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皕譜簃
皕譜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761
  • 关注人气:7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我在學習篆刻的初級階段,是絕對的趙之謙迷。這主要是受了君匋老師的熏陶。當時,老師不但也是趙迷,而且收藏了大量的趙之謙作品。

說“大量”,說出來嚇人一跳。老師收藏了一百多方趙之謙的篆刻作品,其數量超過了全國博物館以及日本人藏品的總和。五十多年前,錢老師曾把珍護的趙印,悉借小子鈐拓。那時,我學會了鈐印和拓款,老師也早已把他自己的作品交我椎拓。蒙他謬贊,還說我比那些收錢椎拓的還要出色。

《趙之謙印集》上下二卷,是我親鈐手拓的第一部印譜。那時做印譜很是不易,福建剛恢復生產連史紙,極粗陋。少量的印譜紙也沒有印刷厂肯接單印刷。我便自己在木板上刻了印譜的版框,用毛筆蘸了綠色的國畫顏料,一枚一枚手工印刷。

印譜裡收錄了這一方“壽如金石,佳且好兮”。由於老師購得這方印章的時間較晚,所以以前老師自己編輯的印譜裡還沒有收錄。

而且,在我鈐拓期間,老師又借到了幾方趙印。因此我鈐拓的《趙之謙印集》,較現在桐鄉君匋藝術院所藏,多出了四方。可以自信地說,我製作的這部印譜,不但鈐拓都十分用心,就收錄內容而言,也足以傲視他譜。

趙之謙的篆刻,震古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3 09:43)
錢塘人何元錫與其子澍作為集印家,可謂出眾。據見過其所輯《西泠四家印譜》實物的沙孟海先生說:“譜中收印既多且精,面文與邊款都還完好無損,其為早期拓本無疑。”此譜為“四家早期真譜”,乃浙派名貴印譜之一。不過何元錫為人,時見狂且。1817年趙次閑為友人問渠刻白文“漢瓦當硯齋”印,八年後何元錫在從問渠處索來的原印側,命兒子刻了一段老子的話:“趙次閑為陳三秋堂高弟,素負鐵篆之名,所刻合作甚少,蓋印之所貴者文,文之不貴,印於何有?不究心於篆而徒事刀法,惑也。此印仿漢尚佳,予家舊有小松所書十二漢瓦齋隸額,因從問渠乞得,以為文房之用。”既然覺得趙印“所刻合作甚少”,又何必奪人所有,且於佛頭加穢。這是這位覺華老人過世前四年的事,徒讓後學覺得其做事狂慢且不莊重。


幸好次閑的賞音多於貶損者。1827年《補羅迦室印譜》二十冊成譜,郭頻伽為之序,曰:“次閑既服習師說,而筆意於曼生為近。天機所到,逸趣橫生,故能通兩家之驛,而兼有其美。”師則是言陳秋堂。1904年羅榘序《西泠八家印選》也說:“次閑繼出,雖為秋堂入室弟子而轉益多師,于里中四家無不橅仿,即無一不絕肖,晚年神與古化,鋒鍔所至,無不如志,實為四家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夫子林印迷先生在序「歷代印譜序跋𢑥編」時說:「印譜為匯錄歷代璽印及古今篆刻之專書。自宋以來,漸自萌蘖而趨繁茂,遂成為印學之一大分支,圖籍之一大門類」。收藏印譜歷來被視為小眾愛好,在這個收藏領域裏雖然曾有過諸如秦更年、丁輔之、張魯庵、秦康祥、郭若愚、王哲言、卫東晨、黃裳等非凡的譜集家,可是因為原鈐印譜的稀少加上印譜收藏需要篆刻與古籍二方面的知識,對歷代印譜感興趣且孜孜不怠者可謂一握而已。盛世而收藏,隨著篆刻愛好者的增加和古籍的便利流通,原鈐印譜的魅力越來越被有收藏癖好者所認識,有藏則有散,近年時有整批印譜流通於市面的現象,此或印譜收藏之盛世乎?


