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涯香界
水涯香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7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1-09 15:48)
标签:

情感

回忆

         雪  人 ------给自己   (作者: 马 良)

 

                      纷纷扬扬的大雪中

                           孩子们堆的雪人旁

                           呆立着一位沉思的老人

                          

 

                          雪人像人

                           人像雪人

                           我笑雪人

                           雪人笑我

 

                   贺  年  片

 

                        寒冷空寂的冬夜里

                        伴随着飘扬的雪花

                        一张张贺年片悄然而至

                        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忆

              

                                   没有寂寞的童年  ——  滑冰 (2013,01)

 

   有谁见过一家的七个孩子同时在一个冰场上溜冰吗?有的,那就是我们家,我小时侯。六十多年前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

    我刚上小学时大姐已上高中,中间还有一个哥哥和四个姐姐。有一个阶段大家都在天津耀华学校上学,七个人分布在不同的班级。上学去时大家自顾自分别从家里出来,走向同一个目标;放学后又各自走出自己的班级回到同一个家。回想那时的情景真是非常有意思:放学时每个人只和自己的同学一起走,就是在路上相互碰到了也是形同路人,或视而不见。好象只有到家以后大家才是一家人。

    那时的学习没什麽压力,做完功课还有很多玩的时间。冬天,滑冰就是我们的一大乐事。一到冬天新华路球场就有一个人造冰场对外开放,用现在的眼光看冰场的设备相当简陋,顶棚和四周墙壁都是用席子围成的。换鞋的地方放的是一排排的矮板凳。有两个窗口是存衣处,另外一间小屋就是办公兼广播用的。当时新华区对外开放的人造冰场只此一家,而且开放时间不长,春节过后天气一变暖便不得不关了。所以开放那一两个月间极受欢迎,几乎成了当时时尚学生晚间活动的唯一场所。每年入冬后我们便盼着天快点冷,好去滑冰。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的要求,父母亲先给大姐,二姐和哥哥买了冰鞋,我们所在的耀华学校是那时最前卫的学校,高年级的大同学在体育课上就学习滑冰,所以大姐二姐帅先学会了,哥哥因为平时“远离体育”,,冰鞋虽然讲究,冰场上却很少见到哥哥的身影,对其滑冰技术自然是不敢恭维。开始时我们——我和另外三个姐姐,看着他们去滑冰真是羡慕不已,曾经不止一次地穿上棉大衣,大长围巾一圈一圈地绕在脖子上,再带上棉手套,偷偷尾随他们来到冰场外。没有票不能进去,没关系,早已有和我们一样的人把围墙的席蓬扒出了一个个缺口,找到一个口我们便钻了进去。那里正好有一圈供参观者站立的地方。啊!我们同时睁大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景象就象在梦中,空中荡漾着好听的音乐,音量不大不小,冰上划过的人流有的独自一人,有的手牵手彼此还在聊着什麽,一闪而过,都象是在“飞”。伴随音乐,还能听到冰刀与冰面磨擦出的唰唰声,交织成一种好听的旋律是那麽激动人心。这景象简直就是一个旋转的舞台!在飞旋的人流里要找出大姐和二姐真是太困难了。傻傻地看上一会儿赶紧回家,我们出来还没有和父母亲“请假”。离开冰场大家一路无话,四个人想着一个念头————也想滑冰。

    那时我们的“奢望”谁也不和父母提起,都在自己想办法找寻机会。过年了,每个人手中有了一点压岁钱,新冰鞋那时也是很昂贵的肯定是买不了,也不敢想。还是三姐有主意,率先到“二手货”的摊儿上去。当时就在耀华学校附近墙子河的河沿上,两边都是摆摊的,卖的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旧洋货,大桶的黄油、大块的巧克力、五金工具、衣服、鞋、还有很多军用品,和个别的生活用品。一天,三姐和四姐竟从那里每人弄回一双冰鞋,虽说是旧的,看着还挺象样。穿起来挺合适的样子。从那时起三姐、四姐也加入了滑冰的行列。我和五姐两个人象是热锅上的蚂蚁,就这样憋了一年。第二年天一冷,我俩便自作主张,某一天下午俩人约好各自带上保存一年的“压岁钱”,下课后一起去到旧货摊,就从那里用手中仅有的几块钱圆了自己的“滑冰梦”——,每人抱回一双属于自己的冰鞋。

