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syzhql
jsyzhq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03-24 23:40)
标签:

杂谈

想,有一个地方,可以静默;

关上眼睑,我是世界;

睁开眼睛,我是尘埃。

 

想,有一段时间,可以静默;

屏住呼吸,停滞、空灵;

拉长气息,舒缓,放松。

 

想,有一个阶段,可以静默;

或是独处,滤去纷杂;

或是淹没,找寻微笑。

 

曾经站在高楼下,仰望顶端,有感觉失重而下,瞬间像淋浴般压紧放松;

曾经坐在草地上,抬头望天,有感觉冲出胸口,无限放大豁然开朗。

 

静默,即是无言,即是放空,即是回首,即是延望,即是沉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9 19:07)
标签:

杂谈

    终于80后到了拍续集的时候,虽然三十而立,但似乎被宠爱的一代经历了爱恨情仇,经历了进入围城和逃离围城,经历了暧昧,刚刚开始经历生活。

    无论是非2还是将爱,都只是续集而已,虽然都赚足了我的眼泪,当小姑娘用好听的童声给不适合的男人念着爱情的诗句,当耳边响起熟悉又沧桑的歌声,眼泪狂飙而出。尽管如此,那都只是眼泪而已。不知道这两部片子说的到底是爱情还是婚姻,到底是故事还是情绪。也许在这样的世界中,编剧只能编出像童话一样美好的结局,配上像八卦一样纠结的剧情,一种超现实的理想主义,加上一点像胡椒粉样的现实的影子。续集,让人想起第一集以及看第一集的情形。若人生只如初见,若而非若,逝者如斯夫。

    所以,离开电影院,关了碟片,去过然后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3 15:47)
标签:

杂谈

    春晚上听到韩红的歌声,略略有些惊喜也有些失望。经过多年的历练和音乐的浸淫,韩红对很多细节的处理更加游刃有余,更有韩红的特色,缺少了韩红式的激情。很多以前,看她在台上闭起眼睛忘情飚歌的时候,高音部分的完美和不完美都很令人颤动。如今,完美而缺少感动了。

    又在听到尚雯婕版的《夜夜夜夜》,这个小妮子的声音很美,圆润而不甜腻,中性但又饱满,有些像摩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1 16:22)
标签:

杂谈

    腊月二十九,快过年了,其实和一般的假期没什么两样,也有两样的地方。

    在点评网上找了三家舞蹈的培训,两家在东方商厦,一家在国定东路上。看到许姐姐的博文,突然想学舞蹈,年纪大了,动作越来越笨拙了。先去了国定东路那家,一个阿姨在吃麻辣烫,身前身后两间空荡荡的练功房,看着还不错。想象自己在里面,看着镜子里身上的赘肉晃动,觉得感觉异常的好。经过这位阿姨理所当然的威逼利诱,我还是乖乖的交了钱。再转到东方商厦的时候,我异常满意之前的行为,因为另外两家已经打烊了。

    下午13:05分,上海,五角场,十号线车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拿出手机拍下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值得纪念。城隍庙的商厦都关门了,不过路边的摊头依然热闹,想买一个2011有胡萝卜的窗帖,没有找到,再次证明淘宝的强大是无与伦比的。老妈要买金银花,准备将感冒的前兆扼杀在摇篮里,于是晃到童涵春堂。固本补气茶:西洋参,黄芪,黄精,枸杞。黄精要去楼上,我跑到二楼,发现是卖化妆品的。请问黄精在哪买?对方一脸黑线的跟我说,这里是童涵春堂。我立马滴汗,大姐,作为在药店里卖化妆品的,也应该有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0 09:47)

    前段时间因为一些很丢脸的原因泡图书馆,又由于更丢脸的原因,连上图的寄包处的大叔都认识我了,因此对上图总怀着一份歉意,去去倒去成了习惯。每周有好的讲座去听听,总归懒到听人说话比看人写书省力。开始习惯每周去抱一堆书回来。

    一开始看些郎咸平的胡说八道,后来看看觉得与我有何关系?就又钻到故纸堆里,看些杂史。看到也觉得荒唐,历史不过是一张写了字又被修改液涂得面目全非的宣纸。居然看到林语堂的一本关于武则天的小说,以武则天一个子侄的口吻写的。武则天算是个很有娱乐精神的女人,一个有能力逆天又很没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心的女人,的确很可怕。

