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ERA
ZER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awk
(2012-11-28 16:22)
标签:

it

分类: R与分析

我喜欢这条语句:

awk -F\; '($1~/^lib/)' log.gnome   #寻找以lib开头的pr

是,我孤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4 23:30)
标签:

杂谈

分类: 软件工程
度量Gnome社区人们的expertise centrality, 使用平均月的nmod定位到过去10年的top20,我逐个google了一下。有个Ettore Perazzoli,1974-2003,在一张照片中,笑的神清气朗。
'He led the effort to create Evolution and remained the project manager until he died.'
 'He died unexpectedly. '

据说他的最后一条eletronic trace: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3
I have committed a to-do list for F-Spot on GNOME CVS. There is a lot of cool work to do, so check it out!
http://cvs.gnome.org/bonsai/cvsblame.cgi?file=f-spot/TODO&rev=&root...

不知怎的,it hurts. 

有个网站好像是专门祭奠于他,全部意大利文,只在顶头有这么几句英文:
To love is to find your own soul
Through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1 23:04)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记
同学甲进办公室,见我在做沉思状,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我说:及时行乐是本事,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同学乙在边上,说:不对,那是天份,不是本事。本事是后天修炼的,天份是天生就有的。
我说:无论天生还是后天,只要有,那就是本事。
同学乙表示不同意。
于是我们开始争执,不亦乐乎。
我突然觉察:乙同学,咱们一致认为及时行乐这能力是天生的,却在争执它到底叫作天份还是本事,这有意义么?
同学乙:内涵不重要,学术界研究的就是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6 14:49)
标签:

it

分类: R与分析
> l2n <- read.table('uniql2n',sep=';',quote='',comment.char='');
> str(l2n)
'data.frame':    261515 obs. of  2 variables:
 $ V1: Factor w/ 184379 levels '___@hcn.zaq.ne.jp',..: 43 42 42 41 41 44 45 48 46 47 ...
 $ V2: Factor w/ 119509 levels '','''| __truncated__,'^JuRo^',..: 1 1 56147 1 3003 1 1 116253 51489 11804 ...
在这种情况下, tmp <- tapply(l2n$V1,l2n$V2,length) takes forever,跑了4天了也没停
然而,
> l2n$V1 <- as.character(l2n$V1);
> l2n$V2 <- as.character(l2n$V2);
> system.time(tmp <- tapply(l2n$V1,l2n$V2,length))
   user  system elapsed
  3.845   0.080   6.2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软件工程
为了生产工业化,降低成本,人们制定过程,期望按标准过程大规模地高效生产出来东西.
但是软件这东西,啥叫大规模生产?存在标准过程这东西么?
所谓需求,设计和实现,那是非常粗粒度的指导原则,根本不足以实施标准化生产。人写软件,被称作intelligence intensive活动。同一个需求,一千个人写出一千种软件,质量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体。粗粒度的开发过程再有帮助,也无法解决个体所带来的复杂性。
因此,人们再用细粒度的practice来逐项规范开发活动。例如,某公司的一senior researcher说,为保证idiots不会screw up有效代码,公司规定,谁搞砸谁的上司负责。但许多其他公司不这么做。还有,鉴于他们做os,system test对他们公司非常重要,但另个做搜索引擎的公司却不做system test。
因此,这里的问题是,存在标准的细粒度过程,能在所有项目中复制并保证实现目标么?
此senior researcher说,there is no best practice across companies, or projects, or even people. 因为此间有太多的差异性,公司差异,产品差异,个体差异。某个practice在某公司可用,不见得适用于另一公司。适用于某人的,也不见得适用于其他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7 17:08)
标签:

it

分类: R与分析
pae:~/OSS-analysis/gnome> ln -s  data/status.0.1.0.1.r status.gnome.0.1.0.1.r

ln -s source-file destination-file
-s 代表symbolic,建立destination-file为到source-file的软链接(不占空间)
如果没有-s, 建立destination-file为一个和source-file大小相同的文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5 17: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记
迄今为止我误过两次航班了。
第一次是去苏黎世,凌晨1:30的飞机,我不知道为啥一直认为是下午1:30。于是我在上午溜达到机场的时候,在大屏幕上怎么也找不到我的航班的值机台。只好到信息台询问,我还记得小姐同情地看着我,说,它已经飞走了。
飞走了?!自此以后,我就对自己一个人坐飞机失去了信任。

