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南刘毅翔
湖南刘毅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725
  • 关注人气:1,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12-14 20:40)
分类: 原创短诗
 十一月诗24首

谁的心不忍离去

辽阔了一晚也冷寂了一晚
我们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暴风雪

谁的心不忍离去?太阳被翅膀带走
我们便用沉思冲击大海
这时或者有一张脸在原野上和星星搂在一起
在抖动的枝梢,风被寂寞切开
且有石头下蛋的声音

只有我能说出你不忍离去的理由
当眼泪淹没大地的四角
便有了血液交换时的激动
我们是现实中面向大海的孤儿
我们用皮鞭抽打自己的灵魂
任消亡的笑声
在陌生的喜悦中相爱

醉之外

据说
李白第一次跃上月球……

酒杯依然没有淌出酒来
我们的心
却抓不住床前的那缕明月
却管不住自己的思念
在没有月亮的月河里
在没有回声的呜咽里
很快就
醉了
(李白蹲在月球中独自酌饮)

花间的那壶酒并没有在歌声中徘徊
是月影
是我们零乱的舞姿
在举杯交欢
在摇摇晃晃的顿悟中
撕碎
一块月色

当春天的花朵蠕贯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评论
 邵阳县塘中语文名师黎晓燕女士评点拙作

秋雨

窗之外
烟之外
落叶悬空
你如期而至
虽不能汹涌成海
却能在我的体内
掀起一场无形的战事
成就一部感伤的书

一支不甘沉沦的歌
仍在宇宙间
浮升

落叶与秋雨的战事?窗之外的“烟”,是眼前自然界的迷蒙雨雾,还是虚写中的胜败输赢?虚实相生,人事消磨,秋雨过后,该是隆冬了吧!与其等待,不如在这纷繁冷雨中斗争,只有用斗争填充雨的书,雨的歌,才能无愧于浮升的太阳。此诗,既没有对秋叶的铺垫,也没有对秋雨进行渲染,似乎是在说教。但仔细琢磨,自有味道。


凌晨

风的骨骼里
有流水
蜿蜒而出

凌晨
山中的现实主义
由一个持伞的人
判定为
寒意的乡愁

山的那边
来了一群超现实主义者
琴声,歌声
把远处的空
闹腾得
有声有色

风的骨骼里
有流水
蜿蜒而出……

第二三节,一冷一热的关照,有意思。尤其是第三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评论
邵阳县塘中语文名师黎晓燕女士评点拙作

太阳礼赞

太阳啊
我的身上
又长出了两条腿
又长出了两只手
闪耀着
像你一样的光芒

太阳啊
我成了一头怪物
我在田野上行走
在腐蚀了的风雨中行中
我在寻找
你曾向人间撒下的
那张网

太阳啊
你看见
我走失的灵魂了吗
我开启未来的钥匙了吗
我看见
一个小男孩
正在一面雪白的墙上
勾画着我的怪像,和
温和的晴空

太阳啊
我走进了
你的心灵了
你迷人的光芒
一直闪现在
我的梦中

这首诗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对太阳的礼赞与崇拜,在对“我”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对比,“我”与太阳的对比,风雨人生路与太阳的对比中突现出来?未来寻找这神圣的光芒,我使出了全身的疯狂,哪怕变成世俗中的怪物,灵魂却在梦境中变成一尘不染的小孩、雪白的墙壁,永远在寻求真理的路上。而这种追寻,就是不断超越现实的腐朽、黑暗、苦难的馈赠品。太阳赋予我的 就是那颗永不止息的跳动的热烈的追寻的心,与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评论
邵阳县 塘中语文名师黎晓燕女士评点拙作

路过

一阵呜咽
从哑默的林泉喷出
将我团团围住

山体紧跟着
轰然滑坡
我举目全力以迎

之于风啸云卷
已顾不得那么多了,我
只是路过

    “之于”?路过!开头用“呜咽团团围住”,“山顶滑坡”,代表心情的大波动,顺路中的逆境转折,一个“举目”把变故一笔荡开。至于“风啸云卷”,既然一笔荡开,那么就是无关。好一个“只是路过”,进一步,“举目以迎”,退一步,只是路过。旷达洒脱的人生,看透风雨的过程,但愿只是“坦然如路过”,不要成为主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评论
邵阳县塘中语文名师黎晓燕女士评点拙作

