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安栋
安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60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2017•第二届全国(宁波)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征稿通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7-15 06:41)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怀念我的父亲

看父亲有了意识,我尝试着用写字的方式来和他交流,我把写有“我是您大儿子大安,从国外回来看您了”的字样的纸条递到他的眼前,他看了后面部并没有表现出喜悦的感觉。大姑两年前查出了胃癌,做了手术后情况还不错,当得知父亲病危的消息,也是从乳山赶来前往医院探望,她站在父亲病床前,用手轻轻的推了推父亲,父亲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了看,他似乎心里很痛苦,不愿意让亲属们看到他目前的样子,把他自己的脸慢慢的转到另一边去,闭上了眼睛。

至于父亲失语的原因,我上网查过,信息上提示,脑结核患者会造成失语,在医院治疗期间,父亲诊断书上也写着病人患有脑结核,并有脑补肿瘤的可能性,因为从脑补CT所反映出的影响上看,有脑补占位的现象,而且还说脑补并不是肿瘤的原发位,可能是其它部位传过来的,建议家属转院治疗,后来弟弟从大医院请了个专家过来,查看了父亲的脑补CT后,意见和此院的医生有易,说父亲脑部并没有肿瘤的迹象,影像上的白点部分仅是脑部水肿的表现而已。

父亲在那段时间,生命状态还算正常,血压,心率,氧份的吸取量等指标均算好,医生们见父亲在他们的治疗下状况有了好转也是高兴,见我的面总是说父亲生命力很顽强。徐姓护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06:48)
标签:

情感

历史

财经

分类: 怀念我的父亲

据父亲生前讲,他在年轻时得过肺结核,那是大学毕业在长沙工作的一段日子里,组织上很关照,还安排他到疗养院住过一阵,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讲肺结核在解放前曾经是不治之症,叫痨病,得上了就寓意着认得生命走到了尽头,很少有人能侥幸活下来,最后会咳血而死。但是近二三十年来,随着医学水平的不断提高,肺结核已不再是不治之症,而且很少听到周围的人谁得上此病的了。似乎肺结核已消失,不再作乱于人类了。

父亲再次得上肺结核的原因很难去追究原因,据母亲讲,医生说,常年服用激素的人很容易患上肺结核的,因为父亲有肺纤维化的底子,每次回国探亲因家中未有多余的房间,我总是和父亲睡一个床,他平时喜欢读报和一些医学小常识期刊,一次他读到一篇关于肺纤维化患者的信息对我说,你看,肺纤维化患者的寿命一般在十年左右,作为儿女都是希望自己的父母长命百岁的,我当时也安慰他道,您不必多虑,只要保护的好,避免发烧,活到大年纪是没问题的。父亲的肺部问题是每年需要到医院复查的,平时我不在家,这些事物均落到弟弟的身上,这几年父亲时常患病,弟弟忙前忙后的,也费心了。有几次回国也遇上父亲体检,便陪同前往,记得一次我们取出CT后,父亲要求看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6 07:19)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怀念我的父亲
家父杨洪礼,因患病久卧床,但意志坚强,能顽强的与病魔搏斗,但因发现晚,病情较深,不幸二零一零七年七月三日傍晚,五时五十五分离世,享年81岁,其遗体已于7月五日在青岛火化,骨灰葬于青岛鳌山卫的百龄园。
本人极为悲痛,近十年来居于海外,不经常回家探望他老人家,来尽孝道,只是在他最后一次住院后,两周后,才从加拿大返回,每日去位于郊外的医院送饭,因父亲得的是传染性疾病,不易于留下陪伴,随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才尽了一丁点的孝道,但比起父亲给我的养育之恩,只是天壤之别,羞于挂齿,他的匆匆一别,给我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在离别之际,使我顿足捶胸,眼泪不自觉的夺眶而出,自责我自己的过失。
本人前些年曾经热衷于书写情感与耳闻所见,并写了大量的博文,但近两年来爱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做事还是专心些为好,所以暂时放弃写作这份爱好,从而专心钻研于绘画事业,父亲的离去,这份骨肉之情感促使着我再次动笔,来书写一段,以此来表达我对家父的怀念之情。
家父杨洪礼1936年生于青岛青岛,童年时期居于青岛沾化路,爷爷当年从家胶南县来青,就职于青岛大英烟草公司,后来爷爷创下一份家产,是一座位于青岛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3 01:11)
标签:

佛学

旅游

娱乐

分类: 杂文
救助站的查房规定的时间是在夜间的九点半,不过,大多会延时到十点,而包裹寄存的时间也是在同一时间,所以我把被子,拖鞋,洗涮用品从行李箱里取出后便迅速二楼,随后又迅速回到地下室卫生间的并迅速洗浴完毕再次奔回二楼睡眠区。
这时喇叭里会传来服务员的声音,“先生们,查房时间到了,请你们迅速回到你们各自的房间,等待查房,假如床铺无人者,我们会安排新人入驻,我们还需要三名义工协助我们查房,我们会提供免费咖啡予以酬谢。”
这时人们便会把房间里本已熄掉的照明灯,重新开启,那些已经进入梦乡的人们,也醒来,坐起,裸着胸膛,目视着那几位进来查铺的人们。
查普者为四个人,一位服务员,外加三个义工,服务员的任务是核实铺位有无人使用,如发现空床,立马会在夹子上标注下来,即便那些早晨到窗口更换了新的床票者,假如按时没有回来,均按空铺处理,这时,义工便会走上前来,把那些遗留在床上的物件,放到床底,然后把床单揭起来,丢进塑料袋,随后往床垫上喷洒几滴消毒水,再用带着手套的手抓着抹布在床垫上划拉几下,算是完事。
A市的救济站并不如C市的那些设备较为先进,这是甚至连监视摄影头都没有,一次我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2 01:58)
标签:

情感

文化

旅游

分类: 杂文
罗斯是我经常去的休养中心野玫瑰画室的一位西人女画家,毕业于罗接纳大学美术系,西人忌讳问他们的年龄,尤其是女人,不过看起来她已是享受退休金的年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0 22:38)
标签:

图片

时尚

美食

分类: 杂文

关于温哥华的唐人街,我还是比较熟悉得,因为在闲暇时间里,我会经常端着相机,来到这条有着许多历史遗迹的街上转转。

画唐人街,我倒是画的并不太多,去年冬天,我闲居在家,享受政府的EL时,倒是画过几张,根据我拍的唐人街照片,画的水彩风景画,本来打算就“唐人街”这题材,一直画下去,可是仅画了六七张,就不得不收住了画笔,因为现在我还不能靠画画来解决我的生存,眼看口袋里的钞票一天天减少,在不出去找点事做,难以支撑下去,再者,来加国已近三年了,这英语还是停留在初级水平上,没什么长进,照此下去,怎么能融于当地的文化呢。 后来,我选择了一所离租住地RICHMOND较远,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一所英语学校去上学,平时放学后,假如时间比较宽松,我免不料还会坐上两三站SKY TRAIL到位于DOWNTOWN的CHINATOWN去转上两圈,观察到能吸引我眼球的人和景色,免不料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相机,记录下来,日后好作为绘画资料。 一次,当我走到,一间位于十字路口华人开的小画廊时,见到一华人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正伸展着臂膀,在伸懒腰,我便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驻足了下来,朝着他端详了两眼,心想,这人想必是这家画店的小老板吧,正好他站在门外,上前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0 22:31)
标签:

健康

时尚

分类: 杂文

从温哥华某摄影博客群里得到消息,知道这个星期日是WREAK BEACH DAY ,说在那一天将举行众多富有情趣的沙滩活动,其中有沙雕和人体绘画比赛。

因昨晚出门作工,回家甚晚,躺到床上闭灯时以接近子夜两点钟了,第二天早晨,因身体的疲劳,起床比原定的计划晚了许多,待我吃罢早餐,赶到wreak beach 时已是邻近中午了。 当我急冲冲得背着沉重的相机背包,下到山谷的wreak beach 举目了望,发现那一望无际,广阔的沙滩上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不同之处是今天逢大退朝,浅滩上有许多玩滑板的青年男女们,滑板搏击水面留下的碰撞声,夹杂着他们欢快的呐喊声,从海面上传过来。 在入口处搭起的遮阳棚地下,摆着张长桌子,桌子上摆放着许多关于BREACH BEACH 的旅游纪念品,其中比较显眼的是里面有一小排闪着金色光芒的小奖杯,底座上标着文字:“2009年WREAK BEACH 沙雕比赛”桌前站着个赤身露体的西人老太太,岁月已经深深得刻在了她那肥胖的身体上,她那两只硕大松弛的乳房,已经接近于小腹的边缘,滚圆的屁股上已经显露出许多皱褶,就是连那三叉地的隐蔽的毛发,也呈现出灰白色。我认出她就是上次沙滩裸体赛跑的组织者,我在心里猜摸道:“也许这老太是WREAK BEACH 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0 22:25)
标签:

健康

旅游

分类: 杂文

我漫漫无边际地信步走在泥泞的沙地上,此时已是中午时分了,头顶上的太阳,把它的灼热的光环无情的洒落在大地上,仿佛要把地面上的一切烤化似得。

此时,过度的炎热和少许的饥饿之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巨大的礁石,我连忙快步走上前去坐了下来,准备休息片刻缓冲一下体力,天空中,没有一丝风,我摘下脑袋顶上的草帽抓在手中,当扇子扇了起来,此时觉得口渴地很,我从背包里掏出水壶,摇了摇,“嗷,水不多了,得节约点用”我心里道,我把水壶嘴放在嘴边泯了一下。 突然,我的耳边传来“噔噔”的响声,我慢慢站起身来,向周围寻觅着那声音的发源处,发现在岩石背后,有一位裸体的老人,双腿跪在沙地上,正在用他那有力的双手的掌心,不断得拍打着沙面,随着他双手的拍打和手指的勾拨,在他的手掌下逐渐的显现出一个极具造形的人物来。 我急忙抓起相机背包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前去,站在那老人的身后,眯着眼睛观赏了起来,虽然那老人是半跪在沙地上,但也能使人感觉出,他有着一副高大强壮的身材,虽然岁月已经深深的袭上他的皮肤表层,但在那略显松弛的皮肤表皮下,还能使人觉察出那隐藏在皮肤下的强健的肌肉轮廓,虽然面前的这位老人,明显地有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0 15:47)
标签:

娱乐

情感

分类: 杂文

好久没能去渔人码头的小旧货店了,今天刚好有空,就坐上公车去了一躺。

当我进入店里,漫步于货架间,寻觅着我所感兴趣的物品。忽然间,我觉得周围仿佛有双眼睛在时不时的盯着我,转过头来看看,发现在箱包处的货架下,蹲着一男一女,那女的正专心挑选着女人用的小手袋,而在她身边的那个男的不时的把他的目光透过他的眼镜扫向我。 我身上好像爬上了无数只虫子,顿时觉得痒痒了起来,我装在不在意的样子,向那视线射来的方向移动过去,那人见到我注意起他来,马上把脸转了过去,我转到他的侧面,细打量了一下,嗷,怎么这么面熟,似曾见过,但一时却记不起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嗨,管他是谁,别那么多心,或许我这身装扮引起了他的注意了呢?'我在心里念叨着。打消顾虑,转动自己的脚步,继续寻找起感性趣物品来,我来到旧书架前,抄起书架上的一本画册看了起来,不经意间,我把视线从画册上移开扫了周围一眼,发现,我的眼睛和另一双眼睛撞在了一起,怎么又是他?“嘿,那位先生,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我恼火的说道。我这一嗓子,似乎把那人吓了一跳,而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也把目光移向了我。“这会可看清了,知道是谁了,是他们俩。”我在心里高兴的道“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