    然后开始看散文。喜欢散文是高中的时候,在女生应该沉浸在风花雪月的浪漫中的年纪。散文的美是浪漫的,不可触摸的。喜欢小声吟诵散文胜过诗文,长长短短的句式,往往以一句意犹未尽的话结束,让你不想合上书,只能呆呆的坐着回味。喜欢看写小说的,写诗的写散文,小说和诗都是大作,散文是小品。往往在小品中,不会掩盖真性情,不求形式的工整,不论布局的精巧,最合洒脱不羁的品鉴。说起小品,想起高中时候给我补习过的一个老师,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2 21:50)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这两天发现街上很有圣诞的味道了,才发现距年底已经不远了。
大大小小的总结,各种各样的评比,让我感受到了第一波年味。
渐渐的发现自己变的很宅,以前热衷的聚会,热闹都似乎那么遥远,坐在纷繁吵杂的人群中,看着不知不觉中认识了快10年的朋友们,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那么自然,那么熟悉,也那么千篇一律。突然就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亮着红灯的车流,被一个真空的气球包住,不知心在何方。心里就蓦然有一种酸涩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小时候午觉起床后的失落,是没有得到渴望中的奖励的失望,是努力却得不到承认的伤心,是看时光身边流逝自己却在原地的无助。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对面的老夫妻,无言的坐着,一副夫妻相,是因为不小心找错了茶坊之后的小憩;披星戴月的晚上,停在安静的车流中,周围一片寂静,知道每辆车上都有一个人,却看不见,是因为午夜时分荒郊野外的塞车。
王菲唱到,爱上一个人用了一朵花开的时间。而不爱也只需要一朵花谢的时光吧。所以在一朵花的生命力,就是一个关于我爱你的故事。想到那天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还不知道它的名字,那是在世纪公园的爵士音乐节上,有些秋凉的天气,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3 07:08)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谁能想象一个排挡引发的事件至今仍未结束?
从腿上皮肤对药物过敏以后,我好像突然变成过敏性体质了。先是腿上,然后是臀部:长了一个很大的疖子,坐不能坐,卧不能卧,吊了六天盐水,几乎将今年的所以医疗费用全部用完,才勉强可以坐着不疼了。
原以为健康问题已经闹的差不多了,居然前天又进了急诊室。不知道因为什么东西,突然手上、肘部、臀部(我今年铁定是臀犯太岁)、脚上发的一塌糊涂,痒得我难以入睡。半夜12点半爬起来看急诊。也叫做正常人不大看的毛病,还要上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再上十八楼,跑到对面的病房去看。女医生就看了两眼,就问道是不是吊先锋啦,我说,貌似做了皮试了,而且过了好多天再过敏,我的反应速度也太慢了吧,当然后面一句没说出来。她也就不再说什么,先打一针吧。我暗自庆幸,还好不用再吊盐水。
事实证明,我的确用光了今年的医疗费用,本次急诊都是自费的,我直接昏倒。
一针下去的直接后果是——犯困。睡了基本一天。
今天早上爬起来一看,其他地方似乎都好了,都转移到手上来了,很像冬天的冻疮,肿得跟萝卜一样,能打出这么多字还真不容易。关键是太胸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6 12:49)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林肯公园的演唱会,大牌的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当保姆车直接从后台开出,现场所有人久久不忍离去。没有大叫安可,也没有愤怒,只有遗憾,回味和深深的沉浸。
2007年和变形金刚一样,一句I'll be back,让09年的演唱会令人企盼。
我极少极少听演唱会,因为觉得眼花缭乱的舞台效果,让我提不起精神。lp的舞台极其简单,觉得很像淮海路百盛门口的街头活动,服装更是t-shirt短裤,休息三次没换过一套。但是当鼓声响起,当音乐响起,当主唱开阔震慑的嗓音响起,一切都不重要了。
穿着高跟鞋,随节奏舞动,累到不行坐下来,但身体依然在摇摆。性感的声线,低沉而雄厚,高亢而豁达,那是一种从体腔内喷薄出的声音,架子鼓溜得有摇头丸的功效。激动的发泄方式:随音乐尖叫,大叫LP,扔荧光棒,跳舞跳舞跳舞。身体中彷佛有一种能量,不能不释放。
随后感叹,LP的演唱会怎么能在室内呢?要热死的。
classical的rocky,LP绝对的王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续上篇。
      在腿伤之后,又发生了一系列事件。首先,在当天混乱的状况下,我丢失了我的S1。虽然它刚刚被我玩弄坏了,但是我还是很伤心,很绝望,以至于打算重新买个S1精英版。其次,根据n多人推荐,我购买了一种叫做吊筋药的自治伤药,这个名字是这样来的:黄莲子-黄zizi-黄蜘蛛粉-黄栀子粉-吊筋药。第一天,我涂在口罩夹层,口罩敷在伤口上,无任何作用。第二天,经咨询,我把药直接敷在皮肤上,结果。。。当天下午就觉得腿被硌得疼,拆开纱布一看,天,出疹子了!然后的然后就是,等了两天,红疹不但没有褪下,反而越来越痒,终于决定去看医生。
      希望一个档位引发的连环事件随着明天我再次进医院而宣告终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8 23:04)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众所周知,我很乌龙的搞到腿伤,修养在家已逾一周。因为楼层太高,上下楼实在不方便,很有点小姐绣楼的味道,却是闷死我了。找遍所有以前玩的玩意,从电视看到小说,从济慈读到尼采,从笛到棋,甚至还翻出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条编织围巾的未竟作品,却终于闷到极点。作起朋友来了。所幸朋友们都很耐心,作到最后自己也觉无聊。终于翻出许久不练的钢笔字贴。
     这本宋词百首却是早已写过几遍,每每暑假无聊,闲来打发时光。毛笔字所需铺张太大,实在不愿,倒是文房四宝俱全,却总是懒得铺好再收,不若钢笔来的便当,久而久之,总觉得自己的毛笔字实在拿不出手,懒也就作罢了。但总觉得自己不懂字,画有画意,看看怎么也能看出个意思,但字的意境却总是难以领悟。生性颇钝,不意将书本中鉴赏之词死记硬背,因此对于字总是处于无感的状态。
      未料,今日写写,倒突然顿悟了。
      钱先生的字也颇赶时髦,很中性。临摹半天,总觉得自己的仿体胭脂气太浓,缺乏潇洒的气度。想以前,觉得写钱先生的体,总应轻之又轻,重了就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