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垚
杨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95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点击请进入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0-11 09:29)
分类: 浪子夜话
         抹不去的记忆,化为了永久,那村,那屋,那树。
       姥姥的村在我村的北边,三里路,是少年时走的最多的路,也是终生难忘的路。
       姥姥早已去了,那村还在,那屋还在,那树还在,那记忆尤在。
       偶然的机会,来到那村,看了那屋,看了那树,心头滋味儿是别有一番的。
       那村,没有老,随时代更新着。新瓦房,水泥路,自是欣欣的景象。
       姥姥家那屋可老了,院墙颓了,门锁着,无人居。后人多定居城市,早已改变了生活的走向,老屋的消失,早晚的事。
      那树,是国槐,扎小看到就很大,现今更老了,枯的洞,填满砖石,北延的枯枝,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8 11:25)
分类: 浪子夜话

    芙蓉岛是莱州湾唯一的小岛,海边远望,如翠螺一点,不怎么起眼。凡为岛屿,尤其那些不闻人间烟火的小岛,独处茫茫大海之中,总给人以神秘感。

    虽为当地人,也久闻其存在,在神秘感的驱使下早想登临,但一直没有如愿。在一个家庭饭局上,有朋友提及组织登岛事,我说我也算一个吧,朋友欣然应允。

    接着去泰安、禹城二地小游三日,刚回就接朋友通知,说明天登岛。定了的事,又是好事,何乐而不为呢?再者人家费心费力找船也不容易,自然更要履约了。

    天公作美,风平浪静,海面如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5 17:06)
分类: 浪子夜话

偶然的机会,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家乡那片土地。那里,有条熟悉的小河,流出两道青葱,向着远方延伸,令人生发神秘。草丛里的蚂蚱,不时飞起,落地。捉蚂蚱,那是童年的故事,最最美好的记忆。

那片土地上,错落着,果树,花生,地瓜,玉米,可是农人不经意的布局。青草丛丛,参错不齐,猫猫樱儿,摇曳着,像是在向我招手,采一把,编扎真正的喵咪。地里的苹果,虽然套着纸袋,不知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浪子夜话

孔尚任编撰的《莱州府志》卷十七“隐逸”章载:胶西人赵明叔,家贫好学,性嗜饮酒,时任密州太守的苏东坡乐于与他交游。明叔醉后常言: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苏东坡推而广之,作了《薄薄酒》二章。苏轼作后,黄庭坚、王炎、陈造、于石相继为之,可谓一盛景也。

 

薄薄酒(苏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浪子夜话
         东晋时期有个叫干宝的,是河南新蔡人,编了部书名《搜神记》。书共二十卷 ,四百六十个牛鬼蛇神的故事。就是这部书,开了中国志怪小说之先河,影响深远,至今不衰。像家喻7户晓的《天仙配》《干将莫邪》《嫦娥奔月》《神农鞭百草》等,都在书中有载的。神话故事多来自于民间,虽然看似荒诞,恐怕也是有原型的。妖魔鬼怪的故事,折射出当时的社会风貌,既有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和想象,也有对社会丑恶现象的鞭挞,还有对爱情的赞美和寄托,应当说是非常珍贵的文化遗存。蒲留仙写《聊斋志异》,道听途说,莫不留心,光搜博采,精心打造,使志怪小说达到了新的高度。今人选其片段编成影视作品,还是颇能吸引世人眼球的。歌词大家乔老爷在《说聊斋》歌中说:“鬼也不是鬼,怪也不是怪,牛鬼蛇神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说来这牛鬼蛇神怎么能比正人君子可爱呢!可能现在的假正人君子太多了,在人们心目中没有形象了,物不平则鸣,理不直则评,应当说乔老爷还是敢于说真话的。
       读书之余,拣其中喜欢的用几句简短的文字作一概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6 14:00)
分类: 浪子夜话

      因属旁亲,早年曾登其门,记忆已经模糊,不过那老街小巷还是有印象的。岁月无情,主人本来就年长于我,我也渐渐老了,他们就更老了。

进门落座,闲聊无边际。老两口退休居家,吃最普通的饭,穿最普通的衣,使用普通的家具。无所欲,无所求,生活能不花钱就不花钱。为消磨时光,买了个电子琴,用孩子们使用过纸本抄了一大摞歌曲,用老本嗓唱着,也不管什么技巧,开心就行。老头爱点书法,大字小字都写点,不参赛,不送人,自欣自赏而已。老人言写字的毛笔是三十年前他人送的,砚台是已过世的著名篆刻、书法家哥哥多年前给的,纸用的是旧报纸、旧挂历,能不买就不买。说着,我提出想看看他使用的砚台,老先生无所保留,拖着有毛病的腿,蹒跚着到另一房间把砚台拿出来,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1 21:28)
分类: 浪子夜话

