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毕华勇
毕华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9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贵州采风随感

 

一个晴朗的天气,我踏上了贵州的土地。登上飞机往下看的那会,大地的山水成了一种图画。飞机在云中,我心在地下,一个人反复琢磨故乡是根,而大自然就一定是灵魂的理由。因为,高空俯视所有一切的时候,人没了踪影。只有你在那里来到那里去的折叠,一个人一生总是这样反复消磨时光,也消磨自己。

如果,我们经常这样面对大好河山,每个人一定迷恋上某一种仙境,远离尘世的想法会冒出来,有时按不住,不知有人类之前大自然是什么模样?一定很平静。我们是一粒尘土还是一滴水呢

天空上分辨不出故乡与贵州的距离

九月的贵州,满目的绿,到处的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千年古县米脂,乐舞艺术源远流长。从出土的汉画像记载,这里曾飞马骑射狩猎、歌舞乐赋,一片欢闹景象。米脂作为陕北腹地,各种文化的交融,使这里成了陕北文化的摇篮,可谓是乐舞圣地,陕北广大地区许多种文化艺术、民情风俗都从这里诞生繁衍,茁壮成长。米脂“吹手”的唢呐演奏就被列入国家非遗项目,这一流传600多年的艺术,是一部流淌着灵动音符和美妙旋律的音乐史诗,也是一部“吹手”们的心酸史,更是米脂文化多种多样发展史。

米脂“吹手”的出现与米脂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他们的故事相伴着时代的变迁与人们生活的改变,是集娱乐、礼教、民俗、崇尚于一体的文化内涵的反映,“吹手”们吹出的乐曲往往把人们的喜怒哀乐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有助于大众对人生的理解,激发大众对某种事物的宗教般的情感。

“吹手”们演奏起来无论走还是坐,或端庄肃穆或激情四溢,或体态轻盈或威武奔放,这都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5 14:33)

我与村子

 

夜里做梦。有些梦生动古怪,许多是关于村子的,在老家的老地方,我醒来后觉得这样的梦蕴涵着几分诡异,有时是那么逼真,实景与实地对应。一个小村子,三十户人家,全是一个姓,大叔大婶兄弟姐妹,还是20年前的模样。有时,梦里有去世的人,活灵灵地跟我说话,并没有惊恐,我便怀念。

村子的历史并不长,在村子没形成之前都在艾好湾住,至今我家的几棵枣树还在艾好湾长着。50年代村子许多人搬迁到沟里,于是从行政归属上彻底分开了。然而,学校还是一个学校,娃娃们一拨一拨还得起早摸黑走艾好湾上学,大人们忙农活,哪像现在大人们接送孩子成了一种负担。70年代,父亲当了支书,一心要在村子里自己办学。于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在米粮湾的胶土地上,挖好一块地基,接着去仙佛洞的石畔上打石头。对于这样一种十分艰辛的“受苦”,大人们十分清楚。而我,好多年的时间才理解,破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自己点一盏远观无味的茶

 

米脂古城东街是条窄窄长长的巷子。街道是用石板铺的,两旁商行店铺林立,可谓生意红火。就像我家乡仙佛洞沟一样,窄窄长长,两边高山耸立,沟中有戏台阁楼,青砖庙宇,每年香火不断,热闹非凡。我常常这样把两个完全牵扯不上的地方往一块想,怀古的心情便有了几份愁怅,它们在我心中摇曳多姿,这一生与它们的缘分,无法割舍。稍有空,我便琢磨着它们吸引我的“门道”,犹如一个戏迷,除了看唱、念、坐、打的“功夫”和“门道”外,而站在“戏外”从另一个视角去看,去感受、去体验、去领悟和欣赏着戏。这景这物,萦绕心怀,我突然觉得,仙佛洞沟里走出来的我,特别在意家乡山水草木,风物人情。小时候看着父亲一笔一笔写字,母亲一剪一剪的窗花,尤其在过年时,红红的对联,贴在窗子上的小鱼小鸟,阳光照着,一个美丽的剪影,让人生命的体悟更加深刻,那日子很穷,心是开阔的,梦是延续的。

我上班工作的地方第一站便是古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4 09:59)
标签:

文化

从米脂古城品文化

 

米脂古城从开初的寨子经过千年的变迁长盛不衰,繁衍成一个由几大家族的窑洞四合院居住的部落群体。经过千年的拓展,除了居住,街道逐渐形成。于是,商行店铺林立,生意日渐红火,这是米脂人胸怀宽广的必然结果。也是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结合的一个缩影,也是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的融汇点。正因为如此,古城所有的一切,包括如今成了残垣旧宅。它的存在依然非常扎实、温暖、动人,让后人始终穿行在温情脉脉之中。古城里的故事更多的体现了它的原始意义,它强调和谐,谦恭、礼仪、品行。这种文化产生的激励作用,乃不可估量,至今延续。

