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流的足迹
江流的足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911
  • 关注人气:4,8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娱乐

文化

杂谈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三十四)

一场激烈的搏杀后,那白啸堂显然已经陷入了劣势。他打死也想不到自己面对的是当朝的头名状元,学中之魁,在理论与学识上都是他白啸堂望尘莫及的。白啸堂原本以为这后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不知天高地厚也敢班门弄斧的无名之辈而已,随便吓唬吓唬便可将其轻而易举地拿下。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后生思路清晰,句句精辟,每一言都如同抡起的榔头狠狠地砸在他白啸堂的心窝上,而且砸得是血肉横飞,以至让一贯老奸巨猾的白啸堂时时失语,张口结舌地无言以对。此刻也让在场之人领略到了读书人的风采。很短的时间里,邱千万其实在白啸堂身上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打心底对白啸堂的罗织竖起大拇指。这也让他从此有了彻底的改变。罗织罪名只是以前在书上有过记载,他邱千万也看到过。可真正运用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三十三)

要说这人若贪婪,比那禽兽厉害百倍。那白啸堂被九公差人叫了来,对此他倒是真的没有做任何的防备。在他的眼里,一个外乡的年轻人量他也玩不出什么幺蛾子来。谁知这事怎么就传到了九公这里,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九公是白姓辈分最长者,而且德高望重,在白家庄里那是一呼百应的人物。因为辈分太大,他又不想被别人叫得太老,于是,不管什么辈分的都对他尊称九公。九公出面那是谁都给面子的,除非他想搬出白家庄去。白啸堂狠狠地白了白秀娥一眼。他心想,现在白布头已经死了,只要自己不点这个头,白秀娥他便带不走。要在平时,他白啸堂莫说白她白秀娥一眼,就是说话声音变个调她也会吓得一哆嗦!可今日的白秀娥对他的白眼竟然报以不屑,而且,在她的眼睛里白啸堂还隐约读出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就如同一只被自己养大了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三十二)

要说这妇人的确厉害。她知道白秀娥在白啸堂家里并不是养尊处优,而是割草喂猪、拾柴做饭、打扫庭院、洗衣刷碗,重活脏活全都得干。倒是白啸堂的子女们个个伸腿睡,睁眼吃,稍有不顺心还会拿白秀娥出出气。这没娘的孩子就如同丢了窝的雏鸟。这还不算。每日饭前白啸堂都要白秀娥背诵《朱子家训》,背错一句便减其口粮。在这样环境下生长的孩子内心深处是何等的压抑。临近中午,白秀娥瘦弱的身躯背着一捆柴火出现在白家庄的村口不远处。妇人连忙迎了上去。白秀娥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婶,匆匆忙忙地去哪里?”妇人一把拉住白秀娥道:“秀娥,我急着就是寻你。”白秀娥道:“婶子有事就快些说来,我还等着回去烧饭,一大家子都等着吃呢。”妇人往河边指了指道:“我们到河边坐一下,告诉你个秘密。”白秀娥疑惑地看着妇人道:“秘密?什么秘密?”妇人也不多说,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二十九)

壮汉麻利地在邱儒生的脖子上挽好了绳套,然后将另一端递给了老者道:“来吧老哥,就别磨蹭了。干完活,等他们验了尸体,抬着往护城河里一丢,咱哥俩就去好好地喝他几两。”老者道:“你没听我说的话吗?放了这后生。”壮汉道:“你说的容易!一会儿验尸的来了,被勒死的就要是我们了。”老者道:“这后生不仅是新科状元,还是五代单传!你我在菜市口砍头无数。杀的有奸臣也有好人。可在这‘快活道’所杀的每一个都是那冤死之人。你看看老哥我,老婆死的早,一对双胞胎女儿也给弄丢了一个,至今音信全无。这都是自己杀人太多的报应。如今这后生我无论如何也要放他一条生路。老哥都六十岁的人了,就当给自己积一丁点儿阴德吧。”老者说着从怀里掏出一袋银子道:“这是老哥所有的积蓄,求老弟成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二十八)

邱千万是贪婪无度的。他明白此案与董府关系不大,可脱离了董府便无油水可捞,没有了油水那不就成了白忙乎了吗?别人干,他邱千万可不干!他要将此案牢牢地与董府绑在一起。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扳倒董府这个大油壶,才能让他这只贪嘴的耗子有下嘴的机会。

邱千万原名可不叫这个,他有着一个非常雅致的名号曰:邱儒生。这个名字几乎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也许是他邱千万不愿再记起罢了。当年那是一个心怀壮志的有为青年,与其他赴京赶考的举子一样,都立志图强报国!三年一次的大考啊!全国各地的举子哪个不是摩拳擦掌。年迈的父母将家中的几件还算值钱的物件都变卖了,才给他凑了二十几两银子,望子成龙果真是普天之下每个父母的一个心结。夫妇两个将儿子送出了村子。村口有棵很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二十七)

时间的车轮飞快地向前转动。一年多了,那老六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这可把张耀东给急坏了。他便突然想起神医许郎中来了,于是便差邱千万再次去请许汝一。可许汝一的许济堂医患太多实在走不开。那张耀东也只得套上轿子。平时轿子不用的时候外面的轿衣是要摘下来清洗的,洗过的轿衣一般都存放在干燥通风处,用时轿夫们会非常麻利地将轿衣套上。如果不是如此保养,风吹日晒的那轿衣早就成了破布一堆。张耀东亲自携带这六姨太太坐着轿子来到许济堂。许汝一一见知府大人亲自前来,也不敢怠慢,连忙将他们让进后堂,差范氏泡了茶,自己也了了面前的一个医患,便让儿子许甘草到前面顶阵。许郎中净了手便来到后堂与知府太太看病。经过一番听、诊、问、观、切,许汝一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张耀东心想这可不行啊,这一年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二十六)

升堂鼓敲响的时候已经是申时。当然,他张耀东想什么时间办公那是他的自由,花翎顶戴在他自己的脑袋上扣着,知府的大印也在他自己手里抓着。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坞城,他张耀东俨然就是一个土皇帝,就算是皇帝估计也没有他如此这般的逍遥自在。如今唯一让他头疼的便是有个体弱多病的儿子。他张耀东有时候也拿不准,儿子的体弱多病是不是跟自己坏事做的太多有关。为此,他的夫人还专门在府上设立了佛龛每日都念经焚香,求佛祖宽恕老子的不义,保佑儿子的平安。这一听便知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可佛祖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她那炷香熏晕了头的。远的不说,就说说这几年的事情吧。他张耀东自从调任坞城,便感觉自己如同一只贪嘴的老鼠一下掉进了一个大油缸里。因为他的上任是个两袖清风之人,所以这些年坞城被上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精品小说集



(二十五)

邹民宗夫妇接到县衙通告时已经过了正午。此时的邹民宗夫妇已经哭得声嘶力竭。对这对夫妻来说,儿女便是他们所有的希望!希望没了,生命便似天空永远失去了阳光。那不谙世事的板儿也跟着哭得鼻涕都挂在了下巴上。板儿只是看到姥姥和姥爷都在哭,所以也就跟着哭。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厄运。哭归哭,既然是审自己的儿女,是一定要去看的,不但要看,还要带着板儿一起看。在邹民宗夫妇的意识里便是看一眼是一眼,见一面少一面,所以他们决定带着板儿一起去县衙。就在这时,门外来了两辆洋车,说是董府管事派来的,车钱已经给了,而且是包送包接。邹民宗夫妇锁上门,不客气地上了洋车便直奔县衙而去。

董府的大门口一下聚集了许多的官差。相捕头也在其内。老王头在门口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