古城之东,小村之西,小溪之畔,姜田之头,有花数丛,摇摇而立。色呈紫而不妖,态婀娜而不羞。形落落而有度,姿跃跃而有止。此花,名地瓜花也。地瓜,名番薯甘薯、红薯白薯,名称多多,不枚胜举。地瓜无花有蔓有叶,席地而延,叶亦可食。瓜具圆形生根部,央红甘甜,可煮食,可晒干,可磨粉。而此花则不然,除根有形似地瓜块状物外,不同处有茎干,茎干有叶,叶间有蕾,蕾大花开,鲜艳绝伦。花闻名者,有牡丹,有玫瑰,有菊,有兰,品类万千,难以赘述。有盆养者,有天然者,有撰谱者,有描绘者,有雕琢镌刻者,有购之送人者,有价值不菲者,有一文不值者,有高堂华屋者,有穷乡僻壤者,有被人遗忘者,有名不见传者。世上万卉,各应运而生,顺时而长,演绎各自生命之存在。普天之下,地表之上,因其香艳而流芳百世,为美好的象征。不知花者有加,不爱花者实寡。有人言: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女人即花,为女人而夭也是大境界,莫可妄自菲薄。但美女可宠,不得亵渎。将其作为滥淫泄欲之物,那是令人深恶痛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2 07:46)
分类: 浪子夜话
      我有个二爷爷,叫张德元,名字挺大气。因去北京打过工,村里人起个绰号叫京客儿。
      现在他早已过世了。 他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因为我们祖上姓杨,家住北京德胜门外,奶奶是带着父亲和姑姑被骗到这的,回不去了,无奈就随了张姓爷爷。张姓爷爷又参加八路军,解放战争入四野部队,不知何时牺牲了,五八年我家才被追认为烈属,张爷爷在《莱州市志》烈士名录中是有名的,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家大门口挂的“光荣人家的”牌子,每年过年的时候村里开烈属茶话会,民政还多少给点优抚金。 奶奶来了也没有生育,张爷爷死后,奶奶神经失常,加之生活所迫,投了村前的水湾里,就这么走了。
      奶奶和张爷爷我都没看到,杨姓亲爷爷就更不用说了。 听大人说,早时候二爷爷和张爷爷是一起在北京麻刀铺打工的,他们是否合伙骗拐了我奶奶 ,还是张爷爷的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3 19:41)
分类: 浪子夜话
      过去说“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我想这是不可能的,因那时的通讯不发达。一点卦象的知识作的一些所谓 的推测,大多是难以靠谱的。而今有了互联网,有了电视报刊等媒体,足不出门而洞悉天下之事,这已经成为了现实。
      天下的事有大有小,互联网虽功能神通,但也不能把天下所有的事一网揽尽。大事可知而小事难知。偌大一个世界,每日发生的事无计其数,再能的秀才也不能都知的。
小子因读了几部书,喜欢弄几个字,也略晓点网络,居然偶也被人称作秀才,说来是很惭愧的。每天通过网络和电视,天下事可略知一二,而方圆百里正在发生的变化,大多是蒙在鼓里的。读书走路,都是惬意的事。走为动,读为静,人生就范围在这动静之间,究竟哪个为佳,难说着呢。
      早些日子与音协艺术团的团员们去城东大岚张家观赏杏花,使我仿佛走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腚根子下的风景有目无睹,居然花大价钱去有游什么名山大川,累的个臭死,真是不划算的买卖。游山玩水图的是赏心悦目,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大岚张家在村前路旁竖了块“杏花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0 09:50)
分类: 浪子夜话
       眠,走失了。神经,亢奋着,与漆黑的夜,做着英勇的较斗。 
       过往的那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苦苦乐乐、离离合合、爱爱恨恨,还有那踌躇满志的雄心、逆来顺受的龌龊、斯文假弄的厚颜、醉死梦生的荒唐,等等等等,交织如麻,别生滋味。 
       有人说,莫回首,回首人断肠。吾人面皮厚、肠子老,就是回首了,那肠子也没有断,只是在狭窄的腹中,做着无尽的缠绕,打成了死结。 
       夜,越来越深。眠,无所畏惧的前行着,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如野马,入于无人之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