    那时十来岁的我们,还没有买东西的经验,更没有自己买过鞋,何况是“旧的冰鞋”,当然不会合适。我已忘记了是怎样从摊上把鞋买出来的,只记得我的是一双花样刀,皮子很硬,不舒服勉强能穿。最可笑的是五姐的,鞋形似一条大粘鱼,冰刀只剩了一窄条。当时我们自己却十分满足,按照姐姐的指点我们也每人花两毛钱把自己的冰鞋拿到磨冰刀的地方去磨,再学着别人的样用木头块在新磨的刀刃上细心打磨。人家都是这样做的,说是不打磨的冰刀到冰上滑不了,太涩。就这样我俩也做好了一切滑冰的准备。

    当时的冰场分初学区、跑道和花样区。第一次上冰是二姐和三姐把我们带到初学区,两个姐姐一人拉我一只手,我本以为可以放心地慢慢学了,谁知道她们拉着我也就走了两个来回,便“不负责任”地把我和五姐“扔”在那里让我们“自学成材”,他们却自顾自地不见了踪影。自学出来的我们果然很快的能够独立滑行,经过一段练习,有时也能和别人拉着手在跑道上“滥竽充数”,或自己乍着胆子在跑道上“溜边儿“滑上一段,然后在扶着栏杆歇上半天。然而自始至终也就是这个水平。冰鞋不舒服,也影响了我们的发挥。每次从冰上下来常是一瘸一拐,脱下冰鞋,两只脚麻木难忍,要等换上棉鞋,走一段路,才能慢慢缓过劲来。竟管这样,我仍旧爱去滑冰。

    那时的我,学着别人的样得意地把两只冰鞋一前一后的背在肩上。和姐姐们一起一路说笑着去冰场的情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喜欢冰场上自由欢乐的气氛;人们活动在寒冷的冰面上,脸上却都是“灿烂的阳光”。流动的人群中不管是一个人专注地滑,还是和朋友边说边笑并肩滑,都是一样的潇洒。自己滑行其中总是满心的“幸福”。滑累了,扶着栏杆休息一会儿也是享受,看到的是“画”目不暇接;听到的是“歌”令人陶醉。             

    我们兄弟姐妹七个人同时去滑冰大约也只有一个冬天的那麽两次。后来大姐、二姐分别到北京上了大学,人就没有那麽全了。而那仅有的两次至今记忆犹新。那时滑得最好的是三姐和四姐。她们都是滑跑刀,她俩经常骄傲地溶入跑道上的“速滑大军”中从我们面前一圈、一圈地闪过,标准的姿势,娴熟的技术令我和五姐望尘莫及。大姐和二姐呢却总是“无视我们的存在”慢慢悠悠地和她们的同学,手拉手,肩并肩地靠里圈慢慢的滑,有时也和同学靠着栏杆长时间地聊天,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哥哥在冰场上是很难找到的,就象是捉迷藏,搞不清他总是躲在哪个角落里。一次我在靠近围墙的地方找到了哥哥,让他带我滑,哥哥不肯还出了个“馊主义”说:“咱们比赛走冰吧!”当时小他六岁的我没有看穿他的诡计,真的拿起脚试图在冰上走起来,那里靠近跑道边缘,冰面上都是一个个的大鼓包根本没法在上面行走,走一步都要摔跤,,于是哥哥便得意的把我打发走了。他向来喜欢“独往独来”。我和五姐呢?抓住姐姐们就要人家带一圈,这样我也可以大胆的上跑道了,没人时我俩要麽手牵手慢慢在里圈滑,要麽扒在栏杆上看热闹,当个“南郭先生”。终场铃声一响,大家鱼贯而出,高手们纷纷露出“绝活”,在出口处用自己特有的姿势来个漂亮的“急刹车”,同时擦起高高的扇型的冰花,此时“技不如人”的我最害怕被人撞倒,只能躲得远远的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欣赏着。其实技艺高超的人是不会撞到人的。