访友

我不想
在那段最弯的路
拐弯
我想在那条
坦荡平直的大道上
寻找拐弯处
让悲怆的落日
学会取舍

风随后赶来
鸟随后赶来
就连那只找不到主人的小花狗
也紧跟着追了上来

原来我手中攥着的
竟是它们在梦里寻找的,那条
回家的路

    一首上乘之作,它必然是经过心灵的修炼、谦逊地叩问、虔诚地修行获得的真知灼见。咋一看《访友》,似乎与内容并无关联。因为,茫茫人海,彼与此遇见的概率,就像星与星的相遇一样,隔着万年几亿万年的浩渺、隔着今生来生的想象,但是,还是遇见了,就像这首《访友》一样。《访友》的收获,不在于访友本身,不在于是“取舍”还是“攥”着,诗人始终关注的是回家的路,是归程,是灵魂的归宿。寻寻觅觅是生命必然:求之得之并不是幸运,求而不得也不足叹息,可贵的是意外得之却果断弃之、离之,开始去追逐那明之不得却深知可得的掌控。一个“攥”,言尽掌控的自我挑战、自我升格、自我陶醉 。可是,诗人就是他自己,随读者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评论
邵阳县塘作语文名师黎晓燕女士读评拙作

闲笔

走进寺院
净手,合什
劳顿,杂念
会就此御下?

别过缭绕的香火
是否
依然向佛?

孰轻孰重
全在
一来一去的
一瞬间

    黎晓燕: 这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必去寻求宗教的抚慰与解脱了!但凡人们走向这种地方,一定是受尘世的亏待或伤害,也有的是慧根的牵引与缘分的安排。但是,这首诗意象的主题,他应该是特意走向佛的内心,去寻找另一种解答与宽释,另一种解脱与轻松,另样的生命存在形式。但是,他不能把握自己的坚持、执念、佛缘有多深厚,能维持多久,他害怕自己一转身,又会投入恋恋红尘。有多少有情、无情的人啊,他们挣扎在这尘世间,精神却漫游向理想中的超脱、轻盈状态。可是,理想的乐土在哪里?如果执着,一颗佛心的修炼,是否就是最好的安排。第三节其实已经给出没有答案的答案:缘聚缘散,佛来佛往,全在一念之间。人性人心是不稳定的,何必绑架自己的肉体,让灵魂也不自由。只要心安、心诚、心爱,那么,不管结局如何,都是最好的安排。无论走到哪里,寺院还是尘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20:15)
分类: 原创短诗
十月的诗(24首)

路过

一阵呜咽
从哑默的林泉喷出
将我团团围住

山体紧跟着
轰然滑坡
我举目全力以迎

之于风啸云卷
已顾不得那么多了,我
只是路过

太阳礼赞

太阳啊
我的身上
又长出了两条腿
又长出了两只手
闪耀着
像你一样的光芒

太阳啊
我成了一头怪物
我在田野上行走
在腐蚀了的风雨中行中
我在寻找
你曾向人间撤下的
那张网

太阳啊
你看见了
我走失的灵魂了吗
我开启未来的钥匙了吗
我看见了
一个小男孩
正在一面雪白的墙上
勾画着我的怪像,和
温和的晴空

太阳啊
我走进了
你的心灵了
你迷人一样的光芒
一直闪现在
我的梦中

梦里,与一朵桃花相遇

桃花盛开
初次闯入桃林与一朵桃花
相遇。血在体内沸腾
早已沉睡的爱情,一瞬间
便骤然苏醒

我们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20:33)
分类: 原创短诗
短诗10首

 纵然

纵然门前的那条小河认不得我了
河岸上的那条小路认不得我了
纵然门前的那棵樟树认不得我了
树下的那排木条小凳认不得我了
我深信
母亲胸前的那个蝴蝶结
一定还认得我
树上的那个喜鹊窝
一定还喊得出
我的乳名……

午夜独坐

站立,你觉得
梦会找不到出路
躺下,梦又会
在惊恐中漂流

唯有黎明
才不会沉沦

沉睡的清晨

沉睡的清晨
期待的天鹅
从渐渐升起的唇痕中心
迎接远道而来的
布满泡沬的风暴

歌声依然在苟活者的头颅上
醒着

踏月

现在我可以和你点燃的焰火
一道并驾齐驱了吗
翻涌不息的梦
拥抱着后半生的那部无字书笺
在无法逆反的光轮里
安候

题一张同学聚会的照片

离开,过去的一切
都会回来么?

