个时代的节奏
空寂托起一只定格的下巴
在公园里暗下
 
谁的目光打开折叠的故事
故事是我们用旧的翅膀
单薄的泪水是巧克力做的
被整个夜色含着
被几颗软下来的心
含着
 
思想在外层空间集聚
虚构的雨夜站在美的
城市被滴滴锁紧
听见雨声,才知道
天下是安静的
 
忽然想原谅所有的人
旧事,房舍,物
潜伏在油画里的草垛
不断从细节中醒来

搜索

复制

静的逻辑论

1

我坐在窗前打理此刻,几片残雪
在对面的楼顶余下瓦的形状
终于看到某个季节的终点
我闭上眼睛,灰头雀
把翅膀收回尘世
静,持续而抽象

2

时间狂喜
老祖母坐在另一个窗前
她的腿盘缠在炕上
像一团风干的藤蔓
已经伸不直了,吱嘎,滴答
时间重叠,静,浮着静

3

少年在山坡上奔跑
脚步里塞满阳光
山风的颜色肥如夏天
泪水如雨水同天空一起掉落
眼睛是天堂的伤口
滴答,吱嘎,椅子发出声响
万木寂然,时间隐逸,一阵轻微的疼痛
静里听出静,像从一场病里脱身

4

我再一次闭上眼睛
城市的喧嚣在眼前的暗影里集聚
重复的永恒的静的连续音
越积越厚,像一层层夯实的地基
结实、严密、深邃
时间的重量无限叠加
静,打入静的内部

5

两个人影停在公园的长椅上
一整天不准备挪动的样子
一个静从另一个静出来,静,挨着静
静的细部越来越清晰
好像我已经藏好了似的

6

多么安静的一个早晨
我睁开眼睛,像打开一扇新窗
人世安泰,静,在静里开花
我感到十分羞愧
因为竟不知羞愧什么
个人资料
小红北
小红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19
  • 关注人气: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小红北,男。著有诗集《静的逻辑论》《纸上的池塘》《我把月亮换成你》,散文随笔集《不安排快乐》《把世界揣兜》《睡在城市的心脏里》。作品见于《作家》《诗选刊》《作家》《最佳诗歌》等。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哈哈镜
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现实
我在里面多久了?
我在我的蒙昧的目光里多久了?
我在我的乱里多久了?
我和我分别多久了?
掩盖,欺骗,或者快活
这体内的山山水水,这体外的
沟坎、巷陌、勃劲、光滑、龟裂
这一路上的依附,或者背离
那些突然加长的尖叫
那些突然加宽的沉默
那些灿烂的
那些飘动的
那些互相挤压的、追捕的
我被我挤出来多久了?
我被我的时间挤出来多久了?
我和我的时间、肉体、真相、真理
我和我的距离
我和我的小女儿的距离
哦,她站在那里照来照去
惊喜又害怕,这个变形的世界
这琉璃的暗藏的玄机
这天光一样的亮度与摄止
走出来,是一生?
还是一两步?
不想说话可以观察猫
猫步不是用来表演的
而是一种声音处理技术
它坐在那里,像突然悟出点什么
起身离开,留下一段空白
它用洗脸的方式拟人
掩住让人脸红的内容
它习惯用一个懒腰
来处理慢下来的时间
它不愿意惊动一个不想说话的人
所以脚步是轻的,如果世界是干净的
它很少留下足迹
它醒着的时候,世界是
立体的多元的无死角的
几乎没有什么地方是它不能去的
它睡觉的时候,则尽量少占地方
把自己收成一个半圆
像一个躲起来的月亮
玩起来像个孩子
围着自己的尾巴团团转
把自己转成快速演变的逻辑
它的眼睛里还有眼睛
像一重重望不穿的秋水
有时也会替主人思念一个人
现在楼里几乎没有耗子了
但一有异响,它仍然会坚起耳朵
像举起一个悬念
它吃得不多
做得也不多了
人来物往,熟视无睹
像一个虚无主义者
它对待爱情的方式,一个字:叫
叫着叫着,人心就慌了,心慌
我认为也是良心的一种

