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13861
a138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323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2-14 17:28)
标签:

杂谈

上帝的心意,谁能知晓呢?

我觉得没有希望的事情,他持续地使我这渺茫的希望继续下去,似乎永远不会熄灭。而我能做什么呢?他既然替我安排了,我就一直应付下去,直到破灭,或者成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3 14:53)
标签:

杂谈

下班后,躺在沙发上,从肉体到灵魂,彻底的疲惫。

我的疲惫,很少和投入做了多少事有关。一般总是精神沮丧的结果。

年轻时,我被忧郁和思想折磨,总是要沉寂在某个世界里直到耗尽脑力为止。现在,我的低落常常来源于对单调的,没有变化的生活的厌倦。我是个冒险者,若是失去经历,就像松懈的钟表一样垮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1 15:44)
标签:

杂谈

夕阳落山时,西边是金黄的。沿着小径走回家时,暑气已经消退。冷风从大地上渐渐升起。


最近我受到跳蚤的侵袭。很少有移民幸免于难。我本以为自己肉躁皮厚,还是痒得不行。值得庆幸的是,我至少没有像某些人那样被蜘蛛咬后卧床三月。


总体来说,这是段平静的日子。有健康,甚至瘦了不少。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等夏天结束的时候。我来新西兰再过两个月就五周年。我知道,你们或许已经不一样了。


人生有几个五年呢?五年,可以结束一段爱情,可以拿到一张绿卡,可以生一个孩子打酱油,可以养好你心里的创伤。对于我,这五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1 08:33)
标签:

杂谈

有次和老妈说起高中大学时的同学,我说我其实对很多人没有感情。这是诚实的说法。我很少参加同学聚会,因为我不想装作自己很在乎的样子。


我老妈六七十了,有时还和初中同学见面,说起话来似乎如江水滔滔不绝。我尊重这种感情,但是你知道这是种很怪异的见面。你们明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人,还在交谈中把对方当成十几岁的少女。(因为那是你们唯一还知道的关于对方的东西,你对她整个的人生历程以及意义居然完全不感兴趣)


我不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但是由于我鄙视自己的高中大学生活,自然也没有多少值得怀念的人和事。我的生活里并不是缺乏怀念价值的人。要是我再碰到某些人,比如遥远的格桑花时认识的洪波,或者我的高中大学同学徐伟国,我还是会很高兴。但我不会聊过去,只谈他们目前的生活,因为我对他们的敬意从来和时间无关。我感谢上帝,使我在生命中经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12:27)
标签:

杂谈

忽然觉得朋友圈发的那些同学最近照片已经不认识谁是谁了。

确实,如果把二十年的那些人都加上修顶,大肚皮,白发,双下巴,大脖子,我觉得,这不是我眼神的错。

每个人的人生,真是完全两样。

我们不能控制自己变老,但是负责任的人生里,应该有负责任的体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09:58)
标签:

杂谈

人生是一座坟墓,它慢慢地吞噬一切,直到你最后的尸骨。


每一件美好的事情,被埋葬,也只要一秒钟。永远不能回头看,那都是废弃的残骸。


在我们的黑暗里,只有一朵花在静静地开放。只有它带来永恒的盼望。神把它放在我们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18:01)
标签:

杂谈

前段时间移民局给一个贩毒分子永久居留权,引起了轩然大波。最近,他们锯掉了一对开餐馆的夫妻的居留申请,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老实说,我并不觉得开餐馆就该得到身份。事实是,新西兰所谓的创业移民项目好烂,好烂,非常烂。都是来开饭馆的,而且开两年拿到身份就关门大吉。对新西兰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持久的贡献。


人们只是有了比较,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人们总是想起那个贩毒分子,一旦联想起来,就感觉命运不公。在这个问题上,可以充分看出左派政府的精神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13:31)
标签:

杂谈

把小公司锯了,心里轻松了些。

每天早晨起来给青青做早饭,白天在繁忙和偶尔的困倦里度过,晚上还要读青青的书,自己的书,我没有时间忧愁,或者梦想。

我把自己交给全能的上帝,因为,似乎一切都不在我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11:50)
标签:

杂谈

看到别人发的大雪照片,我老年痴呆综合症就发作,症状为流口水。。。


我真的是五年没见过雪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7 12:25)
标签:

杂谈

最烦的就是中国来的中老年妇女,逢人就大声中文问话,也不管对方是毛利人,菲律宾人,还是非洲人。而且要大声逼问很多遍。


不会讲英文来新西兰干什么,在中国山沟里呆着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