    离开冰面,忍着脚腕的酸疼赶紧到窗口从口袋里掏出小竹牌儿排队领衣服,找一个空位子赶紧换鞋,还要努力赶上姐姐们的“节奏”。又凉又僵的脚小心的穿到厚厚的棉鞋里,啊!可爱的棉鞋原来是那麽“舒服”。抓起围巾胡乱地往脖子上围绕,外面的风总是很凉,一路小跑的跟在姐姐们的后面急急的往家赶。回家的路上大家不大说话,都累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时总是一份担心袭上心头——明天!明天会考试吗?功课没有忘掉的吧?于是,更加快了脚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载泽公妃殿下

顺郡王妃殿下

 粛亲王妃殿下

庆亲王世嗣妃殿下

那亲王妃殿下

那亲王世继妃殿下

内阁侍读学士兼礼部侍郎街工巡局副总弁镇国将军硫朗令夫人、令嫒

毓朗令嫒

外务大臣那桐令夫人、令嫒

那桐令嫒.

那桐令嫒

那桐客厅

那桐邸夫人及令嫒

溥伦贝子,同妃殿下及王子

伦贝子夫人

清国公使李家驹氏夫人

湖北省提学史黄绍箕氏夫人及家族

汪参赞官夫人

清国上海天足会女学堂校长沈仲礼观察夫人沈章兰

肇令夫人

庭内埜公爵夫人

埜公爵夫人

粛亲王家和育女学堂

粛亲王家教室前

张之洞家庭

锅岛会长邸 伦贝勒殿下欢迎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8-04 21:13)
标签:

                      挥    手    (  先生马良  )

 

                          在人的一生中

                          有多少次挥手

                          时常来不及感悟

                          便匆匆挥手

 

                          年轻的岁月里

                          轻易地挥霍

                          慷慨的虚掷

                          曾那样潇洒的挥手

 

                          在人生季节的深秋

                          如今最怕挥手

                          挥去的是不再的年华

                          挥不去的是不堪的回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9 17:07)
标签:

 

 

                       六月,芙蓉花又开 作者:叶赫那拉宛琪

 

      五月是赏花的季节,春天的花把北京的公园点缀得五彩缤纷,从迎春花开,到芍药花败,让人“目不暇接”,着实地热闹了一个月。进入六月,公园里“绿肥红瘦”,素净了许多。半个月来杂事多,也未曾去造访。前日下了一夜的雨,次日清晨雨过天晴与朋友相约去北海“洗肺”“养眼”享受晨光。进门沿着湖边走,水面静静的,雨后的树更绿,草更青,空气中弥漫着草香味儿.。没走多远,忽见前面晨光中那片翠绿的草地上均匀地点缀着许许多多美丽的红花。让湿润的绿草衬得亮红亮红的,非常抢眼。这个季节什麽花会突然冒出,而且如此艳丽?诧异间抬眼望去,那树上也是红红的,象是一片朝霞。啊!芙蓉树!芙蓉花开啦!那草地上的红点点原来是一片被雨水打落的芙蓉花朵。一时间,象老朋友见面,一阵惊喜。可不是吗?六月中了,正是芙蓉花开的时候了。每到这个时候,每当见到芙蓉花开,便觉得亲切,便浮想联翩。

      那还是文革以前。我家住在天津一个独门独院的楼房里,隔壁邻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芙蓉树。每到夏天,茂密的枝叶一直伸展到我家二楼的阳台上。或清晨或傍晚,搬一把竹椅坐在阳台上乘凉,软软的树叶伸手可及。我喜欢那树叶的形状,象放大的“含羞草”,只是大大方方,从不羞却,从不闭合。我也喜欢闻那树叶散发的淡淡的清香。进入六月就到了芙蓉树的开花期。从六月中到六月末是它的鼎盛期。每年到那时满树的花朵一定会按时开放,一朵朵芙蓉花,从淡黄色的花心,过渡到深粉色的绒绒的伞形花冠,那形状、那颜色可爱极了。它们一簇簇地生长在浅绿色的软软的枝叶当中,有风刮过时,花随着树叶摇呀摇,摇得人心醉,摇得满院里淡淡的甜香。