搜索

复制

我用光了不少风景
这些年,我用光了不少风景
先是用光了母亲的黑发
接着就是一口老井,一寸野心
用光了身上的刺,脚下的泥
用光了长河天堑的咆哮与恐惧
也用光了眼里的清水与蓝天
用光了火一样的青春与冰雪
那些没有杂质的杀伐与干冷
那些没有遮拦的羞与痛
那些虔诚的跪立与仰望
那些比黑还黑的黑
那些比白还白的白
那些用了又用的夜晚
那些用不完的星光和尖叫
无厘头的形而上
喊不破的寂与空,用光了
满城无辜的灯火,也用光了
从家里揣出来的半块月亮
用光了爬上阳台的早晨
用光了隆起的酣梦,上岸的海潮
用光了花期,用光了艳
用光了灯红酒绿,大红大绿
用光了会心的恶,真实的慌
刀割的憧憬,泪浸的诗行
还剩多少你死我活
还剩多少多愁善感,脸红心跳
女人和她娇好的身子啊
还剩多少扛在肩上的风雨
还剩多少扑在怀里的坚强
这些年,我用光了太多东西
用光了有用和无用
用光了宿命与非命
用光了眼前
用光了远方
而今没去过的地方
不想再去了,看不清的
也懒得再看了,我用光了风景
也用光了杂念,春心
用光了不少是非冷暖
用光了不少理直气壮
用光了不少勉为其难
还好,脚板还在
眼下的不平,还可以跺几脚
手心里的汗
偶尔还会攥出凸芒与新芽
还好,体内的山水还剩一些
时有风吹过,微微起伏,淡淡欢喜
还好一身皮囊还在
故我新我他我交织缠染
那些还能认出我的人
便是余生不尽风景
一生编织一条绳索
很可能,我是在用一生
编织一条绳索
用指功、握力,乃至筋骨
用耐力,用全身心
用血,用大汗淋漓
用几段懊悔的经历
用一条断桥的意义
用黑发、白发、假发
用挑剔、愤怒、纠结、意外、窃喜
用细长的美,用短粗的无意义
用忘情、忘我
一遍遍缠绕、剥离,一次次收紧
绳不离手,马不停蹄
耳边的风声像一条长长的喷泉
打在燃烧的鼓点上,冒出鹤唳的白烟
有时是一条钢筋扭附另一条钢筋
有时像一条命织缠另一条命
有时是几股绳拧成一股绳
几条命在那里较劲
有时一边编织一边攀爬
越爬越高,找不到另一头
整个身子吊在那里
像吊住一个噩梦
有时很满意、很痛快,阳光
像一场暴雨从头到脚浇下来
手握绳索,像握住一束
从水里出生的目光
一条绚烂的前路
一条威风的马鞭
有时像抿在手里的一段枯草
不知道可以用它来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是在编织自己
还是在编织他人
是在编织完整,还是残缺
编织时间、还是空间,黑夜、还是白天
是越拽越远的农村
还是越勒越紧的城市
是形而上
还是形而下
是真理还是谎言
是永不放手,还是一刀斩断
我只知道这条长长的欲望,无限延展
我只知道坚硬里抻出的柔软
常识里剥出的真相
我只知道没完没了的书生意气编出的
一条颤抖的明亮的枝条,一次次
伸向那些无枝可依的雀子
这条越编越长的绳索
这条越攥越紧的命
像一根脐带栓住一声
撕心裂肺的啼哭
以挣脱的力,牢牢地
缚住自己
键盘音敲亮的夜晚
夜幕为多数人降落
为少数人掀起幔帐
为了一个窗口的信仰
他们从黑夜里割下一块块单独的黑
用键盘音一点点敲亮,叮,叮叮
又有一排文字亮了
指尖亮了,心亮了
小女孩手中的火柴亮了
他们用自己的骨头钻木取火
他们用自己的裸露对抗裸露
他们在自己体内的深渊里攀援
登高是一块块踩落塌陷的自己
他们提刀夜行却在废墟里温柔地
捡拾废弃的句子、遗落的爱
握在手里像握住一个命
又一个常识被握住
又一个思想被解救
又一个词,挽救了全民写诗的灾难
火车从胸腔里呼呼驶过
黑夜积压,底部流淌橘黄汁液
聚光灯在脚下吱呀作响
被欲望烧过的夜色寸草不生
孤独被一排排耗尽
呼吸是另一座山
他们在自己的呼吸里翻山越岭
他们在生锈的日子上
在黑夜的铁板上
敲出光
敲出火
敲出水
敲出岸
敲出新蓝
敲出恐惧与欢爱
敲出一寸寸深入的力
哪怕是一声短短的轻叫
都是一条上岸的绳索
哪怕是一扇幻象之门
都开向那些卑微的高贵、善良的轻
哪怕是一根小小的麦芒
都是钉在街口的一柱长明灯
黑夜在透明处有了重量
一场雨洗涤了整个夜晚
眼前的现实不是现实
是黑找到了黑
颤抖找到了颤抖
湿漉漉的夜色开出花朵开出梦
眼睛的屋檐滴落炽热的家
叮叮,叮叮,天亮了
明亮的手指烫满小茧
像密码一样长出羽翅
我见一树杏花
我见一树杏花
长相都差不多
我分不清哪个是张杏花
哪个是李杏花
她们个个都像嫩白的新娘
 