米脂地处陕北腹地,这里在历史上便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从战国时晋国用兵,向翟人夺取这块土地起,魏、秦、汉、隋唐先后驻兵占领。北方游牧民族经常沿无定河川南下掳掠,所以征战撕杀屡见不鲜。唐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中人。”便是这里的真实写照。在宋时,米脂以“控山险扼冲要,屏蔽延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15:39)
标签:

散文

 

 

以前,年轻。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甚至,酒醉了还有些狂妄。

像自然世界万物一样,生死的距离早已丈量过。人一辈子,面对现实莫名的恍惚。或许你的前边都是耀眼的,炫目的。或许你还根本不知道繁忙的世界里,总有一些人平淡的再也不能平淡。许多赏心悦目的东西不属于他们,一生的艰难困苦,他们披荆斩棘跌跌撞撞一路走来,现实有时把他碰得头碰血流。这样。人与人各走各的路当中,是否互相看了一眼。俩颗心是否一瞬间留下什么?

秋天了。这是又一个年头有些漫长的秋天。我老了,然而我还是祈祷老天,时光慢些吧。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来说,这样的日子算不算煎熬?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对生活充满能量,一个人疲惫不堪。孤独的,对世界的表达方式竟是如此笨拙。

许多和我一样的朋友,从远处发来简单朴素的问候,我知道这世界还存在着最真诚的,善的,美的,让我回忆与感动的日子。当我把贫瘠丢掉后想像涌现出后半生的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仙佛洞紧挨着的村庄是我的家乡,每次回去,都会有一些回忆,还有村庄里丢失诗意的疼痛;泛水泉、泛水泉,泛出干甜水,喝了长的肥,流出仙佛洞沟,走得很平稳,不知道流到哪里━━━当年我家硷畔底的河床上就有一股泛水泉,它一个劲地往出冒水,不分白天黑夜,即使是寒冷的冬季,它冒出一圈又一圈的水永远也结不上冰,泉水是从很深的地下冒出来的,它带着地温,带着能量,带着一股勇往直前的气息,我们的童谣,儿时自编的歌,还有祖辈们借水说情,见山说事,许多情与事便成了美丽的故事,信天游便成了前古绝句,有的故事与歌儿成了经典。我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可是,长大了,我在外面的世界不停地奔波,似乎离家乡越来越远,家乡的影子随之模糊起来,在那沟壑纵横的黄土山坡下面,在那荒旱苦裂的山沟里,为什么总有一种声音时不时地在我生命里萦绕,我的血液里总是流淌着那股泛水泉?

我的家乡因为貂蝉出名。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过年是灼人的温暖与疼痛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桌子上的台历刚放下的时候还觉得厚厚一沓有些日子要翻,然而每年一天一天的翻着,竟然把日子和青春已经翻过去已经堆起成记忆了。由于生命与生活的距离如此之近,因而每时每刻的生生死死与喜怒哀乐,无不把你我牵扯进去,有时撞击着甚至切割着我们敏感而脆弱的心灵。作为写作者,我紧绷的神经适应生活的时候,内心极为复杂的情感在纠结,为人悲、为人哭、为人乐、为人喜,总是被无数感动眼含泪水,爱悯与宽恕,让我无法入眠,生活的意蕴常常在反复咀嚼后,才能体悟到情感的分量。人、活在世上,苦涩与甘甜经历磨练之后,心灵与人格才会得到完善。

台历又翻了许多,一个年份又开始了,童年在乡村的春节成了记忆,当许多期盼春节到来的人们围坐在电视机前,或者通过互联网看着被称作大餐的春晚时,我的窗外静静地下起了雪,无论炮竹声多么振荡轰鸣,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15:21)
标签:

散文

 

 

 

 

去山西介休火车站取自行车的那天,我和本村两位兄长步行的米脂县城,在车站等了大半天,才买了三张去绥德县的车票。米脂到绥德,不算远,路却曲里拐弯,也不平坦,车子颠簸晃荡,全身都在响,30公里的路程走了两个多小时。天已黑,一位兄长有亲戚,好歹在那住了一宿并吃了饭,第二天黑乎乎的时候便去绥德汽车站排队买票。三个年轻后生,不带行李,走起来决不拖泥带水。到了车站,好家伙、候车室满满档档全是人,男男女女,扛行李的、提包的、站队的、就地而蹲的,吵闹声此起彼复,我们顾不上细端详,直奔问事处在那个窗口卖介休的票。

排了好一阵队,总算拿到三张票,当时还沾沾自喜,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稍一会,便有工作人员喊,去往介休的班车要开了。进了站,上车寻坐位,这才松了口气。

那是1979年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