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翼
吕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86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创作简历

 

 


 

好友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谢有顺博客
白描的博客
暂无内容
宋家宏的博客
暂无内容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关注

3月21日上午是宋瑾的讲课:《后现代主义音乐》。先生不是第一次来鲁院,所以讲得就很从容,更多地涉及到文学。他从后现代主义的起源、发展及目前的状况给大家作了精彩的讲述。他有很多精彩的语言。比如:只有少数人能从此岸到达彼岸,更多的不能,只能沉没,那唤醒他干什么?比如:写作是一种撤退,是种焚烧的过程,剩下的是灰烬……他讲的很前卫,很先锋。联想到前几天在中国美术馆看到的海峡两岸美术家的展览,不由得对写作再次茫然。我还能写作品吗?我到底能写出啥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左:格非,右:莫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单之啬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执行主编。他的课,真的是一种非常之享受。同时也对办刊有着很大的启发。他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办刊的理念是:认识中国到描绘中国,再到建构中国的转变。他认为,我们有什么样的生理结构,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世界。景观不是发现的,而是建构起来的。这些年,他走遍了祖国的名川大山,甚至很多常人没有到过的地方,冒着生命危险,建构了一个全新的中国地理形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非常意外的是,丹增书记开完全国政协会后,来到了鲁院讲文化产业。面对全班五十一个年轻作家,他十分兴奋。他说,我是第二次给鲁院的同学讲课,第一次是五十六个民族的少数民族作家班。新鲁院落成后,他是第一次来。他说当年他在中国作协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清华一坐下来,就称赞鲁院的华美,说这一届里有好些他非常熟悉的作家。他说文学走到今天,特别宽广,特别迷茫,是一个十字路口,是一个放射性的界面。人们对文学产生冷漠,觉得孤单、寂寞、无聊。小说家需要研究,如何突破瓶颈,从通常意义上的作家,变成一个大作家。

张教授从《青春之歌》到《长恨歌》到《废都》到《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再到《檀香刑》《丰乳肥臀》,他讲得深入浅出。他认为,一个好的小说家,要让自己的叙述有强大的叙述性。他说,中国当代著名小说《青春之歌》讲述了一个小资女性从追求个人的幸福到走上革命道路的历程,林道静出身于大地主家庭,但她不甘心当封建地主的小姐,不甘心当官僚特务的玩物,在她不断为个人的命运挣扎时,却遭到了一连串的打击她自杀未遂,教书被逐,寻找职业四处碰壁……作家以充满激情的笔墨,真实地展示了林道静充满坎坷、充满荆棘,但却是丰富多彩的人生之旅,塑造了卢嘉川、江华、余永泽等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的艺术形象。小说结尾是林道静变成了一个成熟的革命者,她和江华结了婚,一起行走到游行的队伍当中。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讲述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左至右:李刚、李炜、张水舟(作家出版社副总编)、叶梅(《民族文学》主编、

                           洪英、王常芳、王甜、忻尚龙、吕翼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鲁十五

杂谈

今天早上是中央党校文史部副主任周熙明老师讲课,主题是《科学发展观中的文化视野与文化思维》。这是一位非常和蔼也非常有学识的专家,他开篇就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害人的方式,其中有一样就是先是说你的好,提高你的期望值。他说,文化是长久之思: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文化是自我审视:偶开天眼窥红尘,可怜自身是凡人;文化是生命之思:文化学犹如中医,是仁学而非科学,它不违背科学,但也不局限于科学。他还说,世界上两件事让人神往和神秘:头顶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他还说,作为一种文化的态度,对自己,有自尊,不苟且;对他人,能尊重,不霸道;对环境,能爱护,不掠夺;对历史,有敬意,不轻薄。他认为当下没有最好的文学作品,没有产生大家,是因为多数作品是无魂的存在。

你看,说得多好!这些东西,慢慢消化罢。

下午是班会,见面会,白院长也参加了,他说鲁院就是点燃写作的火柴头,大家都很认同。同学们的自我介绍风趣得很,体现出同学们的多才。

一听大家的介绍,我吓了一跳。据领导、老师说,鲁院自创办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土地在渐逝的岁月里失去她的风华时,当土地不能像当年一样凝聚人心的时候,当年轻的一代不再将土地当成荣耀、相反当成是一种负担的时候时,我们的心灵再一次受到伤害,再一次无比的疼痛。  ——吕 翼

 

 

主持人:汪   舒    作家:吕  

 

  ■  2007年至2008年,吕翼到全国第一个彝族自治县——玉溪市峨山县甸中镇挂职当镇长助理。《土脉》是根据作家两年的见闻和感受潜心创作的长篇小说处女作,是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的作品篇目,首发在大型文学期刊《大家》2009年第4期,后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作品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30年土地改革为背景,从生产队劳作写到当下的“新农村建设”, 以彝族老龙头、龙坝、龙田三代人为核心书写了云南省峨岭县红泥村人坎坷复杂的命运以及与土地的不同情感。

 

  主持人:你之前是以中短篇小说见长,较有影响的是《割不断的苦藤》《雨水里的行程》、《雪崩》、《方向盘》等,不管是主题的开掘、写作的技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十、洗浴城里的龌龊事

 

木叶沿着街子,一家一家地走,找好很多家:商场、宾馆、拍卖行、花店、服装门市、药店、车店……但都不合适。要就是待遇太低,要就是工作环境不好,要就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要人,只是看着她长得漂亮,逗逗她罢了。唉,没有一技之长,找个工作真的太难了。到了这一步,她有些后悔,觉得还是读书好,当时考不上,可以再读呀,一次考不起,两次,两次考不起,三次嘛。木叶的好几个同学都是复读了才考上的,这一点木叶心里清楚,当年自己的学习并不差。她觉得自己还是心性太强,顾面子。阿爹才说说自己,自己就受不了,就耍脾气。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木叶还是走进了一家洗浴城。这家洗浴城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山林清泉。这家洗浴城外表一般,但里面的设置却很高档。木叶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了它的与众不同。这里来的客人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十一、狗救了他的命

 

老木从大队里开会回来,手里拿着一封电报,远远的对着正在给烤烟苗掐烟花的龙坝说,龙坝龙坝,你的电报,邮局的让我转给你!

龙坝一阵欣喜。这一定是矿山上来的!好久了,好久没有得到矿山里的回信。自从他回到红泥村以后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他每天都参加队里的劳动,和男人们一样的领工分。他没有得到过矿山里的一句话。越是没有消息,他越是没有底,也不踏实。现在,那里终于来电了,说明矿山还是记得他的,矿山上总要对他的事情有个说法,下个结论。他从不顾双手沾满了烟油,从木树林手里一把抢过电报,按了一下跳动的心,急急忙忙打开,以至于把电报的封口都撕烂。

尽管他知道那结果不会好在哪里,但他还是想看一看那边对他的态度。

果然是矿山上来的,那电报上只有两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