我见树上几只麻雀
也不知哪一个心肠好一些
哪一个心肠坏一些
个个都像新郎
他们送给新娘的悄悄话
不小心掉到地上
都是清亮的
 
我见地上有一块石头
暖暖如一铺新床
我多想就此躺下
就着一树嫩白、一地清亮、一米阳光
再拿上一本闲书,想着你
了此一生
博文
《2018年中国最佳诗歌》目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16 14:51)
分类: 不安排快乐


2017年9月25日。小棉袄大笑的时候,我的描述智商为零。她发明了一个鼓掌的新方法,就是把拍手变成拍屁股。为了展示这个新方法,她一遍遍地背诵:爷爷年纪大呀,嘴里缺颗牙,我为爷爷倒杯茶,爷爷笑哈哈,奶奶年纪大呀,头发白花花(有动作),我给奶奶搬凳坐,奶奶笑哈哈,爸爸和妈妈呀(语速放慢),齐声把我夸,尊敬老人有礼貌,是个好娃娃。然后就把两只手停在屁股上,屏住笑,等到大家一鼓掌,她就一边拍屁股,一边大笑。好像前一个笑是被后一个笑拥着出来的,一个拥着一个,或者,多个拥着多个。而且,人最开心的时候,头部低于屁股。
2017年9月26日。小棉袄让我帮她搭个山洞,用沙发上的花靠垫,一个五颜六色的新世界。她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封面诗人

林 莽 _ 事出有因(组诗)
林 莽 _ 你到底想对世界说出什么 
牛庆国 _ 关于林莽诗歌的几个关键词 

实力榜

陈人杰 _ 出发的路仿佛归途(组诗)
姚 风 _ 不写也是写的一部分(组诗) 
刘 年 _ 纸上有深雪(组诗)
白 玛 _ 我的诗歌里(组诗)
树 才 _ 时间是唯一的一根稻草(组诗) 

非常现实

姜 桦 _ 我已经把什么都经历(组诗) 
安 澜 _ 草木人间(组诗)
易 翔 _ 泪水报告(组诗)
老 井 _ 把地心的疼痛喊出来(组诗) 
如 斯 _ 味觉(三首) 

最青春

王二冬 _ 我们有负于生活(组诗) 
包文平 _ 风啊,请缓慢地吹(组诗) 
康承佳 _ 活着是最生猛的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文学港》2018年第7期目录
004 异乡人(小小说系列) /滕 刚

030 集腋成裘终有时(简评) /南志刚

小说
《文学港》2018年第7期目录
头条
032 浮生如寄 /赵剑云
中篇
053 年会 /禹 风
短篇
066 恐惧 /吴文君
072 鱼花飘香 /刘 亮
082 一切都归于寂静之时 /角之落

