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历史评论
东方历史评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005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4-26 14:37)
标签:

杂谈

撰文:白玮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如果说,从黄帝到尧舜禹时代,盐还是华夏部落族人共享的民生物产的话,那么从大禹开始,盐在部落或者邦国中的角色就发生了两个明显的属性转移——


一个是盐成为了国家的附属产物。


大禹定立九州,建立国中之国。国中之国的含义,其实就意味着在国家之上设置了一个的最高的中央王权。和大禹锻铸的九鼎象征着中央王权一样,这时候的盐其实也被贴上了中央王权的标签。


另一个是,盐被确立为贡品要向国中之国进贡。


盐既然被认定为归中央所有,那进贡就成为州部落必须应尽的义务。按《尚书•禹贡》的记载:作为九州之一的古青州,这个地区进贡的主要物质就是盐和麻布。《尚书》中所提到的古代的青州地区,就是今天的环渤海和以东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影像与近代史工作坊(第一期)


主题:影像与近代历史叙事——以德国魏司夫妇中国西南纪行为中心

 


主办方:北外历史学院、《东方历史评论》

时间:2018年12月11日14:00—17:00

地点:北京外国语大学东院行政楼504室 

 

主持人:李雪涛,北京外国语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教授

  • 近代来华德国人影像资料对近代史研究的意义

 

引言人:Ramon Wyss,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原国际事务副校长、教授,原德国驻中国重庆、成都、昆明总领馆总领事弗瑞兹·魏司之孙

  • 百年前的中国之旅与生活——魏司夫妇的影像和回忆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作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偶尔闲暇的娱乐方式?还是你生而为人最不愿舍弃的宝贵财富?你是否关心社会,关心人类,向往广阔的视野和多元的文化,却一直受困于现实的种种约束?你是否已经坚持写作五年,十年,却挣扎于更好的突破?那么“水手计划”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


“水手计划”是单向街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文学活动。为了帮助青年创作者们重新发现世界,我们将倾力资助他们进行海外旅游,协助、指导他们的创作,直至推广、展览他们的最后成果,力求把新的全球想象带到汉语写作中来。


项目申请在今年八月开启,别再藏在房间里闷声创作,抓住这次实现梦想的可能。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码头。” 

——惠特曼


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域外旅行与创作,为汉语读者打开了国际视野,帮助他们确立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如今回看,那些珍贵的跨国旅行写作,记录了中国近代百年与他者相遇的历史,提供了思考中国及世界经验的第一手素材。


在全球化进程日益加深的背景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张功臣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1

阴影袭来


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向广东水师提督李准逼近,他早有所闻,但此时并未察觉。


这是辛亥年(1911年)六月十九日,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午后,李准(号直绳)乘坐八人抬大轿,在数十名兵勇护卫下,从广州城外天字码头的水师行营,拥入大南门,去参加两广总督张鸣岐召集的文武官员会议。这年李准四十一岁,充任广东水师提督已六年有余,作为地方高级军事长官,官从一品,在粤省地位仅次于张鸣岐,称得上封疆大吏,威震一方。按清代官制,在全国设陆路提督十二名,水师提督三名,其中水师在福建、广东、长江分设行营,管辖各区的江海防务。而广东沿海沿江水域广大,提督一职,尤其显赫重要,但这样一来,李准也便成了革命党人的眼中钉。

正午的广州城闷热如笼,李准坐在加顶藤轿里,官服正襟,心绪缭乱,更觉得酷暑难忍。如果他能从空气中嗅出近来粤省到处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保罗·伯希和

翻译:萧菁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保罗·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是世界著名的法国汉学家、探险家。曾师从法国汉学家沙畹等人,致力于中国学研究。


1899—1901年,伯希和在越南、中国各地游历。义和团运动爆发时,他恰好在北京,亲历了使馆区被义和团围攻的全过程,随时局的发展,他抽零碎的时间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在小纸片上。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写出的日记是零散的、碎片化的,然而极具现场感。


以下是部分日记内容。

城外又起火了。


克林德先生并不是代表外交团(去总理衙门)的。他曾写信给总理衙门说他那天九点要去总理衙门,于是他就去了。其他公使要求衙门接见但没有得到回复,克林德于是向其他人提议他可以去问衙门将如何回复公使们的要求。他的勇气和冷静非常人可比。


+20日上午。英国人放弃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东方历史沙龙(第138期)


主题:远去的士大夫——进士群体的清季民国命运


嘉宾:尚小明、韩策、陆胤

主办方:东方历史评论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时间:2017年11月11日(周六),14:00-16:00

地址:单向空间·花家地店


嘉宾介绍:


尚小明,历史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的教学和研究。著有《学人游幕与清代学术》、《清代士人游幕表》、《留日学生与清末新政》、《北大史学系早期发展史研究》。近年致力于北洋政治史研究,有关民初“宋教仁案”的专著,即将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陆胤,文学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近代中国文学及学术思想史研究。著有《政教存续与文教转型——近代学术史上的张之洞学人圈》。

韩策,历史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主要从事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东方历史沙龙(第124期)


主题:全球化时代的新民族主义浪潮


嘉宾:任剑涛、吴强

主办:东方历史评论、三辉图书、凤凰网读书会

时间:2017年4月9日(周日)19:00-21:00

地点:彼岸书店(牡丹园店)


嘉宾介绍:


任剑涛,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 ' 长江学者 ' 特聘教授。目前主要从事政治哲学、中西政治思想、中国政治的研究。近著有《复调儒学——从古典解释到现代性探究》《拜谒诸神:西方政治理论与方法寻踪》《除旧布新:中国政治发展侧记》《公共的政治哲学》等。


吴强,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政治学博士,社会运动理论家,译著有《从投票到暴力》。


沙龙内容:


上世纪90年代,人们信心满满地宣称促进民主的传播能带来稳定与和平,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宣称民主化是国际战争和国家内乱的解毒剂,然而战火和冲突、流血和屠戮依然持续不断。卢旺达大屠杀、科索沃战争、频繁发生在印度和高加索地区的族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采访:蒋宏达、徐世博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蔡志祥先生是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他的研究领域很广,包括华人社会的节日与民间宗教、近代中国的家庭与宗族、中国商业史、华南及东南亚华人社会。在他个人网页上有一段学术自述,很能反映他的学术旨趣。他说:


“我有兴趣的历史是当代的个人、家庭、社群、国家和政府如何谈论、解析和运用过去来建构现在。也就是说,我有兴趣的是历史如何在不同的时代、被不同的群体叙述和再述;在重整历史的过程中,过去如何被选择和遗忘、想象如何被历史化、事实如何被妆饰化;谁主宰对过去的讨论,没有声音的个人和群体的生活和生活方式可以从哪里知道。也许,我尝试追求的历史,是在思考和学习过程中不断地模塑的自我。”


在访者的印象中,蔡先生朴实而睿智,对很多研究议题都有独到见解。以至在很多学人讲座和会议的场合,如果他在场,听众们每每会期待听到他的提问或点评。他的发言常有各种巧思,给人很多启发。


在约访时,访者曾经写道,可以把主题设在华南研究的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东方历史沙龙(123)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汉学家喜龙仁的中国影像 

2017-03-28 东方历史评论

东方历史沙龙(第123期)


主题: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汉学家喜龙仁的中国影像

嘉宾:沈弘、雷颐、解玺璋

主持:赵省伟

主办:东方历史评论、彼岸书店、当当科文图书

时间:2017年4月1日(周六)15:00—17:00

地点:彼岸书店(牡丹园店)

嘉宾介绍:


沈弘:浙江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遍访哈佛、芝加哥、伦敦等地图书馆,搜集了大量国内难得一见的珍贵记录。目前承担教育部重点攻关项目“外国收藏16—20世纪来华传教士档案整理与研究”。著有《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老北京皇城写真全图》《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1842—1873》《西洋镜:1907,北京—巴黎汽车拉力赛》等。


雷颐:著名历史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任《近代史研究》副主编。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史、文化史,著有《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撰文:王家新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在晚年一首未完成的十四行诗中,阿赫玛托娃曾这样写到:“我自己会亲自为你加冕,命运!/触摸你那永恒的额头。”诗中还指向1962年诺贝尔文学奖对她的提名。当然,她没有获奖。但是,比起她一生所完成的一切,任何外在声誉又算得了什么呢?诗人会为自身的命运“加冕”的!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深入阅读并译出了《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如果说诗人写于30年代末大恐怖时期的《安魂曲》是一座伴随着悲剧合唱的青铜纪念碑,《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就堪称是一部大师的杰作,一位伟大的悲剧女诗人对其一生所做出的更高的总结。 


读了这部作品,我们就会理解为什么索尔仁尼琴当年会把这部长诗从头到尾手抄了一遍。  


读了这部作品,我们也感到诗人早期的那些“戏剧抒情诗”如《在深色的面纱下她绞着双手……》、《在这里我们都是酒鬼,贱妇》,等等,都是这部作品的某种预演。而这部作品总结了一生,但又与诗人以前的任何作品都不同,甚至对于俄罗斯诗歌史在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