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南刘毅翔
湖南刘毅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278
  • 关注人气:1,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10-27 16:39)
分类: 组诗系列






走在路上(组诗1____45)

1
走在路上
黑夜从岩石中迸发而出
阳光、花朵、牛羊
从岩石中遁去
我努力揪住黑夜的头发
却怎么也揪不住
她的心……

2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哪里
我只看到天空在运送
一批荒凉的山冈
有谁在?
有谁能与我相依为命?
四周的深渊
看不见底

3
凌晨,一只酒杯
露出真理的面容
山峦、河流、脚步
暂时停住
我诗中的雨雪
恰与一个十八岁的青年相遇
黎明不再喊冷

4
我听到有人在呼唤
像是在喊我
又像是在喊她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0 17:55)
分类: 诗忆集锦
                                                                               散步(微小说)
                                                                                 文/刘毅翔

    A和y都是县重点中学的语文教师,每天晚餐后,会常常结伴去河边散步。平时一般都是y先喊A,今天是A先喊y。
    来到河边,他们边走边聊,背后,有一片被乌云染黑的残阳在草滩上起伏跌宕。
    “北大的林校长这次可将我们教育界的脸丢尽了!”y气愤地说。
    “偶尔念错个把字其实也没什么。”A漫不经心的说
    “说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0 17:47)
分类: 组诗系列
山村纪事(组诗)

1
一张满面笑容的脸
从门前经过
我问他去哪里
他像是没听见

下午,村东头传来一个喜讯
五代单传的贵瞎子
他媳妇给他生了一个男孩
难怪,今天的鸟儿唱得这么欢

2
不到四十岁的华仔
去医院检查
结果
竟是肝癌晚期

父母、妻子
整日地以泪洗面
华仔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而且每天仍坚持去
茶馆打牌

3
无论是鸡翅还是鸭翅
不论是鸡爪还是鸭爪
新哈从小就爱吃

前几天他结婚了。据传
他的妻子也爱吃
还美其名曰:
比翼双飞。抓钱手

4
傍晚,桃红来到潭边
伫立

军哥三步并做两步
来到桃红的身边
'桃红,你可别做傻事呀!'

桃红很诧异
稍顷,便格格一笑
“我在默诵你今天写的诗呢!”

5
75岁的狗爷孤身一人
陪伴他的,是
一把二胡,一把口琴
每当太阳落岭
狗爷都会酸酸甜甜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0 17:44)
分类: 原创短诗
近作11首

初夏之夜

月光皎洁
护理好你坠落的美丽吧
我愿献出一只温婉的臂

剖开你金色的诱惑吧
我要深入你的骨髓。我要摇响风铃
给你重新起名,重新支起你的梦想
哦!我要摇想风铃

如果太阳还不从你的胸中升起
请在你绿得更深的园林掘出一条路来
给我的风铃缠上大山的藤蔓
我会在你剖开的诱惑中种上更多的醉意

这个夏天

也许太阳真的被乌云谋杀了
路,拖着我沉重的影子
也许巍峨的山峦真的被狂风暴雨摧垮了
空中,悬挂着一只疲倦的手
啊,我不是英雄
我只是一堆穷困潦倒的灰烬

也许太阳永远只能在古老的壁画上升起
也许山峦只有假借太阳的名义
才能与蓝天抗争
但是无论如何
我决不会跪倒在狂风暴雨的面前
乞求它别将我摧灭

我正好借助它的神力
与这个世界
一同狂舞……

一把刀子

一把刀子直插黑夜的心脏
受伤的不是黑夜
而是刀子

刀子的血液四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0 12:57)
分类: 原创短诗
 歌声(两行诗)

1
山里有我赤脚的足迹
天上有你绣织的裙子

2
我将和所有的白云一样
成为你遮羞的头巾

3

蚂蚁悄悄地爬进花蕊
我却被陷落的音符粘住了

4
我很想请求你,让我
也尝尝受孕的滋味吧

5
我想拥抱你
和你怀着同样的心情

6
你找到了繁衍生息的地方
我却被太阳明亮的眼睛抛弃了

7
躺在你温暖的怀里
我什么也不想说

8

好一双多情的眼睛
我为你编织了一个诗的花篮

9
你帮我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终于品尝出了葡萄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0 12:10)
分类: 原创短诗
短诗11首

每天深夜

每天深夜
当我从梦中醒来
我会倒上满满的一杯酒
然后一饮而尽
想起过去许多快乐的日子
和过去许多忧伤的日子
我又会倒上满滿的一杯
然后又一饮而尽
然后又蒙头大睡

然后又蒙头大睡
因为我不相信
明天的太阳会苍白无力
明天的花会全部凋零
明天的神明
会将相克的东西混在一起
用四月的春风
将我所有的情思
全部掏尽

想起这些
我不再蒙头大睡
又重新倒上满满的一杯
赶紧绘制
明天的欢欣

多云

昨天晚上
我给太阳发去一条短信
告诉它:明天清晨
我会站在县城那座最高的山
去迎接它
它除了向我抱拳致谢
什么也没有说

今天清晨
我除了听见远处的雷鸣
看见天上的乌云
连太阳的影子都没见着
唉,太阳啊
它是不是有什么
难言之隐?