北京匡時今春拍賣有印譜專場,計有原鈐本印譜約200部,另有包括石印本、珂羅版在內的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前讀「陶庵夢憶」,張宗子講到烟雨樓說:“嘉興人開口烟雨樓,天下笑之,然烟雨樓故自佳。樓襟對鶯澤湖,涳涳濛濛,時帶雨意”,後來去登烟雨樓,不知是否因為現在的湖和張宗子看到的湖相比變得小了,總之沒有感覺到涳濛的意境。那以後再到嘉興就沒有特意去看湖了,直到見到沈蔚文的一方閒章“范蠡湖畔人家”,才知道原來嘉興還有一條范蠡湖。

沈蔚文系嘉興畫家,「民國書畫家𢑥傳」稱:“沈蔚文名炳儒,鈞儒弟,浙江嘉興人,清光緒二年生(一八七六)。工墨梅、擅花卉,繪設色牡丹尤精,乃有沈牡丹之稱。曾任北平財政部參事。晚年寓滬,以繪事自娯”,呉藕汀編著「近三百年嘉興印畫人名錄」中也說:“沈炳儒(1876—1958)字蔚文。嘉興人。翰子。新纂:承父業,書學晉、唐,畫宗南田,善畫牡丹,設色秀逸,姿態生動,有沈牡丹之號。”又見「嘉興歷代人物考略」中的記載:“沈炳儒(1876—1958)字蔚文,嘉興人。畫家。沈翰子,沈鈞儒弟。與余紹宋同為東皋雅集成員。能承父業,書習晉、唐,畫宗南田。尤工牡丹,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周亮工在「賴古堂別集印人傳」曾記:“金陵一老友持一函,以泥印贈予,云其祖曾給事海忠介公,印忠介公故物也。••••••啓視之,其質以黃泥為之,略煆以文,文曰「掌風化之官」。觀之覺忠介公嚴氣正性,肅然於前,凜不敢犯,敬藏於笥中。”區區泥印因為是海瑞遺物,故能令人肅然起敬。今寅恪先生用印在前,摩挲遺澤,陳先生之聲音笑貌宛在目前。我有幸,得以縱觀陳先生之印,想到經過戰亂、浩劫,他的藏書損失殆盡,他的用印若以印材而論,幾方敝石木印自然無法與名貴的田黃雞血相比,而竟然得以保存至今,冥冥之中或有天意乎?“今生所賸真無幾,後世相知或有緣”,這是壬寅年陳先生所寫七律中的二句,所賸無幾的學人遺印,與何處有緣耶?

行文中曾參閱引用卞僧慧先生「陳寅恪先生年譜長編」、中國書店版「天行山鬼印蛻—魏建功印譜」,謹致謝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陳寅恪先生的尊人散原老人雖不以書法聞名於世,但他寫的字不落俗套而有個性,其長兄師曾詩書畫印兼善多能,更是舊京藝壇的風雲人物。盡管寅恪先生似乎不是一位特別喜歡執亳書寫之人,但家世淵源使他對於傳統的寫字、刻印之事不可能熟視不睹。2010年中華書局出版了「陳寅恪先生年譜長編」,此書由卞僧慧先生纂,是淸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四大導師年譜長編之一。書中收錄了陳先生與其家人的合影,其中有一張陳先生寫於一九四二年的七言律詩,這已是他右目失明後所寫,字跡依然淡雅清新,可見其寫字功力。落款寅恪二字下鈐了二枚圓形印,上為朱文“青園居士”,下為白文“寅恪”。

北京匡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今秋有幸徵集到陳寅恪先生用印六方、陳夫人唐篔女士用印一方及散原老人用印一方。陳先生的用印中一方石質印章為容肇祖刻朱文“青園居士”,據「陳寅恪先生年譜長編」引用鄧廣銘先生的話:“抗日戰爭時期,••••••陳先生兼任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導師,與研究生和其他導師同住昆明青雲街靛花巷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去國遠渡前,我曾在蘇州的冷攤上買到過袁爽秋神道碑原稿,此稿是義寧陳三立撰文,廣州李家駒書丹。施蟄存先生知道後寫信來說神道碑的原稿很少見,希望我方便時帶去上海給他看看。某個休沐日我將此原稿攜至愚園路施先生寓所,那天施先生談了很多有關袁爽秋、陳散原及李家駒的逸事,話題轉到散原父子,施先生說他藏有散原及其長子師曾的字畫,但卻從沒見到過寅恪先生的墨跡。