诗歌
《文学港》2018年第7期目录
首推
088 我在我的乱里多久了(组诗) /小红北
精选
091 落英缤纷(组诗) /楼奕林
094 东海边的草帽歌(组诗) /沈文军
096 游园惊梦(组诗) /南慕容
098 红尘谣(组诗) /吴文茹
100 高天厚土(组诗) /孔占伟
102 烟雨宏村(外二首) /洪 波
104 月色(组诗) /陈兴志

15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天空下》

我和父亲坐在院子里
打开干涩的双眼,让云彩落进来
我体内的山水正在惊动它
这时候多么适合聊聊天
聊聊母亲装修房子的想法
但我们都不说话,也不做事
他写完回忆录,好像就不做事了
我有时会观察他,用我的有限观察他的有限
他把自己活得越来越窄
需要侧着身子才能挤过去
有一刻他甚至窄得完全是他自己了
但他很快站起来,转身进屋
把我和现状留在那里,把天空
留在一人高的地方

《我坐在父亲身边》

他正用安静划一条线
这条线在我们每个人身边
但没有人踩到它,担心里面还有埋伏
有时他把我也划进去
母亲,其他人,都在线的那边
这边空无一物
有一刻我们彼此为物,快要看清了
又很快回到各自的未知,我和他
多年保持足够体面的距离
不小心坐得近了,他便挪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骊歌》

一想到骊歌这个词
心里就有隐隐的痛
痛里又似乎藏了欢喜
令人直想抱紧什么,或者
什么都不抱,就这样坐着,看着
看开化的江河一寸寸抚摸云朵上的寒凉
看一对情侣缓缓地走进一棵树
用它干渴的枝条向上围拢
拢成一团细密的空
就这样看着,想着,一列绿皮火车
从银色的原野上轰隆隆驶过
带走世间的疑惑与险恶
余下一片阔大的稳定与诚恳
就这样看着,想着,原谅着
把自己交出去,交到命运的边缘
没什么事情可以伤到我
也不再去伤害别人
就这样爱上这个世界
爱上这个被世界包裹的世界
爱上每个裸露在外面的人

《静的逻辑论》

1

我坐在窗前打理此刻,几片残雪
在对面的楼顶余下瓦的形状
终于看到某个季节的终点
我闭上眼睛,灰头雀
把翅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正月十四,喜。想为大儿子整理几首诗,找来找去,慌了,这些年写的诗,提到儿子的只有五首(也许父子逻辑的本意就不是诗意,他们都把最美的诗写给别的女人)。第一首是从儿子起笔的,有他两三个元素,最耀眼的是“一只大箱子”。第二首是我的小院,他负责往这个小院运送外面的世界。第三首,只有这一首是专门写儿子的,表现的还是“我”的意思。第四首是从我的两根白发里翻出来的。第五首从随笔集中整理出来,作了分行,不知算不算诗,保留标点用来催泪,催吾泪,尽量不麻烦别的眼睛。第六首干脆没谈到儿子,但他在里面的空间最大,里面有十个字,分别是:有、富、连、山、国、继、续、振、青、长,希望他能记住,写端正。这几首诗,除了日常的轻微,没有任何深刻险绝之处,所有的词都待在它本来的意思里,就像我对儿子,除了快乐地活出个人样儿,我对他也没有新的期许。戌狗旺旺,是记。1994022301141315+2014120710162039+2018072406121715

第一首:《我想到“藏掖”这个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静的逻辑论

《路过某花市》

又一片绿叶被斩断
像某种声音的失重
某种无限嘈杂
某种无限失声
像就我人生某个阶段实施的
一次音像处理技术
果断而生动,这一刻
突然从心底生出某种
残酷的适意,像衰老的
声音或重生的形状
微妙、隐密而快活
好像某种现实与我平行
我们用眼睛的余光彼此映照
保持足够的距离
又好像不是我路过它们
而是它们路过我,兴高采烈地
观察我一片片飘落的部分
观察我被修剪、搬动、出售
观察我的花心被量化
或者,被乱被辜负

《这些轻微构成了我》

这些轻拭与抚慰
这些温柔的抵近与捡拾
这些弯弯的爱、薄薄的美
这些枝桠上的新红、清脆的叹息
这些缝在蛛网里的锁孔
这些躲在狂言后的句子
这些伤疤一样的残雪
这些墙脚,这些微末,这些孤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