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少东
吴少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90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栏目主编:信天游http://blog.sina.com.cn/u/3075938725

本期诗人:(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 乌拉盖的夜


晚风将草甸推远

乌拉盖愈发辽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2-30 09:57)

初冬时,我还在皖南山区

盘桓。山水浮狭长的烟岚

众鸟高飞,忽然想起李白。

李白的唐朝不在长安。

他与他的二百首诗悬在

幽阔的皖南

 

愁作秋浦客,孤云独去闲

泊舟采石矶,低首谢宣城

人行明镜中,看花上酒船

清溪清我心,千年未拟还

潭水深千尺,白发三千丈

孤帆日边来,岂是篷蒿人

......

不做官而做诗的李白

仗剑独行、背包客的李白,

羡煞我也!

 

合肥虽距长江百里,你也来过

闻听诗心激荡,惜无诗句留下。

谢谢你为我空出了一千二百年!

长安如何,川蜀又如何?

你的皖南,即是我的皖南

             2016.12.28

 

【注】1、李白一生5次游历皖南,在皖南写下了大量重要诗歌,有据可查的诗歌就达二百余首;

      2、本诗第二节皆为李白在皖南写下的诗句;

      3、李白于公元748年第一次到合肥,但旋即到郡辖区天柱山等地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0 09:53)

 

初冬时,我还在皖南山区
盘桓。山水浮狭长的烟岚
众鸟高飞,忽然想起李白。
李白的唐朝不在长安。
他与他的二百首诗悬在
幽阔的皖南

 

愁作秋浦客,孤云独去闲
泊舟采石矶,低首谢宣城
人行明镜中,看花上酒船
清溪清我心,千年未拟还
潭水深千尺,白发三千丈
孤帆日边来,岂是篷蒿人

不做官而做诗的李白
仗剑独行、背包客的李白,
羡煞我也!

合肥虽距长江百里,你也来过
闻听诗心激荡,惜无诗句留下。
谢谢你为我空出了一千二百年!
长安如何,川蜀又如何?
你的皖南,即是我的皖南

            

           2016.12.28

 

【注】1、李白一生5次游历皖南,在皖南写下了大量重要诗歌,有据可查的诗歌就达二百余首;
          2、本诗第二节皆为李白在皖南写下的诗句;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诗歌

我想以你入药,融于肉身丨本周诗星:吴少东

原创 2016-08-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立夏书

      吴少东

 

我必须说清楚

今夏最美的一刻

是它犹豫的瞬间

 

这一天,

我们宜食蔬果和粗粮

调养渐长的阳气。

这一天的清晨,风穿过青石

心中的惊雷没有响起。

这一天的午后

小麦扬花灌浆,油菜从青变黄

 

我们喝下第一口消暑之水

薅除满月草,打开经年的藏冰

坚硬而凛冽。南风鼓噪

坂坡渐去,你无需命名

这一白亮的现象。就像一条直线

就像平躺的春光,你无法测度它

从左到右的深度。你无需测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又见描碑。一年一次吗

《山东文学》2015年第2期散文,诗歌目录

散文集萃

76 存在与想象/李万华

79 没有一棵草长错地方/郭宏文

81 月光里的往事/张桂林

84 邂逅山狐/曾强

88 那么近 那么远/姚凤霄

重磅推介

90 美国行/伊沙

诗歌新潮

93 老人与海/孙国章

94 描碑/吴少东

96 自我揭开/李皓

98 方塔/邹瑞锋

99 窗外的事物/林平

101 顺着阳光的方向/潘新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1-23 09:22)

    有些人无法否认余秀华诗时,竟酸溜溜说她的诗没有艺术高度。余诗让当下许多中国诗人羞愧——她诗中毕现的炽热而真实的情感,自然而富力量的语言,诗艺与意义,正是他们缺失的!她只一句“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就足以击败中国90%的诗人。而诗坛不少“稗子诗人”还冒充谈什么诗艺,笑死人了。​

   诗从来都是偏好的艺术。诗无达诂。打动自己就好,有美感、痛感就好。一味固执将诗和自己划属“小众”,以为“小众”的即优秀的,认为凡“大众”的、流行的即劣质的,是自恋、自欺和欺人,是对诗传播的最大妨害。余秀华的诗,好就好在给当下虚空的诗坛注入一剂真诚之药,是对自说自话的诗现状的一次纠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31 09:06)
标签:

诗歌

人进中年,喜穿软底鞋走路,将席梦思

翻过来,睡硬板床,一夜无梦。

闲来常想石头、湖水和井

至坚、至柔和深埋的缺陷。

不是山峰和海洋。那些高大的事物

已耗费我的半生。

不去想宇宙是闭合,还是无限伸展

这个问题曾让我发狂。

专注菜叶上的虫眼,甚于

星空中的虫洞。现实以外的东西

比现实更让我失望

 

这并不表明我没有想法。

我将一些词翻出来,搬到另外的地方,

给青春的骨头找一座坟墓,让墓志铭

警示我的午后。或者

划定直线或曲线,在易于识别自身的空域

飞翔,没有以外,也没有意外。

将一扇门打开,又关上

往复、启合间,每有妙意。

就像这些年来,怀抱石头爬山,

一个趔趄,石头跌下山去,然后

重新抱起、攀爬。而那些滚落的声响

我忘记了

 

甚至忘记了山上的塔,沉于

湖底。像井。像我抑制的性欲。

在峻峭处建庙,在灰烬里插上香骨

远离轻飘的言语、呻吟和祷告

像井壁,固守着浪,又消解着浪,

青苔模样,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