春夜

靠着被太阳晒过的山崖
面对沉默的火堆
我们相互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8 17:41)
分类: 诗忆集锦
                                                                               微小说二题

一本特别的记事本

    吴为从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官至市人大常委第一副主任,而且只用了短短的20年时间,不能不令人钦佩、羡慕、嫉妒!但他的确有水平、有能力,工作的确很努力,而且为人也很好,很有亲和力,从领导,从单位的同志们,到一般普通的职员、居民,几乎很少有人说他的闲话。可惜好人命不长,遗憾的是:还差两年50岁的吴为,不知何故竟突然猝死在A市的一家三星宾馆!
    '他平时的身体很好的呀。'对吴为的突然猝死,领导、同志们,特别他的妻子及亲属疑虑重重,一律要求尸检。通过尸检竟发现吴为是因过量服用性保健品引起突发性心病而亡。
    对这个结论,吴为的妻子说什么也不能接受。因为吴为平时除了到省城开会、出差,一般是不会在外面住宿的,而且他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8 17:24)
分类: 原创短诗
短诗11首

当你的身影

当你的身影
不再在虚掩的草堂前低头沉吟
飞鸟注定不会伤心流泪
落日注定不会在惊讶中决定归隐

当你的身影
不再与浩浩的江湖扬帆相竞
精巧的诗句,注定
还是会冲出滚滚红尘

当你的身影
注定要在停留的那页历史中沉睡
春花秋月,注定
不会因为你而全然不醒

鸡鸣

鸡叫头遍
我就醒了
鸡叫二遍
我就推窗远望
那星星点点
那一树一叶
相约、相惜
没而半点迟疑和拖延
只有那风,好像
有点停滞不前

鸡叫三遍
对鸟儿简短的抒情
对太阳嫩绿的心,我已经
无法拒绝

生活

刚刚起身
茶就凉了
转身
门也关了

黄昏沉默
往事如烟
昨天的一切
与我,已
没多大关系



无论是
从东向西刮
从南向北刮
或者是
由西向东刮
由北向南刮
都是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2:19)
分类: 原创短诗
四月之夜

1
而我们,该怀念什么
该用什么去抚慰
黑夜多余的心跳

逝者如斯。希望这夜
不要像自甘堕落的坏女人一样
堕落

2
窗外的雨停了
鸟儿在肆意喧闹
我像一个醉汉
疲惫而任性

3
我被这黑夜
完全吞噬了!希望

明天早晨吐出来的
不是我的骨头,而是
一轮朝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2:13)
分类: 诗忆集锦
 魂(微小说)

    无论春夏秋冬,每天傍晚,他都要尾随着她来到公路傍的一棵歪脖树下,听她反复地诵读着同一首诗《这个冬天》:
这个冬天
我撕开心扉
裹紧外衣
依然无法改变
超常的格局

这个冬天
我劈开所有的黑夜
骑上飞雪赠给我的快马
依然不能,奏响
体内的琴弦

这个冬天
我不用眼睛看路
不用嘴说话
只沉默着,用心
在探索

这个冬天
我每天早晨都在恭迎太阳
不用手臂
不用枯滕
只用:我的乳名
    她的声音,抑扬幽咽,婉转悲怨。念完时,她总会将头低在地下不能起来,待把眼泪慢慢咽下后,她才站起来往回走。这时,暮霭苍茫,一切都被包没于昏暗的黑翼中去了。
    '唉,这首诗是我20年前因车祸不幸离开她的那个冬天的早晨写的。那天傍晚的车祸就发生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她依然孤独地生活着,真是好傻、好傻呀!'在尾随着她回去的路上,他在心里埋怨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2:08)
分类: 原创短诗
 短诗12首

寻根

流行歌。追星族
似乎在一夜之间
都销声匿迹

灵与肉,和灵一类灵与肉
在用赤诚,找寻
一段丟失了根的信仰

一道冷却后的幽光
附在蝴蝶的身上
反复不断地念着大悲咒

而我,始终没有离开过
那个废弃了的磁场
和那轮在母亲的双乳间
迷失了方向的太阳

散步

在防洪大堤散步时
每天,我都会准时遇到
一个中年妇女,与我
相向着疾步而行

擦身而过时,她总会
微笑着向我靠近

每到这时
我都会很受鼓舞
都会不动声色地,走向
一场虚构的暧昧中

清晨

蹲在通向你目光的甬道中
一轮红日正咆哮着
涌进我的脉管

用手紧紧握住淡淡的忧伤
旧情在有无之间蜕衣而去
精血如浪漫派的红浪
骚动过后,仍然走不出
我的手掌

梦中

他喜欢走山路
喜欢爬陡坡
越窄的路
他越走
越险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