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赫连壮
赫连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5-19 05:43)
标签:

杂谈

校园

分类: 幼稚地写

开学后还没过去一个学期,同学们早已玩成一团,有的人对彼此还懵懵懂懂,有的人已然从“文静的小姑娘”玩成“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飘着饭菜香的中午,对于同学们来说正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从食堂走出来的男男女女凑在一起,他们填满了一个上午肚子带给他们的巨大空虚感,也压抑不住高强度学习后期望已久的喜悦感和马上要爆发的疯狂,完全不为下午将要到来的地理考试和家长会犯愁。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班里。阳光从背阴的墙上滑进班里,空气里弥漫着懒洋洋的味道,一群人却像打了鸡血般玩着,说笑着。黑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5 13:28)

  坐在去往洛杉矶的飞机上,我满脑子都是美国繁华的样子。望着窗外,稀疏的白云托着淡白色长裙缓慢地移动着,随后便留下丝丝白云。气流拉扯着云,马赛克般的稻田隐隐约约地出现了,深绿色和浅绿色交织着,让我眼前一亮。白云悠悠地飘动着,在朦胧的雾中,远处的海平线上把海洋与天空融为一体,海平线上彩色的夕阳,海平线下无边的黑暗,让人心旷神怡。

  到达洛杉矶已经是傍晚了,机场不是很大,我用力拖着行李跟在老师后面朝外走。机场里满是侃侃而谈的美国人和与我一样到达的各国游客。最后一抹夕阳染红了静静停在停机坪上的飞机,透出一丝丝宁静。第一次来到美国的我,入关时嘴边挂着僵硬的微笑,海关是一个满嘴胡茬的黑人,说着一嘴地道的美国式英语,我有些磨蹭地回答了几个问题,便听到盖章的声音,我的心顿时踏实下来了,就好像《北京遇上西雅图》中文佳佳那般激动的心情。走出机场,洛杉矶风景一下呈现在我的眼前,没有直入云霄的高楼大厦,没有繁华的街道,倒像是一个披着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5 13:24)
标签:

游记

旅游

分类: 幼稚地写

  坐在去往洛杉矶的飞机上,我满脑子都是美国繁华的样子。望着窗外,稀疏的白云托着淡白色长裙缓慢地移动着,随后便留下丝丝白云。气流拉扯着云,马赛克般的稻田隐隐约约地出现了,深绿色和浅绿色交织着,让我眼前一亮。白云悠悠地飘动着,在朦胧的雾中,远处的海平线上把海洋与天空融为一体,海平线上彩色的夕阳,海平线下无边的黑暗,让人心旷神怡。

  到达洛杉矶已经是傍晚了,机场不是很大,我用力拖着行李跟在老师后面朝外走。机场里满是侃侃而谈的美国人和与我一样到达的各国游客。最后一抹夕阳染红了静静停在停机坪上的飞机,透出一丝丝宁静。第一次来到美国的我,入关时嘴边挂着僵硬的微笑,海关是一个满嘴胡茬的黑人,说着一嘴地道的美国式英语,我有些磨蹭地回答了几个问题,便听到盖章的声音,我的心顿时踏实下来了,就好像《北京遇上西雅图》中文佳佳那般激动的心情。走出机场,洛杉矶风景一下呈现在我的眼前,没有直入云霄的高楼大厦,没有繁华的街道,倒像是一个披着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5 19:36)
标签:

杂谈

我觉得妈妈对我的关爱就是她最大的优点,有生活上的,也有学习上的,但我感受最深的都是这些以外的。

妈妈在旅游杂志社工作,有时有机会到国外旅行采访。通常别的妈妈都给她们的孩子买一些糖、巧克力、玩具什么的,妈妈为了让我更有趣地了解和记住那些地方,她总会给我带一两件印着当地特色画儿的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5 19:26)

觉得妈妈对我的关爱就是她最大的优点,有生活上的,也有学习上的,但我感受最深的都是这些以外的。

妈妈在旅游杂志社工作,有时有机会到国外旅行采访。通常别的妈妈都给她们的孩子买一些糖、巧克力、玩具什么的,妈妈为了让我更有趣地了解和记住那些地方,她总会给我带一两件印着当地特色画儿的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7 20:28)

    我有一个朋友,来自我的老家——浙江余姚湖堤镇。他叫刘陈狄。

他生活在余姚乡下,那里的人们便叫他阿狄。阿狄比我大3岁,却依然叫我“小阿姨”。阿狄喜欢在田野里玩耍,在我4,5岁的时候,阿狄就带着我在田野里骑车,还领着我摘毛豆。大伯伯给我们了一个洗脸盆,我们就摘了一盆的毛豆。当时我还不明白,幼稚地想:洗脸盆装毛豆,好脏啊。可是阿狄只是笑笑。后来,我才明白,老家的人从来不用那种巨大的收割机,就是用手一个个地摘,他们也已经习惯了。他们一边慢慢摘,一边慢慢往洗脸盆里放,回去就用这个洗脸盆洗毛豆,煮出来的毛豆一样翠绿翠绿的呀。阿狄和老家的老少一样,喜欢穿这个有点土的深蓝色拖鞋,身上穿个白色的大背心和深色的大短裤,梳着平头,感觉很憨厚。

    有一次,我在阿狄家门口练习骑自行车,我见他在自家院子里骑着自行车绕来绕去,想逗逗他,便告诉他:阿狄,在田野周围骑上一大圈立刻就能减肥。当时我们都还小,他大概只有6,7岁吧,他居然信了我这个“小阿姨”的话,登上自行车,一骑就是一大圈。长大了,又想起这件事,阿狄还是那么胖乎乎的,见了面,阿狄就说:原来你是骗我的啊,说完我们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幼稚地写

