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海玲在日本
杜海玲在日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70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9-17 15:24)
标签:

杂谈

一夫食堂的一夫

杜海玲

一夫寄来了他的书。我很欣喜。这书很实用,因为是菜谱。这书还逗乐,因为是一夫写的。

以后我要做点家常菜,就不用去网上检索了。

我收到书立即去谢他,表示真为他高兴,并说要为他写点什么,他说,好期待啊,于是我就真写了啊。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打工,蛮辛苦。那时候网红小芙和胖肉(一夫的两个女儿)还没有出生,一夫在打工之余,给我们报纸投稿,我立即发现了这文章写得好。内容实在,还带点幽默,字里行间有会发光的物体。记得他那时的梦想是,开一个饭店,做好吃的,就叫做一夫食堂,现在这个食堂到底开了没有我也不知晓,只知道这个名字在网上颇红。

后来他不怎么写了,好像是在网上开了淘宝店,同时晚上在工厂打工,通宵,白天回去睡会儿起来上网卖厨具。那时候的一夫还没有名,渐渐成了网红(到底他是网红还是网红的爹)。

我在微薄上和他互动,被我上海的表妹看见,很艳羡地说,姐姐你认识一夫啊?这是我初次见识一夫出名了。后来在日本也有好几个朋友都羡慕我认识一夫。

大凡我要写华人卖淘宝之类的报道,立即就去采访他。对这些他了如指掌。

看着一夫越来越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5 13:52)
标签:

杂谈

搞笑艺人又吉直树凭《火花》获得芥川奖,一时间媒体热议,粉丝惊喜,仿佛搞笑艺人写出了纯文学,甚至得奖,是十分不可思议之事。其实,优秀的搞笑艺人多“根暗”,即外表无厘头搞笑,实则内向阴郁,并因而拥有丰厚的内心世界。

又吉直树的同行,也是搞笑大腕且当过畅销书榜首作家的松本人志在随笔集《松本的遗书》中写过,怎样的人方可成为有水平的搞笑艺人或者作家?最重要的是根暗,因为这样的人内心容易建立自己独立的世界。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早已将这样的心境描述殆尽:“依靠逗笑这一根细线,我勉强保住了与人类的一丝联系。表面上我不断地强颜欢笑,内心却是拼死拼活,汗流浃背地为人们服务”、“我不希望人们看穿我搞笑背后的阴郁,继而对我心生戒备”、“从孩提时代起,我就一直在讨好周围的人,扮演滑稽的角色来逗笑,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
又吉直树自小是个沉默的孩子,上面有两个能说善道的姐姐,他在家插不上话,憋在心里发酵成搞笑素材,或在作文里极尽表现。六岁时,为了逗笑父亲,他想出一个“漫才”,由姐姐们为父亲表演。虽然严肃的父亲只说了一句“有什么好笑的”,但平生第一次创作“漫才”令小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8日,为腾讯提供日本地区服WEJAPAN公司在都内举办记者会宣布,将与日本零售界开展合作,逐步开始在日本面向中国游客提供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1日,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绑架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遇害的噩耗传来,世界震惊,日本痛惜。后藤健二生前所住公寓的华人邻居解先生向本报记者叙述了对后藤健二的印象,并对他遇难表达哀思。

解先生一家两年多前搬到东京都内一处公寓,没多久就发现邻居中有位笑容灿烂的日本男士后藤先生。每次遇到后藤,都能看到他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热情爽朗地与解先生寒暄。解先生发现这位后藤很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日本男人,以为在大家印象中,日本男人都不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文导报讯  杜海玲

21日,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绑架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遇害的噩耗传来,世界震惊,日本痛惜。后藤健二生前所住公寓的华人邻居解先生想本报记者叙述了对后藤健二的印象,并对他遇难表达哀思。

解先生一家两年多前搬到东京都内一处公寓,没多久就发现邻居中有位笑容灿烂的日本男士后藤先生。每次遇到后藤,都能看到他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热情爽朗地与解先生寒暄。解先生发现这位后藤很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日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孩都毕业2年了,这个学校这个班级的妈妈会还在持续。当然其中已经有好多人自组成朋友,加上孩子们各种社团的交流等等妈妈们都熟得很。我这种不记人名的就差点了,只记得脸,叫不上名字。但我有秘诀,就是和其中一个妈妈关系好,这样有什么事都问她,终于在她帮我查好了怎么坐电车我俩在哪儿等之后,今天上午我终于和她在车站站台见到,并聊了一路。然后参加了小孩已经毕业两年妈妈依旧在继续的班级妈妈会。

首先要吐槽今天午饭的饭店真不好吃,一般聚会我们都是法国餐或意大利或日本,今天她们定了个中华。名叫过门香。这个过门香,在上野有,吃过,不错,不知道怎么到了东京车站旁边高大上的大楼里的分店,就搞得这么难吃。也许完全面向日本人了。比起沸腾渔府呀味上海,甚至上野那个街边大排档,都要难吃得多。幸好我这是表示我也很合群而参加妈妈聚会去的,否则这4000日元我老早可以自己吃得更好了。话说这个学校里还有中国人妈妈会,这种会,我们就去自助餐,拿出一付要大吃大喝的架势。而日本妈妈组织的,都是高大上。

一路和我唯一在学校交好的妈妈聊天。她非常美丽(这个词被用滥了但她真是非常美丽),由于她曾经跟随先生在香港驻在,虽然她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6 14:42)
标签:

杂谈

不记录,就会忘记,一些有趣的事情。我是说,这次去西藏,一些想起来会微笑的事情。

首先我经常记不住人家的名字,一大堆人介绍来介绍去的话,我经常就彻底糊涂了,因为人的职位职称年龄云云,在我内心是过眼云烟,我只是很容易分辨出这个人的灵魂是否有意思。

一路上听一个北京女孩和人相谈甚欢,她说了名字两次,我都没有记住。我记住了她的特征,爱吃爱笑爱谈。你说句笑话,她能立即跟上这个哏。

在我们到达藏药厂时,见有人献哈达——这个哈达在我心里还是很神奇有意味的,因为小时候在学校表演了多次将洁白的哈达献给金珠玛米。总之我想要有人帮我拍下我披上哈达的那刻,但我不知道别人的名字,包括那个女孩。

情急生智,我对着人群中她的背影脱口喊了声“美女吃货妹妹”,结果她就真地回头了,给我拍完照她说,也不知道怎么竟然就回头了,仿佛觉得自己就是吃货。

另有一天,我们到了米兰山口,那里海拔5000多米,是我高原反应最严重的时刻。我一手拿着氧气罐,坚持下车是为了找个僻静角落呕吐。等我回到车门口,只见从日本福冈去的一名小帅哥,递给我半瓶矿泉水,还是打开了盖的。我的内心一阵温暖——还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6 14:38)
标签:

杂谈

我写西藏,可能会写很多次。虽然只是掠影,但是由于之前预习过功课,好奇而神往。像是一场暗恋,静水流深时日久,六天行程,也撞出电光石火。

刚回日本那两天,我手上戴了三串在拉萨买的缤纷珠链,一打字就看见,于是神思恍惚,无心工作,仿佛还能听见寺庙里喇嘛的诵经,又或是闻到藏香。

西藏有这样一种魅力,唯有“冲击”可以解释。细想来那果然是文化冲击,其强烈的程度绝对超过从中国到日本。而理由却又说不清道不明,可能是布达拉宫里摸索着为酥油灯添油的远道而来老妇,可能是鲜艳的装饰色和美丽的各种绿松石红珊瑚,可能是高山上迎风飘扬的经幡,可能是大昭寺周围三步一匍匐,作五体投地式礼拜的年轻姑娘……

我们从成都飞往林芝。临近林芝,从舷窗望,连绵的山川啊,山峰浮现在白云之上。山脊的白色是不化的雪,一路窗外是壮丽无边。然后,我站在了西藏。

去布达拉宫那天,清晨还落着雨,我以为要在雨中仰望,到了现地,天竟放晴,蓝天白云下的红白两色布宫,已不是任何词汇可形容的美。事实上从到西藏开始,我数次在脑海浮现庄子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布达拉宫内部不许拍照(之后的大昭寺等寺庙内部均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说说香港上厕所是真心不方便。虽然我很喜欢香港,虽然我也曾是那里的居民,虽然我说着广东话回到香港我妈家里感到自己就是个香港人,也就是说我对香港绝无歧视或者偏见,但是,香港的厕所是真心不方便啊。当然我这是和日本比,其他地方我也去的不多。

首先地铁里没有厕所的,像日本这样到了车站里面肯定都有厕所,你就别想了。还有日本便利店也出借厕所吧,这个也没有。最搞笑的是餐厅了。你说我到你餐厅吃饭,去个洗手间,很正常啊,是,香港餐厅也给你上厕所的,但是是要拿钥匙的。钥匙在店员那里,你说,我要上厕所,就给你钥匙,用完了,还给店员——餐厅的厕所是上锁的。好吧可能我去的都是便宜地方,比如鱼蛋粉啊牛腩面啊,这些小店,不过在港岛好莱坞街道也就是都是外国人进去的咖啡店里,也是借了钥匙的。隐约记得麦当劳好像不用钥匙。 

总之就是在香港上厕所,绝对不如在日本方便。 

接下来说说那个小孩子,小孩子绝对无辜,大家都知道,那么这时候就要大人来多想办法了。 那个大人的对应是有点问题,就是,小孩子尿急,你让他怎么办,难道我错了吗——这个是有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1 08:29)
标签:

杂谈

去非洲,看维多利亚瀑布。行程六天,有近一半在路上。转机两次,加起来坐飞机时间达19个小时——单程啊,若非我胆大心细瞄准洗手间前的空地在那里伸腿弯腰做了两套广播体操,可能就经济舱症候群了。

非洲广袤无垠,风土文化离我们遥远,数日浮光掠影也绝不敢就此介绍起非洲,且写几点明显的感受供参考。

首先,我改变了对黑人的偏见。这种偏见正如日本人对外国人,因为不知而有距离和躲避感。而日本导游的细致和谨慎,在成田机场就将我吓得认为真要去不毛之地了。导游小姐教导我们说:非洲航班容易失窃,箱子里不能有任何值钱物品,包括充电器电线电池总之所有带电的东西。

经过辗转飞行到了目的地津巴布韦后,她又说,酒店房间里不能将任何有可能引起服务生好奇和兴趣的物品放置在外,出门时需将各种物品都放进箱子然后上锁。我因此将百元店买的充电线也当宝一样锁箱子里。

好吧,长话短说,事实是,我在非洲经历了两次拾金不昧的场景,有导游恐吓在先,因此格外感动。

一次是在快餐店里指手划脚(因为我的英语开不了口啊)用5元美金买了3.5元美金的汉堡薯条套餐,黑妹妹给我找钱,是当地货币(这里通用美金但找零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