一代學人陳寅恪先生的道德文章堪為後世楷模,其著作不僅為世人推重,就連他的短箋寸札也被珍若拱璧。不過陳先生的存世手跡極其少見,究其原因我以為大致有二個因素:一是陳先生畢生致力於學術,他的研究範圍包括了魏晉南北朝史、隋唐史、宗教史、西域民族史、蒙古史、語言學、古典文學、史學等方面,這些研究佔用了他的大部份精力和時間,讓他對於學術研究心無旁騖,而不屑於以寫字為人所重。二是據「陳寅恪先生年譜長編」記載,一九三七年陳先生四十八歲時右眼因視網膜剝離而失明,一九四四年左眼又失明,生理上的因素限制了他握管揮毫的機會。據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南社叢談」是鄭逸梅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此書甫出,恰巧我去上海看望鄭先生,他送了我一冊精裝本并告訴我編著叢談有個遺憾,就是在簡注南社社友詩選時,未能將汪精衛的詩收入,盡管鄭先生在小序中說到選詩的主旨應是“有一是一、有二是二的兼收并蓄”。

新版「雙照樓詩詞藁」序一中說:“政治和藝術必須分別看待”,汪精衛是詩人乃不諍之事實,其實他也善書,對用印極講究,然因其處事方式而終不在書家之列。2011年南方某拍賣公司曾拍賣過汪精衛與其妻陳璧君的用印二十一方,分別由王福厂、陳巨來、唐醉石、童大年、李尹桑、鄧大川、郭則豫所刻。其中有乾支紀年的印大都刻於汪精衛任職南京偽國民政府後,如“好語相酬惟努力,人間憂患正縱橫”印乃王福厂刻於1941年,“精衛六十後作”、“陳璧君印”二印則分別由郭則豫、鄧大川刻於1942年。

今秋北京匡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徵集到二十七方汪精衛本人用印,這當中邊款𥚃有年份記載的印共有八方,它們分別是:陳協之於1913年7月刻“精衛翰墨”、1918年4月刻“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7 09:13)
标签:

杂谈

有關易均室先生對印學的貢獻,其弟子徐無聞教授曾撰「紀念篆刻家易均室」一文,闡述詳盡,真可謂知師莫若徒。據徐無聞教授介紹,“易先生在六十年間,先後得到并世篆刻家的刻印約三百餘方”,曾輯拓「均室鉩印」、「稆園印鯖」、「古印甄」、「錦里篆刻徵存」、「明清名印集拓」、「文何印萃」、「鵠磯印摭」、「鐵書過眼錄」、「青簡赤文」等印譜,其中前五種印譜於2007年在中安太平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的秋拍中露面,可惜當時我蟄居海南,消息蔽塞,無緣競拍。徐無聞教授在一九六七年為其老師拓過三部「稆園印鯖」,盡管易先生“費了很多周折,找回了被抄走的大多數藏印”,但徐拓「稆園印鯖」只收錄了二十四家刻印一百六十方。二年後易先生過世,藏印又多散失,餘下大都歸徐無聞教授。

有位我不熟悉的藏書家許益齋,據說其收藏印共二十八字,前十四字是“得之不易失之易,物無盡藏亦此理。”對於喜歡收藏的人來說,物無盡藏是避不開的結局。徐無聞教授故後,2011年春冠名“蜀中徐氏舊藏”的易、徐二先生遞藏之物在京城的拍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余任天身後,劉海粟寫了悼念文章,說有二件事讓他覺得余先生有點“迂”。一是通過沈祖安先生向任天索畫,結果被以“草野之作,不登大雅之堂”為理由而婉拒,二是劉海栗在杭州時請任天去見面作客,任天以種種借口而婉謝。“生硬”一詞有乖忤不順之意,而任天以陽文刻了作自用印,此所謂印以言志了。

作為印人,余任天生前故後曾先後受到潘天壽、陸儼少、沙孟海、劉海栗等人的推崇,其印藝之優茲不贅言。二冊原鈐本「天廬印存」中有一方朱文五字印“有劉松年畫”,邊款文字為:“余得劉松年畫,人不之信,而余時一展玩自信益堅。國無人兮,真賞誰歟?丁酉四月任天并記。”抗戰後余任天在杭州開設任天書屋,以經營舊書、碑帖及字畫、印章為生,陸儼少曾稱讚他“詩文書畫、金石刻印,旁及鑒賞真偽、考證碑版,無不精研,亦不稍懈。”余任天本人在書、畫、印方面的造詣極高,想來對於鑒藏一道他不是半瓶醋。丁酉是一九五七年,余任天得到了南宋四大家之一劉松年的畫,其喜悅之心情可以想象。然而這張劉松年的畫似乎并未得到同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