    劝一个人干一件事情是很难的,劝一个人不干一件事情更难,劝我姥姥戒烟那是难上加难了。

    我曾经想劝姥姥不要抽烟,但是没有成功。姥姥在家里总是抽烟,为了不影响我,她经常去阳台抽,每一次都是翘着腿,手里拿着一根儿烟,旁边放着一个有些老的黑色烟灰盒,抽一口烟,吐出烟气,有的时候透过玻璃,还看到她美滋滋的样子,觉得快乐得像个老神仙。

    抽烟无论如何都是不好的,每次抽完后,姥姥总是咳嗽两声,然后到厨房吐口黄痰,每一次吐的时候,我看在眼里都很心疼,总会劝一句:“姥姥,少抽点吧。”可每一次姥姥都冲我呵呵笑笑,露出常年抽烟弄成的黄板牙说:“没事儿,写作业去”。就这样,我这个小人儿的劝说每次都以失败结束。有时我想,姥姥自己就是大夫,大夫总不会让自己生病吧,这么想着,我似乎放心多了。

    哪想到,可恶的肺癌到底还是找上了我的姥姥。姥姥住进重症监护室,我却不能进去看看姥姥,每一次都在门口,拎着饭盒,呆呆地看着护士们走来走去,想象着姥姥在里面的痛苦与煎熬。

    姥姥第一次发病记得是一个中秋节,那时姥姥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0 13:06)
标签:

杂谈

分类: 幼稚地写

  每个人的童年都不一样,每个人童年的感觉也不一样。我有我的,我妈有我妈的,高玉宝有高玉宝的,高尔基有高尔基的,小豆豆有小豆豆的,小丸子有小丸子的,……相同的是,童年的记忆都是深刻的。我希望在我四十岁回忆童年时,不要只想起作业和考试,至少还有几件我喜欢的事,比如,旅行,读书,美食和电影。

  4岁,我在日本东京尝了第一口日本料理,泡了第一次日式温泉。在我模糊的记忆里,有寿司、豆腐和许多鱼,当然也少不了榻榻米和远处的山。长大后,我来到黄河水小饭馆,烤羊肉串的大叔每次都是笑嘻嘻的,十分憨厚,羊肉串在烤炉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看起来十分好吃。每次到黄河水,我都有我自己的“套餐”,一是一个瘦肉肉夹馍,二是一杯黄河水自制的酸梅汤,三是三串羊肉串,每次坐在小饭馆靠窗的位子上,都能看到从三联书店走出来的“文艺青年”,吃着肉夹馍,喝着酸梅汤,配上几串羊肉串真是美味极了。但是,我看到,黄河水在2011年拆迁了,因为要建地铁,我难过了一阵子,后来,当我看到对面又开了一家山寨版的黄河山,我又乐了一阵子。

  5岁,我开始读书,刚开始读了《长袜子皮皮》,有些字和词的意思都不太懂,因此只能有些囫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0 13:01)
标签:

杂谈

分类: 幼稚地写

   我有一个朋友,她叫骆冉。但是,从小我们都管她叫嘟嘟,现在,我们更是亲切,都管她叫老嘟。老嘟长得有些胖,说起话来总是加一个“儿”字,大概是学她那老北京出身的爸爸吧,别提有多逗啦。有时她到我们家来,爸爸给她倒果汁,她就会说:“没事儿,我来吧。”,有时妈妈问她最近怎么样了,她就会说:“嗨,还那样儿呗。”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她老是跟我说她们班的事,虽然我有时觉得她挺八卦的,但其实也挺爱听她说的。老嘟说八卦时也显得不紧不慢的,最激动之处也只不过会说:“唉,真是的!”特开心时,她就会说:“跟你说过嘛,怎么样,这回考上九十了吧!”语气还是那一贯的慢悠悠的风格。

    老嘟跟我们家人都已经熟悉了,没什么事就会到我家来坐坐。她十分憨厚,脾气也很缓和。记得有一次,我们两家人要去郊区旅游,我兴奋得早早地起来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她妈妈接的,过了好长时间,她才来接了电话,在电话那一边,她用刚起来的语调问我怎么了,我有些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半天才接啊,都几点啦,快起吧!”我感觉她不紧不慢地似乎是看了看表,打了个哈欠,说:“早着呢,急啥。”接着又说:“我再睡会儿,起了给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0 12:56)
标签:

杂谈

分类: 幼稚地写

  许多小朋友都喜爱吃麦当劳里的食物,因为那里的食物做的又快又好吃,主要是餐厅环境又好,放着淡淡的背景音乐,大大的玻璃橱窗里总能看到让小朋友们心动的玩具。我也不例外,是个标准的麦餐迷。但其实,每一次去麦当劳还有一件事能吸引到我的注意,就是那些穿着统一的红色外套,背着一个黑色大箱子整天忙忙碌碌、进进出出送外餐的麦当劳叔叔,我和妈妈都亲切地把他们叫作“麦大叔”。

  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一部麦当劳的广告:几位“麦大叔”骑着电动车在胡同里穿梭,嘴里还说着“说三十,就三十”,意思是说“麦大叔”会想尽一切办法,在三十分钟内把身后大黑箱子里的外卖食品及时送到订餐人的手中。片尾,一位“麦大叔”用坚定的语气,一脸灿烂笑容地说:“如果三十分钟不到,我会送给订餐人三十元的餐劵,但我想,我用不着它”。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看到电视中“麦大叔”们坚强、自信,一脸阳光的样子,总会让我回想起在麦当劳用餐时看到的生活中真实的“麦大叔”们。在我眼里,现实生活中的“麦大叔”们很辛苦,但也很乐观。他们每次进进出出,回来的“麦大叔”都要冲着要出去的“麦大叔”打招呼,好像用这种方式彼此鼓励。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