      见到芙蓉花开,总能想起宝贵的学生时代。每年芙蓉花一开,就到了可以穿上那些漂亮的短纱裙的时候了,也就是暑期考试的时候了。从小学到中学,每年夏天芙蓉花总是伴随着我们从复习到考试的全过程。考试的前一个星期,总是拿上一本书,坐在阳台上,低头看着书本,口中念念有词。念累了,便抬头欣赏身边那一片片诱人的红色花朵。偶尔摘下一朵,拿在手中欣赏一会儿,把玩一番。然后轻轻地把它夹在书页当中,做成永久的纪念。就在那摇曳的芙蓉花旁,渡过那些现在回想起来并不觉得辛苦,甚至有些幸福感的“苦读时光”。有芙蓉花相伴,苦读成了乐趣。那段日子总是很快地过去,一天又一天,望着那些可爱的花朵,由艳红到浅粉,由花开到花落,于是暑假开始了。

    一年又一年,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我早已搬离了那个旧时的庭院。就在此时此刻,那棵伴随我童年的芙蓉树是否又在微风中摇曳着一树的“朝霞”?那树下是否还有一个花季少女,手捧书本潜心攻读呢?晨风吹落的两朵残花是否正落在那打开的书本上?……

    啊!可爱的六月,可爱的芙蓉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3 09:44)
标签:

              车 站  (作者: 先生马良)

              车站呵

          有多少相逢的期盼

          车站呵

          有多少离别的惆怅

   

          车站里列车

          川流不息

          站台上人流

          步履匆忙 

 

          世间悲欢离合

          本是平平常常

          车站里故事多多

          却道不尽辉煌

 

          车站意短

          人流情长

 

 

 

               说不清  (作者:先生马良)

          说不清风在雨里

          还是雨在风中

          这绵绵风雨何时停

 

          说不清是漂泊的伤感

          还是苦苦的思念

          这密密的乡愁何时了

 

          智者指出

          不用知晓

          何必自寻烦恼

 

          哲人回答

          简单问题

          要用一生去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7 22:04)
标签:

   夏天的云      (作者: 叶赫那拉宛琪)

    午休后,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外面的天空;忽然发现与平日极为不同。平时不显眼的灰灰的天空,今天变成了明亮的湛蓝色。这使我从半睡眠状态一下子彻底清醒。更令我兴奋的是在亮亮的蓝天上浮动着大朵大朵的白云。这个在北京不常见的景色好象是老天的意外恩赐让我激动不已。当我回过味来才意识到,夏天来到了,夏天的天空本应是这样的。于是头脑中回映出一幅幅曾经熟悉,但已经遥远的美丽画面。

    退休以前我在山西北部一个露天煤矿工作和生活了十几年。我最喜欢那里的夏天。我爱那里夏季天空的云彩。每一个夏天,每一个午后,只要坐在书房的沙发里望着宽大的玻璃窗外,准能看到晴朗的蓝天中浮动着的一大堆,一大堆的白云。因为地势高,云离我们特别近,仿佛顺着高梯就能爬上去。大堆的白云,走了又来了,来了又走了。长久地、不停地动着、动着……。每每这时我总是睁大眼睛,追随着它们,欣赏一幅幅湛蓝色背景中的美丽的图画。我的心跟着这些云在空中遨游,听它们给我讲着天上的故事。那种又动又静的感觉奇妙极了,如今回想起来依旧心动。