当我们再此拥抱
我发现所有的时光
都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20:28)
分类: 诗忆集锦
微小说二题

雨晴

今天的雨晴,打扮得特别漂亮,低胸T恤,低腰的牛仔裤,硬是把个深深的职业沟、翘翘的美臀,显现出来,走起路来更是连颤带扭地让和她一起下乡的陈副乡长心里嗨波得很。
来到一家农妇门前,雨晴见农妇正在一架风车前车稻谷,便一颤一悠地上前帮忙。她弯腰的一刹那,胸前那深深的沟壑清澈见底,弄得陈副乡长眼睛直勾勾的,全身就像触电一般。
“陈乡长,陈乡长,看什么看,没见过呀,快搭把手吧”,雨晴边弯腰撮谷边喊陈副乡长,后脑勺就像长了眼睛一样,说得陈副乡长面红耳赤。
去村部的路上,雨晴又像换了个人似的,说起话来语音柔得出水,美丽的容颜在阳光下沁着淡淡的汗水,更是楚楚动人。僻静处,陈副乡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忽然搂住雨晴。雨晴也不挣扎,扭过头来,浅浅地一笑,然后轻启唇樱:“陈乡长你看,后面来人了”,陈副乡长立即松开双手,往后一看,居然并无一人。
“雨晴:你对我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感觉吗?”号称全县三大美男之一的陈副乡长似乎有点失落地问。
“陈副乡长:你的确很帅,但于我而言,你就如一幅人体画,只是偶尔欣赏一下罢了,要说感觉,还真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20:01)
分类: 诗忆集锦
微小说二题

意外

    朋友满嘴酒气,一进门,就歪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不一会,又“哇”的一声,吐得满地都是。
我正在书房,不知发生了什么,来到客厅,怔怔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朋友粗声大气地吵嚷着,双手在空中狂舞着,在胸膛撕扯着。
    “啊呀!啊呀!我不要活了!”
    “我那样对你,你却这样对我,我不想活了!”
    整个晚上,朋友就是这样竭嘶底里地叫着,闹得我整晚也没有睡着。
    临天亮时,朋友终于安静了下来,我也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待我一觉醒来,发现朋友已不在客厅了。朋友肯定是怕吵着我,便悄没声息地离开了我家。
    洗漱完毕,我开始搞早餐。边吃早餐,我边浏览手机微信朋友圈。
    突然,一个朋友发的一则小消息使我有如雷击一样惊呆了:
    “朋友胡明因他的妻子于三天前卷走了家里的所有存款,于今天清晨六点在百货大楼跳楼身亡。”
    他们夫妻关系平时很好的呀,怎么会这样呢?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21:01)
分类: 诗忆集锦
微小说二题

《局长老艮》

    老艮刚从一把手位置上退下来,就认不清人了,常喊老伴为阿姨,常喊儿子为父亲。十天前,他在家门口碰到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就问:“请问这位大娘,财政局往哪走?”吓得人家姑娘红着脸飞跑而去。
前天,老伴和儿女陪他去医院做检查,才知老艮得的是阿尔茨梅默病,即老年痴呆症,急得老伴泪如泉涌,一个劲地拉着医生的手问:“医生,这病还能治吗?”“医生:快帮我想想办法吧,好吗?”
    “我先给他开些药试一试,看有没有效果,好吗?”停了下,医生又接着说“这种病,精神疗法很重要。你们可带他去老家和一些他曾经熟悉的地方转转、逛逛,唤起他的记忆。”
老艮的老伴儿感激得直点头。
    就这样,老伴要儿女请了一段时间假,母子三人陪着老艮到老家、和老艮熟悉的地方,那里转转,这里逛逛。几天过去了,老艮的表现有时感觉强些,有时又觉得还差些。老伴心里难过,便又去找医生。医生听了老艮老伴儿介绍了他这几天的情况后就问:“大娘,老叔退休前的原单位在哪?”“市财政局,是从局长位置上退下来的。”医生略一沉思,说:“如果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