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历史评论
东方历史评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753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撰文:李硕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东方历史评论编辑部评选出15部图书作品为“2018年度历史图书”(点此查看榜单)。我们在春节期间陆续刊登获奖作品选摘。祝各位读者新春愉快!


每当人们谈到中国古代战争,脑海里就难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两军大将阵前“大战三百回合”,战败一方全军四散溃逃,一场大战便宣告结束。这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对往昔的浪漫想象,而《南北战争三百年》(上海人民出版社)正是要通过扎实的史料爬梳与理性分析对中国古代战争“祛魅”。全书还原古代冷兵器战争的本来面貌,探讨战争、战役背后的诸多制约因素,不仅有地理环境,还包括政治文化、统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影像与近代史工作坊(第一期)


主题:影像与近代历史叙事——以德国魏司夫妇中国西南纪行为中心

 


主办方:北外历史学院、《东方历史评论》

时间:2018年12月11日14:00—17:00

地点:北京外国语大学东院行政楼504室 

 

主持人:李雪涛,北京外国语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教授

  • 近代来华德国人影像资料对近代史研究的意义

 

引言人:Ramon Wyss,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原国际事务副校长、教授,原德国驻中国重庆、成都、昆明总领馆总领事弗瑞兹·魏司之孙

  • 百年前的中国之旅与生活——魏司夫妇的影像和回忆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作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偶尔闲暇的娱乐方式?还是你生而为人最不愿舍弃的宝贵财富?你是否关心社会,关心人类,向往广阔的视野和多元的文化,却一直受困于现实的种种约束?你是否已经坚持写作五年,十年,却挣扎于更好的突破?那么“水手计划”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


“水手计划”是单向街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文学活动。为了帮助青年创作者们重新发现世界,我们将倾力资助他们进行海外旅游,协助、指导他们的创作,直至推广、展览他们的最后成果,力求把新的全球想象带到汉语写作中来。


项目申请在今年八月开启,别再藏在房间里闷声创作,抓住这次实现梦想的可能。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码头。” 

——惠特曼


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域外旅行与创作,为汉语读者打开了国际视野,帮助他们确立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如今回看,那些珍贵的跨国旅行写作,记录了中国近代百年与他者相遇的历史,提供了思考中国及世界经验的第一手素材。


在全球化进程日益加深的背景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吴基民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1

1927年3月20日黄昏,南昌城淅淅沥沥地下着细雨,一身戎装的郭沫若失魂落魄地敲开了南昌警察局局长朱德的家门。同为四川老乡,郭沫若与朱德结识于1926年北伐战争时期。当时,郭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见到这位多日未见的朋友,朱德十分开心却又颇为惊愕,连问“怎么啦?”


朱德这么问,是有道理的。


1926年7月,在大革命的洪流中,郭沫若放弃了每月360元大洋高薪的广东大学文学院长职位,由著名共产党员孙炳文介绍,投笔从戎,担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宣传科长兼行管秘书长职务。北伐军誓师北伐,郭沫若随大军猛进,到11月北伐军攻克武汉三镇,郭沫若已升任总政治部副主任。这次他接到邓演达的电令,让他速去南昌,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会合,组织精干人员主持政治部工作。


蒋介石见郭沫若到来,十分高兴,当即任命他为总司令行营政治部主任,还给了他每个月300元大洋的津贴。然而,蒋此后的行径却让郭沫若大失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刘柠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对日本来说,战争基本上是一种近代体验。江户时代,因了幕府“锁国”政策的庇护,得以在超稳定的幕藩体制下渡过两个半世纪的平静岁月,几乎未发生过称得上“内战”规模的骚乱。状况为之一变是在幕末:从明治期到昭和前期,日本马不停蹄地卷入(或策动)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几乎是十年一战,直至1945年的“终战”。战争强化了日本人的“国民国家”意识,又反过来构成了国家统合的意识形态基础。


由于日本近代战争的“总力战”性质,新闻媒体和文化艺术在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既是历史进程的记录者,又是国家总动员的道具。且越是到后来,后者的色彩越浓厚,文人、画家竞相登场,如开屏的孔雀般展现才艺,一遍又一遍,浓墨重彩地涂抹着国家主义的画布,涌现了一大批“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与新闻记者、小说家的“笔部队”遥相呼应的,是丹青绘师们的“彩管报国”,而其中最重要的存在,非两位画坛领袖——藤田嗣治和横山大观莫属,前者是饱沐“欧风美雨”、在蒙巴纳斯一路打拼的“巴黎画派”巨擘,后者是继承冈仓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东方历史评论》编辑部评选出9部作品为“2017年度历史图书”。

我们在春节期间陆续刊登获奖作品选摘。

祝各位读者新春愉快!