    关于夏天的云,还有许多难忘的记忆;在小儿子才四五岁的时候,我们是住在河南平顶山选煤设计院的家属楼里。那是最靠边的一栋楼的第三层。我家的阳台面向南,向前看可以清晰地眺望不算太远的名副其实的平顶山而不受任何遮拦。向左可以看日出,向右可以看日落。那个时代,在忙碌简单的生活中也有惬意和浪漫的时候;河南的夏天可是又闷又热的。白天火辣辣的太阳要等到晚饭后才肯下山,没风的夜晚更是难挨。即便是这样一天中也有幸福的时刻;那就是傍晚下了班,把小儿子从幼儿园接回家来。打开阳台的门,虽然太阳已经移开,地面还是热呼呼的。把半盆凉水撒在阳台的地面上,顿觉一丝凉爽。两个木凳拼成饭桌,放上几个小板凳,一天中最享受和最放松的晚餐就在这里开始了。晚饭后收拾了碗筷,我和小儿子依旧留在阳台上。因为我们照例要欣赏夏日里那夕阳西下的美丽天空。我坐在小凳上,四岁的他靠在我的怀中。面对每天不同,每天精彩的晚霞,我俩总是一起激动。西面的天空总是由菊黄变成金红,落日的余辉照在西边的云朵上,于是大片的云彩镶着宽宽的金边……,“妈妈你看!多漂亮!”儿子总是用小手指着天边先喊出来。那时天空的美和心中的美溶在一起,感觉无法形容。面对每天变幻的晚霞,儿子总是万分欢喜;而我有更多的激动和欣喜,为景色的美激动,更为小小的孩子对于大自然的美能够和我有同样的“共鸣”而欣喜。此时此刻回想起那情那景,还能够感到当时的幸福。多少年了,小儿子早已长大成人。如今生活和工作在遥远的澳大利亚。如今的他每天面对异国更为辽阔的蓝天和白云,不知是否还能记得那遥远的小阳台上年轻的母亲和幼小的儿子沉浸在夏日里金色晚霞之中的画面,和那片夏日傍晚的美丽天空。

 

    夏季的天空本应是最美的。可惜,退休后回到了高楼林立的北京市里,这种美景不常见了。正因为如此,当我发现那久违的美丽时才会惊讶,才会觉得是意外收获。在这美丽的夏天,我还会时时关注天空,寻找“天空之美”“意外之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1 14:20)
标签:

                      镜子先生马良的新作

 

                   镜中的往事

                   由模糊变清晰

                   镜前的人

                   由清晰变模糊

 

                   镜子光滑明亮

                   镜前人无语

                   洒满阳光镜面

                   让人昏眩

 

                   镜前不回首往事

                   回首往事不在镜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藤萝花,鈥溎盖椎牡奈兜棱

藤萝花,鈥溎盖椎牡奈兜棱
        春天真的来了,公园里的藤萝已经盛开。今年的藤萝开得格外的茂盛;每一串花朵都是那么饱满,肥硕。优雅渐变的紫色花朵在阳光中灿烂地绽放,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沐浴在幸福的花香里让我想起儿时的味道。、

    小时候家中的院子里有一个挺大的藤萝架,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开出满架的藤萝花。那时自己还小,不大懂得欣赏花的美丽,只记得每年藤萝花开,母亲总是会给我们做好吃的“藤萝饼”。就是用许多的藤萝花混合脂油和白糖做馅,用发好的面一层层包裹起来做成椭圆形的饼,上笼屉蒸熟后切开来,露出一层层的浅紫色的馅料。咬上一口满嘴的藤萝花香伴着润润的甜,真是好吃得不得了!长大以后,离开了那个院子和那个藤萝架。母亲也早已离我们远去。如今那个味道只剩下甜甜的回忆。
        每每见到盛开的藤萝,便想念那儿时的味道,“母亲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7 11:06)
标签:

         天 鹅 之 死          ( 作者 :我的先生-马良  2011.4.26)

                ——观芭蕾舞“天鹅之死”有感

 

     归来呵 

       美的精灵 

     归来呵

       别去的生灵

 

     平静无语的清水湖

         期盼着你俊俏身影

     寂寞难耐的白桦林

         渴望着你吐诉衷情

 

     黑夜

         不是要你挂起长眠的帷幕

     休息

         不是要你沉入永久的安宁

 

     归来呵

         永生的精灵

     归来呵

         我的精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