第二次是去土耳其。去机场前我一直有预感,总觉着会发生什么,但所有材料简单得实在是乏善可陈:护照、出境证明、电子机票,没啥好发生的。到我了,我把材料递给值机小姐,无聊地看着她翻看我的护照,直到她抬头疑惑地看着我说:为什么护照号和出境证明上的护照号不一样?
啊?!
我因为拿错了因私护照,又一次误了我的航班。
这是发生在昨天晚上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0 17:26)
标签:

it

分类: 计算机与 Internet

某Internet公司,搜索技术小分队,研发某搜索应用中,7-8人。

测试注重性能和可靠性,但往往某功能都不能用。为什么?因为性能和可靠性好度量,比如压力测试24小时,服务器挂不挂一目了然;客户端一个点击,多长时间能响应,也一目了然。而对于功能来说,关键功能一定会被测到毋庸置疑,但测试人员是否会点击到所有功能,很难保证。

对于这样的7-8人team, leader怎么管理?没计划,没量化,没指标。为什么?因为leader熟悉所有业务,几乎写过所有相关功能。哪个难,哪个易,哪项任务需要多少时间,哪项任务应该优先,一目了然。--也许,在这个层次上的管理,基本都是这个样子?

代码怎么写有规范没?没。测试是王道,虽然测试不充分。

用了别人的代码管不管?没人管,公司不care.

难道一点量化依据都没有?有的。每次提交都有code reviewer, 提交者和reviewer都对此代码有责任。若此代码以后被发现导致重大事故,负责人会被罚款。但不会有人累计错误数,因为有太多变化性。比如,我一次代码也没提交过,因此我的错误数为0,难道我就比错误数比我多的人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4 21:37)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记
单位体检,上周日,但我给忘了,据说那天去的人超级少。同事说没关系,后面一周都可以,因为都是同一个大单位的。

周一上午有会,虽然我犹豫着周二还是周三去,但周二早上起得早,于是我就去了。超级多的人,人们纷纷抱怨。我没查完就跑了,下午的妇检也没去。

周三下午我去了妇检。等在门外,听到大夫跟前面的老师抱怨:你们单位都怎么回事,你们200多人,给你们安排了9天,一天也就20来人。昨天我给查了40多个,快累死我了!今天30多个,虽然多点,也还好。上周日就10几个。你们干吗要扎堆啊,不会分着来啊?

是,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分着来,既然没人组织用doodle.
人们都在根据自己的经验来预测未来。
基于周日人少的信息,我觉着周一应该人多,周二相对少一些。但事实是,周一人不少,周二人更多。
基于周二人多的信息,我觉着周三的人大概少些。周五不会少,既然那是最后一天——许多人大概都会拖到最后一天,周四也不会少——许多人也许会赶最后一天之前罢。
可如果我这么想,大概其他的人也会这么想。那我的预测又怎会正确?就像周二超多的人,大概就是每个人都自以为避过了周一的高峰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7 20:45)
标签:

娱乐

日本动漫某些真是难得,有趣又深刻。

Fate/ZERO, 一些简单的term妙趣横生。

英雄王金闪闪,每次他做战,宝具横飞,金光灿烂,都让人感慨金闪闪这名咋这么贴切呢。

Saber妹妹是亚瑟王,她的剑鞘被称作遗世独立的理想乡。真是洋气。

Saber被切嗣命令毁坏圣杯,无奈至极,留下晶莹的泪珠:也许这些是对我这个不了解人心的王的惩罚。

韦伯抱怨他的servant(亚历山大大帝哦)在他房间留下的东西:一个灵魂到底是怎么留下这么多痕迹的。

剧终曲:为什么天空如此蔚蓝,像是不知道何为悲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