《现代日本史:从德川时代到21世纪》

安德鲁·戈登 

 李朝津 译


《现代日本史:从德川时代到21世纪》是一部全景式展现日本近200年现代化历程、了解日本现代历史的通识读物,作者在全球史的大背景下,梳理了日本现代化过程的来龙去脉,在恢宏叙述的同时,也细致反映了日本不同阶层的实践活动和情感体验。


以下文字受权摘自该书第十三章“美国占领下的日本:新出发点及延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张功臣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1

阴影袭来


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向广东水师提督李准逼近,他早有所闻,但此时并未察觉。


这是辛亥年(1911年)六月十九日,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午后,李准(号直绳)乘坐八人抬大轿,在数十名兵勇护卫下,从广州城外天字码头的水师行营,拥入大南门,去参加两广总督张鸣岐召集的文武官员会议。这年李准四十一岁,充任广东水师提督已六年有余,作为地方高级军事长官,官从一品,在粤省地位仅次于张鸣岐,称得上封疆大吏,威震一方。按清代官制,在全国设陆路提督十二名,水师提督三名,其中水师在福建、广东、长江分设行营,管辖各区的江海防务。而广东沿海沿江水域广大,提督一职,尤其显赫重要,但这样一来,李准也便成了革命党人的眼中钉。

正午的广州城闷热如笼,李准坐在加顶藤轿里,官服正襟,心绪缭乱,更觉得酷暑难忍。如果他能从空气中嗅出近来粤省到处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许章润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现代中国”构成了现代世界的重要部分,其发育成长启发自并内在于“现代世界体系”的建构进程之中。正是“双元革命”的拍岸浪涛东渐,这才将中国裹挟进地中海—大西洋文明领衔的这一现代世界体系中来,而塑造出此刻这一叫做“现代中国”的家国天下。相应的,作为枢纽文明的中华文明体与政治体的现代成长,已然并必将进一步深刻影响这一世界体系进程。鉴于现代文明已呈老相,而赓续延绵,可见未来难见取替方案,因而,迫切呼唤“第二期现代文明”登场,则中国的现代立国、立宪、立教与立人实践,或许能够并且应当提供足堪世界历史民族位格的新型答案。


1

立基于双元革命的现代世界体系


所谓“世界体系”非只沃勒斯坦式左翼近代世界图景,抑或苏格兰启蒙传统脉络下的全球政经格局,亦非特指国际政治意义上的“维也纳体系”、“凡尔赛体系”与“雅尔塔体系”,或者晚近十年间出现的跨太平洋“G2 治理”。就影响最为广大的沃勒斯坦世界体系论而言,其以社会体系收束世界体系,将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翻译:薛庆国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访谈人物简介:


穆罕默德·阿尔昆(Mohammed Arkoun,1928-2010),当代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知识分子之一。出生于阿尔及利亚,大学毕业后旅居法国,现任巴黎大学教授。主要以法语写作,其主要著述围绕“重新解读伊斯兰教经典、让伊斯兰教适应时代发展”这一主题。他既批判当今阿拉伯世界盛行的保守与僵化思想,也批判西方的伊斯兰研究中普遍存在的偏见与歧视。其著述在西方及阿拉伯世界均有很大影响。


哈希姆·萨利赫,旅居法国的阿拉伯人文学者,曾将穆罕默德·阿尔昆的大量著作译成阿拉伯语。常年为《中东报》、《生活报》等主要阿拉伯语报刊撰写专栏。

穆罕默德·阿尔昆

哈希姆:你如何看待现代与后现代问题?我指的是,你如何从阿拉伯知识分子、而非欧洲知识分子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


阿尔昆:阿拉伯和穆斯林知识分子对此问题有一些误解。他们的理解是模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撰文:保罗·伯希和

翻译:萧菁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保罗·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是世界著名的法国汉学家、探险家。曾师从法国汉学家沙畹等人,致力于中国学研究。


1899—1901年,伯希和在越南、中国各地游历。义和团运动爆发时,他恰好在北京,亲历了使馆区被义和团围攻的全过程,随时局的发展,他抽零碎的时间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在小纸片上。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写出的日记是零散的、碎片化的,然而极具现场感。


以下是部分日记内容。

城外又起火了。


克林德先生并不是代表外交团(去总理衙门)的。他曾写信给总理衙门说他那天九点要去总理衙门,于是他就去了。其他公使要求衙门接见但没有得到回复,克林德于是向其他人提议他可以去问衙门将如何回复公使们的要求。他的勇气和冷静非常人可比。


+20日上午。英国人放弃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